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 章节目录 第154章 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
    听着唐宝忠的话,陆晓星心中一动,眸中却是浮起几许凄婉:“大忠哥,您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您若进了帅府,再想出来,可就难了。”

    “便是将这条命给你,又有何妨?”唐宝忠望着面前的少女,低低的开口。

    听着唐宝忠的话,陆晓星的眼睫轻轻颤了颤,她的容色平静,只与唐宝忠说了句:“大忠哥,自从哥哥去世,在这个世上,您便是对我最好的人了,我没有什么可报答的,唯有这个身子……您拿去吧。”

    陆晓星说完,径自解开了自己旗袍上的扣子,将少女杨柳般的身段露在了唐宝忠面前。

    男人黑眸剧震,慌忙转过了身子,低声喝道:“晓星,你这是做什么?我帮你不是为了这个!快将衣裳穿起来!”

    陆晓星没有说话,她缓缓迈着步子,从身后抱住了唐宝忠,将自己白蚕般的身子紧紧地贴上了男人的后背。

    唐宝忠只觉后背上的肌肉顿时收紧,他的心砰砰跳着,仿似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艰难的回头,一声“晓星”刚唤出口,少女已是踮起脚吻住了他。

    男人眸心大动,只觉浑身的血液都是涌了上来,他抑制不住的抱紧了陆晓星的腰,将她揉在自己怀里……

    帅府,东苑。

    “少夫人,奴婢打听到了。”云珠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向着林晗雪开口便是吐出了一句话来。

    闻言,林晗雪心中一紧,她看着云珠的眼睛,问道:“云珠,慢慢说,你打听到什么了?”

    云珠微微喘息着,告诉林晗雪:“奴婢今天在七小姐的院子偷偷听到京香和别的丫鬟说,陆晓星之前曾私下里找过田妈妈,不知她让田妈做了什么,但这些日子,田妈妈的手上多了一只金镯子,是之前老夫人赏给七小姐的,京香十分不忿,直说七小姐偏心。”

    “田妈妈人现在在哪?”林晗雪问道。

    “人我已经带来了,就在外面候着。”

    “让她进来,别让旁人瞧见。”林晗雪叮嘱道,云珠答应着,不多会儿,便是将田妈妈从外面领了进来。

    “少夫人,您找我。”田妈妈有些怯懦,只不敢去看林晗雪的眼睛。

    林晗雪望着田妈妈的眼睛,直接问道:“田妈妈,今日让您过来,是有一件事要问您,您这金镯子,是怎么来的?”

    “回少夫人的话,是七小姐赏给老奴的。”田妈妈闻言,心中顿时一慌,连忙用袖子将镯子盖住了。

    “她为何赏你?”林晗雪继续问道。

    “左不过是老奴用心服侍,七小姐就赏了老奴。”田妈妈赔着笑。

    “是吗?”林晗雪的眸心清澈,继续言道:“难道不是她像你打听了什么,或是让你做了什么?”

    田妈妈心中一震,刚要矢口否认,林晗雪已是打断了她的话,“田妈妈,您想清楚,在这府上,究竟谁才是你真正的主子。”

    田妈眸心一颤,连忙道:“老奴明白,少帅和少夫人才是顾家真正的主子。”

    “你既然知道,少夫人问你话你就实话实说,你若不说,明儿就将你打出去!”云珠恶狠狠地开口。

    田妈吃了一惊,又见林晗雪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当下便是慌了,只“扑通”一声跪在了林晗雪面前,失声道:“少夫人,老奴说,老奴全都告诉您,当日,七小姐将老奴唤去,让老奴打听您哥哥,老奴当时还觉得奇怪,这好端端的,七小姐打听林少爷做什么?”

    “你是如何与她说的?”林晗雪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老奴说,林少爷在部里挂着高职,然后又……又在香月楼里,包养了一个姑娘,名叫晚玉……”

    田妈妈说到最后,声音已是颤的不成样子,而林晗雪听完,一张脸顿时苍白了几分,她站起了身子,嘴巴里只轻声呢喃了几个字:“果然是她。”

    说完,林晗雪只觉一阵晕眩,云珠瞧着,只慌忙扶着她又一次在沙发上坐下,焦急道:“少夫人,您怎么了?”

    林晗雪摇了摇头,她这些日子时有眩晕之感,就连身子也是乏的,每日里只想沉沉睡去,可一想着兄长如今还在牢里,顾远霜每日里也是闭门不出,她又如何能睡得着?

    田妈妈立在一旁瞧着,倒是看出了些许端倪,有心想问问林晗雪这个月的葵水来了没,可想起之前林晗雪在家宴上呕吐,惹得老太太以为她有了身孕,到头来却是一场乌龙,田妈妈念起此事,便是将话咽了回去。

    “少夫人,您多保重身子。”田妈妈改了口,语毕又是说道:“七小姐一直不许我泄露出此事,少夫人……”

    “你先出去吧。”林晗雪虚弱出声。

    “还不快走?”云珠撵起了人,恨恨道:“在这府里,究竟是七小姐大还是少夫人大?你与少夫人说了,她还敢杀了你不成?”

    “是是是。”田妈妈再不敢多言,只忙不迭迟的离开了东苑。

    “云珠,少帅今天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林晗雪看了一眼钟,与云珠问道。

    “少帅今晚在金陵饭店设下宴席,请了一些江南的富商,怕是为了筹措军饷的事,不到三更半夜,怕是不会回来的。”

    “我去书房等他。”林晗雪刚欲站起身子,眼前就是一黑。

    “少夫人,您还是先休息会儿,反正少帅一时也不会回来,等您醒了,咱们再去找他。”瞧着林晗雪的脸色,云珠只觉心疼,忍不住劝道。

    林晗雪的确觉得身子倦极了,她微微点了点头,又是问道:“对了,派去跟着陆晓星的人,有消息了吗?”

    “那两个人也是无用,将人给跟丢了。”云珠说起来,便是撇了撇嘴。

    “陆晓星心机这样深,跟丢了也不稀奇,咱们再想别的法子。”林晗雪待那股眩晕之感慢慢退去,方才让云珠将自己扶了起来,向着床上走去。

    “少夫人,您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少帅吗?”云珠问道。

    “田妈和叶小姐都是他认识的人,听了她们两的话,他应该多多少少都会相信一些。”

    说完,林晗雪在床上歇下,与云珠道:“云珠,我先睡会儿,等少帅回来,你来喊我。”

    “是的少夫人,您好好歇息,奴婢就在这守着。”云珠为林晗雪盖好被子,轻声说道。

    林晗雪点了点头,刚合上眼睛,几乎瞬间便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夜色深了,偌大的一座帅府,安静到了极点。

    顾远霆回来时,已是凌晨时分,他的脚步不稳,只让两个侍从架着他的身子,一身的酒气熏天。

    “少帅,咱们送您回东苑?”侍从言道。

    “不,不回东苑,”因着喝了酒的缘故,顾远霆的眼底一片赤红,只嘶哑着嗓子道:“她睡觉浅,别去打搅她,送我回书房。”

    “是。”两个侍从恭声应道,不等他们迈开步子,男人却是一把将他们推开,在花园里吐了起来。

    他已是许久不曾喝过这样多的酒了。

    “少帅。”侍从又一次上前扶住了他的胳膊,顾远霆浑身燥热,只一手扯开了自己领口的扣子,由着侍从扶着自己,跌跌撞撞的向着书房走去。

    待顾远霆一行走后,一旁的雨廊下现出了一道纤瘦的身影,她静静地立了片刻,终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