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1525章 处置尚霓衣
    尚霓衣久久没有作声。

    “霓衣,就算看在我这么傻,这些日子想起你,一边哭一边忍不住骂自己的份上,你告诉我一句实话好不好?”阿妩痛心疾首道,“你对我的心,我看不透。但是我对你的心,你总应该知道一些。我不想你枉死!”

    “我罪有应得,再无所求。”

    对上这样的尚霓衣,阿妩觉得深深的无奈。

    “那你家人呢?白泽呢?”

    尚霓衣缄默,半晌后才道:“阿妩,你走吧。我求仁得仁。”

    阿妩一无所获,从宫中离开后骑马往白泽住的客栈而去。

    她想了很久这么做,却一直没有来。

    尚霓衣已经是她心中一道新伤,揭开就汩汩流血。

    “……就是这样,她给我投了毒,想置我于死地,所以自己现在也万劫不复。”阿妩面无表情地道。

    白泽听到消息后,面色震惊又伤痛。

    然而他又很克制,克制到只“哦”了一声,就再无表示。

    阿妩气闷,终于忍无可忍地道:“她对你情深义重,你眼睁睁地看着她往死路走,甚至连累家人,就这么无动于衷吗?”

    白泽嘴唇翕动,半晌后扭过头,遮掩住眼中情绪的动荡,道:“我和她,在山西相见之前素未谋面,哪里来的情深义重?”

    “那姚先生呢?就算看在姚先生的份上,她不曾对你放任不管,你现在却见死不救?”阿妩道,“只要你能说服她,交代背后凶手。我可以对天发誓,护住她性命。”

    她想要的,只是真相;她到现在都不相信,尚霓衣是因为什么嫉妒而扭曲。

    白泽的双手在身侧握成拳头,常年读书缺乏锻炼的他,并没有多少力气,然而手背上却青筋暴起,身体也颤抖着,一看就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在忍耐。

    阿妩继续道:“你要看着她在菜市口被凌迟处死吗?”

    “不会的。”白泽道,“你不会的。秦姑娘不是一个残忍的人。”

    “你指望我对一个要害我的人心慈手软?”

    “可是姑娘您还是来找我了。”白泽道。

    阿妩竟无言以对。

    “姑娘既然不相信是她所为,为什么还要认定是她?或许中间还有误会。”白泽道,“姑娘放过她吧。”

    “现在是我不放过她吗?分明是她不放过我!”

    阿妩不相信尚霓衣要害她;相反,尚霓衣故意在皮皮面前投毒,是想救她。

    她想,尚有苦衷,一定有明明不想为却必须为之的理由。

    只要这个理由是充分的,她可以救她一命。

    可是尚霓衣一心求死的模样,让阿妩不知道如何帮忙。

    白泽道:“这件事情秦姑娘怕是找错人了,我和尚姑娘,并没有多好的关系,怕是无法说服她。”

    “你真的见死不救?”阿妩满眼失望。

    白泽咬着嘴唇,半晌后道:“姑娘,我还要温习功课,您请便。”

    阿妩只能离开。

    “哥哥,有查查白泽和他的家人吧。”

    皇上接到阿妩的信,立刻让虎牙派人去山西抓白家二老进京。

    然而派去的人,却自己回来。

    阿妩这才知道,白家二老,甚至老大白河夫妇都已经不在山西,而是去了江南奔丧。

    白家老二白江,在江南出事而死,白家去江南带他的灵柩回山西。

    “还有个在江南的白江?”

    阿妩立刻把江南和尚霓衣联系起来。

    皇上道:“你不要着急,我派去江南调查尚家的人,也马上回来了。”

    这次皇上派出的都是心腹,而且也让人抓捕了尚霓衣的大伯一家,威胁恐吓,试图找出尚霓衣如此行事的原因。

    结果,还真找到了蛛丝马迹。

    阿妩又聪明,前后一联系,便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她说:“哥哥,这件事情,能交给我处理吗?”

    “如果你想原谅尚霓衣,我怕是不会同意。”皇上严肃地道。

    “不会那么容易。”阿妩道,“每个人做错事情都应该受到惩罚。”

    只是尚霓衣并没有真的要杀她,所以罪不致死。

    “哥哥,让人拟旨,我要去找霓衣。”

    阿妩自己端着托盘,再次踏入幽禁尚霓衣的地方。

    她把托盘放到桌上,其上有一道圣旨,一壶酒,一个酒杯。

    尚霓衣道:“皇上这是给我定罪了吗?”

    阿妩反问:“否则,你以为呢?”

    尚霓衣微微一笑,站起身来,“那容我先换身衣服。”

    阿妩看着她从箱笼中找出衣裳和红色的斗篷,一丝不苟地穿上。

    衣服很整齐,看得出来她是精心保管的。

    “原来,你打定主意要穿着这身上路。”阿妩喃喃地道,“你下毒那日,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甚至想着,你可能也命丧当天吧。”

    尚霓衣扶了扶鬓角,“确实如此。”

    阿妩看着她发髻,“投毒那日,加上我上次来和这次来,你都精心梳了灵蛇髻,可见你真是一直在等。”

    “是。”

    “你现在还没有话跟我说吗?”

    “没有。”尚霓衣道,自己走上前来,执金壶给自己满满斟了一杯酒,然后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喝完酒,她放下酒杯,提裙在阿妩身前跪下,却依然一言不发。

    “如果有来生,”阿妩泪流满面,“霓衣,你还愿意遇见我吗?”

    尚霓衣摇摇头:“不想,不想遇见你了。”

    不想再害你,你那么好。可是她不能说,她多说一句,恐怕阿妩就心软了。

    她不想阿妩心软,一点儿都想。

    “可是我还想遇见你,比今生更早遇见你。”阿妩道。

    尚霓衣身体蜷缩着倒下,双手捂着腹部,疼得在地上打滚儿。

    她疼得满头满脸都是汗,虽然极力想维持最后的体面,然而实在太疼了,什么都顾不得。

    偏偏意识那么清醒,想昏过去都不行。

    阿妩坐在椅子上看着她挣扎,幽幽地道:“霓衣,你以为我会心软吗?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你要杀我,必须付出代价。”

    尚霓衣在地上翻滚着,哀哀求道:“阿妩,给我个痛快;让人给我换一身干净鲜亮的衣裳,求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