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1513章 尚霓衣的请求
    尚霓衣低头:“我受伯父伯母养育之恩,进宫外人看着风光,实际怎么回事我自己心知肚明,怕是这辈子都没有回报他们的机会了。<a href="" target="_blank"></a>”

    阿妩道:“我还以为你寄人篱下,过得不好,与他们关系也不甚好呢。”

    尚霓衣笑容温婉:“从小在他们家里长大,又延请名师,悉心教导。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只恨我,没有帮到他们,回馈他们的能力。”

    阿妩皱眉头:“就没有别的机会帮他们了吗?让我想想……”

    卖官鬻爵肯定不可能,但是她把尚霓衣当成朋友,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肯定要帮她。

    尚霓衣低头不语。

    阿妩想了一会儿后道:“你家里不是行商吗?要不这样,看看你们家贩卖什么,如果品质比其他家好,甚至只要相当,我跟哥哥开口,给你家要个皇商的名头,行不行?”

    她原本以为尚霓衣进京的目的,肯定也是帮助尚家更上一层楼。

    可是为什么她总隐约记得,尚霓衣和尚家关系不好呢?

    阿妩想,可能关于尚霓衣她脑补太多,偏离了事实。

    尚霓衣按理说是不肯麻烦别人的人,今天提出这件事情,恐怕自己也是很为难。

    果然,尚霓衣道:“我想想还是算了。虽然想帮助家里,但是也不该为难你。皇上现在处境也困难,就是皇商的名头,恐怕也有所安排,要用来笼络人……”

    “说的也是。”阿妩道,“可是你家里,真的没关系吗?都已经跟你开口提出来了,你不为难吗?”

    尚霓衣摇摇头:“虽然我很想帮忙,但是我能力有限,也算问心无愧了。只觉得,我对不起大伯父养育我一场。”

    阿妩终于忍不住道:“霓衣,出宫吧。日后找到心仪的人就出宫吧。我不知道自己感觉对不对,我要是说错了你别生气。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年纪轻轻,却像什么都不在意……”

    “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尚霓衣脸上露出浅浅笑意。

    阿妩也不敢说“是”啊,只道:“那倒没有。但是留在宫中的几个人,那几个不安分天天想偶遇哥哥的就不说了,她们留下别有目的。褚十六是为了长孙先生,你呢?你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别无所求。”尚霓衣道,“我不相信什么爱情,我没做什么好事,不敢奢望将军和夫人,你和皇上那般的爱情,也不想被随便嫁给谁,活得那般艰辛。”

    “霓衣……”

    “阿妩,不管你信不信,我很庆幸遇见你,能让我在宫中有一席之地,又不必勾心斗角。”尚霓衣道。

    “霓衣,你别这么说话。”阿妩道,“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尚霓衣咬着嘴唇道:“方便时候,你还是帮我在皇上面前略为尚家提一提,只是也别让皇上为难……”

    “我知道。”阿妩痛快答应,“反正什么生意都不必是一家专供,做唯一的皇商难,但是再加一家,问题不大。”

    “如此,我就多谢阿妩了。”

    “客气什么。”

    阿妩跟皇上提了提,后者答应了,并且道:“如果她所说是真的,愿意在宫中一直呆着又无所求,我可以给她一个名分。”

    阿妩道:“哥哥,那还是不要了。”

    “吃醋了?”皇上看起来很高兴。

    阿妩:“……没有,只是不想禁锢霓衣。人生很长,说不定日后她就能遇到喜欢的人呢?我不想为了一己之私,毁了她一辈子。”

    哥哥不想把善妒的罪名让她扛,她懂;可是这是她的事情,不想牺牲其他任何人。

    两个人的感情,不管多么深厚真诚,中间若是夹着别人的牺牲,那一定是难以心无隔阂,甚至难以长久的。

    皇上做的,比尚霓衣期待得更多,直接封了尚家大公子尚涟一个七品闲职,相当于虚职,也就是听起来好听而已。

    尚家很识趣,立刻给朝廷捐献白银十万两,用以充盈国库。

    尚家原本就经常往宫中送东西,现在送得更勤快了,阿妩常常能从尚霓衣那里得到江南来的新鲜玩意儿。

    尚霓衣忽然之间对尚家十分上心,所以阿妩也知道了尚家很多事情。

    比如尚霓衣的祖母对她很好,只可惜早逝;尚家有尚霓衣很多美好回忆等等……

    “原来她和尚家感情这么好。”阿妩和皇上感慨。

    “是吗?”皇上不以为意。

    事实上,他觉得尚霓衣这番举动很反常;但是他纵容着,就想看看她的底牌,究竟是什么。

    尚霓衣喜欢猫猫狗狗,喜欢阿妩的皮皮,只要皮皮来到她宫中,一定会给皮皮准备许多新鲜的瓜果。

    皮皮也喜欢她,阿妩尝笑骂它,不知道真正的主子是谁。

    时间转眼就到了年底,书院也放了假,尚霓衣回到宫中,阿妩则进宫找她玩。

    “我昨日去大相国寺买的。”阿妩得意洋洋地把许多东西一股脑儿地放到桌上,“你偏不去,是不是亏了?”

    天寒地冻,她抱着这许多东西进来,手都被冻红了。

    皮皮跳上桌来扒拉,被阿妩打了一巴掌,钻到尚霓衣怀里不肯出来。

    尚霓衣笑道:“我畏寒,懒怠出去,我这几日研究出了一款新的饮品,你要不要尝尝?”

    “好啊。”

    “你且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煮来。”

    “我跟你去!”

    “小厨房里烟熏火燎,你便别去了。”尚霓衣笑道,“江南的年礼刚送到,你自己挑好玩的吧。”

    她指着大炕上的红木箱子道。

    阿妩跳上暖融融的炕,不客气地打开,“让我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尚霓衣笑着出去。

    炕上太热,阿妩向来受不住热,忍不住把窗户推开一条小缝。

    刚下过一场大雪,院子里是没来得及清除的皑皑白雪,尚霓衣披着红色披风,踽踽独行,像是一只墙角独自绽放的红梅。

    她今日竟然穿了这么鲜亮的衣裳。

    非但如此,她今日的发髻也是说不出来的好看,最手巧的梳头娘子,恐怕也梳不出来。

    阿妩想,等她将来成亲,就让尚霓衣帮她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