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1485章 温情
    “小老虎怎么了?”皇上正在用午膳,看她气喘吁吁地跑来,眼中似乎还有水光,站起身来,惊讶地问道,“谁欺负你了?”

    阿妩扑到他怀里。<a href="http://www.travelfj.com" target="_blank">www.travelfj.com</a>

    虎牙见状愣住,忙摆摆手,带着布菜的小太监们一起退出去。

    “怎么了?”见她久久不说话,皇上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道,“被娘骂了?”

    “没有。”阿妩道,“就是忽然想跟哥哥说话。”

    “说什么?”

    阿妩从她怀中抬起头来,朱唇轻咬,轻轻却清晰地道:“谢谢哥哥……还有,我喜欢哥哥。”

    谢谢哥哥的包容,看着她一路跌跌撞撞地长大,犯了那么多错误,他从来都只有包容,悄悄地替她收拾残局。

    从别人身上,她照出自己的模样。

    她看着褚十六愚蠢,别人看着她又何尝不是?

    她替长孙徐不值,又有多少人替皇上不值?

    皇上的心被这几个字暖成了水,拍拍她道:“小傻瓜老虎,哥哥也喜欢你。”

    不止喜欢,而是深爱。

    阿妩话说完了才觉得赧然,闻着饭香道:“哥哥,我是来蹭饭的。”

    皇上哑然失笑:“你以为不说好听的就不给你饭吃?嗯,这是个好主意。”

    “哥哥!”阿妩跺脚,“不许再提。我什么也没说!”

    “好好,不提了不提了,咱们吃饭。”

    皇上也不多问,反正阿妩自己肯定会告诉他的。

    果然,阿妩吃了两大碗饭后摸着肚子道:“我娘说我饭桶,果然没说错。”

    “娘要是嫌弃你,”皇上见她吃饱才开始收拾残局,“早点进宫,哥哥不嫌弃。”

    “才不是,我娘是不高兴我说褚十六草包美人才说我的……”

    阿妩在皇上面前放松,不知不觉就把事情都说了。

    皇上这才知道,原来是看了别人受刺激的缘故。

    这样的刺激,应该多有一些才好。

    “哥哥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阿妩问。

    “中毒之事是不知道的。”皇上实话实说,“我让人去查过,只说那日褚十六进东陵王王妃的院子之前还坚贞不屈的模样,出来就失神落魄,我隐约猜测是对她说了什么。”

    阿妩扁扁嘴道:“她也真是个傻子,不过也还是个好看的傻子。”

    “小老虎比她好看。”

    “哥哥你想夸我可以夸我性情好,功夫好……说我长得比她好,别人会说皇上眼神不好用的。”

    皇上哈哈大笑。

    说起这事阿妩又嘟嘟囔囔地道:“秋狝之前,外婆跟我说要带着谢行来。我跟她开玩笑说褚十六和谢行在一起很养眼,她竟然又骗谢行说我外公要来,谢行就不来了。”

    真不知道外婆怎么那么诡计多端,眼睛一眨巴就是一套说辞。

    她娘就实在多了,到她就简直直肠子。

    这算不算,一代不如一代?阿妩捂脸。

    “哥哥还要看奏折?”她看着皇上书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问道。

    “嗯。”

    “那下午去打猎吗?”

    “去。”

    “行,”阿妩伸了个懒腰,“那我在哥哥这里睡一觉,下午陪哥哥去。”

    可是她躺着也睡不着,索性爬起来到皇上身边坐下。

    “不睡了?”皇上笑着问道,手中朱笔停顿下来。

    他的手下,是一纸密密麻麻的奏折,粗看一眼,是山东巡抚在报今年的收成,数字看得令人头疼。

    “不睡了。”阿妩道,“哥哥快看,别管我。”

    能送到这里的奏折都是紧急的,婚嫁那些破事就没有了。

    阿妩也有自知之明,不能单独处理,就坐在皇上身边替他倒个茶水,然后等皇上批阅完一篇之后拿过来替他吹干墨迹,有趣就扫几眼,无趣就叠放到一边。

    这些各地的官员也挺有意思,不少还“夹带私货”,给皇上送土特产,而且不少还得特意表明是自掏腰包,请皇上尝鲜。

    阿妩就挑南方的礼单看,尤其是没听过没见过的。

    凡是她喜欢的,哥哥肯定都给她,任由她分配。

    “这个有趣,竟然还画了图样来。”阿妩自言自语地道,兴致勃勃地指着红毛丹道,“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咦,哥哥怎么没搭理她?

    要是从前,哥哥肯定立刻让人去找了给她送来,今天这是……

    阿妩不由牛头看向皇上。

    皇上脸上阴云密布,手紧紧握着朱笔,手背上青筋暴起,额角青筋亦在跳动,一看就是极力忍着怒气。

    阿妩很相信,如果她不在,哥哥肯定已经摔了茶盏。

    “哥哥,”她小心翼翼地道,同时眼睛往奏章上瞥,“这是怎么了?没什么好生气的,办事不力就撤职,贪赃枉法就下狱……”

    皇上扔了笔,怒道:“虎牙,给我传礼部尚书唐介来!让他立刻给朕滚来!”

    阿妩已经看清了事情原委。

    原来是秋闱山西考场出了事情。

    科举分为秋闱和春闱,秋闱取举人,头名称解元;秋闱中了便称举人,来年二月在京城考试,称为春闱。

    春闱高中就是进士,头三名分别是状元、榜眼和探花。

    今年是皇上登基元年,所以在正常的秋闱之外,等于又加了一场春闱。

    明年的春闱也会继续进行,等于多给以前的举子们一次机会。

    而且皇上以后也是如此打算的,秋闱三年一次,但是紧接着就会有一次考试,然后第二年还有一次,最大程度地保证减少遗珠。

    今年京中的这一次恩科拖后,也是在等各地今年的新举子有足够时间进京。

    山西科场,今年的解元是个字都认不全的,显然是舞弊了。

    落榜的学子们闹起事来,将孔子庙中的孔夫子像套上财神的衣服,抬着游街,体面全无。

    皇上想的是不拘一格取士,对人才汲汲以求,却有人这般捣乱,难怪他如此生气。

    “他们这是,要动摇江山啊!”皇上咬牙切齿地道。

    这件事情确实很大,如果不好好处置,会让天下寒门苦读的学子失望,更会让刚刚登基的皇上威信扫地。

    礼部管科举,所以皇上才会召礼部尚书来。

    阿妩想了想后道:“哥哥息怒。兹事体大,应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