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五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惩罚
    虽然苏清欢心里有许多猜测,但是也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看得多么了不起。

    军中不能告诉她的正事多了去了,如果要因为这个为难自己,那也太可笑了。

    可是没有陆弃,晚上她睡得很不安稳,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醒来却什么都不记得,头晕脑胀得厉害。

    蒋嫣然来请安,伺候她洗漱,道:“夫人,将军一早派人来说,他昨日回来,被人发现了。”

    苏清欢微讶:“被谁发现了?”

    蒋嫣然绞了温热的棉巾递给她,垂眸道:“盯着将军的人太多了,可能是西夏,可能是镇南王,还可能是皇上。总之,将军说,应该是被人发现了。”

    “所以呢?”

    “所以这几日将军都不能回来了。”蒋嫣然道,“还有就是,将军怕如果是镇南王的人,对他和您的关系起疑心,所以就说昨晚回来,和您大吵一架,府里所有人都不许进出了。”

    苏清欢震惊道:“所有人都跟着我禁足?”

    哪有这样的道理?

    蒋嫣然却道:“将军现在越发开始怀疑镇南王了,所以这次一定不能露馅。将军一早让人带信儿来,就是要跟您解释,让您在府里安心养胎,好好配合他。”

    苏清欢仍然觉得哪里不对,笑道:“我是不是得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不许人进出,总是怪怪的。那白芷都不能来了?还有阿妩和小萝卜都不能回来了?和世子府的门也落了栓?世子也不能来了?你也不能出去?”

    蒋嫣然点头:“确实如此,府里需要采买的东西,每日列了单子出去,外面有人帮忙买,但是应该也就是做做样子,很快就会解禁。我听说,将军在查镇南王动手脚的事情,只差最后一点了,所以不能功亏一篑。”

    “我知道了,你去安抚下府里的人,别让我这个失宠的主子弄得人心惶惶。”苏清欢道。

    “是。”蒋嫣然应声而去。

    白苏一直在旁边帮忙伺候苏清欢洗漱,见状道:“奴婢送送蒋姑娘。”

    她把蒋嫣然送出院子,跟着她拐了一道弯儿,确认苏清欢视线看不到她们,才急忙开口道:“蒋姑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晚陆弃匆匆离去,今天又来了这么一道严苛的责罚,若说没有事情发生,白苏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

    见蒋嫣然没有作声,她跺脚道:“我的好姑娘,只有你告诉我实话,我才能帮你瞒住夫人。否则这借口,你以为夫人不会起疑心吗?就算现在没想到,您信不信,吃个饭的功夫,夫人也回过味来了?”

    蒋嫣然深吸一口气,平静却深沉地道:“我要是说,我不知道,你信吗?”

    白苏后退一步:“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将军带信来,说不能让外面任何消息传到夫人耳中。”蒋嫣然想起刚发生的一切,又如何不觉得云里雾里?

    “后来,世子让人来,说不惜任何代价,绝不能让夫人听到外面消息,让我想办法解决。”

    “再后来,小萝卜直接派人包围了府里,不许人进出。剩下的话,都是我自己编出来的。”

    白苏脸色瞬时煞白一片——到底是什么消息,要如此瞒着苏清欢呢?

    想不出来是为什么,但是一定是会对苏清欢造成极大打击的事情,甚至会危及阿狸和她的安危。

    毕竟她怀孕月份那么大,心又被陆弃失忆之事折磨到千疮百孔,无论如何承受不起更多了。

    “姑娘,是不是……”白苏咬着嘴唇,“是不是将军在外面有人了?”

    比如那人昨晚忽然发现有孕了?或者说故意装病争宠之类的?

    说到底,陆弃从前对苏清欢的情意,她们看在眼里,信在心底;但是现在,众人对他都没什么信心了。

    白苏说这话,其实是希望得到蒋嫣然斩钉截铁的否认的,但是蒋嫣然却冷冷地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蒋嫣然也好,白苏也好,下意识地都觉得,能对苏清欢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无非就是陆弃的背叛而已。

    看着白苏惨白的脸色,蒋嫣然面色严肃:“你问我,我都告诉你了;所以现在收起这样的神情,和我一起瞒住夫人。如果真是你我所想的事情,咱们得相信世子和小萝卜。别说怀孕,就算生出一个、几个孩子,他们也能处置。”

    世子心狠手辣自不必提,为了不让阿妩伤心,他也不会允许陆弃有别的女人和孩子;小萝卜外表憨厚,内里腹黑果决,下手亦狠——众目睽睽之下手刃叛徒之事,才过去了几天?

    他不会容下异母兄弟姐妹。

    白苏握着自己的衣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颤抖着声音道:“好,蒋姑娘,我听您的。”

    蒋嫣然又道:“这些都是你我猜测。如果真如我们所想,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瞒住夫人便是。就怕还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蒋嫣然诚实地道,“多想无益,还是想想该怎么帮忙骗过夫人吧。”

    白苏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回去,她口中的说辞变成了:陆弃在和别的女人做戏,想让镇南王上钩的,估计害怕她生气误会。

    苏清欢喃喃地道:“可是话不都说开了吗?我怎么觉得,将军是有事要瞒着我呢?”

    她和蒋嫣然、白苏想得不一样,她一点儿都没怀疑过,陆弃是因为别的女人要瞒着她——那些只属于两个人的温情,在她心底建立起来不可攻克的信任长城。

    “白苏,你试试能不能去后门找卖南北货的小货郎打听打听消息。”

    既然要费那么大心思瞒住她,应该不是小事,外面多少都会听到风声。

    小货郎经常在后门卖个针头线脑,丫鬟婆子们都爱光顾他的生意。

    白苏道:“是。”

    “还有,”苏清欢继续道,“你找个相熟的侍卫,问问他们。就算不说,让他们带个口信给世子或者小萝卜,让他们回来看我。要不,就说我病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