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七十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世子斜眼看他:“我不放心。”

    虎牙满眼委屈:“世子,您这么说,小的心里就难受了。我哪里做得不好,您直接打我骂我,别说这种剜心的话。”

    “你最近和杜丽娘走得有点近,你狗肚子里藏不了二两香油,怕是什么话都跟她说了吧。”世子眯起眼睛道。

    “没有,没有。”虎牙摆摆手,“小的才不会那么傻。我可怜她,和她多说几句,但都是‘吃饭了吗’,‘今天天真冷’这样的,您重要的事情,一句都不曾提过。小的可以对天发誓……”

    “罢了罢了,”世子摆摆手,“逗你玩,也是给你提个醒。”

    虎牙年纪还小,又晚熟,不到色令智昏的年纪,对杜丽娘也就是同情居多。

    “小的以后不跟她说话了。”虎牙瓮声瓮气地道。

    世子不喜欢的,他都不能做,这是原则和底线。

    “不必。”世子道,“娘说过,不先以恶意揣测别人。杜丽娘现在看起来,还没有问题,你平白冷淡她,就是我们的错了。”

    虎牙挠头,嘟囔道:“小的知道了。小的觉得,她是个明白人,不至于故意找死招惹将军和您。”

    “你还会看人了!”世子笑骂道,“去吧,去给我盯着徐大当家给的几个人,哪个能用哪个不能用,哪个最好,回头都给我说明白。”

    “是。”虎牙兴高采烈地去了。

    当天夜里,秦承派来的四个水鬼悉数被捉住,世子审问一番后让人把他们扔回到秦承的船上,同时他的手下开始动手。

    天亮以后,秦承对着四个水鬼大发雷霆,甚至又踢又骂,各种难听的话骂了一圈。

    “滚滚滚!办事不利还敢跟我要银子!赶紧滚,否则你们秦大爷心情不好,就让人把你们投到狱中!”

    几个水鬼原本指望这次赚笔横财,毕竟之前秦承答应每人给五百两。

    结果忙活了这几日,吃苦受累,非但没有得到一钱银子,反而被打了一顿,个个心中都激愤难忍,但是碍于秦承的权势,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好声好气和他商量讨要些回程的盘缠。

    “滚!”秦承暴怒道。

    他想给陆弃一个下马威,结果反过来被他耻笑,四条死狗一样的人赤条条地被绑着送回来,他觉得自己的脸都在发烫!

    “秦放竖子,欺人太甚!”秦承咬牙切齿,浑然忘了是自己挑衅在前。

    “大爷息怒。”秦承身边的随从害怕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战战兢兢地劝道,“您看秦放,就算知道您要对付他,也不敢对您的人下手,还是敬畏您的。”

    秦承一巴掌打过去:“不敢对我的人下手?面子都被撕下来放在地上踩了,你还想他怎么对我的人下手!要不要我把你送过去,让他切了玩意儿下酒才算对我的人下手!“

    随从挨了打,还得跪下磕头如捣蒜地道歉。

    “先让他们滚,”秦承往打得生疼的掌心里吹了口气,看着水鬼嫌恶地道,“你也给我滚下去。”

    他气急败坏,走到窗前想透透气。

    可是刚走到窗前,船身猛地颤动了下,船体倾斜,直接导致他脑袋撞到窗上,疼得他破口大骂。

    “怎么撑的船?把船老大给我叫来!”秦承捂着青紫的额头,疼得龇牙咧嘴,暴怒道。

    “不好了,大爷,不好了……”随从屁滚尿流地进来。

    “你他娘的才不好了呢!”心烦意乱的秦承一脚踢过去。

    结果,船又晃了一下,他一条腿没站稳,结结实实地往前摔了个狗吃屎。

    “怎么回事?”秦承快要疯了。

    “大爷,大爷,船漏了。”随从努力稳住身形,想要伸手来拉他,艰难地道,“有人把咱们的船凿穿了!”

    “那还不换船?”秦承想站起来,却又被晃得跌倒在地。

    说话间,船已经开始下沉。

    秦承慌了:“水鬼呢?那些水鬼呢?快让他们来救我。”

    随从哭了:“您不是刚把他们打发走吗?他们刚坐上小船……”

    “叫回来啊!给银子啊!”秦承骂道,“蠢材!你大爷都要落水了,还不让他们来救我!”

    随从道:“您刚才没给银子,他们出去的时候还骂骂咧咧,这下不见到银子不会出手相救的。”

    他心里也埋怨秦承做事太绝,现在简直就是现世报。

    按理说随从、侍卫当中也有会水的,但是秦承觉得,必须得找水鬼来救他,才能万无一失,保住他这条命。

    什么也没有这条命金贵啊!

    秦承道:“给银子,给他们银子!现在就去!”

    狼狈地折腾了一个多时辰,秦承被人捞了上来,在小船上趴着控水,像条死狗一般狼狈。

    忽然他觉得头顶的阳光被挡住,厚重的阴影笼罩下来,不由抬头看去。

    这一看,险些气炸了肺。

    原来,苏清欢让人撑船靠近,此刻正站在大船的船边,居高临下,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他呢!

    “落水狗,洗冷水澡舒服吗?”苏清欢笑眯眯地道。

    “你这个,这个刁妇!”秦承指着她破口大骂,“你生孩子没……”

    苏清欢的脸色瞬时拉下来,身边两排弓箭手齐刷刷地拉弓对准秦承。

    “你再敢骂试试!看我敢不敢让人放箭!”苏清欢轻蔑地看着他道。

    秦承果然不敢吭声。

    “以后见到将军府的人,给我绕着走。”苏清欢道,“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打到听话为止!我可不怕别人说什么不孝,更不怕别人说河东狮,对上不要脸皮的人,我也敢撕破脸皮。想算计秦放,先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过我这关!我娘是皇贵妃,我夫君是大将军,我就是杀了你,你信不信也能捂嘴脱逃?”

    柳轻菡,对不住了,狐假虎威。

    说完这番话,苏清欢冷嗤一声,道:“白苏,给他一百两银子,免得他们要乞讨回京,丢了将军的脸面。”

    话音刚落,一个装满银子的包裹被准确地扔到秦承的小船上。

    “谁要你的银子!”秦承受了侮辱,拿起来就要投到水中。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