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七章 苏清欢的劝慰
    “皇甫苍独自一人逃走了,应该还有后手。”

    秦云商简明扼要的将情况跟凤夜说了一下。

    凤夜闻言点点头道:“我会派人去盯着,那些西南军就麻烦世子了。”

    秦云商轻轻‘嗯’了一声,随口问了一句:“皇后娘娘和皇上还没有回宫吗?”

    “没有。”凤夜道。

    对于季君月和秦澜雪的失踪秦云商是知道的,这也是当初季君月交代齐千樱几人不用隐瞒他,算是向他表现一种信任,只是除了凤夜和齐千樱,没有人知道两人去了哪里,去干了什么。

    得到答案后秦云商也没再和凤夜多说,两人断了联系后,秦云商继续缠住被皇甫苍抛下的西南军,凤夜则派出一支异兵团的人从皇城扩散开寻找皇甫苍,并且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不仅如此,当晚赶到皇城的凤夜还专门派了一支队伍去监视文武百官的动作,只要发现有异动,直接抓起来。

    而皇帝党的一众臣子府邸则被一支嗜血兵团暗中保护了起来,为的就是防止各党派狗急跳墙。

    五月二十九,东南军在途径南泰州时受阻,长溪坡上,当十万东南军行至坡下,无数窦家军从宽广无边的矮坡上现身将他们团团包围住时,领头的丁常神色一变。

    看着人群向两旁推开,骑着一批黑色骏马的窦湛从人群中行来,丁常眼底划过一抹凝重,面色却是一笑。

    “没想到窦大将军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窦湛看着丁常并没有出声劝说什么,只是平静道:“今日你带来的兵马要么回东南去,要么只能留在这南泰州的地界上。”

    丁常是清王的人,而且清王不仅对他有救命之恩,还有知遇之恩,加上丁常又是一个极为忠心之人,是绝不可能背叛清王的,因此窦湛知道今日想要劝说他投降是不可能的,唯有一战。

    丁常爽快的一笑:“哈哈……能跟窦大将军一战,是丁常的荣幸,也是丁常一直所期盼的。”

    战争一触即发,窦湛只带了八万人前来,不过要对付丁常的十万大军足够了,况且他的目的也不完全是消灭,而是拖延。

    这场战斗一开打,就一直打到了皇城中一切尘埃落定的那一日……

    六月的天即将迎来炎热的夏季,蓝天白云,刺目暖阳,普照在皇城之上晕染着一片欣欣向荣和氤氲的热气,百姓们一如既往的过着日子,却不知朝廷中人在这样阳光灿烂的时日下酝酿着怎样的血腥动乱。

    罹勇侯府的书房中,罹勇侯从管家手里接过一封密信,眼底顿时腾起一道异光,惨杂着点点激动和兴奋,片刻后对着管家挥了挥手,在管家退出书房后才对着空气道。

    “翀因。”

    随着一声呼唤落下,一道黑影凭空出现在了书房,跪在罹勇侯面前。

    “今晚带人将户部尚书府,刑部尚书府、工部尚书府、右都御史府、奉天府尹府的家眷全部控制起来,还有御林军统领安澜影的家人以及禁卫军统领许娄云的家人也一并控制起来。”

    “是!”

    翀因应了一声就闪身消失在了书房。

    罹勇侯府是王氏的党羽,一直以来都是有实权的,手里掌握了三万兵权,只是在秦澜雪执政后这三万兵权就被没收了,但是私底下罹勇侯为了将来能够支持王氏夺权早早培养了一批死士。

    虽然人数不多,只有五百,可足够低过一支两千人的队伍,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站在门口将一切都听在耳里的蓝相墨面色平静的敲了敲房门,罹勇侯听到声音神色一紧,快声道:“谁!”

    “父亲,是我。”

    罹勇侯一听是自家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可眉头微拧在了一起,沉声道:“进来。”

    蓝相墨推门而入,还不等他开口,罹勇侯就目光锐利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回父亲,儿子刚来不久。”蓝相墨恭敬的低头答道。

    看着蓝相墨低眉顺目恭敬有加的模样,罹勇侯锐利的目光慢慢淡了几分,但还是盯着他不放,再次确定道:“有没有听到什么?”

    蓝相墨不急不缓的回道:“没有。”

    闻言,罹勇侯深深的看了蓝相墨半响,不管是真的没有听到,还是在告诉他会装作没听到,都无所谓,反正只要他姓蓝,是他的儿子,就决不能出卖他。

    心中一定后,罹勇侯才收起了眼底的锐利之色淡淡的问了一句:“这个时候找我什么事?”

    蓝相墨头也不抬的说明来意:“再过一月就是父亲的生辰,我想出府去给父亲寻一件生辰之礼。”

    先不说这两天皇城就会出现变故,就说蓝相墨刚才有可能听到了不该听到的,罹勇侯也不会让他出去乱跑,几乎没有考虑的,罹勇侯就不急不缓的说道。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最近一段时间皇城的治安不太好,你还是留在府里照看一二好了。”

    蓝相墨听言也没有多说,只是听话的应了一声:“儿子听父亲的。”

    出了书房后蓝相墨神色平淡的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平静的眸子直到这个时候才隐隐出现了一抹深暗的色泽,回到书房独自坐立了半响,突然动手用与往常不同的字体写下了一封密信,出声唤道。

    “蓝天。”

    隐匿在暗处的蓝天闪身来到蓝相墨的身前道:“主子有什么交代?”

    “迅速将这封信送到……”说到这里蓝相墨的话音突然停住了,似在思考该送到谁的手上,毕竟现在是白天,许多大臣不是在宫中办公就是刚从宫里头出来,若是突然折返难免不会招人注目。

    而安澜影和许娄云都在宫中当值,若是将信直接送到宫里,只怕还没靠近两人或者靠近长兴宫,就被四周巡逻的侍卫给抓了。

    毕竟现在的御林军实力已不同以往……

    至于忠义王府,虽然现在投靠了帝王,可他还是不太放心。

    看着蓝相墨陷入沉思中,蓝天也不催促,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候着。

    思忖了片刻,蓝相墨才道:“送到张府给张西安,若是他不在就拿去城外交给雪卫营梁将军,务必要确保这封信的内容传达到了宫中,还有,不要暴露了身份。”

    “属下明白了。”

    蓝天接过那封信件仔细的收好,就小心的避开了府中的暗卫朝着张府而去。

    今日张西安恰好休沐,陪着父母和哥哥出去好好的逛了一圈,蓝天来到张府的时候小心的查探了一番,发现张府的主子们一个都不在,只好返身离开准备前往城外的雪卫营。

    却不想在离开张府时正好看到了游玩回来的张家人,而张西安也在其中。

    蓝天欲要离去的身形一顿,悄无声息的返回了张府,对于这个张西安他多少是知道一点的,或者该说各方势力没有人不知道他,毕竟是皇后娘娘亲自带回来的人。

    跟在皇后娘娘身边的李二狗和梁钰都被封将,一路保护的五百嗜血兵团也被册封,唯独这个同样跟随皇后娘娘一同入城的少年没有任何的封赏,还被丢入了骁骑营成为一名普通的新兵。

    这样令人意外的事情招惹了不少人的注目,自然也将视线落在了张西安的身上,只是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个张西安只是皇后路上捡到的,并没有什么值得人侧目的能力,各方势力也就收回了眼线没再理会。

    蓝天想主子突然让他将密信递给张西安,应该是觉得张西安是皇后娘娘的亲信吧,虽然他个人是觉得这小子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待张西安回到自己院子里换衣服的时候,蓝天一个飞镖自窗口飞了进去,张西安听到空气传来的疾风之音,侧身一避,那飞镖就擦着他的衣袖钉在了后方的屏风上。

    张西安看着飞镖上钉着的信件,眸光犀利的射向了窗外,那一眼哪怕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蓝天还是忍不住心口一跳,实在是这小孩小小年纪,眼神却极其锐利似刀,森寒的令人寒凉。

    不过在见到张西安并没有第一时间取下信件,反而走入了内室,蓝天脸色微微黑沉,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这小子该不会是记恨他故意朝着他的手臂射所以才不看信的吧?!

    就在蓝天思考着怎么让张西安看信的时候,张西安从内室里走了出来,伸手将信件取了下来,当看完信上的内容后神色一变,满脸的凝重。

    犹豫了一瞬,将信件装好,撕下一小块桌布将信件包好放在衣袖的暗兜里,就快速的离开了。

    蓝天神色复杂的跟在后面,想到刚才张西安带着手套出来拆开那封信件,最后又用布将其密不透风的包裹起来的举止,终于有些明白主子为何会让他把信送到张西安这个小孩的手上了,如此谨慎的一个人,绝不可能是普通人。

    张西安赶到宫门口的时候将一块令牌交给了守门的侍卫,那令牌是季君月为了方便行事给张西安的,并没有时候调兵遣将的作用,也没有代表着任何身份,只是凭着这令牌,若是他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进宫见季君月,可以畅通无阻的入宫,只是只能是他一个人。

    侍卫确定了令牌后派了一个人带着他入了宫,蓝天确定张西安入宫后就离开回了罹勇侯府。

    当小灵子接到通传说张西安进宫后,想着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这是他来到皇城半年多来第一次用那令牌进宫。

    张西安见到小灵子后就神色沉重的开口道:“还请公公带属下去面见陛下,属下有要紧事要汇报。”

    小灵子将张西安眉眼间的凝重收于眼底,点点头道:“你跟我来。”

    随后小灵子带着张西安去了长兴宫,当齐千樱看到张西安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件又将手上的手套递给他的时候,有趣的挑了挑眉梢。

    “你小子倒是谨慎,放心吧,这封信上没毒。”

    齐千樱说完就拿过信件展开看了起来,张西安听言虽然好奇皇上是怎么确定信上没毒的,不过人家已经用手拿了信,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小灵子在一旁细细端量着张西安,就凭他那份慎重和细心,就值得他另眼相看,不愧是能够让皇后娘娘给予机会的人。

    看了信后,齐千樱将信件递给了小灵子,幽幽笑道:“倒是好计谋,可惜他们千算万算,还是算不过她。”和秦澜雪。

    最后一句话齐千樱并没有说出来,不过小灵子却懂。

    早在皇后娘娘和陛下离开的时候就将所有会发生的事情预测到了,皇后娘娘也早就提醒过他们,一旦各党有动静,立即派人保护好支持陛下的朝臣和家眷。

    就在三日前,嗜血兵团的人已经按扎在各府的暗处,只要他们敢有异动,最后谁杀谁,谁控制谁还不一定呢。

    张西安听了皇上别有深意的话,心思一转就想到了季君月,难道皇后娘娘离开前就预估到了今日这件事情?!

    若是真的,那么皇后娘娘实在太可怕了……

    “你回去吧,看着骁骑营的人,若是有人异动,就去跟着雪卫营一起。”

    跟着雪卫营一起干什么,齐千樱没有说,以张西安的聪明狡猾也能够猜测到些许,只怕是这皇城要出事了。

    “你说会是谁给张西安传递的消息?”齐千樱饶有兴趣的看向小灵子。

    小灵子缓缓一笑:“嗜血兵团的人应该能跟踪到,皇上等着就是。”

    齐千樱不置可否的耸耸肩,站起身道:“走吧,该我们好好准备了,今晚开始要有热闹看了。”

    可不是?前段时间凤夜传来消息,皇甫苍丢下西南军独自离开与已经潜入皇城附近的颛孙世家的私家军汇合在了一起,就等今晚城里的人控制了众位大臣的家眷,束缚住了安澜影和许娄云的手脚,一举攻入皇城。

    当天夜里,无数黑影窜入了各家府邸,可还不等他们动手,周围就突然出现了另外一批身手矫健的黑色劲装的人,一场厮杀展开,哪怕他们招招阴狠毙命,可对方好似知道他们的招数一般,甚至用比他们更加凌厉果断的招式将他们制的死死的。

    不过一刻,三十几个黑衣人就被对方给杀的只剩下数个,不是没有人想要逃跑,而是他们根本逃不了,这些人也没想过要留活口,所以一上来就是致命招,将他们全部灭了口。

    各家府邸里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但凡闯入的黑衣人没有一个留下活口尽数被嗜血兵团的人歼灭,人全数杀完后,一些人换上了对方的衣服离开了,另外一些人则将地上的尸体集中处理了。

    府邸里的家眷们都安安静静的集中在一个院落中过了一晚,虽然担惊受怕,却没有一个出事。

    深夜,出去办事的各队黑衣领头人回到了罹勇侯府,所有人都带着面巾,罹勇侯只当他们是为了方便行事,心中因为担忧着事情的进度,整个注意力也放在了他们所办的事情上,急忙出声问道。

    “如何了?”

    “户部尚书府的家眷都被控制住了。”

    “御林军统领的家眷也都控制住了。”

    ……

    随着一句句的汇报,罹勇侯脸色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冲着几人挥挥手道:“去好好看着,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

    待人走后,罹勇侯便让翀因去温国公府报信去了。

    然而就在翀因离开后不久,罹勇侯就被人从后面敲晕了。

    “这个死老头当真是活腻了,玩什么不好,居然敢跟着各党玩叛乱,简直找死。”

    一个青年冷笑的踢了晕迷的罹勇侯一脚嗤笑出声,旁边一人扛起罹勇侯道:“走吧,反正这老家伙是活不了了。”

    ------题外话------

    明天咋们君君和阿雪就粗来鸟,吼吼~()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