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猜测
    无论是朝廷还是百姓,谁也没有想到子车世家会在一夜之间被江湖势力血洗,所有嫡系除了老家主和家主的子孙外,其余全部惨死,而老家主及其子孙均被江湖人士抓了去。

    此事一经传开,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尤其是朝堂,温国公府和清王府的人听到此消息后,震惊的同时,迅速做出了反应。

    清王第一时间做出来的反应不是救子车家的人,亦不是追究江湖之事,而是琅州三城和子车世家的三万私军。

    这事情不止清王看着,就是温国公府和平国公府的人也动了,无疑都是在打子车家三万私军的注意。

    可总是三方势力再如何快速,也快不过早已与季君月串谋的秦澜雪,几乎在子车世家被江湖人围杀的当晚,秦澜雪派去的暗卫就将江湖人没有杀干净的漏网之鱼给尽数解决,将那三万私军看管了起来。

    不服之人全数被杀,足足杀了七八千,才将剩下的两万多私军收入了囊中。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秦澜雪还不等清王等人反应,直接就以子车世家被江湖人所灭,后继无人,为防止琅州三城混乱为由,将琅州收了回来,并且将琅州子车世家的私家军收入朝堂,归入西北军。

    清王府、温国公府、平国公府三党派的人自然极力反对,可最后被秦澜雪以西北最会练兵为由,堵住了众人的嘴。

    “皇后能在三个月内将新兵练成精锐,哪怕皇后回朝,西北仍旧是皇后掌管,将这两万多私军送过去训练最适合不过,若是诸位想要,等练出来后再让他们归于你们的军队就是了。”

    一句话,堵得朝中半数大臣面色涨红牙咬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谁让他们三方人马手里没有能比得过季月练兵之才的人,而且,什么叫练出来后给他们?这不分明就是往他们军营里安插探子嘛,除非是疯了他们才会答应让那些接受过训练的私军归于自己的队伍!

    于是,一场风波,三党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惹了一身骚不说,清王还折损了一方助力,不但到手的琅州三城没有了,连私军也没有了。

    甚至因为子车家几近灭族,连带着一些江湖势力也彻底的断了,这回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咬的生疼!

    也因为这件事情,温国公府和清王府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了,毕竟出主意的是温国公府,最后受伤害的却是清王府,怎么看都有点冤大头背黑锅的味道。

    尽管是姻亲,两府之间有着太后的牵引,多多少少还是因为这件事情出现了一丝裂缝,不过两方人也都知道这事情是意外,而且他们都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大不了发几天的脾气,过后势必是要握手言和的。

    而等子车家的事情朝堂下了定论,一切尘埃落定时,已经过去了四五天了,季君月一行人悠悠哉哉的已经离开了浒州地界,来到了北武郡。

    “此次季公子赶时间,云商就不请季公子去府上了,若有需要,公子直接派人来便可。”

    马车里的云商掀开窗帘一角,露出了那张精致却又少了惊艳多了满满的高贵与淡白的脸,清幽的美眸将外间坐在毛驴上的紫衣少年映入,清晰至极。

    季君月看进那双清幽的眼眸,一时间仿似看到了世外桃源深处一潭清幽的湖水一般,美丽中泛着点点粼粼波光,就好似幽湖中倒映了星碎,有种让人放下一切的冲动。

    季君月缓缓一笑,为了今后方便行事,给了云商一块通讯石,并且告诉了他用法之后,才道:“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再见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云商如桃瓣的唇也缓缓勾勒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道:“合作愉快。”

    季君月别有深意的一笑,也没再多说,带着凤夜几人就策马离去。

    云商低眸看向软塌上摆放的一枚通体晶莹散发着盈蓝光泽的……石头,那透明的色泽犹如水晶,看起来熠熠生辉很是干净美丽,竟然难得的没有让他心中升起任何一丝的排斥和不适。

    或许是因为这所谓的通讯石上面没有丝毫的指印等脏乱的痕迹,干净的出尘不染,根本让人找不到丝毫的肮脏之气。

    云商沉默着,似乎在考虑又或者犹豫着什么,半响才缓缓伸手触碰了那盈蓝剔透的通讯石,在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想要呕吐的不适后,才将通讯石握着了手中细细打量。

    帘子外的阿斯出声道:“公子,我们现在就进城?”

    云商打量了通讯石片刻,就将它收于衣袖中的暗袋里,平淡的‘嗯’了一声。

    另一边,季君月几人直行离开直到看到后面的马车朝着右侧的方向而去,梁钰才出声询问:“主子似乎知道云商的身份?”

    季君月听言,唇边卷起了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姓秦。”

    此话顿时就让凤夜的瞳孔猛然一缩,他负责情报的汇总,若只是云商两个字他确实猜不出这人的来历,可若是云商姓秦,连起来,秦云商三个字,虽然让他陌生,却不难想起来。

    这段时间秦国各世家王族的信息无论巨细都汇总到了季君月的手上,他自然也是看过的,短短的几天时间,还不至于让他忘记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那个神秘无比的秦云商……

    “姓秦?”梁钰一愣,随即神色严肃了下来,秦国地界秦之一字是国姓,既姓秦,必定是秦国皇室中人,只是秦云商这么名字,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秦云商……是谁?”梁钰看向凤夜,显然看出了凤夜是认识的。

    凤夜看了季君月一眼,这才说道:“北武王世子。”

    “北武王世子?!”梁钰微微讶然:“就是那个很是神秘从未有人见过的世子?传闻这世子十岁那年身中奇毒后就消失了,好多人都说他应该是死了,没想到他不但没死,竟然是这般神秘厉害的人物。”

    虽然他探查的出来这个秦云商并没有武功,而且从头到尾除了季将军外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秦云商,但是这么多天的相处并不妨碍他发现这个秦云商很聪明,他的想法时常能够与季将军契合在一起,无论是对敌,还是一些想法意见,那份心性智慧,若非听季将军说他只有十七岁,他还真要以为马车里的人已经二三十岁了……

    旁边的张西安虽然震惊秦云商的身份,却并没有开口参与凤夜和梁钰的议论,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梁钰和凤夜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转头看向季君月道:“他难道猜到了主子的身份了?”

    季君月翻个身直接躺在了黑白的背上,哪怕是那翘着二郎腿的动作是极为粗俗的,可是由她做出来却透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优雅清贵之气,仍旧让人一眼着迷。

    季君月将双手枕于脑后,慢悠悠的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看出了我的身份。”

    其实第一次在茗兰居见到秦云商的时候,秦云商说出自己名字时她联想到那批影卫就猜测到了他的身份,而秦云商也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猜到了她的身份。

    以她这般出名的程度,只怕她的画像早已出现在了各国皇室势力之中,只要是关心朝政局势的人,绝对不会放过探查她消息的机会,有她的画像也不足为奇。

    而秦云商这个人虽然心如止水,对什么都淡淡的漠不关心,却不代表就是个任人欺负的主,身为北武王世子,他的身份太过危险,根本由不得他随心所欲不理世事,否则也不会十岁时被人下了毒。

    既已身处危险,不想死,自然就得自保,凭秦云商的心性智慧,秦国的局势定然被他掌握的一清二楚,那么看过她的画像也不足为奇。

    何况秦云商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根本没有隐瞒过自己的身份,更没有刻意掩饰过他已经知道她身份的事情。

    否则在信义村的时候就不会和她达成共识,因为他们彼此都以知晓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才结为了同盟。

    北武王秦诏是先皇秦灼的皇弟,今年三十有六,当初九华宫之变,若非他从小就喜爱风月不爱江山,也是逃不过那次政变的血洗的,别说是九华宫之变,只怕在秦灼上位的时候就已经把他给宰了。

    先皇有十多个兄弟,却在夺嫡中被先皇一一杀尽,后来上位后对那些兄弟也没有多善待,别说有竞争力的,就是年纪小的聪慧的,都被他想方设法的弄死了,也只剩下从小只爱风月的北武王秦诏、胆小怕事的安鲁王、痴傻的丰裕王和清王。

    世间只道北武王秦诏喜爱风花雪月,红颜知己遍布天下,却不知,真正的秦诏其实和清王一样是个痴情种。

    秦诏虽然看似夜夜笙歌喜爱风月,实则那些娶进府的女人不过是迷惑世人的摆设,他唯一爱的是秦云商的母亲杜湘贤,只可惜李湘贤因为生秦云商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身体弱,在秦云商六岁那年就去世了。

    后来九华宫变后,秦澜雪登基,三党执政,皇甫氏为了拉楼北武王的势力,将家里的小女儿嫁给了秦诏做继妃,也是在皇甫氏嫁过来的那一年,秦云商身中奇毒,被秦诏送离了王府,送去了杜湘贤的娘家,这一去就是至今。

    此次遇见,就是秦澜雪自十岁那年后,第一次返家,这一路以来无所不用其极的追杀,季君月不用查都知道跟皇甫氏脱不了干系。

    此次结盟,皆因她和秦云商有着共同的敌人,她帮他除掉皇甫氏一族,他助她人力财力,彻底一统秦国权势。

    本来季君月还想着怎么去接近杜家,现在有了秦云商,倒是给她开了方便之门,谁让秦云商的母亲是杜家的嫡女,杜家现在的老太爷是秦云商的外祖父。

    凤夜和梁钰听了季君月的话,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难怪他们觉得秦云商和主子之间的谈话时常让人觉得莫名所以的同时,又透着几分默契。

    原来是私底下已经相互明了了对方的身份,达成了共识……

    九月八,季君月一行人抵达了秦国皇城武安城。

    或许是因为子车家被灭,琅州三城及其兵力被秦澜雪收拢,大大的给了清王等人一击,之后的那些天三党的人再未派人来围杀过她,这一路来可谓是顺风顺水安然无事的入了皇城。

    不过季君月却知道,三党没有再动手,让她安安稳稳的进入了皇城,可不代表这事情就彻底的结束了,那太后的懿旨还摆在那,只怕这些人都将精力集中在了赏菊宴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