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赏菊会
    南丰鹤脸上的笑意刚刚因为虞阳行的回答蔓延开,下一刻就被下方传来的话语给冻住了,那笑容带着几分滑稽的僵硬在脸上,而后慢慢龟裂。

    别说南丰鹤,就是虞阳行也神色微愣的转眸看向了下方,不过他看的不是张苏,而是虞天黎。

    虽说虞阳行知道两国之间不可能有纯友谊,都是利益关系,可目前来看虞国和南宋国还是友好之交,怎么都该一致对外,没想到自家女儿一开口就让对方流血。

    要知道那梨花城可是南宋道虞国的边关,七楼关中的一座至关紧要的城池,一旦梨花城成为了虞国的,只要虞国对南宋发动战争,虞国在关城外和梨花城的人里应外合,这七楼关的五座城池可就犹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不过,虽然不知道天黎要做什么,但虞阳行知道他这女儿自从四年前大病醒来后就很聪明,手段犀利毒辣,而且似乎很针对南宋国。

    想到这里,虞阳行垂眼沉默了,当做没看到南丰鹤望过来的恼怒视线,默默的支持了自家的女儿。

    哪怕是友好关系,但这么一个痛宰对方的机会,既然天黎已经抓住了,他这个做父皇的自然不会拖后腿。

    坐在南宋国位置当中的南元轩,猛地眯起眼睛看向对面一袭红衣不但不艳丽妖娆,反而给人一种洗尽铅华大气沉淀的少女。

    虞天黎若有所感般,抬起了眸,隔着宽阔的比赛场遥遥相望,四目相对之际,似有风雪飘落,波涛汹涌。

    然而下一刻,虞天黎淡淡的收回了视线,目不斜视的看着上方高台等着结果,仿似刚才一瞬间对视擦出的刀光剑影不过是南元轩的幻觉。

    南元轩见此,琉璃美眸波光暗涌,温柔的眉宇不自觉一凝,这是这四年来第几次了?

    天黎这小丫头明显对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敌视,那种敌视是刻入骨子里的冷和杀意,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他还记得四年前这小丫头每次见到他都是笑脸相迎,那双现在看来沉静如墨的眸子总是明亮的熠熠生辉,时常当着众人的面宣告他是她的。

    他也一直都认为这小丫头会是他的,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都会是他南元轩一个人的。

    可是这份以为,从四年前就变了,当他出使虞国与这丫头再见面时,她已经疏远了他,仿似看待一个陌生人。

    若不是那双眼眸顾盼生辉间敛涟而过的漆黑血冷,他真要以为这丫头已经忘记了他,忘记了他是她一心想要嫁的人。

    现今,她居然趁此机会要夺梨花城,要知道梨花城紧挨七楼关,一旦梨花城给了虞国,可就相当于整个将整个七楼关送到虞国手上了。

    她到底想干什么?……

    虞天黎不是没有感觉到远处久久没有收回的视线,她为了这一天等了太久,这梨花城她势在必得。

    南元轩,上一世的国仇家恨,我虞天黎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也让你尝一尝亲眼看着自己爱的人占领自己国家的国土,杀尽自己族人那种深入灵魂寸寸蚀骨的痛!

    季君月和秦澜雪等人都没说话,只是一个个事不关己的看好戏,毕竟对方只要一座城,只要这座城不是皇城,亦不是靠近皇城之地的地方,都得答应,哪怕那座城给出去后会带来很多危险。

    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三座城抵消这个索要,相对比下来,其实也都一样。

    南丰鹤自然也会算这笔买卖,梨花城给了,他们南宋要面临虞国的偷袭,导致失去七楼关内的五城的危险,可若是不给,他必须用三座城来抵消,如此算下来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而且三座城给出去就是给出去了,给出梨花城的话,他们南宋加强防备还有守住城池的可能……

    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只见南丰鹤目光阴沉,脸上却偏要端起一抹大方的笑意:“朕允了。”

    三个字说的那叫一个困难,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咬牙切齿,还有那脸上的笑意,怎么看怎么狰狞。

    张苏闻言,回到了虞天黎身后站定,挑战赛继续开始。

    接下来虞国又派出了两个人挑战了西梁国和楚国的人,皆是比文,一个比对联,一个比弈棋,赢了楚国一年供应的盐,也赢了西梁国八牛弩的制造术。

    不过这并不代表就结束了,这些东西就真的是属于虞国的了。

    因为被虞国赢去了东西的国家还没有进行挑战,一旦那几个国家向虞国发起挑战,若是虞国输了,这些东西很有可能会被再次讨要回去,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接下来排在第二的是楚国,等楚国的人将想要挑战的人都挑战完时已经是午膳时间了,交流赛暂时结束,各国人去用膳休息。

    直到午时才再次聚集在了梨榕殿,进行交流赛。

    排在第三出场的便是南宋,毫无疑问,南宋国向虞国发起了挑战,只是这一次虞天黎显然是有备而来,带来的人都是个中高手,最后并没能如愿的将梨花城又赢回去。

    况且如此大好的挑战机会,南宋国总不能将所有挑战的目标都放在虞国身上,毕竟对于其他国家他们也是有利可图的。

    等到西梁国出场的时候,梁莫梓冰冷的视线落在了梁莫曦的身上,充满了警告。

    “一会儿安分些,若是搞砸了这次交流会,别怪本太子不客气。”

    梁莫曦闻言,敛下眼眸并没有多说,那副模样在旁人看来就异常的乖巧,甚至有些逆来顺受的感觉。

    可谁也不知梁莫曦敛下的眼眸中,卷着怎样的决然疯狂。

    她梁莫曦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西梁国的人并没有挑战燕国人,其余每一国人都被他们挑战了一遍,有输有赢,等到了秦国这里的时候,西梁国这方一个国字脸满身凶悍气息的将军,将视线直直落在了高台上不该出现的绝滟少年身上。

    可还不等他完全站起身,旁边一道桃红的身影就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际,先一步走了出去,直接站在了空旷之地。

    梁莫梓本就冰冷无情的脸顿时黑沉,似有狂风暴雨瞬间横扫开来,无情的视线甚至翻腾起了一股子狠辣的杀气。

    感觉到身上那道冷酷无情的杀气,梁莫曦身躯僵硬了一瞬,随即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又硬生生的将那杀气屏蔽了。

    只要她成功,就算梁莫梓愤怒,也绝不敢杀了她!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突然走出来的西梁国公主,等待着她开口的挑战。

    高台上坐着的季君月看到梁莫曦,唇边卷起了一抹略显残酷的笑意,聪明的最好有多远躲多远,她的男人可不是谁都能窥伺的。

    不过,看着梁莫曦射来的嫉妒视线,季君月笑意残忍的舔了舔嘴皮子,很显然不是个聪明人呢。

    秦澜雪看到季君月脸上的笑意晕染出了血色,转眸朝下方扫了一眼,眼底一点阴暗妖异的幽蓝闪现,带起一抹骇人的黑暗。

    如此眼神看着阿君,当挖了。

    旁边的姬亦夏和楚云月也看到了梁莫曦看向季君月的目光,一个神色清冷淡漠至极,一个唇边晕染出点点诡谲的笑意,有那么一瞬间居然透出一丝嗜血之色。

    梁御林看到梁莫曦站出来,眼皮子顿时跳了跳,几乎条件反射的就看向了姬亦夏,在看到他唇角若有似无的笑容时,不知怎么的,心跳猛然漏了一拍,脚底无端蔓延出一股子寒气。

    可下方已经响起的话语,让梁御林再来不及出声阻止。

    “西梁国六公主梁莫曦,挑战秦国右相对诗。”

    梁莫曦不会武功,自然不可能去挑战武臣,但是她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甚至可以说极为精湛,所以就挑了文臣的右相王玉恒。

    王玉恒闻言,泰然自若的站起了身走了出来,心中却在飞快的算计,前些天的晚宴上他可没错过这个六公主的视线一直看着高台,如今又来挑战秦国,几乎可以确定就是为了秦澜雪而来,既然如此,他要不要顺水推舟看一场戏?……

    不过最后的结果并非是王玉恒故意相让,而是梁莫曦确实才情过人的赢了他。

    毕竟王玉恒虽说在庙堂极具手段心思,可这诗词歌赋的文雅之物就不算太精湛了,遇上梁莫曦这么个厉害的,自然只能甘拜下风。

    所有人都神色各异的看着赢了的梁莫曦,只见她娇俏婉约的小脸卷起一抹羞涩又带着几分兴奋的笑意,直直的看向了高台,气质高贵又带着几分较小的身躯微微一福,清脆的声音犹如清铃般响起。

    “秦皇陛下,本公主要……”

    “梁莫曦!”一声冰冷严厉的低喝打断了梁莫曦的话,梁莫梓站起身大步走到朝着梁莫曦走去。

    梁莫曦见此,眼底划过一丝暗恨,根本不等他靠近,就不管不顾的大声道:“本公主要秦皇迎娶我梁莫曦为妃,入秦宫。”

    梁莫梓行走的脚步一僵,那跨出去的一只脚并未再继续,而是收回落在了原地,就那么站在十米之外看着梁莫曦,周身冰冷的气息透满了狠戾无情,一双眼怒火翻涌,似恨不能立即掐死她。

    周围一片静默,所有人先是一惊,接着一愣,而后漠然了。

    虽然这事情发生的突然,可众人仔细想一想梁莫曦这些天的举动也就明悟了。

    这分明是早就盯上了秦皇,之前他们就看出来这西梁国的六公主似乎看上了某个帝王,现如今不过是确定了这个人是谁而已。

    不过看西梁国太子怒到冰冻三尺的样子,似乎并不赞同,看来他们有好戏看了。

    秦国这边的臣子一个个沉默不语,神色各异,王济贤等人明显是事不关己的,若说明面上他们自然是不希望小皇帝娶别国公主来增强自己实力的,可是……

    几人看了看上方坐在秦澜雪身边的少年,心下大为宽心,这少年可是个不按牌理出牌脾气极其乖张的人,他们就不信季月会让梁莫曦称心如意。

    何况看西梁国太子明显不赞同的神色,就算最后真的娶了,只怕这梁莫曦也只是一枚棋子,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齐千樱扶额,唇边卷着残冷的笑意,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赶着上前送死的人果真永远都这么多……

    季君月听了这话并没有出声,只是唇角似笑非笑的弧度渐渐蔓延,越发绝滟夺目,竟然给周围看向她的人看到了漫天妖冶罂粟绽放,摄魂心魄又含满毒素的感觉。

    那张绝滟风华的脸,那双狭长乌黑的凤目,明明仍旧带着乖邪的笑意,偏偏让他们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和残酷。

    因此原本想开口说两句祝福打趣的话的南丰鹤几人,也都聪明的闭口不言,只管看戏了。

    姬亦夏的视线淡淡扫过梁莫梓,又若有似无的从梁御林身上漂移,看得梁御林瞬间僵硬了身躯,脸色隐隐泛白,额头甚至渐渐密布出了细密的汗珠。

    糟了,要知道他可是早就跟燕皇暗示过要将莫曦嫁到燕国来的,现在莫曦竟然当众向秦皇索要娶妃的承诺,燕皇定然要记恨上西梁国的……

    想到这里,梁御林怕了,根本不等秦皇回答,就连忙出声否认:“这孩子一定是没睡好糊涂了,她说的是要嫁给燕皇,而非秦皇,还请秦皇和燕皇不用当真,不要怪罪才是……”

    旁边几人闻言嘴角顿时抽了抽,这理由,这借口也太牵强的让人无语了吧……

    而作为被提及的当事人的秦澜雪和姬亦夏却并未理会梁御林,姬亦夏含笑的看着秦澜雪,明显是等着看戏了。

    而秦澜雪呢?

    那双始终黏在季君月身上的眼眸,终于慢慢的转正,直直的看向了下方一众人。

    对,就是所有人,并非梁莫曦。

    因为距离远,众人并不能看到秦澜雪那双眼睛,唯有高台上某些人因为角度的问题能够清楚的看到他那双丹凤眸中一片澄澈,澄澈的犹如明镜一般,却内能倒映进丝毫的影像,空白的令人惊悚。

    楚云月心思一动,看着下方的梁莫曦除了犹如看待一个死人外,还多了一丝没有同情的同情。

    姬亦夏等人却心中微震,一边探究的同时,又在暗自猜测他想干什么。

    因为秦澜雪那张精致清绝的脸明显带着一丝思索,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但是没有人会因此认为他是在考虑梁莫曦的索要。

    不仅仅是因为那双倒映不进丝毫影像的眼睛,更因为那如墨画般的眉宇间晕染的冷。

    那种冷并非是冻人的冰冷,而是一种对生命漠视的冷,一种没有将眼前所有人当人看的薄凉冷血。

    秦澜雪扫过下方人群中一个个如娇花般的少女,清楚的看到了她们眼底的爱慕和贪婪,那种如痴如醉的神色,让他眉宇间的薄凉冷漠更多了抹死亡之气。

    视线最终落在了梁莫曦的身上,暗紫的唇边牵起,吞吐出令人痴醉的靡靡之音。

    “朕只要白骨,你还嫁否?”

    那如穿透远山迷雾而来的靡音,氤氲着浓浓雾气,那雾气明明好似沼泽深处的黑气,危险至极,却因为太过动听而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其中蕴藏的危险。

    明明不过平静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缭绕耳畔的靡音,别说女子,就是男人也跟着愣了愣,有那么一瞬间迷了心智。

    梁莫曦只觉自己飘飘然的仿似飘荡在蓝天白云之中,周围仙气缭绕,美轮美奂,让她完全不像清醒过来,只想一直沉沦,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下意识的点头。

    而且那点头的动作极快,极重,充满了永不言悔的决心。

    ------题外话------

    阿雪要出手啦,为众多在场的人的小心脏捏把汗,哈哈~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