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处置(二)
    月音回见此,只是再次平静的看了季君月和秦澜雪一眼,身影一晃,化为天际一缕光消失了。pbtxt

    云煌见两人都走了,冲着季君月邪魅而温柔的一笑:“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女人。”

    低魅的嗓音邪性而轻柔,却带着几分肆意羁狂和冷傲霸嚣。

    随后不等季君月说什么,就再次出声道:“作为你成为我云煌认可的朋友,帮你一次,伏龙流云岭交给我。”

    季君月听言,平静的看了云煌一瞬,唇边勾勒的若有似无的弧度出现了实质性的弯度:“我季君月的朋友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云煌如水般邪魅温柔的眼眸流光浮动,耀眼夺目的容颜因为那愉悦的笑意越发显得瑰丽美丽,头顶那只红色的狐狸两颗小小的黑色眼珠,似乎也随着主人的情绪变化而隐隐染上了一抹狡猾的笑意。

    “我云煌的朋友也不是谁都能做的。”

    低低的透着点冷梅香气的笑音充斥在这方天空,季君月与云煌对视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丝彼此才懂的默契,下一刻,云煌就带着**和苦短离开了。

    秦澜雪看着三道光从自己眼前消失,看向季君月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吐露着靡靡之音:“真想把他的白骨做成白骨宫殿的基石。”

    季君月看着秦澜雪专注澄澈的眼眸,顿时失笑出声:“阿雪真狡猾~”

    说着便在秦澜雪的唇边亲了一口,她知道秦澜雪这么说只是说说而已,否则他会直接行动。

    而他没有这么做的愿意,有小部分是因为看出她暂时没打算杀五方势力的人,有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和她的想法一样。

    云煌能成为助力,比杀了他有用多了。

    秦澜雪默默的看着季君月透着诱人色泽的红唇,勾住她的脖颈低头,将刚才那轻酌浅尝的吻变成了缠绵悱恻的深沉之吻。

    站在结界外的一众人等看着遍地废墟之中相拥深吻的两人全都呆住了,一个个身躯僵硬目瞪口呆的看着远处身影重叠的两人,只觉自己今天受到的刺激真是前所未有的大。

    一开始被从未见过的超乎想象与认知的可怕力量震骇的三魂去了七魄,彻底刷新了整个人生认知和对世界的理解。

    现在又被这毫不避讳深情相拥亲吻的两人再度刺激,要知道就算是民风较为开放的秦国和齐湘国也没有这等当众拥吻的壮观之举。

    这……这实在是太奔放了!……

    一群将领侍卫那是目瞪口呆,站在众人最前方的楚云月和苏木烨等人则是神色不一,却同样火花四溅。

    楚云月知道或许终其一生季君月都不会属于自己,但是怎么也都没想到她会这么快……这么快就找到了与她共度一生的人……

    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人?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或许还比她弱的人?就因为……就因为这个少年同样跟五方势力一样神秘可怕吗?

    楚云月说不清自己心口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胀的难受,更痛的有些无法呼吸。

    他不该继续看着那刺眼的一幕的,可是他的眼睛就是怎么努力都无法移开,就那么一瞬不瞬的钉在远处那两道身影身上,任由那极致亲密的举动刺伤他的眼,任由心口抽搐的痛感肆意席卷。

    然后,他恍然大悟,嗯……原来他还是会知道痛的,还是会有如此明显激烈的情绪的,他以为这些都早已随着童年被朱毓雪那女人毁了而消失了……

    百里纤惊诧过后,双目温淡的神色同样有了一丝轻微的波动,他感觉到了自己心口慢慢蔓延出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涩然感。pbtxt

    说实话,他对季君月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太过耀眼吸引人,让他喜欢,并且想要去爱上。

    可是他知道,这样一个足智多谋实力强大的女子不是他能够爱得起的,所以在那情感刚刚萌芽的时候他就果断的掐断了,因此现在他并没有太痛苦,只是觉得失落。

    自己一直观望注视的女子成为了他人的,这种落空的感觉,这种失去了某种东西的感觉,让他心口有些闷,有些酸涩,有些低落。

    这个样貌普通却实力诡异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她的实力强大,为何……她会选择他呢?……

    已经知道季君月和阿雪之间亲密关系的苏木烨和苏木旭沉默中又带着浓浓的酸味,这是他们的妹妹/姐姐,本该与自己最亲的,哪怕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此时他们却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与别的男人亲吻缠绵,看起来是那般温馨的让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插足,让他们深深的嫉妒。

    不过没办法,不是他们太弱,而是‘敌人’的实力太强,无论身份还是自身武力都不是他们能够比拟对抗的,只能乖乖站在这里看着!……

    至于亲吻当中的季君月和秦澜雪,也没有缠绵太久,当彼此双唇分开始,一丝暧昧的银色自两人唇角拉出。

    秦澜雪亲昵的抬手为季君月擦干净唇边的晶莹,季君月目光柔软的看着他,也抬手为他擦去唇角的晶莹,随即拉住他的手转身朝着废墟之外的苏木烨几人走去。

    不过眨眼,季君月和秦澜雪就出现在了苏木烨身前,那瞬间移动的速度看得众人再次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苏木烨暗戳戳的将黝黑冷酷的眼眸盯在秦澜雪的身上,黑黝黝的像一把把小刀子刷刷刷的往秦澜雪身上戳,偏偏他这个反射弧慢的人定力就比一般人还要好,秦澜雪这小子的定力竟然比他还要好!

    竟然纹丝不动,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对着自己妹妹暗送就波,看得苏木烨绷着一张脸几乎要咬碎一口白牙!

    苏木旭看到自己哥哥较劲输了就知道秦澜雪这人异于常人,于是直接忽视,转眸看向了自家的阿姐。

    “阿姐,阿旭好想你……”苏木旭暖暖糯糯的说着就朝季君月扑去。

    拥抱是不行的,先不说秦澜雪这个碍事的,就说自家阿姐也不喜欢这样的亲密,所以苏木旭目的很明确,直取季君月纤细的手臂。

    可是在他的手即将落在季君月手臂上时,就被一只手捏住了手腕。

    那瞬间传来的僵硬与冰凉让苏木旭懊恼自己被人半路拦截的同时,又觉得疑惑不已。

    视线流转落在那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上,那手包裹在长长的衣袖之中看不到丝毫肌肤,可是隔着层层衣袖他都能感觉到那只手传来的坚硬与冰凉,并不是人体正常的体温与触感,诡异的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寒凉感。

    不过苏木旭并没有怔愣太久,因为那只手在拦截下他的动作后就松开了,紧接着身躯微微靠前,挡在了季君月一侧,彻底堵了苏木旭的靠近。

    “远点。”

    秦澜雪澄澈的眼眸落在苏木旭身上,明明没有什么情绪,可是那极为澄澈的眼睛让苏木旭在对视之后,就感觉到了一种反差的跌入深渊地狱看到无数恶鬼在狰狞咆哮的惊悚感。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毕竟秦澜雪之前在镇国公府陪了季君月不少的时间,这样碰撞的事情自然是发生过的。

    所以苏木旭对这样可怕的感觉已经有些熟悉了,但尽管已经熟悉,他还是一瞬间僵硬了身躯白了脸色,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悚然感。

    苏木旭和苏木烨都知道,这是警告,也是秦澜雪的底线,不管是谁,若是无视他的警告,那下场,不可想象。

    季君月的视线落在苏木旭和苏木烨身上,轻笑了一句,化解了这方冷凝诡异的气氛。

    “你们两瘦了喔~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的家伙~”

    浅笑嫣然的语音让苏木烨和苏木旭的注意力再次放在了季君月的身上,两双眼眸也纷纷柔软了下来,一个带着点点腻人的宠溺,一个透着几分依赖与亲昵,让人一眼可见季君月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

    “阿姐,我其实有好好吃饭的。”只是不停的训练而已。

    苏木旭温煦的一笑,心中默默说了后面那一句。

    苏木烨唇边也牵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黝黑的眸子宠溺的看着季君月。

    “在边关都这样。”

    随即,苏木烨黝黑的眼将季君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底拂过一抹心疼:“君儿瘦了,吃了苦?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把他们杀了。”

    这话一出,苏木烨身后几个将领和一众士兵侍卫齐齐嘴角抽搐不止,见鬼般的看向苏木烨。

    这是他们冷酷无情统领一方的将军?这是那个很少说话表情木讷让人下意识害怕的将军?不是他们眼花了就一定是掉包了!

    否则谁来告诉他们,他们冷酷铁血又面瘫的统帅为何会如此没有原则的护短?!为何会神色如此柔和宠溺,恨不能把天下最好的一切捧到眼前女子的手上?!为何如此理所当然的说出帮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杀人的话来?!……

    就连楚云月和百里纤也都意外的看了苏木烨一眼,眼角隐隐有了两分抽动的迹象。

    印象里苏木烨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季君月被苏木烨认真又理所当然的话语逗笑了,那笑容少了惯有的随性和邪肆,多了三分真实。

    “嗯,若是真有人欺负我,我会留给苏哥哥解决的。”

    一句苏哥哥喊得很自然,也没有丝毫的软绵旖旎,甚至因为季君月改变了些许声音而带着几分顺畅和沙哑的性感,就犹如男儿之间正常的呼唤。

    可是却让楚云月和百里纤的眼神暗了暗,也让苏木烨高兴的第一次喜形于色,有了极其浓烈的表情。

    只见苏木烨唇边的笑意渐渐涟漪开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浓,让他冷酷锋利的容颜染上了柔软,越发俊美起来。

    秦澜雪眉梢微微动了动,只觉得这个称呼有些刺耳,不过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他知道,阿君只是将苏木烨和苏木旭归为了亲人,只要这两人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这辈子绝对衣食无忧寿终就寝。

    季君月见苏木烨高兴的样子,脸上的笑意也跟着浓烈的三分,随后转头看向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楚云月。

    一身明黄的龙袍将他清冷如月的气质衬托的多了几分威仪,也让他身上的疏离冷漠变得充满了皇者的压迫性。

    半年的时间,他那张清俊贵雅的容颜线条越发深邃分明了,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几分凌厉,凉淡的凤眸也越发冷冽深不见底,唯有那一丝隐隐的波动仍旧给她一种熟悉感。

    楚云月的变化很大,可又可以说没什么变化,他本来就是一个隐忍又运筹帷幄深不可测的人,如今成了一国帝王,还是三大强国之一的掌权者,这种气势自然越发清晰起来。

    不过依旧是那个她认识的楚云月,至于他眼中隐忍的感情……

    季君月眼波微动,她依旧选择相信楚云月,他这个人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的。

    “这龙袍意外的适合。”

    季君月悠扬一笑,犹如见到一个有过联盟的伙伴一般,不陌生,却也不算太过亲近。

    楚云月看着季君月脸上的笑意,凉淡的凤眸里几乎可见的暗了暗,面上仍旧清冷无波,心中却微微苦笑。

    还是如此呢……

    既不亲近,也不陌生,始终保持着一个盟友的关系,没有对比就没有失落,先不说那个叫清雪的少年,就说她面对苏木烨和苏木旭时那种带着三分真实发自内心的笑,与此时看着自己随性而邪痞透满了惯性的笑就有着极大的差别。

    在她心中,同样同一时间认识她的人,苏木烨和苏木旭这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比他重要,比他有分量……

    “是吗?我以为你会说还是白袍更合适。”楚云月清冷的说道。

    季君月挑了挑眉,淡笑不语,楚云月见此,本着盟友的熟悉和了解,明白了她这笑容背后的意思。

    看来他又猜对了,可是这种了解又让他心中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为何?为何他不能再更多的了解她?为何不能明白她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而不是仅仅了解这样无关痛痒的心思。

    若是能够彻底的明白和了解,他是不是也……也有机会呢?……

    楚云月微微敛了敛眼眸,遮掩住那一闪而逝的疼痛,再抬眼时仍旧一片清冷凉淡,淡淡的出声问:“要留下吗?”

    平淡甚至仍旧清冷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唯有那衣袖下捏起的手诉说着楚云月心中的不平静与期待。

    季君月摇了摇头:“不了,我们现在就要离开,镇国公府毁了差不多了,只怕需要你安排人重新修建或者赐座府邸了。”

    呲……

    有什么裂开的声音无声的响起,指甲镶入皮肉带起了丝丝血红滴落在了那明黄的衣袖内,无声无息,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楚云月清冷而平静的点点头:“我会处理。”

    季君月闻言也没再多说,有些东西只能靠自己放下或者遗忘,别人帮不了忙。

    何况,她和楚云月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驾驭不了她,给不了她终身热爱的刺激和挑战。

    秦澜雪暗戳戳的看了敛眸遮掩了情绪的楚云月一眼,又收回了视线,没有丝毫威胁性的东西,可以忽略。

    季君月转头看向因为她的话而情绪低落的苏木烨和苏木旭:“我们不宜多留,你们自己保重,五方势力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之后他们应该不会再来纠缠,他们还是继续留在你们身边保护。”

    白鹭等人听言纷纷应了一声‘是’,他们几个本来就都是苏木旭的暗卫,在派来保护两人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今后都要留在两人身边了,所以并没有什么意见。

    ------题外话------

    二更晚上七点半喔~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