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要脸皮天下无敌
    众人一听有奖励,纷纷来了精神,一个个开口问什么奖励,季君月却不说,只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随后便带着一众负重加身全都准备妥当的新兵朝着城外走去,出了城门,等所有人都准备好后,季君月就下令开始了。

    一个个拼了命的往前跑,就跟突然倒塌了堤坝涌出的洪水一般,那叫一个汹涌澎湃激流涌动,季君月和秦澜雪以及韦袁等人则骑着马跑在了大部队两侧。

    季君月和秦澜雪先一步赶去了终点,韦袁等人则随着大部队的速度,防止意外发生。

    虽然同样是负重跑,而且负重还没有在沙场上跑圈的时候多,可是带来的体验却是不一样的,五公里越野跑的负重虽然不算多,其困难程度却比跑圈还难,因为一路上无法确定的路段太多,也容易突发意外,最重要的是还限了时辰,他们必须片刻不停的奔跑。

    虽说不过两刻,可是对于奔跑的众人来说就好似已经过去了半天似的。

    当众人一个个脸色或涨红或青白的看到了远处的小树林,看到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季君月和秦澜雪,顿时来了精神。

    就快到了……就快到了!

    一个个开始加快了速度,季君月见此,扬声道:“加快速度!最后一百米了!”

    毫无疑问,凤夜第一个冲到了终点,在他冲到终点的时候第二个人,也就是梁钰,竟然被他甩在了百米之外,足以可见凤夜的速度有多快。

    对此众人是震惊的,唯有季君月和秦澜雪两人觉得理所当然,毕竟凤夜可不是才开始训练的新兵,当初在楚国的时候他就已经跟着异兵团的人一起被季君月残酷的操练过了,若是现在评比比不过这群新兵,那他真的可以回炉再造了。

    季君月远眺前方一众人影,发现当初被她训练过的人全都跑在了前面,就连夜砚等人也是跑在了众人前面,唇边慢慢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意。

    还好没让她失望。

    众人一个个加快了奔跑的速度,最后几乎爆发了身躯里潜藏的所有力量,跑到终点时就全都趴下了。

    季君月侧眸看向趴在地上重重喘息的梁钰等人,出声道:“都起来站着。”

    刚快跑完是不能直接坐着的,对于这事众人是知道的,之前季月就告诉过他们,只是刚才下意识的就趴下了,这时候听到季月的话,众人隐忍着肺部的疼痛感从厚厚的雪地里爬了起来。

    季君月看了看时辰,还有三分钟,于是抬眸对着远处还在奔跑的众人道:“后面的加快速度,就快到时辰了!……”

    跑在前面的人越发加快了速度,恨不能自己此时多长出两条腿来,落在后面的则急了,一个个也都拼了小命的往前冲。

    当最后一粒沙落尽,时间到了,远处竟然还有半数以上的人在奔跑着,季君月让凤夜将合格的人集中在了一起做了一个登记后,就让众人原地休息了。

    然后让夜砚几人将众人手里的表格收了上来,季君月也没急着公布成绩,而是让休息够的众人继续负重跑了回去。

    等所有人重新集合在沙场时,季君月站在点将台上,视线扫过众人,悠扬的清音带着点点性感的低磁。

    “第一次的考评结束了,从明天开始,在场的二十四万人会分为两批,进行不同强度的训练,晚上会公布成绩,现在,刚才五公里越野跑前五百名可以休息了,其他人,继续日常训练。”

    此话一出有人欢呼有人哀嚎,季君月则将监督训练的事情交给了梁钰和阮墨,便带着凤夜等亲卫回了营帐,将那些登记了成绩的表格一一做了一个整理。

    天色黑沉的时候,考评的最终结果也出来了,二十四万二千一百五十一人总共有八万一千二十五人通过了全部考核。

    对于这个结果季君月没有太满意,不过也没有不满意,只能说一切都在预料当中,可是当韦袁几人来到她的营帐得知了这个结果时却全都震惊了。

    尽管八万人连总数的一半都没有,可是那些考核训练可不是一般的训练项目,无论是数量还是时辰上的规定都远远超出了正常训练的标准,按照季月这样变态的训练方式,他们原本想着能有两三万人成功就不错了,可事实的结果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几人一阵震惊的感叹,可是这些惊讶的言语在看到季月平静的神色时就变得有些尴尬了。

    看看,看看,什么叫波澜不惊泰然自若,本来震惊这样的结果是很正常的,可是与季月那平静的情绪比起来,他们怎么就有一种自己就是没见过世面什么都不懂的傻蛋呢?!……

    “季……季将军,你怎么一点也不意外或者高兴?”张子六疑惑的看着季君月。

    季君月闻言,微微挑眉,唇边划过一抹弧度:“意料之中而已。”

    张子六的眼角顿时抽了抽,是他傻,没事问什么问,刚才就显得傻,现在问了显得更傻,人家那是预料之中,唯独他还在这满心震动……

    韦袁等人听言也一个个尴尬的咳了咳,想起自己刚才惊呼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也是傻的,于是一个个都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离开了。

    他们怕再留在这里受到的打击和刺激更大……

    在韦袁等人离开后,季君月和秦澜雪几人就去了沙场,战鼓响起,当所有人再次聚集的时候,那一双双眼睛有期待,有失落,明显都在等待着今日的考核结果。

    季君月也没卖关子,让凤夜等人将通过考核的人员名单贴在了点将台边木栏上,让众人自己去看。

    “出现在名单上的人都是通过考核的,你们看过之后,通过的人站左边,没通过的站右边。”

    等众人分批将那名单看了一遍后,所有人按照季君月的吩咐重新找好了队,当那八万人单独列队后,其余十几万人无不用意中羡慕失落的目光看着他们,而这八万人则人人眼中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喜悦。

    毕竟现在他们也算一群新兵中的精锐了。

    季君月站在点将台上将众人的情绪收于眼底,然后缓慢的出声说道。

    “这只是第一次的考核,没有通过的人并非永远没有机会,所以你们也不用气馁,这些天多加练习,争取十五天后的二次考核能够成功,至于通过考核的人……”

    说到这里季君月准头看向左侧的人:“你们也不要太骄傲,因为十五天以后,你们同样要面临新的考核项目,是否能够再一次顺利通过,还要看你们这几天是否能够吃下那苦头。”

    这话一出,众人突然想到季君月之前说的话了,之前她就说过当初次考核过后,通过考核的人将面临着新的训练项目,而这新的训练项目只会比现在更苦、更累、更痛。

    就是不知道新的考核是怎么个更苦更痛?……

    “现在,没通过训练的人交由‘李二狗’监督,继续进行每天的训练,通过训练的八万多人跟我去另外一个校场。”

    众人闻言一愣,另外一个校场?

    别说是新兵,有些通过考核的老军也微微一愣,他们西北也只有这一个用作训练的沙场啊?……

    季君月并没有再多说,只是将那十多万人交给凤夜后,就带着八万多人离开了偌大的沙场,去了旁边半个月前就让人搭建好的小型校场。

    这个校场单独看的话其实挺大的,可与那能容纳二三十万大军的沙场比起来就小多了,只有那沙场的一半大。

    等众人随着季君月和秦澜雪走进位于沙场旁五百米处的校场时,全都被里面稀奇古怪的形态惊楞了。

    那一个个泥潭子是想干什么?还有那堆满雪地的碎石又是想干嘛?……

    不仅如此,他们发现最西面还有一个偌大的人工挖掘的池塘,那池塘旁边还有专人拿着打捞冰渣的工具时刻的打捞着池子里的冰渣,以防那池子结冰……

    一时间,众人虽然看不明白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用途,却突然有了一股很不详的预感。

    季君月看了一眼自己很满意的校场内部结构,随后才转身看向身后一众脸上不自觉腾起一抹警惕和不安的新兵们。

    轻笑一声:“会游泳的站左边,不会游泳的站右边。”

    得了,这回听到这话众人只觉自己心中的预感被证实了,看看那个人工开凿的池子,他们只觉浑身冰冷而僵硬,被冻得通红的脸似乎开始有了发青的趋势。

    不少人心中打了小心思,季将军这么说有绝对的可能是要让他们下去游泳的,只要自己站去不会游泳的那一方,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样想着,个别人就挪动脚步站去了右边。

    季君月只是带着一抹邪肆而浅淡的笑容看着他们,也不检验众人是否说了谎,只是转身走到左边站着的三万人前方。

    “五千人为一队,梁钰、舒未、溯源、彭洵义、齐全、蒋钱各负责一队,至于每队又如何分化你们自行安排。”

    季君月说完这句话后就停了话音,梁钰六人迅速让众人报数,然后按照列队的顺序每五千人为一队,中间隔开一段距离,他们六人各自站了到了队伍边。

    季君月在他们分好队后才继续出声说道:“现在带着你们各自的队伍下水训练,每一批下水的人坚持一刻才可上来。”

    这话一出,哪怕众人心中已经有了预感还是齐齐变了脸色,尤其是抬眸望向远处那冒着冷气的池子,只觉遍体生寒,有人甚至已经不自觉的打起了哆嗦。

    因为那池子不仅一个,旁边还有几个五十多米的小池子,六个池子刚好够六队人占据使用。

    梁钰几人听言,虽然也对那冷冰冰升起了满满的寒意,却没有质疑季君月的任何话,甚至连半分退缩都没有就带着自己的队伍去了那几个池子边上。

    然后各自将自己的队伍分成二十人一小队,在第一小队下水后就让其他小队的人在池子边做起了仰卧起坐,权当是热身训练。

    季君月见梁钰几人都安排的妥妥的,这些回过头来朝着右侧的五万人走去,在他们面前站定后,道:“一万人为一个大队,阮墨、夜砚、星初、齐全、翁洋带队。”

    随着季君月的话音落下,几人也纷纷出列将众人分化成五个大队。

    季君月在众人分好队后才淡淡的道了一句:“跟我来。”随后便带着众人去了那一个个泥潭子边。

    这些泥潭子宽五米,长五十米,可是并不深,两边贴近地面,唯独中间积了一汪黄泥浆,淤泥浑浊。

    “五队人各自分化好小队五后,各派出十人,一队和二队一对一下去这泥坑中对打,三队对四队,五队对一队。”

    众人听了季君月的话,一个个呆愣愣的看了看那被火把映衬的越发浑浊的黄泥浆水,哭的心都有了。

    尤其是那些假装不会游泳的人,更是后悔不已,同是冰凉凉的水,可那边池子里干净的水明显要比这边全是黄泥好多了……

    可惜季君月可不会给他们后悔的机会,不会游泳是吧,那就在这淹不死人的黄泥水中打吧,最多喝几口填一填肚子。

    星初嫌弃的看了看那泥潭,又看了看季君月神色平静的脸,几次想要开口说什么,最后都忍住了。

    他虽然无法无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想到他若是开口拒绝会让季月下不来台,也会让其他人跟着效仿让季月难做,他就突然有些开不了口了,甚至宁愿自己被那些脏污沾染……

    一时间,星初有些惊讶和疑惑了,他什么时候这么懂得顾及别人的感受了?而且为什么他会不忍心给季月带来麻烦呢?……

    星初陷入了一阵纠结和不解之中,季君月并没有看到他的纠结,在说完任务后,就将分配任务交给了夜砚几人,走到了一边看着。

    夜砚几人也没让季君月等太久,毕竟不管怎么胆怯纠结,这训练还是要继续的。

    当第一队对打的人选出来后,季君月就让他们下了泥潭,谁打赢了谁就可以上来,输了的人继续待在下面迎接第二个人的挑战。

    当第一批人小心翼翼的下了那泥潭,这才发现别看这泥潭边缘与地面齐平,可是中间位置的积水竟然已经淹到了他们的腹部。

    而且这泥潭明显是成弯月形的,他们一行二十人要站在这里面对打,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先不说被打趴下的时候整个人都会被黄泥浆淹没,就说他们站下来根本就不容易站稳,在打斗中不仅要当心自己被对方打倒,更要当心在打斗中自己站不稳直接跌倒了下去……

    这不……第一批下去的人这才开打,就有不少人自己脚滑摔倒了,瞬间鼻、眼、耳、嘴巴都被灌入了污泥,呛得他们半死不活的。

    若是运气背点的,在这个时候自己的对手还能站的稳的话,那就可就更惨了,这才从黄泥浆中冒出头来,就被对手偷袭的再次按了下去,又一次被呛的头晕眼花窒息难受,那模样看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让在岸边观看的一众人都不忍的移开了眼,娘啊!太惨了!真是太惨了!

    偏偏他们这一撇开头就对上了季将军那似笑非笑的绝滟容颜,顿时就有了一种自己看到恶魔的惊悚感。

    季将军究竟是怎么想到这么变态的训练方法的?这哪是训练人啊,根本就是往死了的折磨人!……

    之前季将军说真正的魔鬼训练还没开始他们还不信,因为他们已经觉得之前那些训练就是魔鬼训练了,可是直到此时此刻,看着下方在泥浆中被折腾的半死不活的同伴,他们深深的知道错了!

    果然质疑季将军是不对的,他们怎么能如此天真的以为之前那些残酷的训练就是最惨烈的了呢?明明现在才是最惨烈的开始!……

    那边泡在水池里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想想大冬天的地面的雪还能淹到小腿那得多冷,他们就泡在这样的冷池子里,一开始下去的时候那是冷寒刺骨犹如千万根针扎身般疼痛,可很快他们就被冻得没有知觉了。

    一个个面色青紫的打着寒颤的泡在水池子里,唯一露在外面的头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凝结出了白霜,发丝上,眉毛上,睫毛上,甚至是肌肤上都敷上了一层冰霜。

    好在不过一刻的时间,这些冰霜还没能彻底凝结冰冻,水里的人就能上来了。

    可也就是这一刻的时间,水里的人直接被冻僵了,根本没办法动弹半分,最后还是其他人合力把他们拉上来的。

    在第一批人上来后,季君月走了过来,看向那些被冻得面色青紫毫无知觉的人:“旁边没事的人过来拉着他们的手动一动,帮助他们慢慢恢复体温,等可以行动后,就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

    旁边的人听言急忙拉住这些被冻僵的人的手臂来回慢慢的甩动起来,而第二批下去的人再次上来也同样如此。

    当一批批人下去,一批批人上来,所有人慢慢的完成任务后,季君月又让众人重头来过,只是这一次下水的人不再是呆在水里泡着,而是游泳,来回算一次,一人游够五十次才能再上来。

    而泥潭中打斗的那些人,一对一的打斗完后,一个个已经狼狈不堪的成为了泥人,唯独一双眼睛因为时常被泥浆侵入而通红不已,看起来惨烈无比。

    “现在三人一组混打。”季君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此时这性感的清音在众人的耳里无疑犹如魔音,一对一打完后他们能再爬上来已经是万幸了,要知道有大部分人直接在泥潭里就趴下了。

    现在三人对打,也就是说要一对二,他们直接死了算了!……

    面对众人的哀嚎和求饶季君月不为所动,反而挑眉幽幽一笑:“怎么?你们是要我亲自和你们打?还是找点水里的小动物来陪你们过招?”

    此话一出,众人哀嚎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一个个乖乖的闭上嘴跳下了泥坑,无论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更为惨烈的结果。

    跟季将军打?他那样彪悍的人绝对能够以一人之力单挑他们全部,并且让他们直接倒在泥潭里多吃几口泥,估计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这些泥潭里的水被他们五万人完全喝干!

    至于找小动物……那更是不能选择的选择,那是会出人命的,就算不出人命也是会让人残废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