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离别始知相思苦
    夜砚四处看了一眼,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多机关,还有,季月和窦湛呢?

    “季月呢?”星初看了一眼远处吊着的血肉模糊露着点点白骨的尸体,脸色微变,压下心头涌起的恶心后,迅速找了季月的身影,可是竟然没找到!

    舒未等人也发现季月和窦湛不见了,纷纷看向了人群中正忙着给伤病涂药的蒋钱。

    蒋钱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见来了不少人,起码有个一百人左右,便开口说道。

    “季将军和窦大将军提前入村子了,你们赶紧跟着去,那村子里的人肯定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小心一些,说不定前面还有其它的陷阱。”

    星初等人一听顿时急了,就他们两个进去?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他娘的!快!快跟老子走!”皮虎一声大喝,就要带着人冲入村子。

    沈辕一把拉住他:“等等,小心点,万一再碰到陷阱,你还想让眼前的场景再重现一次?”

    皮虎听言,倒是冷静了下来,迅速对着后面的士兵吩咐道:“懂机关陷阱的走前面,仔细的探查!”

    夜砚闻言,开口道:“皮将军,属下懂一些,让我带路。”

    皮虎看了夜砚一眼,对于夜砚还是有几分印象的,当初就是他在密道里布置了机关杀了两个人。

    “好,快走。”皮虎大刀阔斧的道。

    星初舒未等人跟在夜砚身后一路朝着山庄走去,路上多少还能见到被季君月和窦湛破坏掉的机关。

    “奇怪,这地方这么多机关,按理说之前来询问的士兵应该发现才对……”齐全谨慎的看着四周呢喃了一句。

    这话入了皮虎和沈辕等人的耳,倒是提醒了他们。

    是啊,当时大将军是让人来村子问过的,若是真来了这里怎么可能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是那群小子撒谎?!”皮虎顿时瞪眼。

    其余人都没说话,想着回去问问就知道了。

    其实这事倒是皮虎冤枉了前来查看的士兵,那些士兵过来的时候就在村口遇到了村民,这才询问了几句并没有进来,也因此错过了这村庄里密布的机关陷阱。

    凤夜走在前面什么话也没说,快速的顺着有机关痕迹的地方走,因为那里是被季君月走过的地方,很安全,而且季君月还一路留了标记。

    夜砚也发现了,所以让众人全都顺着痕迹走,就在众人一路赶往村子里的时候,季君月和窦湛两人入了村庄,一路朝着中心地带走去。

    村子连绵一排接一排仿似迷宫一样,可是季君月在其中穿梭的身影却显得轻敲熟路,看得跟在一旁的窦湛满心疑惑。

    只是窦湛根本来不及细细思考,因为在这村庄里同样存在着很多致命的机关,两人一路走一路要极为警惕慎重的应付着墙壁两端有可能突然射出的尖锐木箭。

    就在两人拐过两条小巷时,巷子口突然站着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粗粝的声音在这暗夜下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你们是什么人?”

    季君月和窦湛脚步一顿,那道身影因为站在阴影里,所以窦湛并能看清楚他的样子,只是听到询问时,眼底带着一丝警惕的沉声道。

    “我们是驻扎在不远处的窦家军,军营里有六名新兵失踪了,所以想来这问问村民们。”

    季君月没说话,只是看着那个躲在阴影下的怪物,以她早已被源力淬炼的非人的躯体自然能够看清楚阴影下模糊的脸。Pbtxt

    这人高大健壮,只简单的穿着一件布马褂和一条长裤,裸露在外的两条手臂上长了一个个好似疮一样的大疙瘩,一张脸,或者该说那边不算脸,那脸只有一半,另外一半颧骨到下颚是没有的,就好似天生如此,所以整张脸呈现出一种倾斜的三角形。

    细长的眼眶里藏匿着两颗小小的眼珠子,看着她和窦湛的视线散发着一种捕食般的侵略性和血腥气,就好似人类看到喜欢吃的食物想要占为己有的样子。

    可这明明不算恐怖的神色,在这凉寒的月色下,在这破败的小巷里,在那张畸形的脸上,却显得诡异至极,竟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们之前已经派人来问过了,我们知道的都告诉那些士兵了。”

    那人站在阴影下并没有动,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顾忌什么,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很谨慎。

    这倒是让季君月发现这个村民的人似乎不似一般的农夫那般单纯,反而很聪明,有着普通人少有的警惕慎重……

    窦湛凝眉,显然是不打算就这样离开的,正要开口说什么,季君月已经片刻都不想浪费的抬步向前走了过去。

    那人见季君月不但没走,还朝着自己走来,顿时紧绷了身躯,那副姿态明显是一种野兽在猎捕时的防御姿势。

    “快点离开,现在已是深夜,村子里的人都睡了,你们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休息!”

    “睡了?”季君月冷笑:“可我怎么隐约听到了有人说笑,以及热水煮沸的声音~”

    那人原本还只是处于戒备当中的,可是突然听到季君月说道煮水的声音时,眼底顿时冒起一层凶光,还不等季君月走近,就大步朝着她跑来,凶恶的一扑。

    那壮实的身影扑过来时犹如一座大山朝着季君月压来,旁边的窦湛神色一厉,手中长剑挥出,锋利的寒芒顿时在月色下闪现,毫不留情的就朝着那人抓向季君月的手臂砍去。

    “啊……”

    没有武功的村名就算身手再灵敏也不可能躲过窦湛的攻击,那壮汉虽然敏捷的躲避了,也确实避免了被砍掉臂膀的命运,可是仍旧被锋利的宝剑砍在了手臂上露了骨头。

    季君月手中匕首翻转,挥手间,那锋利的寒芒横扫壮汉的脖颈。

    那壮汉眼睛森冷的锋芒闪现就要迅速躲避,可是季君月出手时显然是打算一刀了结的,自然不可能给壮汉躲避的机会。

    几乎在那壮汉只来得及瞪大眼睛挪动身躯的时候,匕首已经割破了他的喉咙。

    于此同时,季君月和窦湛都听到了一道破空之音,一支速度极快的短箭朝着季君月的面门飞射而来。

    那短箭的速度比军营里用的弓箭还要快,那速度让窦湛轻易就听出了那并非普通的弓箭,而是改良过的类似袖箭又似弩的东西,这速度就是他遇上了也得打起全部的精神,否则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小心!”

    窦湛神色微变,想都没想的就朝季君月扑去。

    季君月没想到窦湛既然会在危机时刻朝自己扑来,见那疾射而来的短箭,季君月灵敏的轻轻侧身避开窦湛,在窦湛眼含诧异身躯坠落之极,就那么伸手一握,手中的匕首同一时刻朝着前方飞射而出。

    “碰!”

    一声铁器碰撞的声响在夜间荡漾而出。

    只见被季君月飞出的匕首在半空将第二支疾射而来的短箭劈成两半后,速度不减的朝着前方飞去,在那偷袭的村名即将射出第三只短箭时,快狠准的插在了他畸形的面门上。

    尸体倒下后,空气中陷入了一阵寂静,窦湛就那样趴在地上仰头看着季君月,或者该说是看着她的手。

    那只手在月色下那般莹白滑嫩纤长漂亮,可就是这只极为漂亮的手,就在刚才危机时刻,精准无比的抓住了那只速度极快、威力极大的短箭,这才避免了短箭擦伤他臂膀的结果。

    窦湛惊楞了一瞬后快速爬起身,在季君月丢下手里的短箭时,也不管她有洁癖不喜人触碰,一把就抓起了她的手,那力道那速度明显是不容人拒绝的。

    季君月没想到窦湛还会临了给她来这一出,手就被窦湛抓了个正着。

    当那滑嫩嫩的触感入手时,窦湛眼底的神色微微顿了顿,一时间竟然觉得手里那滑嫩的触感仿似燃烧起了火焰,灼痛了他的手掌,一路顺着他手掌的肌肤钻入血液,迅速蹿入心口,让他的心跳猛然漏了一拍。

    可是窦湛根本来不及多想,因为他感觉到那只手要抽离,所以下意识的握紧,视线也迅速落在了那摊开的手掌上。

    借着月光看了一眼,确定那莹白滑嫩的手心什么痕迹都没有后,才松了一口气,在季君月抽回手时,蹙着没严肃的看着她训斥道。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徒手抓短箭,你小子倒是能耐,若是你反应慢一点,让那只短箭射中怎么办?你都不想给季家报仇了?!”

    季君月知道窦湛是关心她,倒也没有与他计较,只是平淡的扫了他一眼,邪肆的斜了一下唇角。

    “事实证明我这方法有效,否则你这只臂膀可就被射穿了。”

    窦湛看着季君月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还想训斥两句,可是最终却什么也没再说。

    视线反倒落在了那布着些许青苔的地上被劈成两半的短箭上,随即又看了看远处倒在地上被匕首插在脑门上的尸体,最后才收回目光落在了自己脚下完整的短箭上。

    脑海里已经呈现出刚才季君月一系列连贯快速的动作画面,这般身手,竟然已经和他不相上下了。

    不,窦湛想到刚才季月的表情,那般从容淡定,很显然,这不是他全部的实力,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季月的实力或许还在他之上!

    眼见季君月捡起地上的短弓,窦湛收起心中浮动的心思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季君月手里的形状其它的短弓。

    这东西看起来很像精小的弩,又像机关弓,很显然是经过设计改良的一种新发明。

    季君月打量了一眼后,将手里的短弓递给窦湛:“这东西设计的比起军营里的弓箭有用多了。”

    窦湛明白季君月的意思,将手中的短弓收了起来随着她一同继续深入。

    “这里的百姓竟会做如此精良的机关弓,看来官府的人都被骗了,之前消失的那些人多半就是这些假装村民的人掳走的。”

    季君月摇了摇头:“不,他们并非盗匪,确实是村民。”

    窦湛神色微顿,不解的侧头看向季君月。

    季君月转头回视他,那狭长乌黑的凤目在月色下美得勾魂夺魄:“但却是一群没人性的村民。”

    季君月在说什么窦湛没听清,只感觉有一阵悦耳的风铃声穿透竹林,带着点点雨声,很美。

    那双凤目转眸顾盼间敛涟的妖华光泽也很美,美得令他一时竟然晃了心神,心口刹那间漏了一拍,似乎有什么轻轻钻入了心脏的位置,悄无声息,却已生根……

    很快,两人来到了那间围成一堆堆有数十人的房屋,房门的门是开着的,在季君月和窦湛走近的时候,就清晰的听到了里面大口喝汤吃着东西的咀嚼声,还有说话的谈笑声。

    “外面那些机关没事?”

    “放心,到时候我们就说是因为害怕传言,所以才弄的机关陷阱,反正这边很少有人来,我们也不知道他们那些当兵的会大晚上闯别人的村庄,他们怪不到我们头上。”

    “就是,赶紧吃,吃了去睡觉,说不定过不了多久那些士兵就会找上门了,得尽快收拾干净别被发现才好。”

    ……

    窦湛听着里面的交谈声,眉头紧蹙,那些话显然很有问题,他现在已经可以确认一点,失踪的六名新兵肯定跟这些人有关系。

    季君月抬步走进屋,性感磁性的声音缱卷着三分邪七分冷:“可惜,已经来不及毁尸灭迹了!”

    宽大的院子里围着火堆而坐的一众人听言,纷纷警惕的看了过来。

    在见到闯进来的陌生人不过两个年轻的男子后,一个个的神色顿时变得诡异而凶残。

    窦湛看着院子里一个个站起的身影,眼底几乎难以掩饰的划过一缕惊异。

    那一簇簇火光将院子里的穿着褴褛的村民们的脸部轮廓照耀的很清晰,让人可以一眼就看清楚这些人的长相。

    那一张张脸奇形怪状,均都透着一股子抽象扭曲,不是脑门子大的出奇脸小的诡异,就是鼻子塌陷,要不眼睛凹凸,甚至还有些人有三只耳朵,或者四个鼻孔。

    总之一个个长相怪异可怖至极,饶是窦湛,突然看到这一张张奇形怪状的脸也被吓了一跳。

    不过现场的情况也容不得他多探寻,因为里面的村民们都纷纷站起身朝着他和季月包围而来,手里不是拿着杀猪刀,就是拿着那种自制的短弓。

    很显然,这些人是不打算与他们多说,更不打算让他和季月离开。

    季君月走到一旁捡起地上摆放的一根手臂粗的被劈砍好的木头,这木头应该是用来点火的,这时候用来‘打怪兽’似乎更加适合。

    几乎没有任何交谈,两方人马就大打出手。

    虽然说这些村民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可是季君月和窦湛都发现,他们的力气大得出奇,而且伸手很灵活,就好似山野的狼,凶残勇猛,危险恐怖。

    可再如何勇猛,最多能够缠住窦湛的脚步,以窦湛上好的武力,要对付这些人只是时间问题。

    季君月却知道厨房里的人等不了,所以下手那叫一个快速干净利落。

    手中木棍子悬空挥舞,每一下都精准的打在冲上来的或强壮或瘦小的村民身上,几乎只是一下,不是直接一棍子爆了头,就是打在身上直接打断了肋骨插入了肺部让人躺倒就再也爬不起来。

    这股子彪悍凶残劲儿让周围冲上来的村民们动作都顿了顿,没想到他们已经自认为自己很凶残了,这个看起来白白嫩嫩纤瘦柔弱的少年竟然比他们跟凶残。

    季君月可不管他们愣着还是怎么着,下手半分不留情,噼里啪啦的就好似打棉花似得,所过之处人影挨个的倒地。

    一路从院子里打到左侧的一处厨房,季君月一脚踢开了半掩的房门,瞬间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那敞开的房间景象让正好看过来的窦湛,以及后脚闯进来的凤夜等一众将士全都惊骇的瞪大了眼珠子……

    ------题外话------

    啦啦啦,咋们阿君威武,君君被摸小手了,求此刻阿雪的心理阴暗面,哈哈~

    明天早上的一更时间恢复正常了喔~,九点见,群么一个~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