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摊牌(一)
    轿子一路行到了归宁殿门口,苏木君才在凤夜的搀扶下坐上了轮椅,随着祖杀一路进了归宁殿。

    苏木君看着越来越近的宏伟殿宇,受了脑海里的影响,感受到了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

    归宁殿,楚国皇帝历代办公的地方,亦是上一世楚文瑾登基后,苏木君陪伴他日日夜夜的回忆之地。

    算是楚国开国以来,唯一一个在归宁殿待的时间最长的后妃,没有之一。

    归宁殿是不允许后妃进入的,可见当时的楚文瑾将苏木君宠到了何等的地步。

    苏木君眸光微敛,没想到楚皇竟然在这地方见她,或许她还是低估了楚皇对原身的喜爱,不过自古帝王多薄情,她可不会觉得在江山社稷面前,楚皇还会如此宠她。

    祖杀怀抱着安静的黑猫走在轮椅一侧,沾染了脂粉的眼眸不动声色的注意着苏木君的神色,阴柔的眼暗光浮动。

    到了这里还能保持如此平静的情绪,若是旁人或许会以为苏木君什么也不懂,可祖杀却不这么认为,只觉得这个小丫头越发深不可测了……

    “陛下,淳瑜郡主到了。”

    桌案上一身明黄龙袍的楚焱烈,执笔的手微微一顿,满是沧桑老态却精神抖擞的脸,抬起来时锐气逼人,锐利的眼渐渐缓和了满满的严肃与威仪。

    “快让那丫头进来。”

    冯公公听言,面上浮现一抹笑意,快步走到门外引领着苏木君走了进来。

    楚焱烈将手中的毛笔放在砚台上,身板挺拔的直视殿外的方向,沧桑布满皱纹的脸不难看出一丝喜悦的笑容。

    可在看到被人推着走来,坐在轮椅上显得虚弱的小女孩时,楚焱烈微微一愣,随即那双精锐的眼眸将苏木君连同她身后的黑衣青年上下打量了个遍,眉头微蹙,眼底似有某种波澜一闪而逝。

    “这怎么回事?不是说你这丫头的病全好了吗?怎么还如此虚弱?”

    苍老却充满威仪的话语,犹如惊鸿在这方大殿炸响开来。

    那洪亮威严的声音,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浑身不受控制的一颤,偏偏坐在轮椅上的苏木君,不动如山,面色虚弱却极为平静,一直半敛的眼眸微微抬起,看向楚焱烈。

    没有血色的粉白双唇微微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确实是好了,只是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没有尊称,没有任何该有的礼仪,那轻轻浅浅如银铃般的声音平缓的犹如天上的白云,波澜不惊,就似与一个普通的寻常人对话一般。

    冯公公在一旁怔住了,一时间只知道呆愣的看着那轮椅上气息沉静举态从容的少女,出现了思维一瞬间短路现象。

    祖杀眸色微深的流转在苏木君的身上,那点了唇脂的唇轻轻一扯似兴味,似阴凉。

    楚焱烈眸底瞬间炸响一抹犀利威仪的光芒,盯着苏木君审视了一瞬,才张口哈哈的大笑出声。

    “哈哈!你这丫头昏睡了这么多年,倒是难得让你保留了真性情,这稳如泰山的沉静与波澜不惊,放眼整个楚国也寻不出一个能与你这丫头比肩的,不愧是我国尊贵的郡主!”

    楚焱烈一边说着,一边大笑的走下了桌案,一路走到了苏木君身前不远处站定,那愉悦的神色不难看出他不但不介意苏木君的无礼,甚至很是新奇又满意。

    冯公公在楚焱烈洪亮的声音中回过神来,顿时欲言又止的出声提醒道:“这……郡主,见到陛下是要行礼的……”

    却不想楚焱烈挥手打断了冯公公后续的话语,不介意的笑道:“这丫头的性子朕喜欢,反正这丫头身体虚弱,就不必在乎这些虚礼了。”

    冯公公眼底闪过一抹惊诧的同时,连忙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他知道陛下从前很宠爱这小郡主,可这毕竟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很容易改变很多事情,没想到什么都变了,陛下却依然如此的宠爱小郡主……

    祖杀站在一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里黑猫的毛发,唇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安静的看着这一幕,自进入大殿之后,完全充当了一个隐形人般的存在。Pbtxt

    苏木君勾出‘虚弱’笑意:“谢谢曾祖。”

    “你这丫头,现在知道叫曾祖了?”楚焱烈听言顿时打趣的大笑了一声,随后摇摇头笑容颇为无奈道:“这嘴巴无论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都一样甜的讨喜。”

    苏木君听言只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再接话,那双黑亮的猫眼幽静至极,让人窥探不到分毫。

    笑够了之后,楚焱烈也没继续打趣苏木君,话音一转,就问到了正题上。

    “丫头,你和小瑾是怎么回事?这两天动静闹得可大了些,都快把整个沥阳都掀了。”

    苏木君眸光一闪,早有所准备的她,只笑容清浅幽静的缓缓开口道:“瑾世子在淳瑜清醒的时候曾来探望过,淳瑜得知他已是淳瑜的未婚夫,担心自己身体不好累及他人,原本想劝瑾世子另娶他人,却不想瑾世子为聊表真心,亲自写下一分承诺书,言明此生只会有淳瑜一人,若是做不到便补偿淳瑜十万两黄金。”

    “前几日淳瑜醒来得知瑾世子答应迎娶小舞,便也想做一回成人之美的好事,没想瑾世子虽未做到自己给出的承诺,却也还算是个说话算话之人,今日便让人送来了十万两黄金的赔偿。”

    苏木君说的不急不缓,一字一句极为平缓又清晰,却听得大殿中的人惊异不已,就是楚焱烈,听了这等惊世骇俗的话,也愣了愣。

    那花白的眉毛也随着苏木君的话拧在了一起,在苏木君的话说完后,顿时怒喝出声:“胡闹!”

    楚焱烈一甩衣袖,走到一旁冯公公搬来的椅子上坐下,眸光沉冷又无奈的看向苏木君:“小瑾胡闹也就算了,怎么你这丫头也跟着胡闹,这世间哪有男子一生只有一个女子……”

    说到这里,楚焱烈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越发凝结在了一起,眸子里的神色越发冷沉却也更加无奈。

    “你父母那就是个异类!你父亲虽贵为大将军,却好在不是皇族中人,既然与你母亲如此情深,朕也当成全了他,可是小瑾不同,他是皇室中人,是一国世子,怎能独守着一个女人。”

    楚焱烈见苏木君微敛着眼眸,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这才缓缓的摇了摇头,叹息出声:“小瑾写的承诺书呢?”

    苏木君听言,从怀里拿出一份纸张,一旁的冯公公眼疾手快的接过,转身快步来到楚焱烈面前将信纸呈上。

    楚焱烈展开一看,那一句句内容与苏木君说的所差无几,甚至不仅有亲笔签名,还按了手印。

    楚焱烈的视线在那暗红的手印上顿了顿,一生戎马的楚皇怎么可能看不出那不是红泥而是血,以血为印。

    苏木君微微抬眸,看了一眼神色冷沉的楚焱烈一眼,缓缓开口说道。

    “曾祖,既然瑾世子写下了这份承诺出,如今不仅没做到,也已将赔偿给了淳瑜,淳瑜恳请曾祖废了我与瑾世子的婚约,小舞是淳瑜的侄女,如今淳瑜身体渐渐无恙,岂能与自己的侄女一同出嫁,同伺一人。”

    楚焱烈紧蹙的眉不但眉宇因为苏木君的话语缓解,反而又越来越纠结的趋势,不过还不等楚焱烈开口说什么,就听苏木君话音一转,再次接着说道。

    “况且瑾世子亲手写下承诺书,若是我与他的婚事不取消,只怕这件事情早晚会传出去,毕竟外面的百姓已经知道瑾世子给淳瑜送了银子,很容易就知道其中的原因,一旦瑾世子承诺书的事情传出,只怕会带来不小的震动。”

    什么震动,不需要苏木君言明,楚焱烈就想到了。

    如今城里已经议论纷纷,这份承诺书传言出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若是让小瑾和淳瑜丫头的婚事继续存在,只怕会让世人以为皇家言而无信,小瑾薄情寡义的形象也会成立,只怕之后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苏木君看着陷入沉思的楚焱烈,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楚焱烈这么多年的皇帝不是白做的,而且他会让皇室后裔几乎都留在了皇城,不仅仅是想坐享天伦之乐那么简单。

    太子爱美人不爱江山,这楚国的江山交给他,虽然不会毁了,却也会止步于此,而楚焱烈平生夙愿就是九幽这片万里山河。

    太子一日不登基,这楚国的江山最后落入谁的手里还真说不准。

    而楚文瑾是楚焱烈喜爱的后辈之一,虽然为人狠辣了些,却也算是文能定国武能安邦,是个做储君的好苗子,楚焱烈在未确定心中真正储君人选之前,是不会任由舆论毁了楚文瑾的。

    祖杀细长的手一下一下抚摸着黑猫身上浓黑的毛发,眸光落在满身沉静的女孩身上微微眯着,若有所思的光泽中带着点沉与凉。

    看到这里,若是他还看不出淳瑜这丫头的心思,他可就白在这宫里混了。

    原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为了痛宰楚文瑾一顿的同时,毁了这门婚事,真可谓是好手段,好心计。

    楚文瑾这小娃子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素来做事滴水不漏,竟然在这小丫头身上栽了跟头,不简单呐~

    这沥阳城本来就已经够热闹了,现在又多加了一个将军府的小郡主,还是个心计颇深莫测的小丫头,只怕今后这皇城要更加热闹有趣了。

    就在大殿陷入沉默的时候,一名小太监快步走了进来。

    “皇上,瑾世子到了。”

    楚焱烈苍老的眼微微闪动了一瞬,沉声道:“让他进来。”

    苏木君低敛的眼眸光影幽邪,而一直充当隐形人站在苏木君身后的凤夜,低垂的眸同样闪过一抹冷锐。

    无论这人如何厉害,到了主子手里,也只有认栽的份。

    楚文瑾一进来,眸光第一时间不露痕迹的扫了一眼大殿中的情况,在看到身坐轮椅的苏木君时,微微一顿,含情的桃花美眸荡漾起一层沉暗的波澜。

    看着苏木君装模作样的举动,以及面色沉冷的楚皇,楚文瑾心中瞬间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面色却不动声色的带起一抹笑意,恭敬的给楚焱烈行了礼。

    “见过曾祖。”私下人少的时候楚文瑾等后辈都是这样尊称楚焱烈的。

    语落后,又看向苏木君,脸上的笑容在触及苏木君的那一刻,带上了几分恰到好处的温柔与担忧:“淳瑜丫头,身体不是已经好了吗?怎么这么虚弱?”

    苏木君同样回以一抹不浅不淡的笑意:“确实好了,不过因为常年的卧榻,还需要静养一些时日。”

    楚文瑾听言,松了一口气,含情的桃花美眸荡漾起丝丝温柔的宠溺,旁若无人的说道:“赶明儿瑾哥哥让人送些补品给你,好好调养调养身子”

    苏木君敛眸微笑,开口的话语却让楚文瑾神色一僵。

    “不用劳烦,瑾世子送来的十万两黄金,足够我买很多补品了。”

    何止是买很多,简直是卖不完!

    僵硬不过一瞬,楚文瑾便若无其事的温柔一笑,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恼怒或者气愤的情绪,好像一心只想宠着任着眼前的人,无论如何都不愿与她发脾气。

    “你这丫头,那钱是给你的,你留着慢慢花,补品的事情瑾哥哥会帮你准备好。”

    那宠溺着一个耍脾气的小孩的语气,几乎能让人醉倒,偏偏苏木君笑容浅浅,没再搭话,幽静的猫眼让人窥视不出任何情绪。

    楚焱烈的眸光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瞬,最后在苏木君身上深深的停留了片刻,才看向楚文瑾打断了他与苏木君的谈话。

    “小瑾,你和淳瑜丫头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既然你已经答应迎娶苏家的丫头,又写下了承诺书,朕会另颁一道旨意解除你和淳瑜丫头的婚事,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朕不希望皇城之中再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楚文瑾一听,就知道自己感觉的没错,眉头微凝,撩起衣袍就朝着楚焱烈跪了下去。

    “曾祖,臣那天其实一时醉意才会脱口答应了与晋安候府的婚事,臣心中其实一直都只有淳瑜丫头一人,还望曾祖能够取消臣与苏栗舞的婚事,只让臣迎娶淳瑜为世子妃。”

    楚文瑾神色认真,神态情深又带着些许对苏木君的歉疚,那模样怎么看怎么用情至深。

    可楚焱烈早就因为苏木君的话语不满楚文瑾的举动了,楚文瑾这时候还作势要只娶苏木君一个,楚焱烈岂能再答应。

    脸色一沉,毫无商量余地的就摆了摆手:“行了,不必再说,你身为皇室子孙岂能独宠一个女子,就是你太子皇兄爱极了烟儿那丫头,府里该有的侧室侍妾一个也不少,只要你还是皇室子孙的一天,就不可能成为例外!”

    洪亮威严的话语沉沉的炸响在这方空间,很显然楚焱烈是发怒了,这件事情已经没了可以游说的余地。

    楚文瑾的脸色沉了沉,敛下的眼眸满是冷寒刺骨的阴鸷,沉默了片刻,竟然什么都没再多说的应了一声:“是。”

    那听话的模样终于让楚焱烈眼里的冷怒渐渐散去,恢复了一片慈爱,眉宇间却已经染上了疲惫。

    “好了,这件事情既然解决了,你们就先回去吧,淳瑜丫头这段时间就好好养养身体,等朕大寿时,可要见到一个活碰乱踢的小丫头。”

    苏木君和楚文瑾两人应了一声后,就没再多加打扰的离开了归宁殿。

    出了归宁殿,楚文瑾看着前方远处连绵的殿宇,开口的话语却是对身旁的人说。

    “淳瑜丫头似乎很讨厌瑾哥哥,虽然瑾哥哥不知道何处招惹了丫头,但瑾哥哥是真的很喜欢你。”

    轻轻的叹息声带着让人揪心的轻愁,可换来的却是苏木君的邪肆的嗤笑。

    “呵~楚文瑾,如此演戏你不觉得累,我看着都已经审美疲劳了。”

    楚文瑾猛然转头看向苏木君,高挑的身影几乎将坐在轮椅上的苏木君给遮挡在了阳光之外,含情的桃花美眸微微眯起,笑意盈盈,带着七分温柔三分放荡痞气。

    “若论起演戏,瑾哥哥可还要向淳瑜丫头学习。”

    苏木君听言,幽幽一笑,笑容邪诡乖张,哪还有分毫之前的文静。

    “确实,你要学的还有很多。”

    嚣张又别有深意的话语飘散开来后,是苏木君远去的身影。

    楚文瑾看着渐渐远去的轿子,脸上的笑意逐渐被一层冷寒的阴霾所覆盖,那双素来温柔含情的桃花美眸里海浪翻滚,杀机四伏。

    这丫头,不能留。

    这是此时楚文瑾心中唯一腾起的念头。

    若说之前他还想着挽救,此时皇上开了口取消了这门婚事,他已经无法挽回,既然得不到那四十万兵权,那么这危险的丫头,留着迟早会坏了他的事。

    这一生,还没有谁在耍了他之后还能高枕无忧的过一生!

    归宁殿里,在苏木君和楚文瑾离开后,整个大殿陷入了诡异的静默,半响,才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流转而出。

    “祖杀,有什么想法?”

    ------题外话------

    这回楚文瑾终于不打算演戏起杀心了,这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后的赶尽杀绝呐,哈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