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顾城骁 > 章节目录 第915章 免不了这场牢狱之灾
    曹慧欣本来还仗着叶倩如的撑腰,敢怼一怼林浅,她一直以为叶倩如对林浅是不满的。

    只不过,她搞错了一点,她们始终都是一家人,叶倩如对林浅再多不满,也不可能分不清外人和自己人。

    这一步,是她失策了。

    “我没去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来了,”顾城骁拉起林浅的衣袖,“曹慧欣,告你一个故意伤人罪,不过分吧?”

    曹慧欣的身子在发抖,顾城骁阴鸷的眼神毫不客气地刺射着她,他周身所有的愤怒全都指对着她,她即使站着,也要瘫跪下来。

    林浅拉住顾城骁,一个劲地朝他摇头,“公共场合,人多嘴杂,你注意一下形象。”

    以前总是顾城骁在提醒林浅注意女孩子的形象,现在倒是反过来了,顾城骁很是无奈,满腹怒气全都挤压在胸口,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狠狠地瞪一眼曹慧欣。

    林浅叹了口气,“曹姐,你先起来,你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

    曹慧欣却趁机乞求,“只要你们答应救妙妙,我就起来。”

    “你还跟我们讲条件?”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顾城骁真的很少这么动怒,“不要得寸进尺。”

    曹慧欣哭哭啼啼地说道:“我也是没办法了,我和妙妙现在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在国外干什么都要花钱,我又没有收入,花的都是以前的积蓄,剩下的积蓄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我妙妙运气不好,眼瞎跟了一个男人,现在那个男人也不管她了,大好的前途全都毁了。我也没用,是我没有把她教育好。但是,她已经尝到教训了,我也知道错了。”

    “顾首长,顾太太,你们行行好,就看在顾家二老在绝望的时候是我们陪伴度过的份上,救一下妙妙吧。我看报道,说是那些人已经被抓了,解药也有了指望,可我不知道我们手里的积蓄能不能支撑到那一天。”

    “顾太太,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曹慧欣撸起自己的衣袖,举高了手臂,恳求道,“要不你也用滚烫的水泼我一下,只要你能解气,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在曹慧欣声泪俱下地唱苦情大戏的时候,林浅的表情始终都是淡淡的,在娱乐圈当经纪人的经历让她练就了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坦然处之的本事。

    梁妙晨的行为让她心寒,曹慧欣的举动更让她觉得愚蠢。

    林浅按了按顾城骁的手心,依然对暴怒的他摇摇头,她低声说道:“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不值得浪费我们的感情,不要跟她说任何话,就让她自导自演吧。”

    顾城骁握紧了拳头,把那满腔的怒火用力地镇压下去。

    围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甚至还有热心的家属,上前来拉曹慧欣。

    就在这时,三名警察从人群中穿出来,快速跑到他们跟前,两名警察二话不说直接将曹慧欣按倒在地。

    现场有些混乱,除了曹慧欣的尖叫声,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旁人,都在私下追问着是什么情况。

    “你们抓错人了,为什么抓我?”曹慧欣的英语并不流利,她解释不了太多,只能反复重复着这个问句,“为什么抓我?为什么?”

    一名警察拿出手铐,直接将她反手铐住。

    “女士,你在公共场合故意伤人,我们怀疑你与恐怖组织有关,现逮捕你去警局,你最好配合。”

    警察的语速很快,又夹杂着一些当地的口音,曹慧欣根本听不懂,她双手被拷在背后,还被他们直接拎了起来,她一直在问为什么,还一直喊救命,喊得很大声,整个走廊都是她的哭喊声。

    “顾首长,救救我,救救我,你跟他们说我是好人,不要抓我,不要抓我……”

    警察大概也猜到了她会狡辩,于是,严肃地对她说:“我们有医院的监控显示你故意将热水泼到了这位林女士的身上,造成了林女士手臂烫伤。”

    这句话曹慧欣倒是听懂了一个单词——烫伤。

    然后,她突然一挣,不明就里地朝林浅撞上去。

    幸好顾城骁反应快,往前迈上一步,用身体挡住了林浅。

    曹慧欣撞到了顾城骁的背上,整个人弹了回去。

    两名警察也是轻敌了,以为铐上手铐她就安耽,没想到她还想袭击他人,这一次,他们亲眼看到是她袭击受害者,立刻将她按倒在地。

    “没事吧?”顾城骁紧张地问道。

    林浅摇摇头。

    警察也很紧张,毕竟这是他们的失职。

    虽然剿灭老团组织并没有对外公布细节,但当地警方是最了解内幕的,野狼特战队在解救傅博士和傅白雪的同时,为国际刑警提供了关键性的线索,才使得国际刑警那么顺利地剿灭了老团组织,还逮捕了组织骨干。

    顾城骁这种无私的资源共享,让所有同僚都钦佩不已,他原本可以独领功劳,独享荣誉,但是,他把功劳全都让给了国际刑警和当地警方。

    在他们的眼中,顾城骁不再是只存在传闻中的战无不胜的狼王,更是真实存在在他们身边的军人的标杆。

    警察毕恭毕敬地朝他敬了一个军礼,又交待了一番,这才将曹慧欣带走。

    林浅真的很同情曹慧欣,看着曹慧欣被警方带走的凄惨背影,她感叹道:“照警察这么说,就算我们不追究,曹慧欣也免不了这场牢狱之灾?”

    “嗯。”

    “那梁妙晨怎么办?”

    顾城骁也在懊恼这个。

    “还有曹叔的病……万一他的肺癌复发了怎么办?”想到老人家,林浅还是于心不忍,“要是帮她请个律师,好好申辩一下,有胜算吗?”

    顾城骁低头看着她,不做声。

    “喂,别不吭声啊,难道真的看着她坐牢?我其实伤得不重,按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也就是赔偿一点医药费,到这儿还得坐牢,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顾城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顺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耳边凌乱的发丝,突然,他软软地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昂?”

    “我会安排好,你就别操心了,好吗嘴硬心软的少妇?”

    “……能不是‘少妇’这个后缀吗?改成‘少女’的话我会觉得是甜言蜜语。”

    “不要总沉浸在甜言蜜语里,顾太太,咱们来讨论一下南南北北上小学的事情吧,哦,再过几年,我们大概要烦恼女儿早恋的情况了,你说呢?”

    “……”自动无视,人家还是少女,十八岁青葱可爱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