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两章合一章啦)
    果然,她现在的处境,都是她那位便宜师父做的好事儿!

    韩子禾想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别说她师父在“屏幕”的另一边儿,她就算是想出手解解恨,也是够不着;就算是够得着,韩子禾琢磨着,自己的武力值也比拼不过他老人家。

    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什么的,和不适合于她这种半路练功的人。

    挠挠头,韩子禾便也想开了。

    既来之则安之么!

    她心里琢磨着,她师父总不会让她回到地球的——他可没那份本事!

    所以,按照推理,估计这老头儿嘚啵够了,就该“放”她回去了。

    有了这个认知,韩子禾松口气,放心了。

    这一放心,她就有心情“观看”她师父的一举一动了。

    “屏幕”那端,林白衣正襟端坐,哦,应该是正襟盘坐,冲着她喃喃自语。

    虽然相隔了一个“屏幕”,不知多少千万里、甚至是千万光年的距离,但是,他看过来的那瞬,韩子禾的心猛然的快速跳了一下,那一瞬,她似乎被他眼眸中的深沉吸过去。

    勉强稳住心神,韩子禾又有种……嗯,有种错觉,好像那“屏幕”以及未知距离全都给淡化掉了一般。

    就好像,她和以往多少个午后一样,和那便宜师父面对面的盘坐着,享受着阳光的微暖,和茗茶的清香。

    “徒儿啊!你别说师父不疼你啊!你想做却又没有做成的事情,师父替你完成了。”林白衣的脸,不复之前的丰腴,现在用“清癯”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似哭似笑,眸中的深沉浓的好像可以凝成墨一般。

    韩子禾听到他这言语,不由为之一惊。

    “师父!您老人家这是何意?可别吓唬人玩儿啊!”虽然知道自家便宜师父听不到,但韩子禾,还是不自觉的说了出来,好像这样,就真的能和她那便宜师父对上话一般。

    “呵呵,傻徒弟哟!为师我就知道你不信!”林白衣扯了扯嘴角儿,“平日里说你脑子不够使,你就是不信,总是自恃聪明,好像脑子高人一等一样!哎呀呀,也就是你师父我不认拆穿你!”

    他说着话,还很可惜的一叹,好像在叹韩子禾向来没有自知之明一般。

    登时就把韩子禾给气得直喘大气!

    “当然啦,不能不承认一点啊!你呢,虽然聪明比不过你师父我,情商也离我的标准一大截儿,但是,你就当我安慰你好啦!——你的脑子的确比大多数人要好使……谁让世上愚人多呢!”

    “呵呵,您老人家又开始自恋了!”听到这里,韩子禾忽然就不气了,甚至于,她格外怀恋她师父这种厚颜自恋、变相自夸的手段!

    “嘿嘿,你这小丫头啊,听到这儿,是不是气得牙痒痒?可惜,别说你不在为师跟前儿,就是在,也只能束手就擒。”林白衣挑起眉头,得意的笑道,“都告诉你了,做人是要有天赋的,练功更是如此!你虽然也是多少载难得一见的人才,可遇到你师父我老人家,那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韩子禾换了换坐姿,稳住几次三番想要颤抖的嘴角儿。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感人和被感动这种情绪,就不可能在她和她师父之间出现太久!

    本来她还颇为期待她和便宜师父能实现跨空间的对话!

    结果,看到她那便宜师父越说越得意的样子,她就知道,刚才能对上的两句话,不过是巧合而已。

    她师父其实还是在自说自话!

    意识到这一点,韩子禾心中失落之余,竟然松了口气。

    也是,她要真是能和她师父沟通对话渠道,恐怕她刚刚腹诽的所有话,都能集结成重磅武器,用冷嘲热讽作为桥梁,直接扔到她师父面前。

    这般胡思乱想好一会儿,待到韩子禾再将意识调转过来时,发现,她师父已经歪楼到比比萨斜塔还要倾斜的地步了。

    韩子禾:(/ □\)……呵呵。

    有这样一位便宜师父,很多时候都很尴尬啊!

    其实,作为徒弟,她也很辛苦吧!

    韩子禾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敬个礼!

    太不容易了!

    嗯……韩子禾女士恐怕还没有发现,她已经被她师父言传身教的,也很会歪楼了。

    这会儿,她师父已然回忆起他们师徒相处的快乐时光了。

    说到师徒二人相处的快乐时光,韩子禾只需想一想,就能想出好多让人听闻不由会心一笑的事情来的。

    可惜,她师父和她提供“信息”的角度完全不同!

    这不,她师父吧嗒吧嗒嘴儿,就已经嘚啵到他追着她试药的情节了!

    被她师父突如其来的泼了一头回忆雾水的韩子禾,被强制带回了那段回忆里。

    那是她刚认师父没多久时的事情。

    现在想来,虽然当时她已经对她这位便宜师父放飞自我的能力和程度有了一定防范,但她当真没想到啊!她师父竟然做得出来那刚收的唯一的弟子做实验这种事情来!

    当她被强制性当成试药对象时,不知多少次在心底暗骂,让她师父断了传承!

    嗨!现在想来,她师父在她壮烈之后,要是不再收徒,可不就是断了传承!

    所以,现在的韩子禾回忆起当初的自己,也不免呵笑着,吐出一句“脑残”才痛快!

    当初,她那么说,根本就是在骂自己啊!

    叹口气,韩子禾挥挥手,把这段记忆拍走!

    这会儿的她,不得不承认,她师父说她脑子不够用这话,很有道理啊!

    毕竟,正常人,没有哪个会自己把自己骂进去啊1

    “拍”掉那个让她不忍直视的曾经的自己,韩子禾抬起头看看天,重又找回自己。

    嗯!她韩子禾,就是这么心胸宽广呢!

    “你当初那个不情不愿哟!”林白衣的声音再次清晰的传到耳中,韩子禾发现,自己好像从记忆中回到了这里。

    “你以为我拿你当药人呢!”林白衣努努嘴,“就是不肯乖乖听话,非让我像满院子捉鸡崽儿一样,到处抓你!虽然和自己徒弟斗智斗勇挺有意思的,可我也累啊!心累啊!”

    叹气的林白衣,哼一声:“你以为你师父我不知道你在试药的时候不停地骂我?嘿!你师父我耳朵很尖!别说你那么大声自言自语了!就是你用气声说话,我都能听到!

    结果怎么样?我说你不足够聪明,你不信!结果怎么样?自己把自己给骂进去了吧!

    你师父我的确不再有徒弟可以供我欺负了,可你呢!你不也不知跑哪儿流浪去了么!何必呢!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放任你骂我出气!要是不让你说出声,也许……你今天还会在我跟前儿气我吧?”

    说到这儿,眼睛已经开始泛红的林白衣,所有的冬菇总和表情全都戛然而止了!

    就好像按下了“暂停键”一般,林白衣整个儿人就好像定在了原地。

    “晕!您老人家……”韩子禾抚额,直叹,“不用用疑问语气了!师父您这是‘顿悟’啦?!”

    “嘿嘿嘿!”韩子禾这边儿话音刚落,那厢,林白衣便果断跃起,一双手不断的搓啊搓,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这眼睛又开始放光了!”韩子禾叹气,晃头摇脑的说,“这又是想出什么‘经典’配方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了!想到了!只要再添加一份药材,只要丁点儿量,就能做到嗅之即晕,果断停止情绪激动之下的喋喋不休的同时,还能保证可以完整的吸收药性!不错!不错!我可得赶紧试一试去!”

    这般自言自语,林白衣大笑着,一溜烟儿便飞一般跑掉了。

    韩子禾:……

    “就知道会这样!他向来就如此!”韩子禾了然一叹,“这次跑出去,希望他不会折腾太久。”

    实际上,韩子禾不担心她师父会因为折腾太久而影响身心健康。

    因为,她师父经过长期这般折腾,已经形成了习惯,而他的习惯中,包括无意识的吃吃喝喝睡睡,等醒来再继他各种实验。

    所以说,她师父这人啊,早已经有心机有计划的养成了“即使到了忘我的地步去工作,也不会打乱生活节奏和生物钟”的良好习惯。

    可是,不用担心她师父,不意味着,她不需要担心她自己,好么!

    她师父这么肆意的一跑,他是痛快啦!可她该怎么办?

    她需要回去啊!

    她一个刚生完孩子的产妇,生产完,就昏迷,这是很吓人的,好不好?!

    且不说两个嗷嗷待哺的小东西还等着她呢!就是楚铮这个大男人,见她久久不醒,他也会把自己给吓疯,好么!

    更何况,她一家老小都在b市呢!她生产的再快,这过程,也足够他们过来看她了。

    他们见她昏迷,还不得担心啊!

    心里越想就越急,韩子禾一生气,不由得破口喊出声:“赶紧回来啊!”

    “扑腾腾!”

    一声响。

    林白衣以一种遭到弹射攻击的姿势,划出抛物线的弧度,重又回来了。

    韩子禾:“……”

    自家便宜师父归来的姿势这么清爽,韩子禾都不知该怎么开口说话了。

    “莫不是……在这里,可以指挥师父行动?!”韩子禾摸摸自己圆润了的下巴,眼眸发光的猜测道。

    “要不要试一试呢?”韩子禾好奇心催动起来,嘿嘿一笑,道,“要不……师父,您干脆跳起来,舞一曲吧!”

    “泼泼泼泼泼!泼泼泼泼泼!”林白衣摇摇晃晃站起身,不停地吐着嘴里的尘土,呲牙道,“怎么把机关给忘记了!一定是不孝徒儿做的好事!”

    “……”怎么又有她的事儿!

    韩子禾莫名其妙!

    虽然刚才,她呢,当真有点儿不怀好意的乱想了一回,可这便宜师父不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在“屏幕”这段,根本不可以指挥“屏幕”那一端的师父啊!

    做什么又要怪她呢?!

    “等等!”韩子禾心中便又一动,“师父刚刚好像说到‘机关’了!”

    提起“机关”,这就不能不引起韩子禾的一段记忆了。

    她记忆中,好像真有一回,她和便宜师父负气后,改装了她师父放在门外的机关。

    结果,等便宜师父完成试验,想从实验室出来时,才恍然发现,自己被自己放到外面的机关……困住啦!

    虽然机关已经让徒弟改掉了,可是林白衣却固执的认为,改装了的机关,所有权也属于他,既然所有权属于他,那么,他就一定要当仁不让的包揽在身上,将它“拨回正道”,恢复成为改装过的样子。

    于是……

    林白衣又很开心的再一次投入到“忘我的”工作状态中。

    而韩子禾这个“静候佳音”的家伙,也体会到了啥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她以为他师父破一处机关会很快!

    可谁想,她不知不觉在实验室外睡到天亮,她师父都没有出来的迹象!

    “想想当初,当真是天真到……有点儿蠢啦!”韩子禾连叹了几声,又一次将让她不忍直视的那个韩子禾拍到一边儿,哼道。

    “原来是这个啊!”林白衣露出一副“满满都是回忆”的表情,惊叹着拍拍身上可能不存在的尘土,兴奋起来。

    “我这傻徒儿哟!也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咱们师徒俩斗智斗勇的机关呢!”林白衣看着把自己弹飞的远处的机关,有点儿感慨,也有点儿黯然。

    那处机关“记录”了,他徒儿几成师传之后,学习机关的完整呢!

    那时候,林白衣也是第一次亲自下场教徒弟,他也没有教徒弟经验,只能摸索着,和他徒弟一起成长。

    所以,在他多次挑衅之后,徒儿终于告诉他她的耐心告罄,他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暴起状态的徒弟了!

    且不说精神极度兴奋状态下的韩子禾,精力有多足!只说她那附加出来的战斗力和比斗之心,就让他这个师父有点儿吃不消!

    要不是他还有几分本事尚且没让徒弟摸透,他这个师父啊,恐怕就要在徒弟面前丢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