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舌尖上的大宋 > 正文 第924章:王大炮(下)
    杨怀仁一口一个王大哥叫着,王大炮自然知道东家就是这么个平易近人的性子,对庄子里的每个人都是如此。

    可人家毕竟是东家,对下头庄户们好是人家心善有涵养,但他一个当佃户的可不能见坡就上驴,因此就没了主仆之分,他该有的谦卑还是不能落下的。

    王大炮忙也端起面前酒杯来,恭敬地特意放的位置低了三分,谦虚的问道,“不管公爷何时吩咐小底,小底一定尽力而为。”

    “那就好,那就好。咱们先干了这杯。”

    两人饮尽了杯中美酒,杨怀仁接着说道,“方才我回庄的时候,见咱庄子里的孩子们在田野里放炮仗,一时玩心大起,便凑过去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

    他说着从桌下提起那个粗铁管来放到了桌上,“胖墩儿用这个粗铁管放了一种叫做天女散花的球形的炮仗,据说是出自王大哥的手艺,不知是不是啊”

    王大炮一听是因为这事,也不多考虑别的,便很实诚的答道,“让公爷笑话了,小底这身材公爷也看见了,跟庄子里别的庄户比侍弄庄家,小底力气也不行。

    所以小底就钻研给庄稼施肥的手艺,见天的琢磨着怎么样施肥能让庄稼打的粮食多一些,这才能在咱庄子里有了点小名气。

    要说到做炮仗的手艺,小底是从老爹那一辈那儿学来的,很复杂的也没学会,就学了几样,就包括刚才公爷说的天女散花,不过这也只是过年的时候做一些给乡里乡亲们图个热闹。”

    “哦”

    杨怀仁听罢觉得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原来这“天女散花”不是他个人闲暇时候无聊研究出来的,而是从父辈哪里学来的,而且还不止这一样。

    想来想去,他记得早先从总把式老李头那里听过,王得宝一家本来不是庄子里的,是王得宝还是孩子的时候跟着他父母来到了庄子里做工的。

    所以至于王得宝他爹以前是干啥的,庄子里也没人知道,只是听说他爹对庄子附近很熟悉,明明不像是外乡人,却说着一口外乡口音的话。

    这种事本也不算是大事,庄子里来了新人家,大家也就是出于好奇,才打听谈论一下,时候长了大家熟悉了,也就没什么可谈论的了。

    到王得宝这一代,从小就是在庄子里长大的,连外乡的口音也基本听不出来了。

    但杨怀仁觉得这些事以前他也没有特别在意,现在想起来,好像从王得宝一家人身上,隐隐约约能联系上点别的什么事。

    “那令尊以前是做什么的,老家是哪里,王大哥你可还有印象”

    王大炮也察觉到了奇怪,怎么聊着聊着聊到他老爹那一辈上去了可他还是一五一十的答道,“不敢隐瞒公爷,小底来咱们庄上之前,是江南人氏。

    不过小底小时候,记忆里家父一直就在外头做工,并不在我们母子身边,只有过年才回家三五天而已。

    后来小底四五岁的时候,家父忽然回到家里,接了我们母子来到了东京城,最后在当时还是皇庄的庄子里找了个长工的活计做,就这么一直留了下来。

    家父那时候做侍弄庄稼的活其实也做的不好,不过他人勤快,也吃得了苦,所以才能一直留在庄子里,不过十来年前,老爹得了一场病,就这么走了,要不然,他也能过上现今的好日子了”

    见王大炮说到这里有些触情伤怀,杨怀仁忙安慰了几句。

    他结合这些事情又仔细想了想,开始有些眉目了,便问道,“王大哥制作炮仗的手艺是从伯父那里学来的,除了这个天女散花,还有旁的什么新奇的炮仗吗”

    “有啊,”王大炮歪着脑袋回想着,“像现在最流行的二踢脚,其实工艺不算复杂的,如果做得更复杂一些,还能一炮三响,甚至多响也行。

    还有筒儿花,蒺藜弹,这些燃放的时候危险大一些,制作成本也高,所以我也不大做这东西。还有”

    说到这里,王大炮停住,摇了摇头,“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我只听家父说起过,并没有亲自动手做过,就不敢说了。”

    忽然他压低了声音,手指了指屋顶,小心翼翼地说,“做这些不能用普通的火药,要用到爆炸力更大的另一种,上面很多年前就不让做了。”

    从王大炮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杨怀仁又惊又喜,他说的上面,指向性很明显,就是说的朝廷了。

    王大炮一个庄户人,能知道关于火药的这么多事,他是小时候从外地迁到这里来的,又一直在庄子里做活,哪里能知道这么多事

    想来也只有是从他老爹的口中听来的了,那么他的老爹既然知道这些,又懂得制作很多不为人知的烟花炮仗,是不是说明了他以前的身份,相对比较特殊呢

    联想到后山那个以前临时充作了内卫金菊堂堂址的秘密山洞,杨怀仁这下有点搞清楚事情的缘由了。

    王大炮他爹,很可能在三十多年前朝廷的军火监还没有被废除的时候,就是在那里制作火器的一名工匠。

    之后朝廷觉得火器威力太大,是一种危险的武器,怕别旁人掌握了其中的关键技术用来对付朝廷,所以才解散了军火监,遣散了里边的工匠。

    那里废弃之后,当时的高太后成立内卫,才找了这么个隐秘的地方作为了金菊堂的堂址。

    而这些事情,王大炮甚至都不太清楚,也许只以为他老爹是个会做炮仗的手艺人罢了。

    当然杨怀仁想明白了,现在就告诉王大炮也不太合适,想到他也不过是从他老爹那里学了一些制作炮仗的手艺而已,也并不能算是个成熟有经验的火器工匠。

    但是当时遣散了那么多火器工匠,三十来年过去了,这些人之中还有多少人在世也尚未可知,要想从新把军火监这样的部门秘密办起来,光一个王大炮也肯定是不可能的。

    于是杨怀仁试探地又问道,“不知王大哥可否还记得,令尊的朋友里,有没有谁也是会制作这些奇特的炮仗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