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问鼎江湖行 > 正文 067
    “步逍遥!”

    步逍遥的出现让祸帝震惊,他明明亲手杀了步逍遥,还把步逍遥的尸身毁掉,眼前的人怎么可能是步逍遥。。

    就在祸帝震惊之际,步逍遥手腕一抖,昧心三尸顿时脱离了天授皇胤双手的钳制,一剑点落对方气‘门’。天授皇胤正震惊于步逍遥的出现,哪里躲闪得了步逍遥的快剑,气‘门’瞬时中剑,一时间竟提不上来气。气‘门’被破,祸帝散功,纵有无穷力量也难以使出。

    这时,司马台笑飞身冲了过去,龑玺乾坤再显其威。

    “三‘花’焰南山!”

    三‘花’之招分攻祸帝三路,祸帝情急之下连忙抵挡,却只能挡下司马台笑的前两式,第三刀则砍在了祸帝的肩膀上。司马本以为龑玺乾坤能斩掉祸帝一臂,却不料龑玺乾坤入‘肉’寸于就再难寸进,祸帝生生用手顶住了司马的刀。

    左肩与右手滴落鲜血,天授皇胤何曾落至这种地步,已是怒上加怒。祸帝正‘欲’强行爆发,司马根本不给他机会,他怒喝一声回刀再度劈下。这一刀强于上一刀数倍,天授皇胤双掌接住白刃却难以卸去司马的力道,龑玺乾坤再次砍在祸帝的左肩同一伤口处,天授皇胤也在司马强大的力道下双‘腿’屈膝跪在地上,膝盖也陷入地下。

    皇者跪地这是何等的屈辱,天授皇胤满腔愤怒,硬顶着司马的刀站起来。这个时候武魁阿罗也动了,瞬间来到天授皇胤身后,从身后制住祸帝的双手,然后一脚踏在祸帝的后背。这一脚,直让天授皇胤大吐鲜血。双手被制,后背被踩,左肩被砍,纵然是祸帝也难以起身。

    龑玺乾坤虽然悬于祸帝脖颈处,但司马知道现在不能杀他,否则魔源也会跟着他一起走向灭亡。

    “不可能!不可能!”天授皇胤还不愿相信自己大势已去。

    这一战打了将近一夜,眼看双月之夜就要过去了,龙辛不再耽搁,快速来到天授皇胤身旁。

    天授皇胤抬起头望着龙辛恨道:“你要做什么!”

    “拿回属于魔城的东西!”

    魔主话音刚落,一抬手竟然直接破开自己的丹田,把自己的魔元拿了出来。魔元相当于人们的内元,强行取出无异于走向灭亡,但是身为万魔之主的龙辛不得不这么做,只有身怀魔族皇族血脉的他的魔元才有足够的力量将万魔之源从祸帝的体内引出。

    魔元被拿出,龙辛顿时吐出一口鲜血,生命气息弱了许多。龙辛强自坚持,对着魔元施起了奇术,只见魔元放出数条发光的线条钻进了祸帝体内,没过多久线条就沟通了万魔之源。龙辛再用力,魔元依靠线条开始拉扯万魔之源。

    魔源被牵引,渐渐从祸帝的身体内脱出,天授皇胤痛苦不已。剧痛让祸帝不要命地挣扎,阿罗和司马台笑连忙齐齐发力将其制住。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魔元纵然将魔源慢慢牵引出祸帝的体内,此时也暗淡了不少。因为龙辛唯恐万魔之源在被强行拉出的时候有所损坏,便在过程中将自己魔元的力量献祭给了万魔之源。

    尘埃落定,魔源终于被拉出,但伴随着一声清脆,龙辛的魔元化成了碎片。这次的双月魔祭,献祭的竟是万魔之主的‘性’命。平魔‘乱’,建魔城,挥军中原,彰显其战神本‘色’;卫魔城,战天旗,以元祭源,不落其魔主之名。

    “唉,龙辛啊……”阿罗接住龙辛倾倒的身躯不禁感叹。纵然知道龙辛此举必死无疑,但当这一刻来临之时阿罗也难掩悲伤。

    龙辛用颤抖的双手将魔源‘交’给了阿罗,“阿罗,不可再让魔源丢失……”阿罗接过魔源,郑重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战太初,魇走八荒弥祸;杀‘混’沌,魔吞天下无人!”伴随着天下无人的诗号,万魔之主龙辛闭上了双眼,一代枭雄至此划上了人生的句号,不免让人嗟叹。

    魔源被强行拉出,天授皇胤受创不小,此时的他披头散发气空力虚地瘫坐在地上,已无再战之力。

    “哈哈哈,哈哈哈!赢了魔源,输了‘性’命,龙辛你也不算赢!”祸帝叫嚣着,“最大的赢家是……是你!”祸帝一指步逍遥,满腔恨意无处发泄。

    “你不是步逍遥!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事到如今,天授皇胤仍然不愿相信步逍遥还活着。

    “哈,看来步某的演技不输于祸帝你啊……”步逍遥将白亦声演绎成一个‘欲’败尽天下英豪的狂人,完全没有让祸帝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司马台笑道:“祸帝!你忘了六魄锁心阵了吗!”

    六魄锁心阵是曾经步逍遥施加在盛有假魔源的锦盒上的阵法,是用步逍遥三魂七魄中的六魄所布。天授皇胤借助渡仙山灵气解开了六魄锁心阵,但是六魄未灭。步逍遥早就给自己定下后路,在他被祸帝所害之后,六魄聚而成型,以半魂半实之体复生,然后以“从白从鬼白亦声”的身份化明为暗隐藏在后方。当祸帝杀掉步逍遥的时候,昧心三尸也消失无踪,祸帝还只道是剑随人亡,现在看来是他大意了。

    正如‘女’相所言,“从白从鬼白亦声”是一个“魄”字,白亦声早就暗示了自己的身份。

    步逍遥笑道:“你有化身之策,我有六魄之计。到头来终究是步某技高一筹啊。”

    天授皇胤怒不可遏,“不可能!我不会败!本君怎么可能会败!天机榜的预言明明说本君能问鼎天下的!”

    “哈,自你得到天机榜后你便一直怀疑天机榜的可信度,怎么到最后反而深信不疑了呢?祸帝,你再看看天机榜上到底写了些什么吧。”

    天授皇胤闻听步逍遥之言忙拿出天机榜翻看,只见上面所书之言与一个月前相比有了一字之差。

    双月同天千年劫,万魔潭中祸帝影。

    魔源难掩稚儿识,灾星归源众敌灭。

    连环计,计连环,问鼎天下笑帝君。

    “灾星归源众敌灭……问鼎天下笑帝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好一个‘洞’天机!好一个步逍遥!”再读天机榜,预言已经有了另一番解读。“灾星归源众敌灭”不是灾星魔源归一灭掉一众敌人,而是灾星归还魔源遭众人所灭,祸帝问鼎天下的梦不过是一场笑话。

    现在天授皇胤哪里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洞’天机和步逍遥计划好的,将自己一步一步引入绝境。“万魔潭中祸帝影”是为了确保自己在双月之夜不会消失无踪,确保自己会出现在魔潭这个对方早就布下杀阵的地方。最可恨的是步逍遥,那个“笑”字一定是他在远处干扰改成了“归”字,让自己以为问鼎天下是天命所归。

    一阵疯笑过后,天授皇胤用尽全力豁然起身,竟是要自爆内元拉上所有人陪葬。众人得见大惊,连忙后退。祸帝见众人退得远远的,嘴角泛起一丝诡笑,然后竟不惜自伤强行停止自爆,化光逃遁。这个办法是还是祸帝当初从白亦声那里学来的。

    “步逍遥、司马台笑、阿罗,你们等着,本君迟早会报这个仇的!”

    见祸帝竟然用这种方法逃离,众人只作轻笑却未急忙追赶。

    步逍遥笑道:“这祸帝还真是能屈能伸啊……”

    司马台笑接过话头道:“他跑不了!师尊,源儿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去帮忙!”见步逍遥点头,司马随即遁离。

    为了逃得一线生机,祸帝不惜耗费修为。他坚信只要自己活着,修为就能再修回来,他就还有翻盘的机会。这一遁,天授皇胤直接遁出了魔地,他再也坚持不住按下了遁光,修为消耗巨大加上伤重,不禁又吐出几口鲜血。

    本以为逃过一劫,此时祸帝却突然感受到两股杀气‘逼’来,不禁大惊。

    “天授皇胤,你让本大爷久等了!”伴随着一声恨怒之语,一男一‘女’出现在了祸帝前方。

    “‘浪’子不回头!袖红雪!可恶的步逍遥,竟连本君逃遁的方向和距离都算好了!”

    原来‘浪’子和袖红雪早就在此等候天旗祸首,只为报那杀亲之仇,雪那灭族之恨!

    “想不到堂堂天旗帝君也会有如此下场!”袖红雪见天授皇胤浑身是伤满脸颓态,心头不禁畅快。

    “姐,休要与他多言。天授皇胤,为我卿家上下偿命来!”

    袖红雪挥起两把赤鳞蟒邪攻向天授皇胤,祸帝伤重躲闪不及,一台手直接把两把赤鳞蟒邪紧紧攥住。‘浪’子邪枪又至,天授皇胤抬起另一只手钳住邪枪。祸帝不敌卿家姐弟,不住后退,然后后背撞在一颗巨树上,再呕朱红。

    “就凭你们也想杀掉本君!”临危反扑,祸帝的力道竟然压制住了卿家姐弟。

    心忧袖红雪安危,司马台笑全力飞遁,此时正好赶到。司马台笑凌空一刀,刀气破空而去斩断了巨树,也在祸帝后背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祸帝被伤,手上力道顿减,袖红雪和‘浪’子趁机挥动兵器挣开祸帝的双手,然后狠狠地刺入了天授皇胤的‘胸’膛。天旗帝君祸帝灾星,终究难逃身亡的下场。

    “你……们……”天授皇胤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便魂归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