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阐教第一妖 > 《阐教第一妖》第二卷 巫妖次劫 第三百四十章 幻灭虚无(大结局)
    清冷的宇宙星空下,银辉洒落在萧瑟的万岭关古战场之上,似乎一切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别的话说了。只要我把你们这些家伙全部灭杀,然后再毁了盘古大千界,那么第四衍纪到来之前,我一定能够得到大道之基,成就大道之境!你们,就乖乖受死吧!”黑袍罗睺将白袍罗睺化身收进了体内,踩踏着魔莲飞临星宇之上。

    他手中不断掐捏着印决,肆无忌惮地释放出了体内的无尽魔气,以及滔天的煞气。虚空中足足有两千多道规则之力闪过,在罗睺的控制催动下,化成了一片片的五色魔焰。

    魔焰闪动着令天道都要颤栗的气息,在虚空中剧烈地烧灼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化成了九九八十一头足有宫阙那么粗的五彩巨龙。

    巨龙们扭动着躯体,将虚空击穿,化作一道道闪电扑向了众圣。

    不远处的鸿钧面色一变,有心抵抗,却无奈地发现身体中的真元以及规则之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一次规则的攻击。

    众圣登时如临大敌,真元鼓荡间放出了自己的防御灵宝,全神戒备。

    “昂!”

    八十一头五彩巨龙瞬间飞临众圣头顶,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巨型的光焰牢笼,如同一座小型的战争堡垒一样,将众圣围困在正中,玄妙莫测,炽盛滔天。

    “死吧,全都去死吧!”

    罗睺在天穹之上张狂大笑,手中的印决极剧变幻着,一股恐怖的大道气息喷薄,向着下方轰然砸下。

    “嘭!”

    光焰牢笼沸腾了,无尽的火焰破灭了星空,点燃了那疯狂涌泄而出的混沌之气,烧到了众圣的灵宝之外,竟然连他们的灵宝以及外部包裹着的真元都开始渐渐软化了起来,快速消融。

    那无比恐怖的威压让众圣心惊肉跳,灵魂都有些发颤。

    “桀桀桀,鸿钧,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罗睺癫狂如魔,大声的狂啸,“今曰,你们全都要……”

    “轰!”

    突然,一声轰天巨响打断了罗睺的张狂言语,一颗足有方圆百里的黑洞骤然出现在星域之上,散发着一股莫名的道韵,张扬着一股澎湃的气息。

    下方的光焰牢笼被这股气息所摄,瞬间无声无息地消融殆尽,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高空之上的罗睺震惊了,半晌之后,他眸光凶唳地扫视着黑洞,怒吼道:“谁,谁在那里?给老祖我滚出来!”

    “啪!”

    一只莹润的大手从黑洞中探出,没有丝毫地法力波动,就好像是最为普通的一只手掌,隔空扇在了罗睺的脸上,清脆之极。

    罗睺的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停滞,随后口中鲜红的血液狂喷而出,身体直接抛飞出去足有万里之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如此浩瀚的威能,惊呆了在场所有的人,甚至就连鸿钧这个从第一衍纪初就留存下来的老怪物,也是满脸的震撼之色。

    “咻!”

    须臾之后,一道乌光划破星空,罗睺嘴角带血地从万里之外的星空遁了回来,一双瞳孔内充满了愤怒的火光,他半边身子都在痉挛,冷森森,冰寒寒地怒吼道:“谁,你究竟是谁?”

    陡然,恐怖的黑洞凭空消失,身着一袭藏青色长袍,眉心有着一个微型“道”字大道符文的青年,出现在星宇之下。

    “清明子?”

    “北帝陛下!”

    “李兄弟!”

    战场上所有大千世界的修士们,全都纷纷惊声叫了起来,声音中有惊诧,有疑惑,有震撼……但是更多的却是劫后余生的轻松。

    “不可能的,你不是被我劈进了时空裂缝中吗?不可能还活着从异域空间中或者出来!”罗睺大吼,发丝飞扬,有怒亦有杀机,瞳孔就像是两口深潭,绽放着森冷的光华。

    李清明淡淡地看着罗睺,突然笑了起来,道:“罗睺,我于混沌空间中领悟了一条道,我将之命名为‘幻灭虚无’,你来感受一下吧!”

    话音方落,李清明举起右手,轻描淡写的对着不远处的罗睺隔空一印……

    “叮铃铃……”

    风铃一般的声音响起,罗睺身周方圆千里的空间,没有丝毫征兆地化成了一片片的碎片,露出了后面的混沌晶壁,晶壁破碎,虚空之外无尽灰色的混沌之气汹涌澎湃,却是没有一丝能够涌入这一方宇宙当中。

    “消散吧,幻灭虚无!”

    李清明低沉的吟唱声响起,而后平伸的右手化掌成拳。

    在场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到自己的灵魂以及元神,都完全被那一只平凡无比的手掌给吸引住了,他们看不到其他,只看到了那一只手掌,就好像整个天地都不存在了,只有一只手掌在掌天控地!

    幻灭虚无!

    整个盘古大千界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罗睺的灵宝、真元、肉身、元神……所有的一切都开始碎灭,化成了一丝丝的尘埃,没有丝毫的停顿。

    他想放声嘶吼,可是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发不出任何的言语……于是,他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运转着正在幻灭的真元逃窜,催动着一件件堪称绝顶的天道尊宝破空……

    可是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依旧不能阻止幻灭的进程……

    一刻钟之后,罗睺所有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都消散一空,原地只有混沌晶壁上那足有方圆千里的孔洞,诉说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

    看着空荡荡的星空宇宙,众圣在呆愣了一瞬之后,纷纷畅笑欢呼了起来,他们全都撤去了灵宝与真元,一个个飞了过来,蓬莱岛众人也都飞了过来,脸上全都带着喜色。

    “哈哈哈,我就说这小猫熊崽子会赶回来的吧!”

    “就是,李兄弟怎么可能陨落在那老家伙手中!”

    “李道友,多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李清明笑着对众人稽首一礼,道:“众位道友,好久不见!”

    “小大,你回来了!小二他们呢?”李嫣然从一侧姗姗来迟,满目慈爱的看着李清明,轻柔地问道。

    “儿子见过娘亲!”李清明先是给李嫣然叩首一礼,而后大手一挥。

    一片青光闪过,一大群人出现在星空中,李清泉、释迦牟尼、龙须虎……以及李清明在通天之路上收取的一些生灵,全被他一股脑地放了出来。

    “清灵子!须虎……”

    “释迦师弟!”

    李清泉等人尚处在迷茫之中,偶然一扭头瞥见了众圣,慌乱之间匆匆行礼。

    而另一边,望舒、女娲、后土甚至连同玄冥,全都围在李清明身侧,柔声软语地问长问短。

    “轰~~~~”

    突然,仿佛星域都要崩裂了一样,一道漆黑无比的裂缝,出现在那一片千里方圆的混沌晶壁上,随后一尊浑身肌肉虬结,身着兽皮的三丈巨汉,肩扛着一柄硕大无比的斧子跨步而出,同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彻虚空:“格老子的,哪个王八蛋拍碎了混沌晶壁,不晓得老子修一次至少要休眠上万年才能够回复过来吗?”

    众人惊愕莫名,不晓得又发生了什么事。

    这壮汉嘴中骂骂咧咧,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一把将斧子戳在了虚空中,随后双手泛起层层叠叠的莹白气体,在那一片千里的晶壁破损出,来回比划着。

    而那些破碎的晶壁,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如此神奇的一幕,着实夺人眼球。

    鸿钧脸色苍白地挣脱开扬眉的搀扶,声音苦涩地对那巨汉说道:“敢问,道友可是盘古大神?”

    正在修复混沌晶壁的壮汉,身体骤然一僵,一个略微有些后悔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娘的,他怎么知道我就是盘古!遭了!‘无’主好不容易才将我的元神修复完全,不能叫那些生灵知道我还活着,麻烦啊!待会还得消除他们的记忆!不过话说回来,逍遥那老牛鼻子去哪了,他可是最擅长这些东西的!”

    众生灵闻听此言,在震惊之余,更是一阵阵无语,心说:“坑爹啊,这货就是盘古大神吗,这形象,这吐槽,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啊!”

    鸿钧却是不管那些,他声音颤抖地来回重复着同一句话:“盘古大神,竟然真的是盘古大神……”

    处理完混沌晶壁的盘古看了鸿钧一眼,正想施展术法,将这些生灵记忆中有关自己的部分消除,不过却偶然看到了不远处眉心有着“道”字印记的李清明。

    盘古那魁梧的身躯大震,一个瞬移出现在李清明身前,单膝跪地,道:“盘古见过‘无’主!”

    “‘无’主?”

    李清明均疑惑不解,正要问个清楚的时候,眉心突然传来一阵阵灼热的感觉,而后一片玄黄色大陆从李清明的身后盘旋而出,一株滔天大树自玄黄色大陆上拔地而起,无限升腾向星空深处,汹涌澎湃的绿意铺天盖地蔓延向四面八方,将漆黑的星空染得璀璨夺目。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大树生长的看不到边际,万千丝绦突然垂落而下,无尽大道韵味流转,凝结出三千万果实,果实呈现出厚重如土的淡黄色,热情奔放的火红色,广阔似海的水蓝色……缤纷色彩,氤氲满布,将翠绿的星宇渲染的色彩迷幻,惑动心神!

    所有生灵的心神都沉浸在这一片迷幻的色彩中,唯有众位圣人感受着三千万果实上,那一股股截然不同,但却同根同源的规则道力,心中莫名震颤。

    “师尊,清明子到底是怎么了?”不远处,震惊无比地元始天尊,看着那株散发着恐怖无比的摄人威压的巨树,有些担心的问道。

    鸿钧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盘古大神。

    盘古放出了一个防护罩,将在场的众生灵全都包裹了起来,以防被李清明的气势所伤。

    他扫了扫两侧目露疑惑之色的众生灵,沉声道:“‘无’主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从先前起,大神就一直和清明子称作‘无’主,这‘无’主到底是谁?”鸿钧长眉轻佻,问出了众人的心中的疑惑。

    盘古沉思了半晌,回答道:“你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之外有着万千与你们生活的宇宙,相似的世界,我们称之为寰宇混沌宇宙。在这些宇宙诞生之前,整个空间完全就是混沌一片,什么都没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空间中诞生了一个无比强大的生灵。而万千寰宇混沌宇宙,也正是由这个生灵掉落的种子,凝结而成的大道之基创建而成。我们称这个生灵为‘无’。可以说,他是所有寰宇混沌宇宙的始祖,是万物之源。而由于他帮助我和逍遥老牛鼻子重铸元神与肉身,所以我们尊称他为主!”

    “如此而言,这‘无’又怎么会和清明子扯上关系?”鸿钧不解。

    盘古神色一怔,道:“一个衍纪前,‘无’主与我说要过一世平淡的生活,就独自离开了居所‘创始元界’,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直到一个衍纪前,我整理创始元界的时候,发现了一枚留音石,留音石上说,他会以普通生命的形式重生,并且携着无尽道力回归创始元界!那一枚小型‘道’字大道符文,便是‘无’主的标志!”

    众圣闻言,这才疑惑尽解。

    “盘古!”

    陡然一道清冷,但却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沉浸在迷幻中的众人全都转头看了过去。不过这一看,却是心神都跟着颤栗。

    此刻,李清明一袭藏蓝色长袍之上,闪烁着丝丝的迷幻光电,一头如星辰般灿烂的长发飘散开来,每一缕青丝都环绕着一股截然不同的规则秩序之力,眉心部位的“道”字大道符文更加闪亮,眸中偶然闪过的精芒,更是如闪电一般,摄人心神。

    盘古一个挪移,单膝跪在李清明身前。

    李清明清冷的眸子看了盘古半晌,开口道:“逍遥子早已在第二衍纪末就被第一衍纪留存的罗睺炼成了化身,这一方大世界之所以被搅得如此混乱,便是罗睺所致!而今,这一方世界的罗睺,已经被本尊彻底灭杀,大道基石里所有有关罗睺的记忆,还需你去抹除才是!”

    “盘古领命!”盘古魁梧的身躯一震,毫不犹豫地叩首。

    “另外,你回创始元界之后,重新取一枚大道之基,演化一方世界,将逍遥子的这一点真灵投进去,让他重生!”李清明大手一挥,一片虚幻的光影闪现,隐约可以看出是一个白袍人影。他将这道人影装进了一枚玉瓶中,抛给了盘古。

    盘古接过玉瓶,默默点头。

    “你去吧!”李清明挥手放出一道灿烂的金光,投到了盘古体内。

    盘古身上绽放出无量光,修为竟然直接提升到了大道之境,他再次行了一礼,随手撕裂星空而去。

    李清明看向了星空中震惊莫名的众生灵,忽然展颜一笑,道:“诸位,此间事了,此后盘古大千界会继续循着道的轨迹行进,我不会干涉历史的轨迹。所以,诸位还是各回各家吧!”

    说着李清明大手一挥,一片片五彩流光划破天穹,星宇下的众人一道道的消失,最后只剩下了鸿钧、三清以及蓬莱岛一脉。

    鸿钧看着李清明,忽然稽首,随后起身道:“老道这三个衍纪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把你从原本的时空拉到了这个世界!不过,这终究是道的痕迹,既定的命运啊!”

    李清明拂手甩出一道光华,修复了鸿钧的伤势,笑道:“是痕迹也好,是命运也罢,总之,我来了!”

    鸿钧微笑颔首,脚下生莲,遁向虚空深处。

    李清明扭过头来,看着表情略微有些僵硬的三清圣人,行了三跪九叩大礼,道:“无论我是‘无’,或者我是其他,终归是三清阐教的弟子,依旧会恪守三清教义,尊您等为师为长!”

    三清中老子老怀大慰,通天面含笑容,唯有元始天尊眼眶有些泛红,他轻扶起李清明,道:“为师能够得你如此佳徒,此生亦无憾矣!”

    此言话罢,三清与李嫣然等人点头示意,飞遁而去。

    似乎看出了李清明还有别的心思,李母嫣然道:“小大,既然逐道者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先回蓬莱岛了!”

    “母亲,我送你们回去!”

    知子莫若母,李清明果然还有其他的事情,他大手轻挥,将在场的蓬莱岛一脉,除了望舒仙子,全都送回了蓬莱仙岛。

    寂静的星空之下,道道银辉洒下如水一般的清波,星宇之上只剩下了李清明与望舒。

    “清明……”望舒仙子白色罗裙飘飘,声音轻柔。

    李清明拉起望舒的小手,道:“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

    望舒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红润的小脸上多了一丝期待。

    ……

    光阴荏苒,时空流转。

    在地球太平洋上,有一座隐匿在人世间的小岛,小岛呈现椭圆形,面积大概只有十里方圆,岛内格局错落有致,有苍翠充满生机的山林,有灵草仙芝满布的平原,还有呈现九彩,且氤氲气息缭绕的湖泊。

    浓郁的天地灵气,将这座小岛点缀的如同坠落凡尘的仙境一般。

    此刻,在灿烂霞光升腾的小湖畔,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紧闭着眸子,身下垫着一朵莹白如玉的十三品净世白莲,升腾在半空中。

    这是一个大概三四岁的男孩,身上穿着一袭淡粉色的道袍,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嫩嫩的小手相互堆叠在一起,结成了一个复杂的印符。

    在距离小湖不远处的密林前,一栋栋古拙无比,泛着无穷道韵的亭台楼阁矗立在那里,一蓝一白两道出尘的身影,迎着晚霞,相拥而立。

    “清明,凡儿已经三千岁了吧!”白色身影是一名女子,她容颜绝美,声音轻柔的就像是轻风在抚摸脸颊。

    “呵呵,是啊!这小家伙比我小时候还要勤奋!”李清明轻抚望舒那满头青丝,轻声笑了起来。

    望舒嘴角噙着一丝倾城的浅笑,整个身子挤进了李清明的怀中,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问你,当年怎么会给凡儿起一个‘凡’字呢?”

    李清明遥望远空的晚霞,轻吟道:“我只想要凡儿一世平凡!”

    望舒美眸一颤,下意识地望向了小湖畔那个娇小的身影。

    此刻,晚风吹皱了一池湖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随风而逝……

    (全书完)

    〖 www..com〗百度搜索“”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