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龙魂武皇 > 章节目录 第304章 一代武皇(大结局!)
    “不远的将来怕是要有大事生了啊”

    从底下出来以后,黄金龙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目光也有了不少变化,之前像是逛后花园一样闲庭散步的表情彻底不见了,有的只是凝重的表情,相比起来被他们跟随在后面却还浑然不觉的袁林来,仿佛袁林的事情也变得次要不少

    王宁愣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问道“刚刚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黄金龙露出这种凝重的表情,而且刚刚那个声音,如果不是黄金龙给他在一瞬间消去了影响的话,不定他一个虚灵境的人,早就支撑不住了

    黄金龙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  1”

    王宁“”

    “那你还什么啊煞有介事的样子”

    王宁一脸的怪异。

    黄金龙叹道“或许是直觉吧,再加上我也不是很确定,实话皇现在也很想去下面看看,但很显然不合适,在皇的感知之中,在咱们着的前方三丈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极为隐秘的禁制,而且要想过去必须穿过禁制,那道禁制,很显然是实力即为高深的人所设下的。”

    王宁看了眼前面还在一直飞行着的袁林,忍不住道“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黄金龙摇摇头,“这都是事,你放心吧,找到那个魂幡就行了。”

    王宁不再话。

    与此同时,前面的袁林很快也停了下来。

    停下来后,袁林径直落了下去,飞进了一个布满禁制的阁楼当中,与此同时,里面也有数名薄衫遮体的魅力女子走了出来“袁少爷,您等得我们好苦啊。”完娇媚一笑,贴了上来,袁林眼睛眯了眯,很快抱着一两个飞了过去。

    “公主想杀了他”

    王宁脑海中的音璃自然是再度暴躁了起来

    “什么时候动手”

    王宁眼睛眯了眯。

    “不急”黄金龙嘿嘿一笑,“你子不想看一会儿么,多不容易”

    王宁“”

    “泥鳅,以后见了面,公主不教训你一顿公主就不姓音”

    音璃在储物戒里面恶狠狠的盯着外面的黄金龙。

    “好了好了,现在就动手,别着急”黄金龙笑了笑后,随即才收起调笑,直接消失在了王宁的眼前,待得他出现的时候,黄金龙已经停在了了袁林的身前,随后淡淡的哼了一声。

    而这个时候,袁林跟怀中的几个女子,都倒了下去,就跟昏迷了过去一样

    王宁愣了一下,随即也飞了过去,皱眉看着袁林“这货死了”

    “没死”黄金龙白了王宁一样,“只是让他睡一会儿罢了,他要是真的死了,咱们几天估计都出不去了。”

    王宁松了口气“怎么动手”

    “储物戒看到了没”黄金龙淡淡的道,“魂幡肯定在储物戒里面,而要打开储物戒,就必须所持主人死了,奶奶的这真是一个令人矛盾的选择”黄金龙突然皱了皱眉,似乎刚刚想到这一点。

    “没其他方法”

    王宁挑了挑眉,把储物戒从袁林手上取了下来。

    “强行破去也行,但估计那样刺激一下他就醒过来了,不妥”黄金龙有些抓耳挠腮,“要不把他带走可是很有可能会暴露的”

    王宁眼皮一跳“”

    带走有什么用啊

    难道也杀了

    问题是他们俩能离开,但带着一个袁林走的话能离开么

    都能保证的话他倒是没什么意见。

    “算了”黄金龙刚要话,却突然看到王宁笑了笑,黄金龙挑了挑眉,“你有办法”

    “或许吧,我不确定”王宁笑了笑,接着对着袁林的储物戒,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幻极冥羽手的内容,下一刻,一件女性的亵衣很快便出现在了王宁的手中,颜色绿油油的

    王宁“”

    “你子耍杂技呢什么时候喜欢收藏这玩意了”黄金龙一脸淫笑,表情刚刚还是一脸的富有内涵,但接下来他却瞪大了眼睛,“这玩意,那玩意是这里这里的”完指了指袁林的储物戒,随后有看了眼王宁,一脸骇然的表情。

    王宁耸耸肩“怎么样你不在这段时间我自己的机遇。”

    着继续对袁林的储物戒施展了起来。

    不过基都是亵衣亵裤,一脸十几件,扔在地上极为的刺眼。

    王宁眼角抽了抽,这子作为堂堂顶级宗门一大长老的孙子,难道就只有内衣裤不成

    下一刻,王宁不信邪似的再度施展了一次。

    很好,这次终于不是了

    王宁拿着一根上面绑着许多心形图案的鞭子和盔甲道具陷入了对人生的深思

    “啥玩意”黄金龙接了过来,一脸懵逼的看了眼,随即扔在了地上,“什么东西都不是,就一凡物而已,我你什么呆呢”

    王宁恍然梦醒,急忙干咳一声,眼皮一边抽搐着,一边不信邪似的再一次的施展了幻极冥羽手。

    这次

    王宁终于吐了口气。

    这次总算是正常了一点了

    不过

    “一块灵石”

    撇撇嘴后,王宁叹了一声,找到魂幡要到何年何月啊

    万一里面放着数万块灵石,数万件内衣,只有一个魂幡,那他怎么可能等得行

    王宁刚要随意把灵石扔到珠子空间里面的时候,手中的灵石突然被黄金龙给抢了过去,一脸看土豪似的看着地上仍然神游天外的袁林,随即才收回视线“好东西啊”

    “好东西”王宁撇撇嘴,“一块灵石而已,你现在怎么对这种破东西也也”

    王宁停了下来,下意识的舔舔嘴唇“极品”

    “不然呢”

    黄金龙笑而不语。

    王宁眉毛一挑,随即看了眼手中散着浓浓灵气的一块灵石,将灵石放了进去,随后继续重复起了一次又一次枯燥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王宁朝天看了一眼,拿在手中的一个极为薄衫的衣服颤了一下,随后被王宁掀起无比的扔在了地上,在前面不远处,正是堆着一群女人的亵衣,看起来十分刺眼。

    “还得多久啊”王宁一脸悲剧的叹了一声,再度施展了一次,随后现是一块上品灵石的时候,直接扔到了珠子空间里面。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现在他光是上品灵石都拿了几百块,至于极品灵石,也拿了三四块了。

    没错,这意味着什么

    简短点吧,一块极品灵石,相当于一个亿的下品灵石,如果再按照市场价的话,就算十个亿的下品灵石都未免能买得到他,意味着这么久拿了四块极品灵石,足足拿了近四五十亿乃至更高价值的东西了

    这点给王宁在不停拿女人亵衣的过程中带来了些许欣慰。

    至少是有收获了

    嗯。

    奶奶的我要的是魂幡啊

    王宁拿出一个丹药瓶子,现里面是粉末的时候,忍不住愣了一下。

    有了先前极品灵石的例子,他现在自然是变得凝重了起来,毕竟这可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不一样的东西了。

    他打开瓶子,忍不住吸了一口,吸进了一点粉末,期望出现一点什么变化

    下一刻,王宁愣了一下“这是啥玩意”

    摇摇头后,原下意识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几个女人的他,突然视线定格了下来,而后目中顿时出现了一股几乎化为实质性的火焰,下意识的就要扑过去。

    黄金龙挑挑眉,刚要帮忙的时候,王宁却突然浑身一颤,继而他就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平息了一会儿,眼睛很快恢复了轻灵。

    “有个性”王宁把瓶子扔在了地上,“这子有个性,老子第一次见这么有个性的子,老子就不信了”

    完,王宁直接坐在了地上,一次次的施展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块旗,却突然出现在了王宁的手中,刚要下意识扔掉的他,突然浑身颤了一下,紧紧的盯着旗

    在他手中的,赫然是

    “想必你找对了。”黄金龙眯了眯眼,“咱们可以走了,你至少找了两个多时辰了。”

    两个多时辰

    意味着五个时

    王宁眯了眯眼,随机把散着黑色雾气的魂幡扔进了珠子空间里面,转而看向了躺在地上的袁林,眯了眯眼后,走了过去。

    “好了,走吧”

    片刻后,王宁跟黄金龙很快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躺在地上的袁林,在他脸庞的一个丹药品打开了瓶塞,白白的粉末出现在了袁林的嘴角边,很显然王宁把一瓶子焚漠都给倒进去了

    也正是在王宁和黄金龙刚刚从秘密路径离开后的同时,躺在屋子里的袁林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王宁去了阴尸宗,找到了魂幡以后就直接找了一处地方,仔仔细细的找起了周城和周仁家人的魂魄,让他庆幸的是,好在最后是找到了,不过那个时候的魂魄,没有一个是有些健全的,毕竟呆在魂幡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这个时候能好都怪了。

    回去以后他找到了周仁,为了不被人现,他直接以易容的姿态见了周仁和周城,随后在谷主韩枫的帮忙之下,最终将周仁和周城十几个家人复活,当时周仁差点给他跪了下来,不过在王宁及时的挡住了周仁,要让做大哥的这两人给他下跪,他还真是有些消受不起了,在九幽大6他的朋友就不多,周仁周城两兄弟算一个,南宫云算一个,除此之外或许黄金龙也算一个,当然还有脑海中时常操着大人口吻的音璃公主,这个扬言从上面下来的神秘女孩。

    南宫云没见着,王宁倒也不是太着急,所以在枫谷呆了几天,很快就去了天道门的方位,毕竟在这之前,他就答应过天道门的大长老玄机子,过段时间会主动去天道门,这个自然不能食言了。

    只是在路上,王宁的麻烦来了

    找到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他骗过一次的白夜

    白夜正在他前面五十多米外的地方看着他,一脸冰冷,看的王宁眼皮抽了抽,却还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嗨,白兄。”

    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少惊疑之色了,毕竟无论是谁,看到有人很有目的性的拦住他的时候,恐怕都要心里紧上一紧,更别提这个人之前被他给骗了一次,难道麻烦上门了

    不科学啊,纵然被现了,可他怎么可能被找到

    难道剑宗的弟子都这么厉害

    “哼,他给你的虚灵丹里有东西”音璃哼了一声,随即才淡淡的道,“不然你以为他怎么找上门来的就算是公主的父皇都办不到,更别提是他一个的蝼蚁了。”

    “”王宁无语道,“早知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

    “告诉你能干嘛再他又对你没什么威胁,等到你快死的时候,公主救你一把就行了,放心好了,你要是一帆风顺了还有什么意思”

    王宁眼角抽了抽,心翼翼的看着对面的白夜。

    “你就是王宁吧”这个时候白夜终于开口了,他冷冷的看着王宁,嘴角漾出一抹冷笑,“把我骗得好惨啊”

    王宁叹了一声,随机才耸了耸肩“你是就是吧,不过”

    “不过什么”

    白夜皱了皱眉。

    “我是谁不重要,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反而是你一直要杀我,这是其一。”王宁无语道,“其二是我并没有想与你为敌的意思,不然那个时候我也不会那么容忍你了,至于其三你找到我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虚灵丹上的缘故”

    王宁拿出了一枚散着药香的虚灵丹,忍不住叹了一声,原来这子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白脸啊

    “你倒也挺聪明的,正是。”白夜昂起头,淡淡的道,“既然你是王宁,那我们就打一场吧。”

    王宁叹道“不打不行么”

    “不行”白夜郑重的看着他,随即才道,“我的想法跟几天前一样,你跟我打一场,输了我放过你,赢了我杀了你,我允许你死在我的剑下。”

    王宁眼角抽搐了几下,这子的性格还是这样,仿佛别人死在他剑下是一件莫大的荣誉一样

    而且我赢了还要让你放过

    王宁一脸怪异的看着白夜。

    白夜眯了眯眼,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这一刻,王宁浑身汗毛炸响

    他想也没想,瞬间驱使着金蛇幻影步,消失在了原地。

    但在这同时,王宁胸口一闷,一道重击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心口,继而他就被砸向了几百米外的地方。

    “噗”

    王宁直接吐出一口血

    虚灵境前期,对上斗罗境后期,而且还是剑宗的强者,他毫无疑问的完败,没有半点还手的机会

    “就这样实力”白夜皱起了眉头,“我敌不过焚绝域,你能打伤焚绝域,按理你不会这么弱的,你还在隐藏着什么”白夜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王宁。

    王宁在这个时候也被打得出现了一丝恼火,所以眯起眼睛,淡淡的道“没错,我是故意的。”

    白夜“”

    就连音璃都愣了一下,他搞不懂王宁到底想干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动手么”王宁冷冷的道,“我怕控制不住我体内的力量,到时候一旦出现就会造成难以收手的局面,你真的要跟我打么”

    到这里,王宁的表情顿时就变的一脸高深莫测起来。

    白夜闻言,目光顿时肃然起敬,随即才战意盎然的道“王宁,你尽管来吧,只要我打不过你,我就放你走,咱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

    王宁叹了一声,目视远方,接着才淡淡的道“白兄,你能否退开一些,为兄接下来要放的招数恐怕不是白兄能够承受的了的,白兄难道忘了我一招杀掉焚天帝国三十万人的事情了么”

    白夜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再度严肃了不少,想了想以后,他还是退了百米左右,看着王宁,无比认真的问道“如何”

    “再远一点。”王宁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如何”

    白夜又退了数里地。

    “再远一点。”

    王宁目光淡然。

    白夜迟疑了些许,随即退了几步,皱起了眉。

    只是这个时候,他原想话的时候,却突然间现王宁这个人,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那里,甚至没了半点气息

    白夜一怔,表情愈的凝重了起来,只是过了好久,现依旧没什么动静传来的时候,这才皱起了眉头,良久,依然没传来王宁的动静,白夜俊俏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看得见的愤怒之色。

    “好卑鄙的家伙,看我不找到你”

    白夜目中流露出了淡淡的不屑,喃了一声以后,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

    当白夜离开之后,王宁却突然出现在了之前待着的地方,喃喃自语道“匿神诀的确不错,若不是他的话,我怎么能逃得了”

    完眯眼看着被他以雄厚内劲打向远方的虚灵丹,接着摇摇头后,离开了那里。

    当王宁去了天道门之后,很快就被守山之人拦住了,对天道门而言,虽然虚灵境不算什么高手,但也不是很低了,值得他们认真对待。

    不过接下来,让王宁亮出玄机子的令牌的时候,两个原还一脸敌意的守山人,顿时就浑身一整,继而恭敬的让开了路,而与此同时,王宁也收到了玄机子的传音,示意他自己上去,不用遵守他宗门规矩。

    王宁苦笑一声,回应了一句后很快离开了自山门处飞了上去。

    “圣地排位战”

    某处殿堂之中,王宁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玄机子,愣了一下。

    “是的”玄机子淡淡的道,“圣地排位战在两个多月后开始举办,距离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的实力自然是达不到这个标准。”

    “那还跟我什么啊”

    王宁苦笑一声。

    “没关系。”玄机子笑了笑,“到时候,把你提升到这个实力不就行了”

    王宁怔了一下,呆呆的问道“两个月”

    “是的。”

    玄机子笑眯眯的捋了捋胡子,接着才解释道,“兄弟,可能老夫跟你这些有些仓促了,不过这次你来的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王宁一怔,苦笑一声。

    如果他有这个能力的话自然是巴不得参加,毕竟跟东域这么多天才争斗,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可问题就在于,参加圣地排位战的基都是白夜那个级别的强者,他怎么可能打得过

    完全是被虐的存在啊

    但玄机子在这里,又有什么用意不成

    王宁皱了皱眉。

    玄机子笑了笑“兄弟,你想不想了解一下身旁那个女孩的事情”

    话刚出来,王宁的表情瞬间一凝

    “圣地排位战,是最能接近上面的一条路径,而且老夫有把握在两个月以内,让你达到战皇境界,到时候你也有了自保的能力,而最重要的就是可能遇到另外一个”

    王宁瞳孔深深地缩了一下。

    连这个玄机子都知道

    “为了这件事情,宗主不惜用了大预言术,而他所预言到的消息并不是太准确,毕竟这是当年古字一辈的强者所留下的因果印,即便是宗主,也难以确切的预料的出来,但宗主确定了一件事情,只要是你进去的话,只要你提前与上面那些人接触了,他就有把握找出关于那两个女孩的秘密,事情不能的太清楚了,我想兄弟你也听清楚了吧”

    王宁沉默。

    他沉默是因为这句话他完完全全的听明白了,但正是因为听明白了,才有些犹豫,毕竟这是月儿身上的事情

    “好了,你有其天的考虑时间,到时候跟老夫吧,老夫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你放心好了”玄机子笑了笑后,深深地看了眼王宁,接着才消失在了那里。

    “我该不该去”

    王宁确定了皱眉没人的时候,最终看向了音璃。

    音璃眯了眯眼“先这老头应该没假话,其次决定权在你,对公主来,你的实力进展的越快,公主就会越高兴,所以公主的意思你也明白,只要你死不了就行。”

    王宁苦笑着摇摇头,片刻后,他去了外面。

    因为这个时候也收到了天道宗圣子昊天的传音,跟那个少年,他们似乎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吧

    跟昊天见了面以后,王宁再度找到了玄机子,时间跨度不过是一天而已。

    “怎么你决定了”

    玄机子挑了挑眉,没想到王宁答应的这么果断。

    “嗯。”王宁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才问道,“我想前辈不会白白对我这么好吧前辈想要什么”

    “哈哈哈好一个机灵的子。”玄机子笑了笑,随即才点点头,“是的,我们想要你给我们带来两个消息,作为回报,我把宗主的全力一击封印在了这里,总共能使用五次,这样即便是上面下来的一些人,你也能抵挡一二。”

    “哪两个消息”王宁一愣。

    宗主的五次全力一击

    什么层次的圣人么

    想到圣人的时候,王宁的眼皮还是狠狠的跳了一下。

    “第一个是取得排位战的第一名,而第二个就是南域那边”

    “南域”

    王宁一怔。

    他们所处的地方在东域,北域剑宗,西域仙宗。

    至于南域,他却从来没听过

    而且第一名

    乖乖,他怎么可能啊

    “是的你们将要去的地方就是南域,而你的任务多了一个,那就是去南域的最南端,那里有一个被封印的地方在封印阵后面,便是我们九幽大6的最大敌人,魔域。”

    王宁眼皮一跳“魔域”

    他珠子里的诛天斩魔剑,与魔域有关么

    “是的,此行前去,你只需要带回消息,看一眼即可”玄机子凝重的道,“这件事情只有你能知道,千万别透露给另外一个人,知道么”

    王宁点了点头,随后跟玄机子谈了一会儿,很快离开了那里。

    几天后,王宁在天道门一干人一脸羡慕的神色之下走进了天道门后山里面。

    两个月以后,王宁走了出来。

    今天是天道门最为热闹的日子,因为今天就是圣地排位战的日子,今天的天道门,汇聚了九幽大6所有的天才,而他们所争夺的目标,便是圣地排位战的前三,也唯有前三名,才能得到去圣地的名额。

    至于圣地名额有多好,简单的一句,九幽大6四大宗门,其最强的人,基都和圣地有着或多或少的焦急,而那些人,对圣地同样是十分恭敬,圣人之能亦是如此,他们又岂能不激动

    王宁眯了眯眼,因为他很不巧的看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是白夜。

    王宁不由得笑了笑,随即才跟白夜打了个招呼。

    白夜哼了一声,原想别过视线的时候,看向他的目光,却突然炙热了起来

    “战皇境”

    白夜的声音有些震惊,毕竟那个时候的王宁,不过只是虚灵境前期而已,为什么现在两个月不到,竟然达到了战皇境的层次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

    在这同时,剑宗白夜身旁一个青年也眯起了眼,至于阴尸宗的袁林,此刻则是一脸怨毒的看着王宁,还有仙宗的那个美少年,同样是看着王宁。

    倒不是战皇境有多稀奇,最重要的是,王宁竟然是跟着天道门长老玄机子出来的

    玄机子作为天道门仅次于逍遥子的强者,虽然他的境界只有战皇境后期,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不过是假象罢了,真正的实力,足足有天劫境,乃至是圣人的层度,就连这等强大的存在都对王宁如此重视,那子真的报上了天道门的大腿了不成

    但现在

    “宗主到。”

    一句话之下,把各怀鬼胎的众人都叫醒了。

    很快,一个封神俊朗的男子就面带笑意的出现在了眼前,淡淡的看了眼王宁后,随后才看向了下方四大宗门的强者,其中更是有焚天帝国的焚断沧,以及一些一流王朝的强者。

    “好了,开始吧。”

    逍遥子眯了眯眼,很快飞向了前面。

    在这同时,王宁他们着的地方突然仿佛生了空间转换一样,原还在山前的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山后面了

    对这个神奇的能力,所有人都是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毕竟这种能力,也唯有圣人强者才能做到

    与此同时,在他们眼前,一个扭曲的空间很快出现在了眼前,众人纷纷踏了进去,轮到王宁的时候,王宁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眼战意磅礴的白夜,苦笑一声后又看向了后面,跟玄机子对视了一眼,接着才踏进了里面。

    南域一行,王宁见到了被封印的地方,无意闯入封印阵,惹出群魔,天下因此大乱。

    数月后,仙界最终介入,王宁擅闯魔域重地,被魔域之主困在那里成了替罪羊,阴差阳错之下,王宁见到了月儿的孪生妹妹红儿,同时音璃苏醒,告诉了他月儿和红儿的身份,其中月儿是毁灭法则化身,红儿是生命法则化身,王宁随后感悟起了两则的能力

    但与此同时,王宁身死于南域的消息传到了东域,恼羞成怒的焚天帝国大举进攻天龙国,天龙国岌岌可危,紧急关头,被赶来的黄金龙所救下。

    半年后,魔域大举入侵,上下两界矛盾激化,一时无心抗魔,再加上万年前大周王朝一事浮出水面,黄金龙跟阴尸宗的争斗展开,王宁下落不明,九幽大6水深火热。

    三年后,魔域中

    咔嚓

    禁制碎裂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璃,多长时间了”

    王宁一脸唏嘘之色。

    “四年了”音璃眯了眯眼,“人魔两界大乱,现在我的哥哥恐怕也一团糟了吧”

    “我先去天龙国看看,到时候给你报仇”王宁笑了笑,手中拿着斩魔剑,得到了音璃的白眼后,目光一凛,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毁灭和生命两则齐聚一身,圣地又算得了什么

    血雨腥风,伏尸百万,王宁怒喝苍穹,携带两大生命法则,以无敌的姿态打出了一代战皇的赫赫威名。

    万年之后,王宁之名依旧流传,只是此时的整个世界已经产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王宁的努力下,天道重新调整,更加适合修炼。

    而此时的王宁却出现在世界的一角,他衣袂飘飘,纤尘不染,望着自己一手凝聚的天道法则,微微一笑道“最终,还是我一手搞定了”

    随后,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不见。神威消散,天道自然,世间开始欣欣向荣。一代代的强者出现,笑傲风云。

    只是,当年那道风采绝伦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一代武皇的名声也亘古长存,流传在世间的每一个修士心中。全书完关注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