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凤啸九天之惑世狂妃 > 章节目录 第24章 废物嚣张
    “你这是,要挑战吗”

    淡银色的眸子清浅的的扫过来,不含威慑,不带威胁,却让人有种下意识想要避开他眼神的冲动。

    似只是无心一问,叶沐歆的心陡然漏跳半拍。

    她愣了下。

    不过很快,她的眼角轻轻的挑了起来,黑瞳之中,若有红光一现。

    当她发觉,拧不过来自心灵深处最直接的震撼时,她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回击。

    墨北凰,这个男人,算的上是她所遇到的对手之中最为棘手难对付的一个。

    他看上去那么的绝美倾城,温润高贵,可这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表相之后,藏的却是绝对的强势,绝对的霸道,甚至是残酷邪佞。

    在他眼中,万物若蝼蚁,人命似草芥,全不值得一提。

    他不好惹,不好惹。

    他一脸寂寥,似乎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太多兴致。

    到若是他对某个人某件事表现出过多的关注,那么他会

    叶沐歆心里又是一抽。

    她可不想成为墨北凰的目标。

    虽然极有可能,她已经是了。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用上了瞳术目前为止,她唯一可运用的防身之技。

    她要替墨北凰种下暗示,她要让他转移注意力,如果他真的只是想找个忠诚的侍卫,用得顺手的下人,其实有很多人可以满足他的要求。

    但,绝不会是她。

    目光撞击的一瞬,叶沐歆咬紧银牙。

    好令人胆寒的银眸。

    墨北凰不躲不闪。

    银眸中幽光一闪,轻轻扬起了线条飞扬的眉。

    “有趣,这是什么”

    失失败了吗

    叶沐歆迅速阖上眼,心口翻滚着难受,那是施术失败后的反噬,她已数年没尝过的滋味。

    身体僵硬了会,感觉到墨北凰的大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一丝冰凉的气,从他的掌心,袭入她体内。

    叶沐歆经脉有伤,无法顺势利导,墨北凰也不在意,干脆一直控制着,在她体内慢慢循环起来。

    血气翻腾的感觉慢慢平复了下去。

    那一股流窜的乱流在墨北凰的操控之下,回归原位,最终消失不见。

    叶沐歆的心里,不是没有感激的,墨北凰,或许她看错了他,其实这人,也还不错。

    念头一至,头顶忽然传来墨北凰不带一丝感情的清冷声音,

    “废物的身子,也就是这样了,你那些邪气的功法,上不得台面。”

    叶沐歆顿时无语,几乎可以猜到他接下来要什么了。

    果然,非常心有灵犀的,墨北凰一字一顿,冷冷将打击进行到底,顺便旧事重提,

    “不如直接投入我麾下,日子肯定好过许多。”

    叶沐歆顿时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她一感觉到身体稍有好转,立即从墨北凰身旁跳离,不愿再接受他的帮助,免得欠了人家太多人情没法还,最后被逼着卖身偿债。

    墨北凰看着叶沐歆的白眼,眼中现出一丝迷惑。

    冷冷的眼神顺着她的脸划下,落在了她淡粉色的唇瓣上。

    就那么一直看着,眼神怎么都移不开,有些画面,在眼前快速疾闪,他想抓住,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祖庙内,再次静寂。

    墨北凰那般专注的望着她,丝丝暧昧的气息开始飞扬。

    叶沐歆无端感觉到心口一阵异样的憋闷,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沉声道,“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墨北凰忽然着了魔似的一扬手,扯住了叶沐歆用来束住长发的缎带,用力一扯。

    黑发,狂舞。

    那幅画面,并非只是美丽,还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奇特感觉,一下子揪住他的视线。

    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有些迷糊,只是不敢确定,他究竟在哪里见过。

    冰凉的夜风猛然间从窗外倒灌而入,木窗被砸向了墙壁,哐哐乱响。

    墨北凰定在了原地,面无表情。

    “你干嘛”叶沐歆怒了,来挺好挺顺利的一个夜晚,不错的心情都被墨北凰给搅了。

    这男人长的不错,怎么脑子好像秀逗了。

    一举一动,全部按照常理出牌。

    让人根无法预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墨北凰只是看了她一眼,深深的一眼。

    他的眼神,晃了晃,微微闪烁。

    在叶沐歆还没读懂他那不知因何而发的诧异之前,忽然间,一甩衣袍,离开了。

    看着墨北凰动作的叶沐歆,继续无语中,这个墨北凰真是喜怒无常啊,前一秒风云,后一秒闪电,委实令人猜不透。

    这种人,少惹为妙。

    楚凌天之前的告诫是正确的,她还是少找浪费时间去自找麻烦吧。

    当下,与墨北凰保持距离的心思更强烈了。

    楚凌天等了好一会,心里担心,悄悄的推门重新走进来。

    一见是叶沐歆独自在祖庙内,看着一排排的历代祖先牌位在发呆,立即奇怪道,“乖宝,他人呢”

    “谁”

    “就是那个那个”发觉想不起那位比他家老头还厉害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叫什么名字,楚凌天干脆一比划,挤眉弄眼道,“就那个很厉害的王座啊。”

    元宝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后腿一噔,从楚凌天怀里挣脱出来。

    闪电般划过一道金芒,窜上叶沐歆的肩头,找了个它认为舒适的位置,张开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然后自动自发的往她肩膀上一盘,脑袋耷拉在半空中,开始打起了呼噜。

    不注意还以为它是件金色的皮草围脖呢。

    “走了。”叶沐歆淡淡回道。

    对于墨北凰,她实在没心情提起太过,那男人带给她的感觉不大好,每当想起他,心里都有些不舒服。

    看出了她脸上微带着的倦意,楚凌天体贴的没有继续追问,只道,

    “乖宝,你累了吗那好吧,有话明天我们再,先回去休息吧。”

    他慈爱的笑着,手孩子气的扯住了叶沐歆的衣袖。

    双眼微微一眯,叶沐歆对乖宝两个字分外的别扭。

    可男孩是越喊越上瘾,越叫越得意,见她只是不悦而并未什么,干脆就状着胆子继续喊了。

    一抽手,袖子扯回,叶沐歆转身就走。

    楚凌天眉眼弯弯的跟上,“乖宝,等等我。”

    迈起步子,赶快跟上,边走边笑,喜滋滋的瞎乐呵。

    祖庙之外,叶战堂没有离开,叶家人也没有离开。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误惹大人物的叶沐歆完全没有损伤的全身而退,运气好到令人诧异。

    这也禁不住让人疑惑,她与那位王座高手,究竟是什么关系。

    “沐歆”叶战堂迎上前去,一脸慈爱,“你有没有事为父很是担心你”

    楚凌天很响亮的干呕了一声,然后掩住了嘴,对叶沐歆歉然道,“不好意思,晚饭吃的油腻,肚子不舒服,老想吐。”

    然后一扬眉,此地无银的冲着叶战堂解释,“真不是嫌你太虚伪才忍不住想吐。”

    微风吹拂,叶沐歆抚弄了下元宝的毛茸茸的头,漫不经心的道,“除了想回去休息,倒是没什么事。”

    叶战堂直接当作没听到空气中浓浓的讽刺意味的对话,“为父有一事不明”

    “里边那人的身份”叶沐歆嘴角微勾,那丝冷笑,在不经意间绽开,似深夜绽放的香昙,迷离飘香。

    “他和你的关系是”她的识相,令叶战堂充满期待。

    “我不认识他。”叶沐歆一盆冷水浇过去。

    无情的将叶氏一族与王座高手攀交的心思全部泡进了水里,一丁点零星的火花都不剩。

    “可是他看起来对你很有兴趣,不可能不认识吧”叶战堂不信。

    “你猜。”丢下模棱两可的两个字,叶沐歆笑了。

    一大一,悠然离开,留下一双双诧异的眼,各怀心思。

    有人欲怒。

    有人想拦。

    有人满面不干。

    叶沐歆视而不见。

    经过今夜,她已做出决定,对叶家,绝不给予半点姑息。

    快出祖庙殿堂时,叶沐歆停住脚步,微微侧脸,眼神凌厉,

    “告诉那些兄弟姐妹,没事儿,别来墨亭居,若是不心再有误伤,未免不美。”

    语毕,也不等身后叶家人的一阵阵抽气声,飘然离去。

    可预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墨亭居都会非常安宁了。

    祖庙内始终处于一种诡异的寂静氛围之中。

    叶家家主,叶家长老,叶家所有有资格进入祖庙参加审判的人,全体进入石化状态。

    不知过去了多久。

    “二姐,她好像变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她怎么会跟一位王座扯上了关系难倒对方是看中了她的美貌”

    “她真的被废了吗一个废物,还能如此嚣张”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她脚下的那只金色兽,很像是传中的”

    “全都闭嘴。”叶战堂怒吼。

    一屋子人,立即安安静静,目光全都集中在家主身上。

    叶战堂脸色阴沉,“今天的事,必须保密,谁都不准泄露出一个字,明白吗”

    “可是”有人心怀忐忑。

    目前的情况委实过于诡异了些,认知中的人事物全盘被推翻,还多了许多变数。

    对于整个叶家,以及全盘的计划来,绝非好现象。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