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毒爱嫡女特工妃 > 章节目录 第34章 夏萧然的阴谋
    他们自然听过夏潇然的大名,东漳国第一美女兼才女,温柔贤淑,才华横溢,是东漳国男人心目中的女神。现在的表现可完全跟温柔贤淑沾不上边儿

    心中的诧异一闪而逝,尤涛冷意十足的驱赶让夏潇然咬紧银牙,暗暗使劲。

    “我们的主子是三王爷,十三王爷的贵客属下管不着,夏姐还是快快离去,惹怒了三王爷,你就该心自己的脑袋了”

    丝毫不畏惧十三王爷的身份,丝毫不忌惮夏宰相的权势,满脸的大义凛然气地夏潇然脸色灰白。

    其他的画舫看到这边的动静,都好奇地划了过来。

    看到无数双眼睛纠缠在自己身上,夏潇然尴尬地握紧拳头,狠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

    东漳国的百姓基都认识第一美女,这下看到夏潇然被拒绝在画舫外,都不可思议地咂咂嘴,议论纷纷,各种不堪入耳的猜测传入了夏潇然的耳朵,气地她面红耳赤,浑身发抖。

    该死的夏潇瑶在王府抢走王爷不,在画舫上也不放过还让她当众出丑

    夏潇然恨得牙根痒痒,奈何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那股子怒气憋得够呛。

    就在夏潇然被围观的时候,画舫的布帘忽然被拉开,里面走出来位英俊潇洒的男子。

    此时他满脸铁青,带着极度隐忍的情绪,大步踱了出来。

    夏潇然一看来人,苍白的脸蛋终于添上些暖色,来还凌厉的气势一下子降了不少,乖巧地冲漳宇炎轻声唤道“王爷,你出来了”

    夏潇然一边一边凑近他,企图挽起他的胳膊,哪知动作还没施展开便是被漳宇炎一把挥开。

    “王爷”夏潇然惊诧地望着怒意盎然的漳宇炎,不明所以地呢喃一声。

    漳宇炎没有理会夏潇然,黑着脸在那儿等待下人准备木筏。浑身的戾气看在夏潇然眼里,顿时升起一丝雀跃。

    之前,她在漳宇炎的画舫里便是听见下人来报,夏潇瑶回答上了神秘人的对联,而后竟上了漳宇尘的画舫。这下神秘人的身份不攻自破,让她和漳宇炎都有些错愕。

    漳宇炎闻言怒气冲冲地赶了过去,看样子是打算捉奸在床。夏潇然怎么可能错过这场好戏,于是漳宇炎走后不久,她便按耐不住坐木筏跟着上了漳宇尘的画舫。

    她这下看漳宇炎的表情便知夏潇瑶又惹王爷生气了只要王爷越讨厌她,她就越有机会

    夏潇然正在猜测画舫内发生的事儿,此时布帘再度拉开。

    一袭白衣裹身的漳宇尘缓步踱了出来,平凡的脸蛋像是覆上了一层寒冰。

    紧随其后的便是坐着轮椅出来的夏潇瑶,此时他跟漳宇尘的表情如出一辙,看得人莫名胆寒。

    很明显,三人的心情都不愉快。

    夏潇然自然也感受到了三人之间的暗潮涌动,不动声色地望向夏潇瑶,此时只见夏潇瑶美丽的眼睛也正好向她投来视线。

    两个女人的视线一交错,顿时引爆空气中隐忍的气氛。

    “呵呵,姐姐,真是没想到,你能对出如此精湛的对子。你以前不是讨厌看书写字吗,这下居然”夏潇然换上一幅温文尔雅的淑女样子,巧笑倩兮地跟夏潇瑶打着招呼。可话里的锋芒在场的人都听出了一二。

    是呀,传闻中的夏潇瑶就是个孤陋寡闻的废物,琴棋书画样样不会,今日怎会对出旷世绝对

    其他画舫上的公子哥和千金姐自然也听见了这番话,都为夏潇然的疑问纷纷蹙眉思考。

    “妹妹,你听过一句话吗”夏潇瑶冷漠的神情带着些嘲讽,沉默良久后,竟心平气和地反问一句。

    夏潇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些好奇地询问“什么话”

    “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几个字一出口,各个画舫里的有才之士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纷纷感叹这话总结得精辟啊。

    夏潇然自然明白其中含义,心里诧异夏潇瑶竟会出这么有水平的话,此时看到其他人对夏潇瑶的赞赏,心里不舒服地反驳道“这个跟我问的问题有关吗”

    夏潇瑶点点头“一个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人怎么可能对出人情大过天的对子”

    夏潇瑶这么一提点,所有人一怔,咀嚼半天缓过神后,都醍醐灌顶地赞叹连连。

    是呀,一个只知道读死书,死读书的人,又怎能体会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就算你学富五车,就算你才高八斗,但没有生活的熏陶和雕琢,又怎能出落成一块美玉呢

    知识来源于生活只有灵活学习并加以应用,那才是高人啊而夏潇瑶不就是那个不读死书,只会参悟生活的高人吗这样一来她便很轻松地回应了夏潇然的刁难。

    很显然,夏潇瑶的话使众人震动不,画舫上的吹拉弹唱早已告一段落,安静地只剩下大伙儿的议论声。

    夏潇然听到夏潇瑶的回答,震惊后者的能言善辩,更震惊她落落大方的姿态。

    一个胆怯懦弱的废物,到底是什么让她改变了难道是漳宇炎

    而在一旁的漳宇炎眸子里全是震撼,瞳孔像是上了锁的锁芯再也转不动了。这个女人总能给他不一样的惊喜。之前的对联是,现在的这番话也是,到底她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现在的漳宇炎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个废腿女人,也许她的思想比他想象中还要优秀。

    漳宇尘冷冽的眸子在望向夏潇瑶自信的脸庞时,升起一丝宠溺和骄傲。

    夏潇瑶接收到漳宇尘的视线,与其对视一秒后,从他眼里看出了愉悦的味道。

    而一直关注着夏潇瑶的漳宇炎瞬间捕捉到这暧昧的一幕,胸腔顿时被怒火填满,而后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夏潇瑶,给王滚回去”漳宇炎一个跨步来到夏潇瑶跟前,阻断了两人的视线交汇。他凶神恶煞的表情令所有人一愣。

    这十三王妃不得宠的消息还真不假,十三王爷居然当着这么多人不留夏潇瑶面子,纯粹不给台阶下的嚣张气焰不就等于一巴掌扇在夏潇瑶的脸上吗

    夏潇瑶倒没什么反应,依然冷着脸,没有任何表情,淡漠地好似不关自己的事。可手里却已推动铁轮在向木筏靠近。

    漳宇炎讶异她今日如此听话,心里的怒气隐隐平息不少。

    就在夏潇瑶经过在画舫边缘的夏潇然时,只听见“扑通”一声,湖面上顿时激起一层浪花。

    “啊救命”

    女子呼救的声音极其微弱,可此时却如炸雷般在湖中央猛然炸响。

    “来人啊,救人啊”船上的人眼见这一幕都扯着嗓子吼起来。

    木筏上的仆人知道此事严重性,不敢丝毫怠慢,奋不顾身地一头扎进湖水中。

    这可是夏宰相的千金,要是在这儿出个好歹,他们这些下人不就成了陪葬品了吗

    没有一会儿,夏潇然便被下人救了起来,湿漉漉的身子勾勒出夏潇然若隐若现的美体,看得男子两眼发直,兽血沸腾。

    漳宇炎自然看不过去,顿时扯下披风给夏潇然披上,宠溺的样子像是丈夫呵护妻子一般和谐,看在众人眼里立刻传来一阵唏嘘和艳羡之声。

    夏潇然努力咳嗽了几声,带着虚弱的声音,哭诉道“姐姐,你为何要这样对我难道就因为我是王爷的红颜知己,你便要加害于我吗”

    听到夏潇然这话,周围的人恍然大悟。原来夏潇然的落水是夏潇瑶造成的,怪不得夏潇瑶与她擦肩而过,她便是落入湖中。

    漳宇炎看着一脸苍白的夏潇然,心里窜起一丝心疼,再听到她如此,更是怒不可遏地将夏潇瑶给瞪着。

    他还在诧异,今日的夏潇瑶为何如此乖巧听话,没想到竟是藏有这般蛇蝎心肠,居然加害自己的妹妹。

    想着,漳宇炎一把掐住夏潇瑶的颈子,勃然大怒的警告“你这贱女人,好歹毒的心肠,竟然加害自己的妹妹,哼,王今天不治治你的目中无人,还如何服众”

    着,漳宇炎便是抬手向夏潇瑶的脸颊扇去。

    众人期待的巴掌声还没落下,便是听见低沉的男声忽然扬起。

    “她今晚是王的贵客,想打她也要问王准不准”漳宇尘阴沉着脸盯着漳宇炎。

    漳宇炎深喘一口气,怒意只增不减,与漳宇尘对视的双眼里翻滚着狂暴的浪潮。

    三王爷的举动很明显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与十三王爷过不去。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看得周遭人跟着紧了紧心子。

    “王爷算了吧,姐姐也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心”一旁哆嗦个不停的夏潇然看到两个大男人僵持不下,故意装出宽宏大量的模样假惺惺帮劝道。

    漳宇炎看到夏潇然狼狈娇弱的样子,心里的怒气更甚。他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有脸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吗

    “哼,不行,今日王一定为你讨回公道。”漳宇炎被刺激了,不服气的大吼一声,强硬的气势唬地众人一愣,而此时的夏潇然嘴角却隐隐掀起一丝笑意。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夏潇瑶看着夏潇然的阴险手段和漳宇炎的怒发冲冠,不禁露出一个讥笑。后宫的戏码也用到她身上来了

    这群人难道都没长脑子吗她会傻到当着两个王爷的面加害夏潇然纯粹找抽是吧

    她环视众人一圈,再反观漳宇尘波澜不惊的表情,这样一对比,顿时将他显得出类拔萃不少。

    是谁眼前这个男子是个才疏学浅、孤陋寡闻的病秧子的如果东漳国的人都被骗了去,只能着男子演技太高超,实力太卓越。

    看到夏潇瑶在看他,漳宇尘也侧目回视她,嘴唇蠕动,声音不大不,正好传入众人的耳际“我相信你”

    几个字承载着重大的信任,顿时惊得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冷气。

    都知道漳宇尘是座冰山,走到哪冻到哪。板着臭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八百掉钱一样,这下居然如此温柔的安慰夏潇瑶给力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