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乱世丽姝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苏南大海战(二)
    冲向天使军虬髯客所在的1号军舰的好多苏南战船都是较小的船只,转向非常的灵活,有的前边已经被火炮击中了,爆炸声中,碎片四飞,随后就燃起了熊熊的大火,这些船本来想冲过来贴船帮白刃战的,现在已经起火,但苏南水军还是非常聪明,竟然将那几艘着火的船只调转方向,向着天使军1号军舰撞了过来。

    天使军1号军舰是装了内燃机动力的大帆船,本来可以轻易地躲开的,但虬髯客下令不用躲开,而是直直的撞了过去,虬髯客知道天使军军舰的船身很高,虽然是木质船体,但在外面却蒙了一层铁皮,水线之下还有撞角,根本不惧怕这样的小船撞击。

    果然两船相撞之后,着火的几艘苏南军小船散架了,天使军军舰只是船头的侧沿有一块凹陷和擦伤之外根本没事。

    不过,围攻过来的苏南军战船不少,一盏茶时间,虬髯客突然发现了军舰四周围满了小船,不由吃了一惊,连忙下令开枪,天使海军纷纷用步枪射击,苏南水军叫嚣着就往1号军舰身边划水靠拢,准备进行接舷战,跳帮肉搏战。1号军舰上的海军陆战队员举枪开始射击,“砰砰!”的枪声在清晨之中异常的刺耳,苏南水兵们纷纷落水,有的靠的近的小艇正准备攀援之时,突然船上有人扔下了一个木柄铁疙瘩……

    “轰隆!”一声巨响,小艇是连人带船全部报销!

    接着又有许多木柄的铁疙瘩从1号军舰上扔了下来,“轰隆”声连绵不绝,围攻1号军舰的许多苏南战船被炸得人仰马翻、船毁人亡。

    “他妈的,这又是什么新玩意啊,怎么天使军有这么多新玩意,层出不穷啊!”站在远处指挥的苏南霸主李子通脸色铁青地咒骂着。

    而尾随其后的苏南军战船,一看这么个境况,许多吓得惊慌后退,结果被天使军海军陆战队员拿枪又打死了几十个,有些苏南水军士兵眼看着形势不对,于是纷纷跳水,虽然知道跳水在这茫茫大海中也是难逃一死……

    虬髯客转头向传令兵喊道:“舰队加速前进,抢占上游!”

    命令一下,虬髯客的天使军第一舰队、司马超的天使军第二舰队、郑世昌的天使军第三舰队立即迅速向北前进,拉开与苏南船队的距离。

    苏南霸主李子通脸色铁青,这仗打的憋曲,还没有靠近对方,转眼自己就损失了大小一千余条船,没了两万五千多人。

    “主公,贼军正在抢占上风,须防火攻!”苏南水军副统领杨艺在后面小心提醒。水面战斗,最犀利的武器就是火攻了。

    苏南霸主李子通也清楚这一点,“加速围上去!”虽然刚刚天使军的猛烈炮击让苏南军一个个面色苍白,但眼下这个时候,也只能围上去,不能让天使军占领上风口。

    “贼军想逃跑,加速追上去消灭他们!”为了打消苏南军的畏敌念头,苏南霸主李子通故意对周围将士大声说。

    听到主公说天使水军已经弹尽,再不像先前的那么嚣张,正拼命逃跑。许多刚才被打的抬不起头来,求爷爷告奶奶的苏南将士,此时正是恼羞成怒,拼命的喝令追击,准备好好的夺回面子。

    天使军舰队毕竟是更先进的内燃机动力,逆风前进照旧速度很快,虽然苏南军拼命围攻追赶,但最终还是被天使军舰队远远甩在后边。

    很快天使军水师已经抢占了上游方向,1号军舰上,举着望远镜的虬髯客冷笑地看着如蚁般冲上来的苏南水军大小船只,说不出的嘲讽。

    “放燃烧弹!”虬髯客沉声喝令。

    令旗飞舞,三十艘天使军战舰在上游一字排开。

    “传令,抛石机准备,机发燃烧弹!”

    随着这道命令响起,才真正是对苏南军船队的致命一击。

    天使战船在甲板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抛石机,趁火打劫,开始发射燃烧弹。一罐又一罐的燃烧弹抛射出去,并不需要直接命中敌船,因为凝固汽油燃烧弹遇水烧的更猛。

    “开炮!”虬髯客在向苏南水军发射过一波燃烧弹后,立即又下令天使大炮用常规炮弹对准苏南船队轰击。

    “轰轰轰!”

    许多冲在前边的苏南军船只被炸得四分五裂、碎木和血肉横飞。

    爆炸的炮弹又引燃了海面上漂浮着的粘稠的凝固汽油燃料,一时火光冲天,黑烟滚滚。

    那布满海面的碎船木块和落水的士兵,带着一点点的粘稠燃料,不断的顺流而下,遇船烧船,遇人烧人。

    整个苏南东海海域上,一片惨烈。

    海面上,一点接一点的橘红火焰升起,片刻之后就变成了连绵的大火。

    一个接一个的装满凝固汽油的陶罐在苏南水军的船队中命中破裂,一艘艘苏南战船飞速的燃烧起来,然后无数的苏南水军开始被溅射燃烧起来。有些苏南水军想要去帮同伴扑火,可却引火烧身,把自己也给点燃,这恐怖的结果,让苏南水军们亡魂大冒,最后的一点亡命之心都没了。他们开始后退,转身逃跑。

    漫天的黑烟和橘红的焰火,把整个海面都照红了。

    看到这种惨况,苏南霸主李子通知道自己今天完了,只好下令自己所在的旗舰调转船头撤离,他比较幸运,并没有挨中那恐怖的陶罐攻击。不过冲在最前面的五艘海鹘船此时却有四艘被引燃,那恐怖的火焰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的吞噬了它们,海鹘号设计特殊,船上四十余个水手几乎完全处于密封的甲板舱下,就是船上的士兵也被甲板半包围着。平时这种情况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船员,特别是无武装的水手,可是此时,他们却连逃都来不及,就直接的被火焰吞噬在了船上,四艘中招的海鹘船上总计一百六十多个水手一个都没有来的及逃出。

    其他中了燃烧弹的苏南战船上,许多人逃生不及,身上带着橘红的焰火挣扎,在甲板上奔走,最后跳入水中,可依然无法浇灭那团火,只能发出非人的嚎叫。

    “把李子通的余孽全赶下海去喂鱼!”虬髯客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紧张和担心,仗打到这份上,已经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整个苏南东海海域上,浓烟滚滚,烈焰升腾。海面上到处都是焚烧的战船,和破碎的木板,还能不时看到浓烟之中一些即将沉没的战船的船头高高的翘起露出海面。海上四处可见的船员水手和士兵们在波涛中伏伏沉沉,游泳挣扎。

    虬髯客用望远镜终于发现了苏南霸主李子通所在的旗舰,那是一艘高大的一号福船,正在掉头往苏南港口撤退。

    “传令,全体舰队避开大火,急速追击敌人一号福船旗舰。”仗打到这份,怎么能让敌枭逃走。“追击过程中,所有火炮,集火敌军一号福船旗舰,就是打光全部炮弹,也一定要击沉它!”虬髯客满脸涨红,高声下令,只要消灭了李子通,这场战役才能算全胜。

    三十艘天使战船开足马力,火速向李子通所在的一号福船旗舰追击而去,边追边不断瞄准开炮射击。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每波三十发炮弹在一号福船旗舰的周围不断爆炸,冲天的火光和水柱不断围绕着一号福船旗舰,就像花瓣环绕着花心一样,剧烈的爆炸让高大的福船也剧烈的颠簸摇晃。

    苏南霸主李子通知道天使军已经发现自己了,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了,长叹一声:“打了一辈子猎,最后让雁啄了眼睛”。

    “轰隆!”

    只听得轰隆一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像大锤撞巨钟似的,震撼着整条旗舰。操纵室里折腾得如同闹地震,叫人五脏六腑不得安生;就在这片震天价响的霹雳声中,瓷器粉碎,没系牢的东西四处横飞。水平舵手拼命把住舵轮,水手们有的跌跌撞撞,有的摔得趴在地上,其他的人都撞在舱壁上。

    苏南霸主李子通也摔了一跤,觉得两个脚脖子一阵钻心的剧痛,痛得他直担心两脚都摔断了呢。

    全船一片嚷嚷声,乱成一团。

    “轰隆!”

    甲板也被震得随着船首朝上翘。船里呼天喊地,声音盖过了船壳外轰隆隆的怒吼,一个双臂乱挥的沉甸甸的身子猛地向苏南霸主李子通撞了过来,把李子通的背脊撞到通往指挥室的梯子上,痛得他够呛。

    一号福船旗舰船身惊人地往上翘,到处传来破裂的声音,一名水手像具还有暖气的尸体般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他还闻得到这人满嘴的酒味。

    “轰隆!”

    这一回真像是末日来临了!又是一声爆炸,炸得受尽折磨的船壳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一股凉水兜头冲到苏南霸主李子通脸上。

    李子通脸色铁青,眼睛睁得圆滚滚的。

    几乎就在正前方,两条闪闪发亮的磷光,划破火红的海水,贴近舰首,稍带一点角度疾驰而过。真是千钧一发!

    附近三艘福船已被炮弹击中,黄色的火焰在舰尾熊熊燃烧,浓重的烟柱直冲云霄。

    炮弹像鲱鱼一样,在李子通的一号福船旗舰周围群集游弋。

    他周围响起一片混乱的喊叫声。天啊,这下子要打中了!他抓住舷墙,屏住了呼吸……

    一片火光!

    轰隆一声,顿时像阳光下一样明亮。

    雷鸣一般的气浪撕裂着苏南霸主李子通的耳膜。他被这股气浪震得双膝跪地。他挣扎着一跃而起。整个舰身像出了轨的火车一样,摇摇晃晃,东倒西歪。更糟糕的是,舰身突然倾斜,这比火焰窜上左舷更糟。他昏昏沉沉地约略估计——在几秒钟内——舰身倾斜了至少十度。炮弹炸开的窟窿该是多么大啊!

    又是一声爆炸!他脚下甲板猛地一震。在舰尾远处,甲板的后面冒出一股又粗又大的火焰。

    尽管旗舰被炮弹击中使人心痛欲碎,一场惨败已成定局;尽管从旗舰上发出的火光和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眩目的火光、震耳欲聋的嘈杂喧嚷、呼号声、惊叫声、冲鼻的燃烧气味、刺眼的烟雾、不断倾斜的舰体、血色海面上的恶梦般的红光、舰桥上发出的水兵惨叫的聒噪声——尽管处境险恶,但苏南霸主李子通并不心慌意乱,也不垂头丧气,他是苏南霸主,绝不会轻易认输。

    他脸涨成紫红色,冲进操纵室大吼:“稳住!稳住!全速前进!”

    操纵室里几张脸都是一副神色——完全吓坏了。船长不再望着标图,而是茫然朝天翻着两眼,张开厚唇大嘴,胖嘟嘟的大脸活像戴上一副显示惊慌表情的波斯面具。

    水平舵手正拼命在掌舵。这个空间东也矗出一块铁,西也矗出一块木板,现在正不断在颠簸,不断在震动,其他水兵都紧紧抓着柱子,凡是可以防止折臂断腿、砸破脑壳的东西都紧紧抓在手里。

    炸弹隆隆爆炸,炸得天翻地覆,闹个没完没了。书本啊、杯子啊、仪器啊都乒乒乓乓,满处乱飞;软木碎片撒得像下雨似的。尽管如此,水平舵手们还是遵守苏南霸主李子通的命令,拼命扭转着舵轮,一号福船旗舰嘎啦啦一响,在翻腾的海水里颠啊颠、晃啊晃的,一蹶一蹶地朝前航行。

    “轰隆!”

    “轰隆!”

    “轰隆!”

    这回一号福船旗舰遭到了接二连三的猛烈打击。轰隆轰隆的金属撞击声,地动山摇的震晃,耳际的剧痛,旗舰在海上拼命蹦跳折腾,船体破裂的声响,惊恐万状的呼喊,看不见的东西在苏南霸主李子通脸上打了个正着——有一件东西怪尖锐的,把他腮帮子也割开了,血流满面。

    “轰隆!”

    “轰隆!”

    “轰隆!”

    终于,又一发炮弹准确命中了李子通所在的一号福船旗舰。

    一颗灼热的弹片飞来,滚烫的感觉瞬间贯穿了苏南霸主李子通的脖子。喷涌的鲜血带着哨声溅在甲板上,李子通的意识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苏南霸主李子通至死都不明白,两千多艘战船打三十艘战船、五万多人打五千人,结果竟然大败,而且是近乎全军覆没的惨败,而自己连对方毛都没捞到一根,当真是死不瞑目啊。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