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幽冥之火再次燃烧
    所谓的尸儡虫,乃是亡者议会的巫妖们搞出来的一种特别不和谐的炼金产品。它的本体其实是一种细小到肉眼根本捕捉不到的小虫子,且还无色无味。它的效果相当恶劣,可以随着食物和水进入生物的体内,隐藏在其脏器之中,以其血肉和养分为食慢慢成长,一直到将母体的生命力完全吸干。长大之后的尸儡虫会从尸骸中爬出来,也就变成了亡灵巫师们最强大的炼金武器之一,只要砸在地上或者随便捏开就能制造出尸爆术效果的毒星虫。

    理论上,尸儡虫寄生的母体越强,其生命力便越强,那么养成的毒星虫自然威力也就越大。如果受害方缺乏警觉性,没有什么神秘学方面的反制能力,便更有可能死得苦不堪言还极度憋屈——尤其是以缺乏感知能力的纯武斗派的战士居多。

    不过,赛希琉并不是这个类型。实际上,在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她便已经察觉到了这些无色无味的小东西的存在。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并且跟着挂逼的主角团核心小伙伴之一,出生平民的赛希琉,其身上携带的各种道具和装备其实已经是足可以让大多数贵族子弟望尘莫及的地步了。譬如说,一枚贴身戴着的精致叶形花卉项链,却是出自高精灵之手的昂贵法器,乃是暮光岛女王奥菲妮娅托人送过来的——虽然赛希琉至今都没有搞明白这样的超级大人物为什么会送自己这般价值连城的装备,而且还附带着好几件昂贵的夏装冬装礼服和香水——如果以陆希的氪金狗眼标准,便已经是白银级了,上面还恒定着一个鹰眼术和一个驱邪领域。

    所谓的“驱邪领域”,是属于精灵魔法中的一种,某种程度上比起奥术预言学中的“侦测邪恶”还要好使。因为后者是以神秘学力量的构成模式来侦查的,前者则更上了一步,是以正负能量,生命和死气,秩序和混沌这种规则来判断威胁的。

    不过,就算是没有戴这种东西,赛希琉也不可能会吃尸儡虫的亏。感知和精神力到了她这个程度,普通人程度的“无色无味”对她来说大概就是恶臭扑鼻了吧。这也是她方才只吃面包和配菜的关系——当然,这其实是心理因素。港个真,这玩意真的没有啥气味,而且超凡的实力者真一不小心误食了,光靠胃酸就能把这些小东西彻底消化掉了,搞不好营养价值还挺丰富的。

    嗯,学姐的心理素质还是比我好得多嘛。方才好像是一点都没有察觉似的大吃大嚼,大概是一点都不在乎吧。

    “呕哇……”安德莉尔一副快要吐出来的表情,似乎想要去抠自己的喉咙,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脸色涨得一阵红一阵紫的。

    收回前言。赛希琉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有翻白眼,如果她是个小太妹,这时一定会骂一句mmp吧。

    “啊,你不知道这里有加料啊?”

    “我,我应该知道吗?我又不擅长预言学。”

    “可是……”赛希琉露出了

    “没事的,一进了达罗舒尔我就觉得哪里都不对,这锅里下了药我是猜到了。不过我身上好歹还带着一枚龙眼宝石的护身符,几乎百毒不侵。只是我没想到会是尸儡虫那么恶心……”说到这里,安德莉尔差点又要吐出来了。

    “真是对你们刮目相看了啊!两位将军,对抗黑旗翼人和亡灵第一线的名将,现在居然用亡灵的手段下毒?第六军团的将士们个个都和亡灵巫师们结下了生死大仇,可若是知道你们现在开始这么玩了,会作何感想呢?”

    握着刀剑的卫兵们面面相觑,都多了几分迟疑。很显然,他们虽然是两位将军的心腹卫士,但安德莉尔的话对他们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的。

    上了年纪的卡列维少将似乎有些懵逼,而德南少将在呆愣了片刻之后,却忽然愤怒地涨红了脸:“这是何等的侮辱……你们这是在混淆视听,胡说八道!”

    “是的,明明放的只是麻药。”卡列维少将道。

    他们若不是演技高到可以去宝石海岸大剧院飙戏,便是真的不知情了呢。赛希琉不知道是哪一种,但一定确定,他们真的对自己抱有恶意。

    “拿下她们!”德南将军厉声道。

    一名合格的军事指挥员,至少是可以让自己的命令成为直属卫士们的条件反射的。于是乎,士兵们瞬间抛弃了疑惑开始行动。其中一人撕开了卷轴,瞬间便形成了一个禁魔领域;两人从衣袖中摸出了手弩完成了射击,使用的弩弹箭头不是致命的钢矢,而是并不致命,甚至连大伤口都不会留下的麻醉针;其余的人则直接扑了过来。

    他们知道这两姑娘是魔法师,但还是在以之前对抗施法者的战斗常识为依据的。在这些第六军团的骄兵悍将们看来,施法者再强大,但被这么多套路给祸祸了,施法效率也是会受影响的。而且,瞧这两姑娘娇滴滴的样子,一看就没什么蛮力,己方这么多人扑上去,应该是可以完成压制的。

    于是乎,准备了那么多套路的他们自己便被套路了。他们不知道,这种大众化的卷轴携带版禁魔领域对塑能、变化、精神等等这些需要“硬施法”的咒文会起到一定的效果,但对已经存在了的神秘学效果却毫无意义。

    于是乎,几名冲得最猛的士兵直接撞到了一堵铁墙上,当场就昏了过去。其余几个人赶忙停下,赫然发现一台三米多高的傀儡已经立在了姑娘们身后,几乎已经顶到了餐厅的天花板。士兵们表示自己见过很多种战争傀儡,军用标准的,冒险外售型的,法师们的特殊订制型的,却从没有见过这般精致华美的样式。金银色的甲胄覆盖在他的背后,花卉藤蔓一般的纹路萦绕于上,更像是用金银雕雕琢出来的华美画卷。然而,谁也不敢否认这精美的艺术品,同样也是最强悍的魔道兵器。这些士兵们明明只是在面对一台三米高的傀儡,但却仿佛是在对抗一堵城墙。

    这台无论是造型还是色彩都极具古典神话时代般华丽的傀儡,随即以和自己的身形完全不符的灵敏动作回过了身,一个挥掌便将数名士兵当场击倒。他的动作轻描淡写,就像是在扫一堆积木似的。

    而在一众卫士们如一堆脆弱的积木般撞在一起摔成一地鸡毛之前,带着麻醉针头的箭矢也直接被弹开了。并不是靠着魔法,而是安德莉尔从手杖之中抽出来的细剑。

    卫士们都有有点茫然,但两位将军却已经在转移了。倒不愧是第六军团的名将,知进退明局势懂荣辱,既然已经知道这两个伪装成小白兔的其实对付不了的暴龙,那当然就没必要继续以身犯险了。

    反正,餐厅里只有十个侍卫,但餐厅外面埋伏的人却有数百人之多,而且还有那边的支援。

    ……可是,那边。两位将军想到了方才赛希琉地指责,心中都随即不由得一沉。

    应该,还不至于做到那一步吧?

    可是,现在的态势已经容不得他们胡思乱想了。

    “拿下他们!”两个女孩已经用眼神达成了共识,一人持剑,一人提杖都飞身扑了上去。

    仅仅是一个健步,安德莉尔便已经冲出了餐厅,也冲出了卷轴制造出的禁魔领域,离两位将军只有一步之遥。她的手掌被电弧包裹着,不断激烈地摩擦着空气,发出了仿佛千鸟齐鸣般的声音,然后径直按向了德南少将的背心。紧接着,便是一声“轰!”的巨响,宛若平地起了惊雷,震得所有人耳朵都在“嗡嗡”地叫。

    那并不是强袭掌击中身体的声音,更像是轰在了城墙上。对方似乎是发出了一声很痛苦的哀嚎声,整个人直接扑了出去,就这么撞出了餐厅,摔倒了外面。那里不知道何时已经有大批的甲士集结完毕,直接就把受了伤的将军给护住了。

    “钢铁皮肤?我倒是没想到,预言学高手的德南大师,在变化学方面的造诣也那么深呢。”安德莉尔哼了一声。

    德南少将表示自己不想说话,躺在人群中哼哼了几声。钢铁皮肤虽然没让自己受到致命伤,但五脏六腑受到的冲击伤却足够让她气血震荡,半天都说不话来。

    而另外一边,年纪更大的卡列维的动作却要更快了几分,早早便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军队中,也恢复了几分胆气。他从卫士手里面接过了自己惯常使用的大剑,顿在了地上,大声喝道:“现在,你们看到了,你们是没有任何机会的。放下武器投降吧,姑娘们。我保证你们不会再受到伤害的……奥鲁赛罗号上的船员们,也不会受到伤害。你们的确是身怀绝技的超凡施法者,但总要为船上的那些追随者们想一想吧。”

    安德莉尔放下了剑,似乎是在盘算对方的话,但赛希琉却道:“所以,今天晚上对我们的发难,依然只是您二位的自行其是吧?军团大多数将士都一无所知,是吗?”

    两人都没有说话,但这已经变相回答了他的问题了。

    “所以说,就算是真的有人在攻击奥鲁赛罗号,也只是小规模的部队……”赛希琉停顿了一下,看着爬上了夜空的月亮:“偷偷摸摸的,乘着夜色,是吧?”

    “你们拿不下来的。”她拍了拍腰间的怀表——其实是可以进行战术通信的战术导力器,用信心十足的口吻道。

    卡列维将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黑气,表情扭曲,带着三分羞惭,三分愧疚,以及更多的恼羞成怒,忍不住喝了一声:“小姑娘,不要故弄玄虚!我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流血的时候,你……你爸爸都还在吃奶呢!”

    “……你们已经猜到了,是吗?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敢单独过来赴宴呢?”

    “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包围您啊!”安德莉尔理所当然地道。

    是的,两个姑娘都可以肯定,东方军团现在的中下层将士们还不知道首都那边的状况,正出兵在外的司令官阿斯特雷也不知情。那么,一切便都有可能是这两个将军的自行其是。安德莉尔和赛希琉当然可以选择不来,逃跑当然是可以逃跑的,但第四军团的态度对政变双方都很重要。况且,常理来判断,纳摩亚黑旗翼人们的行动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浓浓的阴谋味儿,那出去打仗的赤色雷光搞不好此时也已经中计了。

    这么一算,当场把这两个二五仔拿下,说不定便是解决这件事的最省时省力又省心的办法了。至于两个姑娘怎么劫持两个带着几百名铁甲和十数名战斗法师的将军……好像她们压根就没把这当成一个问题呢。

    然后,却只看见一阵华光闪过,两名和方才那台傀儡一种型号的大家伙就像是从地面上长了出来似的,护住了两个姑娘的侧后。一台体型堪比犀牛的狼形金属傀儡则出现在街道的另外一边,正对着这边的军阵。它咔嚓咔嚓地长了一下嘴巴,仿佛是在如同真正的巨狼般嚎叫似的。紧接着,其肋下如翅膀一般的机械构装打开了盒盖,露出了杀气腾腾的射口,钢铁四肢的勾爪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身经百战的军团士兵们也没有见过这几个样式极不和谐的大家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些弹孔是什么鬼,却也本能地能感受到危险。况且,那狼傀儡的爪子和利牙,那人形傀儡手里的巨剑大刀和铁刃,都足可以撕开他们身上的精钢锁子甲。

    赛希琉看着这些士兵们的一丝畏惧,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可以的话,她当然也不想对这些守护过联邦东方边境的士兵们动手,但到了这时候,大概也不可能再留手了吧。

    可是,也就在双方即将开打的一刹那间,远处却忽然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爆炸声,比起方才安德莉尔的那一下强袭掌可是要猛烈多了。

    大家都不由自主地闻声望去,不少人顿时骇然。

    “那,那可是居民区的方向啊!”

    “住了不知道多少平民。”

    当然了,魔法师的观察方式,自然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

    “那是……青绿色的火焰?”

    “嗯,是幽火。亡灵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