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大器宗 > 《大器宗》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世道变了(下)
    当那些修士们飞到郊外,看见空的战斗场面时,星桓已然身负重伤,而且身陷重围。

    方妄不愧是被密堂暗卫看的人物,之前还震惊于那些突然出现的神秘帮,下一刻就已经醒悟过来,朝着星桓发起最后的围攻。

    “他受重伤了,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好会,一定要趁现在,把他杀死!”

    方妄有自知之明,明白星桓这样的人物,不是他们可以活捉的。

    与其为了活捉他而自缚脚,倒不如放强攻,把猎杀目标的花红拿到。

    与此同时,方妄也把目光扫向那些围上来的人群:“陆金丞,红娘子,布断界两仪阵!”

    两名被他点到名字的同伴会意,越众而出。

    随着一金一银两面宝镜从他们祭出,耀目的光芒交相辉映,在空结成浑厚的光幕。

    然后两人便各自盘坐在空,以触镜,将自身法力加持其。

    方妄等人胆敢选在这处浮山坊猎杀星桓,自然少不得早做准备,他们早也考虑到了行动暴露,被外人截胡的可能,这两面宝界,以及以宝镜为阵眼,结成的“断界两仪阵”,就是专门为了应付这种场面而设。

    当光幕张开的时候,率先过来的修士们,已经来到百丈之内,见状不免停了下来,面上露出吃惊的神色。

    “不要轻举妄动,这些人来历不明,恐怕并不好惹。”

    闯荡江湖,没有人愿意轻易得罪强敌,如果换成其他人,也许这些修士就硬闯法阵了,但是这帮人看起来颇为凶悍强大,刚才展露出来的奇景也颇为震撼,当场就镇住不少人。

    眼下的局面,看起来就像是方妄等人重伤星桓,要将其猎杀,这种人物,自然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招惹。

    所以方妄等人预留的段还没有派上用场,便见众人围着法阵,看起了热闹。

    阵,星桓已经接近山穷水尽,之前那些神秘高的突袭,给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那些武器不仅蕴含了禁断神通法术的绝玉,似乎淬上这诸天之的各种奇毒,下尽了血本。

    星桓不仅难以调动法力,就连神念,也变得衰弱之极,根本无法抵挡方妄等人的疯狂攻击。

    最终,方妄亲自举着重宝,冲了上去,一剑刺穿星桓的胸膛。

    宝剑锋利,这一击,毫无悬念,再次重伤了星桓。

    “快看,他的伤口!”

    众人见状,纷纷惊呼,难以置信地看着星桓的伤口猛然爆裂,流出了更多的鲜血。

    在这器宗重宝的伤害下,大能高近乎无限复生的血肉衍生法门,似乎也失去了用处,外人看着,仿佛都能感觉到,生正在飞快从他身上流逝。

    “呵呵……真……真想不到……我……我星桓……竟……竟然……会栽在你们!”

    含着无限的不甘,星桓断断续续,说出了最后的遗言。

    他经历之前的战斗,早已油尽灯枯,但在这最后的时刻,却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头脑无比地清明起来。

    “不,我不是栽在你们,我是栽在器宗,是栽在李晚!”

    星桓心狂呼,整个人反而像是失神一般,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星桓恍然惊觉,自己所犯的最大错误,竟然就是留下来与这些人纠缠。

    从他没有在看见他们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危险,逃之夭夭开始,败亡的结果,就已经注定。

    然而很快,他又想到,即便自己足够警觉,也不可能发现暗藏的杀。

    器宗推行凡人之道,正是要把这天地之间最为伟大的力量,赋予凡人所用,这些人表面看起来没有威胁,实则全副武装,杀意已决,以有心算无心,必然能把自己留下。

    而且就算自己侥幸逃脱,也不可能逆转器宗道传诸天的局面,这是时代的洪流,革新的力量!

    “原来,从一开始,我的结局就已注定!”

    星桓面上愤怒渐消,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落寞。

    他在最后关头,已然明白过来,自己并非败在这些无名散修,而是败在李晚。

    当自己不思进取,沉湎于法道大能的强大与荣耀时,这个诸天,早已出现了全新的道途,能够克制法道,斩杀大能。

    可笑自己明明已经接连见到云舫与罗振宇的下场,仍然心存侥幸。

    自己并不是不重视这些东西,而是不曾摆正心态,把自己放在弱者的层面去看待。

    大能的重视,是居高临下的俯瞰,是点评,是忌惮,但却始终还与真实情况有所偏差。

    从这一刻起,凡人道器之途大势蓄成,即便是法道大能,面对它,也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星桓,死吧!”

    方妄没有星桓那么多的想法,当他感觉到宝剑刺入星桓心脏的时候,整个人都陡然兴奋起来,全身血液,仿佛瞬间就被点燃。

    杀!

    杀了他!

    斩杀大能!领取花红!扬名诸天!

    无尽的荣耀和财富,正在等待,一切冒险和牺牲,都是值得的!

    冧河等人或许说,方妄等人,的确是无知者无畏,他们在过去的岁月,从来没有真正和法道大能交,自然也不会明白,法道大能,究竟拥有何等的神通力量。

    但是在器宗重宝的加持下,他们完美克制了对方的发挥,甚至还有冧河等人暗出相助,帮他们重伤星桓。

    这等于就是把一盘香喷喷的肥美香肉放到嘴边,要是连这都让它飞走,这些草莽散修,也不用闯荡了。

    杀红眼的方妄,已经彻底豁了出去。

    如果说,在不久之前,他对半步长生的大能高,还存着几分敬畏之心,那是长久以来,法道称雄,修为压制所带来的天然威慑,但是现在,堂堂法道大能,竟然也要在自己剑下喘息,衰弱,他的所有敬畏之心,已经荡然无存。

    原来,大能高也会重伤,也会衰弱!

    原来,大能高也要死亡!

    方妄不知兴奋还是恐惧,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身上化神武装也似有所感应,分出许多鳞片一般的魔甲,晦涩的力量在其流转,整个人都像极了被蛇鳞包裹的古代妖魔。

    方妄并不知道,这是冧河等人动过脚的高阶重宝,上面经由器宗宗师精心设计,一旦宿主心境变化过于剧烈,就会自动汲取虚空力量,启动隐藏的战斗姿态。

    这是一种名为巴蛇的强大荒兽的力量,器宗高人取其不朽圣骨,融入巴蛇精血,辅以种种秘法,炼成此宝。

    虽然受到材料限制,这件法宝最终没能突破到至宝品级,但是仍然封印着这尊巴蛇荒兽的一击之力。

    那是达到了道境八重,肉身不朽境界的强大荒兽,单以道果而论,甚至还要远超星桓。

    这股力量爆发出来,立刻便形成了一尊覆盖全身的血色虚影,强大的巴蛇高仰头颅,猛然把星桓吞入腹。

    轰隆!

    猛烈的爆炸声,虚空崩塌,天地震颤,星桓血肉飞溅,连带着方妄自己,都被这股恐怖的力量炸开。

    但下一刻,方妄却是突然一个翻身稳稳站住,伸一捉,把漫天飞散的血肉当,其一块抓在里。

    那正是星桓的头颅!

    星桓受到巴蛇魔血侵蚀,神魂破碎,生全无,已然是当场陨落。

    “哈哈哈哈,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方妄浑身是血,如同魔怔,狂笑起来。

    四周,围观修士远远看着这一幕,尽皆震撼不已。

    ……

    “什么?有一伙草莽散修接下悬赏,袭杀星桓,付出死伤小半的代价之后,就成功得了?”

    “星桓死在了散修里,那散修,只有道境五重的修为……”

    “半步长生大能,被五重修士……还是一名散修,给杀死了?”

    “变了!这世道,真是变了!什么时候,低阶修士也能打大能高的主意?大能高任人凌虐,肆意围杀……”

    短短几日之间,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传遍钧天星桓内外,而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向外传播开去。

    这一次,无需任何人推波助澜,所有听闻此事之人,都在用尽各种办法,疯狂求证。

    当他们从各种门路了解到真相之后,全都深深为之震惊,然后又继续把这件事情传扬出去。

    各方都对他们击杀星桓的内幕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没有人认为,单凭这些散修高就能击杀星桓,但是调查来调查去,除了发现他们曾经得到一些神秘人物的帮助,愣是没有其他所得。

    最后,众人也只能归结于,他们拥有的武装兵宝实在厉害,这种宝物克制了星桓的发挥,才能成功。

    消息一传出,各方更是为之哗然。

    难以置信的,震惊害怕的,探求内幕的,深感兴趣的……各种人等,蜂拥而至,整个浮山坊,迎来了大批的眼线和密探,也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各路高。

    方妄等人,瞬间成了名人,终日被各方宴请,试探,不堪其扰。

    但也许是因为之前击杀星桓的战绩实在太过骇人,迄今为止,各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诸天不乏有人怀疑他们是欺世盗名之辈,瞎撞上了重伤的星桓,但万一他们货真价实,贸然试探,必是大祸。

    这样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了器宗作出反应。

    他们似乎已经认定,方妄等人,的确是成功击杀星桓,赢得他们许诺的高额悬赏,于是以宗门名义,邀请方妄和其幸存的名修士远赴幽天,领取重奖。

    并在这同时,许诺以甲等供奉名位,进行招揽。

    消息一传出,舆论再次为之哗然。

    “方道友,这次你们终于要一飞冲天了,器宗给出的赏格极其贵重,无论是神兵宝甲,还是灵玉,都可以自己享用,或者传于后人,成功捕杀者所能得到的秘库极品,更是传闻之,堪比至宝的法宝,你们这一去,便是子孙万代的基业,都能从此打下。”

    “更有那器宗甲等供奉之名位,堪比草莽坊市坊主,各域洞主,界王,真可谓是名利双收啊!”

    浮山坊,一处坊市长老的府邸,一名衣着华贵的六重修士满怀感慨,对前来做客的方妄等人说道。

    这段时日,方妄成为了这位涂长老的座上宾,正好躲在他的地头疗伤休养,以防不测。

    方妄并不知道这位涂长老的底细,但却知道,他似乎和远在蓝海域的谟王有所联系,这次能够顺利剿杀星桓,也多赖他的帮助。

    方妄听到器宗那边终于有了回应,也是怔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他点点头,对涂长老道:“让涂长老见笑了,我等乡野之辈,能得如此遇,实在是不易,我等立刻便要动身前往。”

    涂长老道:“既然如此,涂某便不留诸位了,但此去山长水远,还请允涂某为各位设宴践行。”

    他对这些新崛的高,也是极力结交,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到了器宗之内,必然被当作典型的榜样高高拱起。

    方妄对这种事情,自然是乐在其,这些地方豪强刻意结交,奉上各种珍宝和人情,是作为草莽散修的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不久之后,方妄离开,准备招呼麾下众高一起赴宴,涂长老所在的房间,却突然黑影扭动,出现了冧河的身影。

    “参见堂主!”看到冧河,这位浮山坊的坊市长老竟然恭恭敬敬行礼参拜。

    因为浮山坊龙蛇混杂的特性,这处地方,竟然也被密堂渗透了。

    这位涂长老,似乎是密堂自己人,冧河也没有跟他客气:“派人盯紧一点他们,此行前往幽天本部,不得有失。”

    冧河继续道:“这几人本身无足轻重,但却事关宗门大计,刚刚击杀星桓的他们,已然成为诸天焦点,正是要有个圆满结果,才能更进一步刺激诸天散修,让他们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无限光明的前程。”

    涂长老听到,点点头道:“堂主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保证他们安全抵达。”(未完待续。)

    [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