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文艺世界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跟你说最好
    第四十九章 跟你说最好

    ()

    ()()

    ()新的获取作品的方式,对庄语来说,有利也有弊。好处在于,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作品的情绪,更能将作品和自身紧密联系到一起,而不仅仅像以往一样只是个誊写官。但是坏处也非常明显,恰恰因为更加直观,悲观压抑的情绪弥散开来,在脑海中定了根,一时间很难挥散去。

    情绪不太好,庄语脸色沉沉的,脑海中都是《断了条胳膊的人》里面的故事画面。老林的幸福,老林的不幸,老林遭遇不幸之后的人格扭曲,全都历历在目。

    但是梦境就是梦境,现实还需要回归现实,庄语努力尝试着将小说放在一边,不过尝试失败之后,他还是立马把小说誊写下来。

    写过之后,稍作修改,就直接发到了微博上面。

    把短篇发到微博上面供人免费阅读,虽然赚不到钱,但是庄语之前却已经尝到了甜头。

    因为免费,阅读量就会大大地高于收费作品,所以能给他带来的灵气也就会更多。

    而且因为免费,也为他带来了不少新读者,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自我推广,所要消耗的,仅仅是一片短篇小说的稿费而已。

    这种推广方式,谁都知道,但是大多数人没有这么些好作品,而且就算有作品,也大多不舍得这些做给自己带来的实际收益。

    而此时,有不少把庄语设为特别关注的微博用户,都在第一时间收到了微博推送消息,知道了庄语的新作品。

    当然了,于晴也是其中之一。

    正在家里躺尸的于晴,忽然手机一震,拿到手边一看,见是庄语的微博更新消息,立马点开看了。微博没有让她失望,正是一篇新的短篇小说。

    “断了条胳膊的人?”

    于晴喃喃自语,名字倒是比之前作品的名字都要长,不过光从名字并不能看出来什么。

    好在她正是无聊,能有新作品看,自然是迫不及待。

    出乎她意料的,仅仅是看过第一段,就让她感受到了不太一样的写作风格。之前庄语的两篇作品虽然也很有些不同,但是其中的语言诙谐幽默却一样的让人快乐。

    但是这篇作品,开篇的语言风格就显得异常急促,简洁。

    简短并不会让人感觉到会错过很多东西,相反的,更让人感觉到了紧凑感。

    每一句话,每几个字,似乎都是一副实实在在的画面,赤坦坦地呈现在读者的眼前。像是从前的老电影,一帧一帧的画面,谈不上多流畅,但是连起来却是一个故事。

    当然了,说是一个故事,还为时尚早,因为她才刚刚看了前两段而已。看到了的只不过是几个动作,几个表情,几个场景。

    不过,也就是这一点点东西,一下子就能让于晴了解到,这本书的背景大概是上个世纪某个年代。

    故事的主人公叫老林,他住在一个小胡同。

    从胡同里面进去,第十家就是他的家,家里面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第一部分似乎没说什么,于晴只看到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

    直到第二段,机器间工作的老林对着机器轮子发愣,忽然胡思乱想起来。

    “要是有这么一天给大轮子咬断了什么呢!”

    这种念头一旦升起就遏制不住,老林魔症了,整天都在想着这种事情。

    看到这里,于晴忽然想到标题,意识到了什么。

    或许老林就在这样的悲观思想中断了胳膊——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所谓的断胳膊,也不过是老林自己的臆想,他只不过活在自己的恐惧中而已。

    老林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安全感,他跑回家问他妻子:“我是我给机器轧坏了,不能养家了,那你怎么办?”

    翠娟不想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但是老林却坚持需要答案,没有办法,翠娟只有告诉他,即便是他不能养家,她也可以出去工作养家。

    老林在想什么,于晴揣摩不透,人性很复杂,并不是一句话能够说明的。

    他告诉翠娟,如果真这样,希望她改嫁。

    但是他真的这样想的么?不知道,老林没说,说了也未必就是真的。

    后来,老林真的出事了,胳膊被切掉了一条。

    “真的出事了!”于晴有些揪心,虽然早有预料,但是看到悲剧发生,还是忍不住感慨。

    出了事情,厂里面不给钱,也不再让他做工,生活变得艰巨起来。

    而失去了胳膊的老林,似乎也一下子失去的所有精气神。他开始疑神疑鬼,开始自暴自弃。

    他似乎忘了以前的生活有多幸福,只觉得妻子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嫌弃。

    “呵,男人可悲的自尊心!”于晴嘲了一声,她开始有些看不起老林。

    后来妻子忍受不了他的性情,出去做工不再回来,孩子也死了,他变得不人不鬼。

    提着刀他想要去杀了厂长,可是正好看到另外一个倒霉鬼从厂里面抬了出来,他又放弃了计划。

    而在这个时候,老林的内心活动是最为复杂,当然,也是最为荒诞的。

    同样身为受害人,对于自己的后继者,他没有多少怜悯,似乎更多的是自我安慰和幸灾乐祸,一种畸形的释然。

    从别人的痛苦中,他感受到了生活的希望,多少天以来,他第一次笑了。

    “怎么会这样!”

    于晴不知道自己在问谁,是要问庄语为什么会塑造出老林这样畸形的人物来,还是在问人真的会因为失去一条胳膊而变得如此?

    太悲观了,对于人性的思考与揣摩,庄语在这篇小说里面似乎显得非常消极。

    “人真的会有这么脆弱么?”

    ……

    “人真的好脆弱!”

    在另一个地方,一个女生眉头紧皱看着手机,深深地叹了口气。她也是第一时间看到了这篇文章并且立马读完了,对于老林,可恨也有,可怜也有,但是对于翠娟和孩子,剩下的只有可怜。

    她心里闷了一口气,从抽屉里面找出了纸笔,写了起来。

    “庄语,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的第一封信。本来并不准备这么快给你写第二封信,但是刚刚看了你的新作,心里面有点话,想来想去,跟你说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