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奥术仙尊 > 第九百六十五章 丹主,丹圣
    “是。”事关身家性命,洛真也不敢马虎。

    “我丹圣峰弟子分为外宗、内宗、核心、真传四个级别,如我等丹神,哪怕是一个小丹童,至少也是内宗级别。当然,小师弟你本应享受到的长老级待遇,都会分毫不少的给你。你所失去的,不过是些许虚名罢了。”陆长发安慰道。

    “嗯,一起全凭师兄做主。”洛真很识相的点头。

    虽说这具身躯才十几岁,可他的思想却很成熟,名利不能双收,当然是选择利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嘛,人怕出名猪怕壮,当然,阎浮提世界貌似没这话。

    “嗯,这是行宫禁牌,炼化此牌,对你日后在此修行,大有好处。”陆长发一挥,衣袖飞出一枚令牌,更有一个储物袋飞出:“这是一些丹道典籍,你且拿去观看,有任何不懂之地,皆可来问我。另外,里面还有一年的神师俸禄。想必这一路赶来,师弟也累了,便下去休息吧。”

    洛真点头,以灵力催发禁牌,寻自己住处去了。

    别说青莲做事留一线,更赐下诸天青莲经这等逆天经典,两者完全就是难兄难弟,就单单是同生共死契,洛真就不得不对这丹道上心。毕竟,丹道可能关乎青莲存亡,这等于是在自救。

    入了自家行宫居所,洛真炼化禁牌,就一头扎进了丹道典籍。

    一位丹师,最重要的就是积累,就是底蕴。其主要是由草木学识、丹术、丹方个方面构成。所谓草木学识,便是有关药材的各种属性、特征,丹术则是各种炼丹技巧、方法,至于丹方则是各种灵丹药方。

    想要成为一位丹师,方面缺一不可。

    陆长发相赠的丹典,将方面完全囊括。

    这是陆长发全部的丹道藏书!

    虽只一个储物袋,但足足近万部之多。

    洛真沉浸其,开始疯狂汲取养分。一部又一部的丹典,被疯狂记下。

    一个月之后,洛真盘坐在行宫之,所有的丹典已全部记忆脑海,收回了储物袋。一个月,记下万部丹典,这在丹圣峰,可是从未有过。哪怕博闻强识,记忆天赋超群,也达不到这种恐怖境地。可洛真的优势实在是太大,好歹也是考过211重点的高材生,能在千军万马杀出,记忆力怎会弱了?当然,记忆力再强悍,也有一个记忆周期,一段时间不温习,便会遗忘,可洛真还有足以与灵道主媲美的强悍灵识,识海浩瀚,足以令他过目不忘!

    其实,只半个月,洛真就已将丹典读完,而剩下的半个月,却是用来潜心领悟丹典。现如今,对丹典的领悟,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或许,现在我可以去尝试闯一下丹道塔。”洛真自语。

    丹道塔,是丹圣峰丹师的试炼之塔,无论丹师,还是丹童,一旦遇到瓶颈,皆可入塔修行,其有无尽丹韵,往往可令入塔者茅塞顿开。这一段,在一部丹典上,有所记录,是以洛真知晓,以如今丹道学识,他已有入塔资格。

    当即,洛真掌一晃,激发禁牌,直奔行宫主殿。

    “哦,小师弟这么快就出关了?”陆长发一讶。

    在他看来,洛真就算记忆天赋再强,也得四个月才能出关。

    “终究还是年轻啊,耐不住性子。”陆长发心道。

    “陆师兄,我想入丹道塔修行一段时间。”洛真直接道出来意。

    “丹道塔?”陆长发吃了一惊,随即恍悟:“小师弟是从丹典上看到丹道塔的存在,所以感到新鲜吧?其实,以小师弟的资质,完全不必急着去丹道塔,等过几个月,将那些丹典全部记住,再去也不迟。那个时候,收获才是最大。”

    “多谢师兄好意,只是那些丹典,我早已烂熟于心,只是自觉感悟上,遇到一些瓶颈,这才想要入塔修行。”洛真笑道。

    “什么?这才一个月你就……不可能,绝不可能!”陆长发连连摇头。

    “师兄请看。”洛真一笑,并未多言,但背后却陡然浮现一片青光。青光之,各种景象纷呈,密密麻麻,却又有秩序之分,青光共有层。第一层,乃是宝药灵草青光,第二层,乃是人影炼丹,第层,则是草木成丹之异象。

    “重丹道天?”陆长发大吃一惊。

    丹道天,乃是丹师丹道造诣深浅的象征。

    丹药、丹术、丹方,每一个方面达到一定成就,都可凝聚丹道天。其,掌握丹药十万,可成丹药天,明悟百种以上丹术,可成丹术天,洞悉千副丹方,可成丹方天。即便是五六品丹师,许多都也才凝出重丹道天的其一重、两重。

    洛真居然一个月间,就凝出重丹道天,这份天资堪称妖孽!当然,洛真之所以能够凝出重丹道天,与陆长发所赠丹典也大有关联。一位八品神师的库藏,岂是凡品?!

    可即便陆长发清楚这一点,也依旧动容。

    但陆长发很快就回过神来,暗自钦佩:“不愧是和师尊一样体质的丹道奇才!”

    陆神师震惊之余,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失落,毕竟,木灵圣体可是丹道圣体,堪称是专为丹道而生的妖孽,有资格晋升丹圣。

    丹神和丹圣看着只差一品,可实际上,却是天壤之别。他在丹神境界早已桎梏两千多年不得寸进,即便再修行万年,也未必能触摸到九品丹圣的门槛。

    “好!好!好!”陆长发连连点头赞许:“小师弟既然凝了重丹道天,自然有资格进入丹道塔修行。丹道塔是师尊炼制的一宗至宝,其蕴含空间道则,于外界看,虽是高不过百丈,可实际上,内部任何一层,都自成洞天,共计九层。

    丹圣峰任何弟子、长老,想要进入其修炼,都要持证明身份的丹道令,由塔门进入。这里面,却不包括我们丹圣一脉。我们这一脉弟子,可自当年师尊所设的另一条通道往返,小师弟你将此灵玉炼化,以灵识激发,佩戴在身上,便可直通丹道塔。且丹道塔内任何丹师,都不可能看得到师弟的存在。”

    话音未落,陆神师衣袖飞出一块五彩玉佩,落在洛真。

    洛真点头,将灵玉炼化激发的瞬间,一团光芒笼罩在了洛真身上,不容抗拒的牵引力暴动,下一刻,洛真原地消失。

    “呵呵,我们师兄弟人,资质最差的,在第一层接连失败十二次,资质最好的大师兄,都花了四次,才踏入第二层。不知道这位一个月就开了重丹道天的小师弟,能否再创奇迹,一次性踏上第二层,真是让人期待啊……”陆神师淡笑。

    当洛真回过神来时,已是出现在一片五颜六色的缤纷世界之。

    四周无数的草木丹石,各类可药用之物应有尽有。不过,洛真灵识扫视下,却知这一切都是虚假,只是灵光幻化。

    丹道塔的规则,陆神师并未提及,但洛真却在进入塔内的第一时间,便已获知。

    塔身的前层,乃是丹药考验,层,乃是丹术考验,后层,乃是丹方考验。每一层,都有各自规则,这第一层的规则,便是记忆丹药。

    在洛真头顶,一团云彩凝结,此云不是黑色,而是青色,云层厚重,下起了雨。这雨,便是第一层的考验了,并非寻常雨水,而是青色灵光之雨,每一滴雨水,都蕴含着一种药材讯息。丹道之修,不必抵抗,只要全力吸收即可。

    若能将青光雨全部汲取,便算过关,可踏入第二层。可若是无法汲取干净,识海承受之力达到极致,光雨便会弹开,而闯关之修,则是闯关失败,会被丹道塔自行传出。

    洛真头顶云彩不大,可光雨却是猛烈,疾风骤雨、倾盆而下。

    洛真心无外物,全神汲取光雨的丹药讯息。一种种的丹药讯息流淌,多数都与洛真丹药天重合,不重合的只有极少数。洛真每明悟一种丹药,丹药天便多出一种相应之物的光影。

    渐渐的,洛真生出一种不妙之感。原本,他以为自身凝聚重丹道天,过关应如探囊取物,可出乎意料的是,仅仅一个时辰,他就感到了吃力。

    当两个时辰的时候,洛真感到了巨大压力。而今,他丹药天的各种灵药数目,已然超过了二十五万,随着光雨噼里啪啦的砸下,识海剧烈波动,有些吃不消起来。

    洛真本能的运转诸天青莲经,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洛真的丹药天产生一股剧烈吞噬之力,狂暴的冲击云彩,竟硬生生的将云朵和尚未降下的光雨,全部拉入了丹药天,连一个涟漪都未激起的消失无踪。

    下一刻,丹道塔似有感应,一朵更大的彩云凝聚,雨点疯狂急下,瓢泼大雨都不足以形容。可大雨刚下,丹药天再次吞噬,这朵云彩同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洛真吞噬。

    紧接着,便是第朵、第四朵,一幕幕不断重复,洛真丹药天之内的草木光影,多达十余万。

    “呼……”洛真的强盗行为,似激怒了丹道塔,无尽的彩云要将洛真淹没。

    这一刻,整个丹道塔第一层的丹道修行者,全都震动——丹道塔空间竟而剧烈波动,这在以往可是从不曾有过的。

    许多丹童因一时分神,无法汲取光雨,被丹道塔淘汰出去,一个个不由懊恼。丹道塔虽不需任何贡献值,便可入内,但却有诸多限制。丹童级丹道修士,一年也只能入内一次。一旦用过,除非丹师赐予资格,亦或者立下大功,获得本峰额外恩赐,否则,一年内绝不可能再次踏入。

    丹道塔一层的波动,就连一些在其修行的丹师,都偶有传出,其一些在外惊疑不定,而另一些,则是心生好奇,再次入内塔寻。丹师的待遇远比丹童高的多,依据品级,每月可进入对应次数。

    可即便他们再次踏入其,也无法寻出波动源头。

    此事在丹圣峰迅速传开,就连一些闭关的丹师都被惊动,急急赶来,要入塔一探究竟,可惜的是,却也全都白费,一无所获。

    “丹道塔空间波动?呵呵,多半是小师弟搞的鬼吧?”陆长发暗笑,他敢断定,此事与洛真脱不了干系。

    身为神师之一,而今丹圣峰的代峰主,他理应到场。一晃身,其便直接出现在丹道塔之外。方一现身,便引起众多丹道修行者的大礼参拜。而其微微点头后,同样做出一脸不解之态的与诸丹师虚与委蛇。

    而此时,始作俑者洛真,还不知自己弄出了多大动静,依旧沉浸在修行,丹药天如饕餮一般,一口口吞下海量云彩,随着草木光影的充盈,越发厚重。

    终于,将漫天彩云吞尽,洛真清醒。

    在其丹药天,已存了足足百万丹药光影。

    “丹道塔第一关一次性冲击成功,赐丹神经一卷。”

    一个浩瀚的声音,在洛真识海内回响。

    下一刻,洛真便觉四周虚空扭曲,环境变幻,一位俊朗非凡的士,盘坐虚空之上,傲然俯视。

    “你是……”洛真一怔。

    “吾乃宣天子,丹道塔之主。”士答道。

    “丹道塔之主?师尊?”洛真一惊,急忙飘身下拜:“弟子洛真,见过丹圣师尊。”

    “丹圣?师尊?呵呵,小子,你弄错了吧?”士大笑:“我可不是什么丹圣。不过,你所说的丹圣,我倒是知晓,不过是个笨蛋,资质倒还尚可,乃是木灵圣体,可惜,悟性太差,闯此塔,第二次,方才闯过。不过他不是只收了个小笨蛋当弟子么?什么时候又多了你这个小家伙?”

    “什么?前辈不是我师?”洛真讶然,脑筋反应极快,很快就有所猜测:“难道此塔并非师尊炼制?”

    “你师尊?就那什么狗屁丹圣?”士狂笑:“区区真道丹修,也敢妄自称圣?此塔蕴含空间法则,岂是一个蝼蚁可以炼制?此塔乃是出自本座之,本座踏入仙道境十万年,领悟一丝空间法则,方才以空间晶石为材,融一丝空间法则,以半仙修为,冲破九天,窃来一丝虚空罡气,方才铸成此宝。因本尊擅于丹道,是以此塔蕴含丹道至理。本拟此宝炼成,作为本仙证道之宝。岂料,天有不测风云,遭小人暗算,含恨陨落……”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