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章节目录 第580章:帝主沈浪万岁!伟大帝业!(求月票)
    几天之前的怒潮城。

    主力大军远征乾京,整个怒潮城的守卫就落在了杰克唐,海拉公主等人的手中。尽管沈浪说过,浮屠山在黑色城堡的主力海军未必会北上进攻怒潮城,但是骷髅党舰队还是处于绝对的战备状态。

    这几个月时间内,怒潮城所有的兵工厂疯狂地连轴转,恨不得把所有的生产力全部爆发出来。也就是在这两三个月时间内,又生产出了三艘超级空中堡垒,不过并没有运往前线,而是用来防守怒潮城的空中防区。

    生产出来的噩梦石步枪,二十具小型龙之力,也全部用来防御怒潮城。

    此时整个怒潮城有十万新军,加上吴楚越三国前来受训的新军,大约总数在二十万左右。

    虽然顶级无数的数量并不多,但也勉强算得上是固若金汤了。

    矜君和苏难都不在,整个怒潮城的文武重担全部落入了索玄、南宫敖、金卓等人的肩上。

    幸好,越国尚书台宰相张翀,楚国枢密使李玄奇,吴国枢密副使等人已经带领各国的骨干官员进入怒潮城,开始了轮值生涯,要不然怒潮城人数不多的尚书台和枢密院非要累疯了不可。

    之前有一个人,拼了命想要减肥,结果失败了,不管他吃得再少,不管他锻炼得再幸苦,到了一百八十斤后就几乎再也减不下来了。

    那个人就是伟大的小说家金木聪,现在人家已经瘦下来了,而且还变成帅哥了。

    但……还是单身。

    这次可不是没有人看不上他,金木聪可是未来公爵继承人,而且变瘦了也变帅了。

    最关键是他的身份也变了,大乾帝国秘书郎中,官职是一点都不高的,但是位置要害啊,用现代的话说他可是大乾帝国尚书台的大秘,吴太子,楚太子也是这个职位。

    想要嫁给金木聪的贵族千金不要太多,甚至楚王和吴王都想要把女儿嫁给他,当然了,这两位大王的女儿最大的年龄才十八岁,但完全可以嫁人了。

    金木聪之所以保持单身,不是对祝柠余情未了,而是太……太忙了。

    而且他发现年纪变大了之后,变帅了之后,竟然渴望起爱情来了,不愿意随随便便苟合。

    当然,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年代想要渴望自由恋爱是荒谬的,尤其是像金氏这样的顶级贵族,实在是因为……金卓公爵太忙了,而苏佩佩夫人也很忙,关键她觉得自己的儿子还能年轻。

    好吧,其实是因为她内心有一个念头,想要和沈浪亲上加亲,她得知沈浪在炎京还有一个妹妹,也就是姬宁小公主。

    金木聪埋头奋笔疾书,当然不是在码字,而是在办公务,他桌子上起码有超过几百份文件等待着他看。至于写作的梦想,在四年前回到怒潮城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他现在一天工作十七个小时,几乎完全不知道外面的白天黑夜。

    而就在此时!

    忽然,天上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敌袭,敌袭!

    金木聪面孔一颤,这个警报声是从空中传来的,人数不多,但又不是龙之悔,类型和上次左辞到来差不多。

    现在怒潮城所有的高层都能轻而易举听出警报类型。

    片刻之后,空中传来了一道声音。

    “金卓公爵,索玄大人,张翀大人,海拉公主……”

    这个声音不大,但是却可以响彻每一个角落。

    金木聪离开座位,来到窗外。

    然后,只见到里面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金卓公爵,索玄大人等人全部走了出来。

    来到城堡之外,顿时见到空中一道黑影漂浮,三艘超级空中堡垒拼命地追过去。

    无数的上古巨型强弩,上古巨型战弩,噩梦石防空机枪,等等都已经全部戒备。

    然而下一瞬间!

    那个人影直接从上古秃鹫一跃而下,那可是几千米的高空啊。

    自由落地之后,他竟然仿佛纸鸢一般,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落在怒潮城的大城堡处。

    转眼之间,几百名武士将他团团包围,其中包括十几名宗师级强者。

    金卓公爵出列躬身道“任宗主,有何见教?”

    没错,来的人就是浮屠山之主。

    任宗主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和大乾帝国还是姻亲吧,沈浪陛下是我的女婿对吗?你们这是待客之道吗?”

    金卓和索玄,还有海拉对视一眼,然后挥了挥手。

    几百名武士全部退开,因为包围任宗主没有任何意义,对方的武功太强太强了,甚至强大到超过了怒潮城的认知,当时左辞来怒潮城无人能挡,今日任宗主来了也是一样的。

    金卓公爵道“任宗主,请!”

    任宗主拱手道“金卓公爵,诸位大人,请!”

    接下来,怒潮城的几个大人物,用极高的礼仪,迎接任宗主进入怒潮城大城堡之内,并且放下手中无比繁忙的公务进行陪同,而且还举办了不奢华,但是非常隆重的宴会。

    “非常抱歉,原本应该请宁元宪陛下前来作陪,但是时间太紧迫了。”金卓伯爵道“所以不能对任宗主进行对等接待,惭愧之至。”

    对等接待?金卓这话的意思就是把浮屠山之主当作和吴楚越三国之王平级了。

    “这个规格,我已经非常满意了。”任宗主道,他端起酒杯朝着张翀和李玄奇道“张相,李太师,你们是楚国和越国的擎天玉柱,怎么会出现在怒潮城内呢?”

    张翀微微弯腰道“越国尚书台和枢密院,都要派出相关官员前来怒潮城轮值,这段时间轮到我来了。”

    李玄奇道“我也是如此,几年之前有幸见过任宗主,如今一见,容颜不改,风姿依旧,真是让人艳羡。”

    任宗主道“不敢这么说,不敢这么说,我和李玄奇大人一般年岁,也已经老了。”

    接下来,双方又进行了一番寒暄。

    金卓公爵道“对了任宗主,您这次来可有什么要事吗?如果有要事,我可以立刻派人去乾京禀报陛下。”

    任宗主道“乾京此时应该大战正酣吧。”。

    金卓公爵道“我相信很快,就能结束这一场战事了,我大乾帝国应该能够顺利收复乾京。那边的战事虽然重要,但任宗主的事情也同样重要,请讲。”

    任宗主道“倒是也没有别的事情,我女儿和沈浪陛下订婚也差不多十个多月了,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身边这么久,所以煞是想念啊,这次来就是想要带女儿回去小住几天,请问可以吗?需要去乾京禀报沈浪陛下吗?”

    金卓和索玄、张翀等人对视一眼,然后笑道“任宗主说笑了,父母想念女儿乃是天经地义,嫁出去的女儿还经常能够回娘家呢,当然可以。”

    任宗主道“不需要禀报沈浪陛下?”

    金卓公爵道“不需要,这件事情我就能做主,任宗主随时可以带着令爱回去。”

    任宗主道“那就太多谢了。”

    接下来,双方谁也不谈这件事情,对乾京那边的战事更加是半个字不提,就只是聊一些无关的话题,气氛相当之好,就仿佛双方完全不是敌人,而是真正的姻亲一般。

    差不多一个时辰后,酒宴结束。

    海拉道“任宗主,您这就要去看女儿吗?”

    任宗主笑道“方便吗?”

    海拉道“当然方便,请跟我来。”

    然后,海拉带着任宗主不断深入怒潮城地下室。

    来到一扇门前,海拉上前扭动噩梦石开关,开启了这扇门,然后道“任宗主,您的女儿就在里面。”

    任宗主推门,走了进去。

    然后见到了任盈盈,顿时陷入了无比的诧异。

    任盈盈变化竟然这么大?她,她还是人类吗?

    自从进入龙盒之内,任盈盈每一天都在蜕变,面孔在改变,身体在改变。

    最最明显的就是背上的骨刺,三个月前还仅仅只有一两寸而已,而现在直接有半尺了。

    还有她的眼瞳也发生了变化,完全不似人类的眼睛,非常深邃,神秘,甚至可怕。

    还有她身上的能量气息,强大得让人颤栗。

    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没有醒过来,一直都在沉睡,但是生命力却非常旺盛,甚至是强悍。

    而且大约一个月前,她的蜕变陷入了暂停。

    因为她的蜕变,上古龙盒的能量终究还是消耗干净了,曾经加过一次龙血髓,可见她的身体究竟吞噬了多少能量。

    而且之前每一天她都在在上古龙盒里面呆上两个时辰,否则生机会飞快地凋零。

    但是一个多月前,这种状况也停止了,就算把她放在龙盒里面,她也没有继续变化,而且也没有消耗龙盒的能量,仿佛她的蜕变进入了某种瓶颈期。

    任宗主望着任盈盈的面孔,尤其是她背上的骨刺,他的目光陷入了一种迷离和狂热。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海拉公主道“任宗主,任盈盈公主始终昏迷不行,所以需要我为您准备一个小型轿子吗?让她可以乘坐在里面,返回浮屠山。”

    任宗主道“当然,谢谢海拉公主。”

    片刻之后,海拉抬进来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小轿子。

    其实就是一个箱子,只不过为了任盈盈的尊严,所以打造成为轿子的外形。

    “需要我将她放入轿子之内吗?”海拉问道。

    “当然,谢谢。”任宗主道。

    海拉抱起任盈盈,放进了那个小轿子之内。

    接着,两个亚马逊女战士进来,带着这个轿子走了出去,来到了怒潮城大城堡的平台之上。

    任宗主拱手道“诸位大人,多谢款待,那么任某告辞了。”

    “再见。”

    “再见。”

    任宗主抬着小饺子,轻轻跃上了上古秃鹫的背,振翅高飞,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朝着浮屠山的方向飞去。

    金卓公爵仰天望了好一会儿,叹息道“继续回去办公吧。”

    为何会这样?怒潮城就任由任宗主带走了任盈盈,金卓公爵有这个权限吗?

    当然没有!

    这是沈浪授权的,楚赢边境大战结束之后,他就传令给怒潮城,一旦任宗主出现在怒潮城上空,千万不要有任何敌对行为,就算他要带走任盈盈公主,也任由他带走,不要阻拦,更不要武力阻拦。

    结果任宗主竟然真的来了!

    带走任盈盈之后,任宗主并没有直接飞往浮屠山,而是朝着乾京的方向飞去。

    然而……距离乾京还有几千里的时候,他收到了浮屠山上古秃鹫斥候的汇报。

    “宗主,赢广死了,他抓的那个沈浪是假的。”这话一出,任宗主瞬间失声,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赢广……死了?这,这怎么可能?

    赢广的如果有多强,任宗主是完全知道的,也就是比他稍稍差一点点而已。

    可以说怒潮城这边,没有半个人是他的对手。当然乾京俘虏那个沈浪是假的这个消息也很震撼,但比起赢广死了,就完全算不得什么了。

    当然任宗主知道,赢广这段时间内有一种诡异的变化,仿佛变得神经质了,但是依旧很强大啊,竟然死了?

    沈浪是用什么手段杀死他的啊?

    那个浮屠山斥候道“沈浪给赢广陛下的那颗龙蛋是假的,就是那颗龙蛋害死了赢广,他的整个上半身都腐烂了,而且冒着绿光,就算在黑夜中竟然也清晰可见,如同绿色灯火一般。而且临死之前,他完全极尽疯癫。”

    任宗主道“他,他是自己死的,不是被人斩下头颅,也不是被人攻击?”

    浮屠山斥候道“对,最后他还在发疯,幻想着自己将沈浪碎尸万段,然后直接就倒下,彻底死了!”

    任宗主闭上了眼睛,浑身都在颤抖。

    赢广啊,不管再怎么说,不管他再怎么野心勃勃,再怎么贪婪私心,都是他三十年的伙伴啊,而且他也是任氏子弟,竟然就……这么死了?

    任氏家族,好不容易出了两个天下绝顶的人物,现在死了一个!

    简直让人心绪万千!

    还有,那个龙蛋竟然是假的,果然是假的!

    比起赢广,任宗主对这颗龙蛋的态度则要冷静得多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过,赢无冥为何会得到这颗龙蛋?

    但是他也多次见到这颗龙蛋的奇迹,不但会发光,而且还能看到里面的龙胚胎,甚至还会动,而且释放出来的能量气息无比强大,甚至让人惶恐敬畏。

    实在是太真了啊,简直比真的还要真。当然还有一点,任宗主也渴望这颗龙蛋是真的。

    但是在他内心深处,却觉得里面有鬼。

    结果,真的有鬼。

    然后,任宗主就亲自写了一封密信,递给那个斥候道“你去交给吴绝,然后让吴绝转交给任天啸。”

    “是!”那个斥候带着任宗主的密信飞走了。

    而任宗主立刻改变了行程,原本打算去乾京的,但是现在直接返回浮屠山。

    ………………

    等任天啸带着浮屠山的特种武士,地狱军团全部撤退之后,沈浪带领怒潮城五万大军进驻乾京之内。

    然后城内的二十万大军,整整齐齐跪了下来,无声无息!他们早就失去了所有的斗志,在赢广死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几乎要投降了。

    但是他们毕竟效忠赢广很久,所以让他们此时高呼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他们也喊不出来,就只是静静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切还算顺利,虽然不算是不费一枪一弹,但是从头到尾也只是示威性地发射了一轮小型龙之力而已,也只是把城墙打出了一些豁口,整个乾京至少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沈浪缓缓步入其中,然后直接朝着大乾王宫走去。

    而整个过程中,乾京的家家户户依旧紧闭房门,无声无息。

    没有抗拒,也没有欢迎,而是无比复杂透过门缝看沈浪。

    赢广之死,不但彻底震撼了大赢王国所有军队,还震撼了乾京万民。

    真的完全没有想到啊,赢广何等强大?而且是一个卑鄙狠毒之人,这个世界上一句话说得好,祸害万万年。

    而赢广也算是一个祸害了吧,而且还是一个强大得让人窒息的祸害,看上去除了大炎帝国皇帝之外,应该毫无对手的啊,为何这么突然就死了。

    沈浪陛下竟然这么轻而易举,又这么处心积虑地杀死了赢广陛下?

    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之前杀死了赢无冥,现在又杀死了赢广?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难道他是更大的祸害?

    但是,乾京无战事,他们最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沈浪的面孔却有些冷,因为他对乾京万民非常不满。

    你们这些人或许还充满了期待?想着这是大乾帝国的帝都,就算城头变幻大王旗,你们也依旧是头等公民?我非但不会动你们,反而还要收买人心?还要加倍对你们好?

    不要做这个白日梦,接下来我一定会折腾你们的,你们让我一年不痛快,我就让你们十年,二十年不痛快。

    在几万大军的保卫下,沈浪缓缓步入了大乾王宫之内!

    抵抗?不存在的!

    大乾王宫的门,早早就已经开启了,里面的人密密麻麻跪满了一地。

    沈浪仰头望着宫门,这是他第二次进入大乾宫了,但感觉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上一次,完全是以客人的身份,而这一次,完全是主人的身份。

    不过,他依旧没有表现出来特别激动。

    赢广死的时候,沈浪是稍稍激动的,因为距离他天下无仇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但是夺回大乾宫,感觉就一般般了。

    他不激动,但他身后的臣子们就已经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了。

    大乾帝宫啊,几百年都属于姜氏家族,这三十年落入乱臣贼子手中,如今终于再一次回到姜氏手中了。

    沈浪陛下的事业,进入了伟大的时刻。

    只有夺回了乾京,夺回了大乾宫的陛下,才是真正的大乾帝主。

    此时,他们心中真的恨不得一阵又一阵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夺回了乾京之后,新乾王国的其他行省应该不会有什么抵抗,很快整个新乾王国都会彻底落入沈浪的手中。

    大乾帝国的版图,就会扩张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甚至还不止。

    因为羌国也是赢氏的附属,如今赢氏覆灭,夺回羌国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加上羌国,加上大南王国,吴,楚,越,乾,大乾帝国的总版图会超过四百五十万平方公里。

    这才是一个强大帝国应有的版图啊。

    整个东方世界,如果加上北戎和沙蛮族,总共超过一千六百多万平方公里,不算北戎的话,只有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沈浪的大乾帝国已经占了三分之一,这是何等基业?如何不让大乾帝国的臣子们激动万分?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忽然,王宫里面传来了一阵阵高呼,声音震天,把矜君等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干啥呢?我们都还没有高呼,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反而呼上了。

    沈浪抬头一看,发现大乾王宫里面,密密麻麻跪了一地。

    文官这边由原大赢王国尚书台宰相赵琳带头,而武将那边则由枢密院副使兰末带头,文武百官上千人,还有几千名宦官,几千名宫女,加起来足足万人,全部跪伏在地上高呼“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所有人静静无声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沈浪心中冷笑,你们这群人投降的真够快,真够彻底的啊,竟然一个不落?

    就没有一个人为赢氏家族效死?

    还有那个宰相赵琳,十个月多前,你不是嚣张得很吧,直接扒了身上的官袍,摘掉了头顶的官帽,号称什么你乾国的官我不做了,然后换上了大赢王国的官袍,高呼赢广万岁万岁万万岁的?

    这一关注不要紧,沈浪发现他们身上的官袍,还有官帽,都全部换了。之前是大赢王国的官袍和帽子,而现在竟然清一色换上了大乾帝国的官袍和帽子。

    靠?这才不到一天时间,你们就准备好了?哪里找来的裁缝啊?

    还有王宫上的旗帜,也完全变了,之前大赢王国的黑底黄龙旗早就被烧了,换上了大乾帝国的黄金龙旗,

    牛逼,牛逼,你们的动作真快。

    你们这么快投降,没有心理压力的吗?

    仿佛感受到了沈浪的目光,原新乾王国宰相赵琳拼命叩首道“陛下,臣有罪,臣有罪,罪该万死啊,十个月前竟然冒犯了陛下,真好悔,臣好痛啊……”

    接着,这位尚书台宰相一直磕头,一直磕头,很快额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紧接着,枢密院副使兰末膝行出来,叩首道“陛下,臣也有错,臣也有错。十个月前,陈的叔叔兰士出面冲撞了陛下,但罪臣作为他的侄子,竟然丝毫没有阻止,臣也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从今日起,臣和兰士狗贼势不两立,划清界限。”

    原来大赢王国枢密使兰士,已经被凌迟了,来到乾京的时候,挨了最后一刀死了,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现在作为他最亲密的侄子兰末,迫不及待地划清界限了。

    而兰末这话一出,尚书台宰相赵琳顿时怒了,兰末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这是把所有降臣分为三六九等吗?之前出言冲撞过沈浪陛下的,被你列为不可饶恕之臣?

    当时兰士出言冲撞沈浪,结果被凌迟了。那现在是不是说我赵琳,也要被凌迟啊?

    但赵琳此时丝毫不敢分辨,就只是拼命磕头,血流如注,几乎没有人样了。

    “臣有罪,臣有罪,臣罪该万死!”

    沈浪望着赵琳,又望着兰末,心中陷入了冷笑。

    足足好一会儿,沈浪道“来人,将兰末拉下去,凌迟处死!”

    这话一出,枢密院副使兰末顿时瘫倒在地,尖叫道“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啊,那天我没有冲撞过陛下啊,是赵琳冲撞了您,我没有啊,我没有啊……”

    片刻后,兰末直接被拖了下去,他也是宗师级强者,但此时完全没有一点点要挣扎抵抗的意思,就只是拼命地哀嚎求饶。

    唰唰唰几剑,此人的全身的筋脉都被切断了,变成了废人,接下来祝尧又有活干了,又要凌迟一个人。

    而此时,尚书台宰相赵琳终于承受不了这个恐惧,直接昏厥过去,拼命在地上抽搐。

    沈浪看也不看,直接朝着大乾宫殿内走去。

    上万名大赢王国的降臣,完全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拼命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遍又一遍高呼,最后竟然带上了哭声。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尚书台首相赵琳醒过来之后,又赶紧跪伏在地上,满头满脸的血也不敢擦拭一下,依旧跟着上万人齐声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喊到最后,这上万人竟然全部泣不成声。

    是因为痛苦难过吗?是因为激动吗?全部都不是。

    这是一种非常非常复杂的情感,复杂到沈浪没有经历过,甚至无法体会。

    …………

    进入大殿之后,矜君,宁岐等所有人,整整齐齐跪下叩首道“臣恭贺陛下,夺回祖宗江山,开创万世不朽之功业。”

    然后,几百名随行的大乾帝国臣子,全部跪在地上,他们的声音也是颤抖的,甚至带着哭泣。

    对于他们来说,入主乾京的意义实在太重大了。

    沈浪道“矜兄,你觉得跪在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办?要不要全部杀掉?”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矜君脑子飞快阻止语言。

    而宁岐膝行上来,跪伏在地上道“陛下,陛下,请您三思,请您想想臣啊!臣当年何等狂狷,无数次冒险了陛下,无数次和陛下为敌。但是陛下一次又一次给臣机会,所以才有如今跪在陛下您面前的我。我们这些犯错的臣子,就如同不懂事的孩童,陛下可以打,可以骂,但请万万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陛下,我宁岐之忠诚在陛下阵营中,完全算不得什么,甚至排不进前一万,前十万。”宁岐叩首道“但是,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臣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臣时时刻刻都愿意为陛下而死。连臣这样的顽劣不堪之徒都可以调教改正,请万万给乾国那些罪臣一些机会。那些曾经背叛过姜氏,犯过罪行的人,全部严惩,该杀的杀,该废的废,该送去做苦役的做苦役,但整个乾国真的就没有改造余地的臣子了吗?未来两年后,这群人会不会为陛下粉身碎骨,为您去死?我相信是有的,请陛下三思!”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杀肯定是要杀一批的。”矜君道“但是,臣觉得也要给这群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当然,一切都由陛下乾纲独断,臣完全服从!”

    而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雪隐的声音。

    “陛下,浮屠山使者吴绝求见!”

    吴绝,浮屠山任宗主的心腹,沈浪那个所谓的义兄?

    他这么快就来了?他想要做什么?

    “让他进来!”沈浪道。

    片刻后,浮屠山吴绝走了进来,一丝不苟跪下,叩首道“臣吴绝,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注依旧更新一万五千多字,稍稍痛苦求月票,我想回到前十,拜托诸位了,感恩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