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途遗祸 > 正文 1453碾压,血脉记忆
    青袍金丹很肯定眼前的女剑心脑袋有问题简直白瞎了那张绝顶美貌的脸!

    因为,就在她回答以后,她居然点了点头,然后……

    青鸾从这片空间中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由虚转实,将整片天空,不对,天坑透光的位置全部遮挡得严严实实。地面上,青袍金丹看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得到,凤栖木扎根的位置,根系也全都有转虚为实的迹象!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这是要拼意境啊!

    在金丹这个级别,意境只是通灵,依然没有真正的实体,对法术和剑招都有极大的加成,但显现出来的,肉眼可见的外相却和“外景”时期没太大区别,只能说是一种虚影、投影。投影自然是相当脆弱。可以在一次次的攻击之中不断的被击碎,重组。但也正因为是投影,即使是被击碎无数次,也不会受到真正的伤害。

    真正能损伤到意境的只有另一种意境。

    战斗的时候,当然会对意境有所影响。

    但把意境的外相“实化”,又让这样的外相受到损伤的话,会直接损伤神魂!

    这和吐出金丹来施法,元婴离体去战斗有什么区别!

    别说现在这个天道,损伤神魂是可能被天罚的事儿。

    就算是在天道改变之前,也没哪个修士会金丹级别,就用“外相实化”来战斗。

    风险大不说,这种实化的意境,战斗力也就那样,远不如直接上法术用法宝。

    唯一的优势就在于,这种实化的意境,也只有同样的实化意境可以伤害。

    但青袍金丹难道会用自己的意境外相来和这个疯女人硬拼么?

    开玩笑。

    自损八百伤敌一千的蠢事怎么可能去做。

    他也是知道的,在这里的时间久了,他就算是不想要拼意境也会被本能的拉入战场。这么一想,顿时就没了之前拼杀的兴趣,转而想要攻击小白,争取一条生路。

    水馨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这种阶段想要实化通灵意境外相,不仅仅是外相攻击力大不大的问题,对修士本人的精气神的牵扯都是异常惊人的。

    意境终究是神魂意志的体现!

    然而……

    就在这青袍金丹想要转换攻击方向的时候,他的金丹丹元,和本身的意志,却不由自主的……仿佛被一条锁链拉住了!

    又像是蓄满了水的水池,被人狠狠的挖开了一条河!这条河,让他根本没法做出其他的任何动作!

    丹元和精神,都不由自主的流泻了出去

    原本蔓延的血色森林,在灌注之下,也全都由虚向实转变!

    “怎么可能!”青袍金丹不可置信的惊呼一声。

    意境拼杀,怎么可能这么草率的开启!他们还都是木之意境!

    这种无可抗拒的,一方开始另一方就只能跟上的意境拼杀,只在一种情况下出现意境的绝对相克!

    同样是木之意境,对方又不是死寂型的。

    青袍金丹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的意境会绝对相克!

    所谓的意境,往简单里说,就是一个人三观的综合体现。

    但事实上,一个人所知道的自己的三观,未必是自己真正的三观。而意境的产生,却是必须直达本心。

    “心魂合一,剑意凝练”。

    早在水馨不记得的过往之中,她凝练了自己的剑意。而那第一步,就是要直大达本心。

    在这一点上,道修也并没有差到哪里去。

    此后剑意的每一次进步,都和神魂、意志有关。用神魂来强化剑意,也将剑意铭刻到神魂之中其他的修炼方式,同样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意境的拼杀,真的很容易杀敌一千自损三百,偏偏又没有那类爆发类功法的杀伤力,性价比低到几乎能让人忘记。

    而这个“几乎”,之所以没有变成“全部”,就是因为“意境绝对相克”。

    这不是你杀了我全家我要复仇的那种不共戴天,也不是水克火土克金那样的循环生克。

    而是神魂的背道而驰,两条线向截然向向背的方向延申,永远没有碰头的可能。但要是向彼此的方向延申,却只能是一条线彻底盖掉另一条线的结局。

    你是我的绝对克星,我也是你的。

    且唯有这种神魂都没有任何相似地方的意境拼杀,才会脱离“杀敌一千自损三百”的结局。

    你杀掉我,或者我杀掉你。

    哪怕在杀掉你的时候要受伤,杀掉你的那一刻,本身就是神魂意志体现的意境,必然重新得到补足,还受到了磨砺。

    这一点,让“意境拼杀”这种可能性到底是被人记住了。

    可问题是,意境的绝对相克,出现的机率太少了!

    就好像青袍金丹的意境是“不折手段的生长、吞噬一切的生长”。在木系意境里虽然也算得上是极端了。但终究,这是“生”之意境。

    青袍金丹从来不觉得,自己可能碰上绝对相克的意境。

    现在鬼修已经消失了。

    哪个修士不是活人呢?

    活人可以有极致的生之意境,却断然不会有极致的死之意境。因为没人真正的死过。

    这会儿,出现了意境绝对相克,不共戴天所以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在遇上之后大战一场定个生死胜负的表现……

    青袍金丹这会儿简直是想不通啊!

    最糟糕的也就在这里。

    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对方的意境核心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对方的意境核心,哪怕是绝对相克也没有办法针对性反击。还好,本来就已经是陷入绝境之中,不分个生死就根本没有办法脱身,反而是赢了的话……相比之下,至少意境能完好无损,还能获得一定磨练和补充!

    青袍金丹到底是经过事的。

    他立刻就将自己的全部意志都投入了这场意境拼杀之中凤栖木现在封锁了整个空间,也封锁了他的血色森林,让这血色森林,无法吸收任何养分。

    他要活下去,不管是意境还是现实,就必须要抢。

    抢夺一切的资源来让自己生长。

    没有任何退缩余地!

    另一边,小白悠闲的舔了下爪子。

    就在青袍金丹被扯入意境拼杀的那一瞬间,小白欺近了他,将直接被气势压晕,甚至还有可能被实化意境给直接抹杀的黑衣少年抢了过来。

    然后用自身的气势,护住了他。

    它知道,这是主人想要抢下来的人,既然如此,就不能让他死了那青袍金丹显然从头到尾都没想过,水馨事在意这个凡人死活的。自然也就完全没有,将这个凡人作为筹码来讲条件的想法。

    现在……他就更想不到了。

    这会儿的局面,小白也已经没法帮忙。虽说它经历了一个特殊的劫数,成就了妖丹,天赋能力得到了极大的强化。但妖兽从来都是偏科生。

    天赋能力可以强大、特殊、诡异,但很难拥有自身的意境。

    毕竟,意境首先建立在思考上,光是本能,顶多只能支撑最简单的那一步。妖兽都是要蜕凡劫才能获得真正的灵智和思考能力。之前顶多就到“术”这个层级。

    光是“凝练”就需要时间了。更别说踏上第三层通灵。

    再再不要说,实化意境其实也就是“领域”的前提。拼上神魂实化意境,就形成了一个最微弱的领域。实化意境的攻击力虽然差,但那附带的最微弱的领域,仍然会让意境的拥有者,进入一个很微妙的状态。

    可以说半独立于世界,自带一个屏障?

    小白在这样的最弱领域之中,实力也是受到限制的。想要打破那个屏障,却是全盛时期的时候,也要花费多得多的力量与时间。

    要是水馨会输,小白肯定要不管不顾的去攻击青袍金丹的本体。

    但偏偏,小白对这事儿,有着极大的信心!

    事实也确实如此。

    小白都能看到青袍金丹的精气神洪水一样的倾泻而出,却显然没有办法突破凤栖木的封锁。那些血色的森林疯狂的舞动根须枝条,似乎下一刻就要成功,却始终没法成功。

    与其说是拼杀,倒不如是一场单方面的碾压。

    哪怕是小白,都能对这个场面,做出一个简单明了的评价格局的碾压!

    青袍金丹的意境,是掠夺一切来成就自我。

    说到底,一切都只是为了他自己。

    而他能够想到的,掠夺的东西,其实也有一个限制。哪怕他确实想过掠夺整个世界,可连对世界的认知都是错误的。

    水馨的意境,却立足整个浮月界,甚至是更为宽广的天地当她说出“众生愿力是租金”这种话来的时候,她的眼光看着的,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浮月界一界了。

    哪怕都是“生”,两种生也是背道而驰的。

    你要掠夺的我要守护。你的生就是我的死……在如今特殊的天道环境之中,这就是绝对相克!

    小白虽然想不到后面的那些。

    但它对水馨的意境有了解,而青袍金丹的意境也有所体验,就压根儿不把后者放在心上了。

    尽管水馨这会儿也并没有守护世界的底气,可青袍金丹的问题更大,他甚至完全想不到,还有那截然不同的活法!

    眼看着血色森林在凤栖木的封锁与挤压下渐渐暗淡下来,青袍金丹的眼中却是完全的不可置信,“为什么!你的意境,到底是什么!”

    相比之下,明明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水馨,这会儿却气定神闲,“难道你不觉得,那些大儒的意境,和你的意境是完全相克的?”

    于是,青袍金丹在死亡之前的最后一个表情翻译过来就是“你说的啥玩意儿?”

    随着血色森林的消失,凤栖木也重新开始虚化了。

    细细感受着凤栖木带来的回馈,水馨并不觉得自己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厮杀这是世界观不同造成的碾压局她还是略有些遗憾的,“本来以为能练下剑。”

    她嘀咕自语了一句。

    前面那个是刺杀,这个是意境杀……讲道理,虽然是“意在剑先”,现在她的“意”也真是超过“剑”一大截了。

    剑法虽然提升到了剑心水准,但在实战中还是更适合打磨的。

    小白很开心,“主人,主人!”

    它将那暗淡的本命法宝,也用爪子扒拉出来的储物环放到了一边。光是感应着储物环的禁制,小白就觉得那青袍金丹比前面那个黑袍更富裕。

    身家算得上是富裕的水馨却不是很感兴趣,“你试着打开看看就行……说来,跑掉的那个,战利品应该会更有价值,他养着一只灵宠呢。而且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

    这会儿该杀的杀了,身份也暴露了水馨觉得这一场意境拼杀不可能没落入附近府城的眼睛里,尽管对周围环境没造成多少破坏。

    水馨没有立刻离开的打算,而是琢磨起了之前那种血脉沸腾的感觉。

    一开始她是很愤怒的。

    连着被折腾两次谁都会愤怒。

    可这会儿倒回去一琢磨,水馨就觉得不对了。

    那种沸腾的感觉,并不是外力的牵扯。

    而那种绝望不甘愤怒等等的负面情绪,也并不像是外界强加给自己的。而是本来就掩藏在血脉深处的感觉。

    这种感觉……

    “细胞的记忆,身体的记忆,血脉的记忆。”水馨喃喃自语着。

    她的兵魂曾经破碎,造成失忆。她一直想要从自己的身体中找回自己的记忆,虽然没什么成效。顶多就是时不时冒出一些非常的语言和观点来。但她依然很清楚从身体挖掘记忆的那种感觉。

    没有想到,倒是血脉残存的记忆先被引动了。

    而那样的情绪……那样大量的负面情绪的堆积的话……

    “这是,仙海城的记忆么?”水馨神色复杂的,按着自己的心脏,再次喃喃自语。

    “不过,就算是血脉的记忆,这么翻动出来也不正常,肯定发生了什么。那家伙,看着对我的失常有所预料……如果不是他做了什么,就是他知道有人要对某个范围内的林氏血脉做什么。”

    “主人?”小白疑惑的问出了声。

    因为感觉水馨不像是在沉思了。心情不好的样子。

    “没什么。”水馨道,“弄醒那家伙,我们尽快了结这里的事。”

    然后她要去找血脉记忆涌现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