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神运武医 > 章节目录 第734章 头疼病
    把秋霞送回房间后,轰隆和香兰也回房休息,两个人躲在被窝里,小声谈论着。

    红菱,大家都说大少爷对二少爷不好,我可怎么觉得,每一次有大夫来给知微姐姐治病,大少爷都很关心?

    红菱道:我也想不明白,平日里大少爷绝不会过问知微姐姐一句,每次有大夫来给知微姐姐看病,大少爷总会过来探望,而且十分担心遇到庸医。

    她们两个人都是十多岁的时候来到绿水庄的,那个时候公孙洛已经二十多了,修为也远超公孙厝,所以公孙厝已经不敢再欺负公孙洛。

    红菱和香兰,也只是听一些年龄大的仆人说起,说公孙厝对公孙洛不好,但她们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香兰道:不过这一次,大少爷的担心倒也不无道理,以前的大夫,都是二少爷亲自请回来的,都是在当地有一定名气的大夫,而且都有着几十年的行医经验,这一次……

    红菱道:香兰,这话咱们说说就行了,可不能叫楚大夫他们听见,虽然楚大夫年纪不大,可人不可貌相,万一他真有本事呢?

    是啊,看二少爷对他的态度,好像二少爷也很相信他。

    二少爷都每一个大夫都很相信的,毕竟只要有大夫来,就意味着有希望,虽然这些希望,一次又一次的破灭了,可二少爷从来没有放弃过。

    是呢,知微姐姐幸好遇上了二少爷这样一个爱她的人,不离不弃的守着她,否则的话,知微姐姐可能没有勇气活下去。

    两个丫鬟都看着房梁,似乎陷入了回忆,红菱从丁知微出事就开始照顾丁知微了,而香兰则是后面才来的,虽然比红菱短了些年月,可还是不少次见到了丁知微想要轻生。

    丁知微因为手脚都无法动弹,所以轻生的时候,要么就是咬舌头,要么就是拿头往窗框、墙壁等地方使劲的撞,撞得头破血流。

    那一段时间,对于丁知微来说,是最为黑暗的,她一度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

    庆幸的是,公孙洛一直守着她,一直在开导她,其后的几年,丁知微也释然了,她也知道,自己轻生,就算是结束了自己的痛苦,可那样……却会给公孙洛带来一辈子的痛苦。

    所以后来,丁知微再也没有轻生,她努力的好好活着,哪怕是为了公孙洛。

    ……

    丁知微的房中,两个丫鬟带着秋霞离开不久,公孙洛就走了进来,在镜子前,帮她取下头上的发簪。

    丁知微问道:洛哥,你问过了吗,楚大夫他们,需要的是什么?

    她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一定要在楚夜为她治病之前,知道楚夜的目的。

    公孙洛笑了笑,道:知微,你别担心,我已经问过了,楚大夫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七品雪莲而已。

    七品雪莲?

    是啊,楚大夫说,他的一个朋友灵海受损,他需要七品雪莲帮助他的朋友修复灵海,假如楚大夫真有这本事的话,那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

    丁知微道:灵海是修者的根基,一旦受损是极其难修复的,楚大夫他,真的这么厉害吗?

    丁知微的心里,也是第一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种。

    公孙洛道:楚大夫没有明说自己有把握,他说自己也只是试上一试,不过,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那股自信。

    丁知微松了口气,咧嘴笑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好了,知微,你早些休息吧,我和楚大夫说好了,他明天一早就会过来帮你看病,你今晚也要养足精神。

    洛哥,你也早点休息。

    ……

    夜深人静,风雪似乎小了一些,山庄的周围并不安宁,在这样的深山之中,多有猛兽异种出没,山中不时传来阵阵低吼。

    不过,山庄的人都习以为常了,大家都知道山里面有异兽,但相互之间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异兽们不会贸然来攻击山庄的。

    山庄里还算安静,夜深人静,庄内无人走动,风吹过,能听见林叶的簌簌声。

    大家都已入眠。

    啊……啊……

    忽地,在安静的夜晚,响起一声声痛呼,令人心疼。

    楚夜猛地惊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刻开门出来,循声望去。

    那是丁知微的别苑方向。

    张驰和于妙青也出来了,皆是凝肃道:发生什么事了?

    楚夜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这时,对面房间的门也打开了,红菱和香兰穿好衣服,行色匆匆,但并不惊慌,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楚夜当即喊道:红菱,香兰,出什么事了?

    红菱道:肯定是知微姐姐的头又开始疼了,楚大夫,你们先休息吧,我和香兰过去就行了。

    楚夜道:头疼也是病,我可是大夫,咱们一起过去。

    也好!

    张驰和于妙青不是大夫,去了也无济于事,于是楚夜对他们说道:我过去看看,你们在这里,注意秋霞,估计他听到这个声音,也会惊醒的。

    随后,楚夜同红菱香兰来到丁知微的别苑,两个丫鬟并没有进房间,一个去厨房烧热少,一个则去给丁知微备药去了。

    楚夜站在丁知微的房门口,敲了敲门,道:公孙大哥,是我,楚夜。

    公孙洛就住在丁知微隔壁,丁知微头疼发作,他肯定是第一个冲进去的。

    门是虚掩着的,楚夜作为一个外人,自然也得先敲门,得到允许在进去。

    楚大夫你来了啊,快进来,帮我看看知微!

    得到公孙洛的应允之后,楚夜才推门而入。

    此刻,丁知微躺在床上,脸色发白,额头不断的冒着冷汗,她用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似乎在克制那种痛苦。

    她的嘴唇已经被咬得发紫,有深深的牙印。

    她在努力的克制自己,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模样,公孙洛肯定会很心疼,可有时候头疼得太厉害,她根本就忍不住。

    当楚夜来到的时候,因为丁知微极力的克制,此时她的身体已经在发颤。

    公孙洛心疼不已,哀求道:楚大夫,你帮帮知微吧,你帮帮知微吧!

    这时,红菱跑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玉瓶,呼吸急促道:二少爷,药来了,药来了!

    红菱把玉瓶递给公孙洛,公孙洛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红色药丸,喂到丁知微的嘴里。

    然而,药丸的作用似乎并不大,丁知微的症状没有减轻多少。

    她在极力的克制自己,额头上一直在冒汗。

    啊!

    她忽地有痛呼一声,似乎喊出来,要舒服一点了,于是又咬住嘴唇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大喊出声。

    公孙洛心疼的抱着她,道:知微,知微,你要是疼,你就喊出来吧。

    公孙洛知道丁知微的想法,她曾经问过丁知微,为什么在头疼发作时一直咬住嘴唇,有时候都咬得嘴唇出血了。

    丁知微说,她一来是怕自己交出来让公孙洛担心,二来每次头疼发作都是在夜里,她也怕朝着别人。

    其实,她很难吵着别人,绿水庄很大,廊腰缦回,丁知微的别苑和其他别苑相距很远,周围只有楚夜他们那里有一处招待客人用的,还是前些年专门修建的。

    之前这里,说起来只有丁知微一处别苑,因为她出事后,不愿意见人,公孙洛便让她搬到了这里,这里清净,后来因为多次请大夫来治疗,所以特意在别苑不远处修了客房。

    丁知微把头靠在公孙洛的胸膛之上,她能听见公孙洛的话,因为头疼欲裂,意识都有些模糊,可她还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

    这时,红菱小声对楚夜说道:那是之前大夫开的镇痛药,起初还要作用,可后来也不知是不是服用的多了,就越来越不见效了。

    香兰烧了热水来,打湿了帕子,交给公孙洛,公孙洛便小心翼翼的帮着丁知微擦额头上的汗。

    不知是额头,丁知微的背心也满是大汗,只是冬天穿得多,看不出来。

    楚夜当即上前一步,道:公孙大哥,我来试试。

    公孙洛立即把丁知微放平,然后站在一旁,问道:楚大夫,能不能用一些立刻就能见效的手段?

    楚夜道: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接着,楚夜便轻拍储物袋,从里面取出来一枚枚银针,手腕一抖,银针便落在了丁知微头部的穴位之上。

    在中医上,合谷穴绝对是所有穴道的首选,合谷穴不仅是临床常用穴,更是治痛要穴。它是手阳明大肠经上的穴道,主要治疗头面五官的痛症。

    但是考虑到丁知微的手脚都没有直觉,可能是神经坏死,所以楚夜就只针对丁知微的头部进行针灸治疗。

    数枚银针出手之后,丁知微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一些,身体不再发颤。

    然而,丁知微却依然脸色发白,额头冒冷汗,牙齿紧咬着嘴唇,疼痛依旧,看得公孙洛心急如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