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修真九万年 > 章节目录 第23章 爆料
    “李天豪有行动了!”

    饭店里,陈倩倩紧张地说道。

    “哦?什么行动?”林飞心想陈倩倩不会也知道什么杀手组织的事情吧?

    “他让建泰集团旗下的几个公司,联合起来打压赵宏正的钢材厂,赵宏正是你朋友没错吧?我怀疑他下一步就是直接对付你!”陈倩倩显得忧心忡忡。

    还有这回事?

    林飞刚才打赵宏正的电话,但是无人接听,现在再打过去,总算是通了。

    他说自己之前找林飞就是要商量那个房产的事,现在他手头非常缺钱,甚至到了不得不拿出老底的程度。

    所以这里面的意思就是林飞不能再住那个房子了,必须让出来,他那边资金很紧张。

    林飞挂了电话,皱着眉问道:“你确定是李天豪在为难赵宏正?”

    “嗯,这是我爸告诉我的,他本想亲自和你说,但他最近也很忙,就让我转告你了。”陈倩倩点点头,眼里是止不住的忧虑。

    自己正要对付李家,李天豪就撞上门了,但可惜自己对于商业的事情一窍不通,该怎么解决呢?

    不过陈倩倩现在担心的显然不是这个问题,她问:“你现在没地方住了怎么办?”

    “额”

    这个问题倒是把林飞给问住了,他在云州市无亲无故,手里虽然有些闲钱,但还不足以买套房子的。

    上次做那金玉鼎,赵宏正从里面直接划了70万走,现在就剩50万了。

    “要不,你先搬我那去住?”陈倩倩说出这句话,整个脸都红透了。

    “你那里?”

    林飞虽然是修真之人,也懂得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他当然不会随便去到一个女子家里睡觉。

    再说自己平时还要修炼,肯定不太方便。

    陈倩倩连忙解释道:“不是和我一起住,是我和闺蜜一起租的房子,但我一般不会过去,那地方挺大的,住两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这还不是一样?反正都是女的。

    但林飞仔细想想,赵宏正那边遇到麻烦,自己总不可能占着他的房子不走,就必须暂时找个落脚的地方。

    思虑片刻后,林飞还是答应了这件事。

    两人分开后,林飞便去找到赵宏正,和他说了自己要搬出去的事。

    赵宏正一脸歉意,说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李家从各个渠道封锁了他的生意,他现在的货根本就没人敢买。

    “赵总,你倒是仔细地给我说说这件事,兴许我能帮上忙。”林飞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赵宏正也算是自己在地球的第一个朋友。

    赵宏正叹了口气,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

    原来从那天送了金玉鼎给林飞后,赵宏正便发现自己的货开始卖不出去了,原因是不知谁给媒体爆料说,他的钢材厂都是用的残次品,这种不达标的钢材若是用于建筑,就是豆腐渣工程。

    报社记者对此事十分关心,天天堵在钢材厂门口要采访赵宏正,想得到第一手资料。

    赵宏正本来身正不怕影子斜,就带着记者进了车间,谁知这就出了大事,不知什么时候,仓库里居然多了一批货物出来,全部都是未达标的钢材制品。

    这下,赵宏正有嘴都说不清了。

    据传闻,市里很快就会派人来,如果情况属实,钢材厂关门都是小事,赵宏正甚至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那批未达标的钢材还在你厂里?”林飞觉得这件事太过蹊跷,要是里面没人搞鬼才怪了。

    赵宏正连忙摆头,说:“我哪还敢留着,早就派人处理掉了。”

    “最开始爆料你的报社是哪一家?我听陈倩倩说,还有李家参与其中?”

    “对,我们厂被陷害后,李家旗下的几个钢材厂都站出来作证,当时我还想和他们一起做这违法的事。但事实是那几个钢材厂的老板我根本就只见过几面而已,我调查了,最开始爆料我的那家报社,也是李家的私人产业。”赵宏正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已经猜到自己是被李家针对了,但他就算知道,也无可奈何。

    李家的势力实在太大,子公司遍布云州市的各行各业,连新闻喉舌都被他们掌控,自己就一个小老板,怎么斗得过他们?

    “你先别急,现在开始照常生产,不要管外界的传闻。另外,多派些人守好厂子,其他的事情,我来帮你解决。”

    听到林飞的话,赵宏正明显有些不信,但他也还是点点头,现今唯一的希望,也就是靠林飞能去陈家那边帮自己说说情了。

    但林飞却不是这么想的,他甚至没有想过要借助陈家的力量。

    从刚才赵宏正的话里,他听出了两个关键点。

    一是钢材厂无缘无故出现的残次品。

    二是那最初爆料的报社,是李家的私人产业。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向来是最好用的办法,林飞心里已经有了定计,不过他现在还需要回去查一些资料。

    翌日。

    林飞换了身衣服,简单的衬衣,笔挺的西裤,闪亮的皮鞋。

    他早早地出现在了新华报社的门口。

    新华报社,是云州市最大、最有公信力的报社,其中以新华日报、新华电视台为拳头产品,深得云州市民的欢迎。

    当然,这也和新华报社是国家直接下属管辖有很大关系,它等于是官方平台。

    兰博基尼超跑停在报社门口,吸引来无数路人的目光,再加上旁边的林飞英俊帅气,气质脱俗,更引起了大家的无限好奇。

    这不,马上就有人上来搭话了。

    “帅哥,你来新华报社有什么事吗?”说话的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不过眼睛里透着狡黠。

    林飞笑着答道:“我是来爆料的。”

    “爆料?帅哥,你是有什么明星八卦吗?不过我们这里不是娱乐媒体,对这些内容的支持度不大。”

    听到他这么说,林飞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小青年连忙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林飞。

    只见上面写着,陈宏宾,新华报社撰稿人。

    幸好昨晚林飞查阅了不少资料,否则还真不知道撰稿人是什么类型的工作。

    简单点来说,撰稿人相当于报社里的写手,也同时干着记者的工作,他们的自由度较高,只要文章质量差不多,内容还算有价值,便能让其在平台上发表。

    他们还有个比较特别的称呼,叫小编。

    “原来是陈编辑,你好。”林飞主动伸出手。

    陈宏宾受宠若惊,他在新华报社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什么时候被这样尊重过?尽管他确实是想爬到编辑的位置,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自己的稿件,几乎没有什么分量。

    眼前这人一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若是能抓住机会,未尝不能做点大事。

    于是陈宏宾也连忙握住林飞的手,道:“帅哥,这里不方便谈话,不如去我办公室?”

    “也好。”

    陈宏宾的办公室,说白了也就是个普通的杂物间,但好歹也是单人间,所以隐秘性还是有保障的。

    林飞并不在意环境,直接就坐到凳子上,随意地看了看四周。

    “来,喝点水,你也看到了,我这比较简陋,嘿嘿。”陈宏宾生怕对方看到自己这工作环境,有了找别人爆料的念头。

    “无妨。”林飞拿起杯子,轻轻地抿了口。

    陈宏宾忙问:“帅哥,怎么称呼?”

    “我叫林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告诉你一个大新闻。”林飞神秘地笑了笑。

    “什么新闻?”

    林飞突然说:“陈编辑,不知你是否知道最近关于久天钢材厂的事?”

    久天钢材厂,就是赵宏正钢材厂的名字。

    “久天钢材厂?这个我知道,最近闹得挺凶的。”陈宏宾谈起工作,也严肃起来。

    “对,就是久天钢材厂,不过陈编辑一定不知道,这个事情,其实是一起商业犯罪案。”林飞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好引起对方的重视。

    陈宏宾闻言,果然身子坐得更直了,商业犯罪,这对于新华报社来说,确实也是不小的新闻,而且风格相符。

    “请林先生详细说说,你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陈宏宾做了个保证。

    “好,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

    林飞马上添油加醋地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当然,这里面的信息有真有假,还有些是林飞推测出来的。

    不过新闻嘛,大多都是这样,不可能存在百分百属实的料。

    陈宏宾听完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李家?林先生,这话,可不能乱说。”

    李家在云州市是什么样的存在,他陈宏宾一个搞新闻的怎么会不知道呢?

    如果这件事是李家在幕后指使,那不仅是大新闻,还是要上头版头条的。

    “千真万确。”林飞不愿多解释。

    陈宏宾权衡利弊后,道:“林先生,尽管我愿意相信你,但你也要知道我们报社的性质不同,所以如果要刊登这个新闻,得有证据。”

    证据么?

    林飞微微一笑,或许这对自己来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