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仙界归来有了老婆孩子 > 章节目录 第22章 恩重如山
    “老大,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的,还是跪下求情吧,你看我跪下之后,他便饶恕我了。”二炮诚挚的说道。

    无奈他的同伴们根本不听他的话,反而认为他脑子有病。

    “卧槽,这孙子是谁推荐的,怎么筛选的时候连一个煞笔都没有剔除出去。”老大的心里也很郁闷。

    “滚一边去,等收拾了这人之后,再清理门户。”看见二炮跪在那里,老大直接一脚踹过去,把他踹到路边。

    一大批人围过来,站在叶凡面前:“小子,你很嚣张嘛,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邪术让二炮跪下,但我告诉你,这一招在我这里行不通。”

    “上,干死他。”老大一挥手,后面的人全部压上来,手里的棍棒使劲朝叶凡招呼。

    叶凡一手抓过一个人,从他手里夺下棍棒,一棍一个,快准狠,刹那便干翻一片,只剩下老大,他手里的棍子都吓掉了:“那个,是误会啊。”

    误会,叶凡挥手便是一棍子扔过去,把他砸倒在地。

    二炮看到叶凡行云流水的战斗,更是庆幸刚才跪的好,跪的妙。

    叶凡眼神一扫,二炮打了一个哆嗦:“大爷,这群人活该,我刚才都已经跟他们说了,他们还是不听,您老有什么吩咐吧。”

    “现在给你一个弃暗投明的机会,像这种坑蒙拐骗,欺男霸女的事情你们肯定没少做吧,现在掏出手机来,报警。”叶凡说完,二炮便拿出手机直接报警,列举罪证那叫一个详尽,不出十分钟,便来了足足四辆警车,把他们全部带走了。

    二炮被押上车的时候,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叶凡的影子。

    楚江出来的时候,看到一大群警嚓在押解犯人,一打听说是什么窝里反。

    不远处,叶凡一拍身上的灰尘,甩手而去。

    楚江满脑子都是那个神秘的恩公,一直到家里都还是念叨在嘴边:“老伴,你给几个儿子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赶回家。”

    “怎么了?”楚江的老婆林秀娥从厨房出来,解下了围裙。

    “我今天早上又发病了,差点死在公园。”楚江的话让他老婆整个人都是一惊。

    “老头子,你可别吓我,你要死了,我们楚家怎么办啊,我马上把几个儿子喊回来。”林秀娥急忙拨打了几个儿子的电话。

    楚家一出事,半个饶城都震动了,楚江两个儿子,一个继承祖业从商,最不成器的小儿子交友宽阔,也是横跨黑白两道的大佬。

    很快他们都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两人虽然有时候意见相左,但在孝顺这一点上,还是保持一致。

    “爹,你没事吧。”小儿子放下手里的礼品,跪坐在地上。

    老大几乎是一路狂奔进来的,进门的时候差点摔倒:“爹,你怎么样了,老二,你在那傻坐着干嘛,快送医院啊。”

    老大比较沉稳,但此刻也不由的慌了神,楚江可谓是楚家的中流砥柱,要是他倒了的话,无疑是在楚家掀起一场山崩海啸。

    “行了,我没事,把你们喊来是有一件事,帮我找个人,今天是他救了我,人家高风亮节,把我救了我连人的面都没有见着,但这个恩我不能不报啊。”楚江不无感慨的说道。

    楚家兄弟都是人杰,听见父亲这话纷纷点头。

    只是人海茫茫,寻找一个人何其困难。

    楚江拿出了珍藏在胸前的木牌:“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叶凡,其他的信息都不知道,你们务必找到他来。”

    “爹,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他救你只是为了演一出戏,好搭上我们楚家这一条线。”老二楚武心思灵活,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雷锋做好人好事不留名,但人全给写日记里了,这和留木牌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楚江听见楚武的话,气的白胡子都翘起来了:“混账,恩人岂是你能随意诽谤的,你要是胆敢再说恩人一句,就滚出家门。”

    老大楚文连忙把楚武拉到一旁:“你现在少说两句,按爹说的来,如果找到那人,真的是居心不良之辈,我们兄弟定饶不了他。”

    楚武兄弟很快达成了协议。

    木牌交给了楚武保管,楚武人脉广,他发动了手下人帮忙寻找,很快有了眉目。

    听到手下的禀报,楚武冷哼一声,更加坚定了之前的想法,叶凡,社会底层人士,嗜赌,有一个老婆孩子,前不久还去拳赛当拳手,像这种人怎么会是帮助他人,不求回报的呢?

    “必定是居心不良,展现出一副高风亮节的高人形象,想要通过楚家翻身成为人上人。”楚武跟楚文说道。

    楚文也点头:“不错,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的人,不得不说,他的确很有心计,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爹身上,这是我们的逆鳞。”

    “动我爹,在我眼里,他已经是死人了。”老三当即打了个电话,喊上手下的弟兄。

    没想到遇见万家的万利带着一大批人朝他杀来,既然事情败露,那就彻底撕破脸皮对抗吧,只是楚江这步棋不能再动,否则整个万家将顷刻颠覆。

    “万利,沃日,你做什么?”楚武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蒙了。

    “做什么,自然是替你们楚家清理门户啊,楚家世代人杰,却出了你这么个败类,我都看不下去了。”万利的话让手下哈哈大笑。

    楚武一辈子最讨厌别人拿他的身份说事,此刻更加暴躁:“万利,你不过是一条万家的狗,有什么资格说我。”

    一大伙人街头对砍,楚武仓促应战,被万利很快击败,手下为了保护楚武一一被杀,楚武浴血而逃,在飞奔过马路的时候被迎面来的渣土车撞出去十几米。

    渣土车没有停下来,直接开走了,万利走到马路边冷笑一声:“虽然没有杀死楚家,但干死楚武也算是对家族有一个交代了。”

    楚武看到一辆渣土车朝自己冲来,吓得心胆俱裂,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我好不甘心啊!楚武大叫着从碎石场的地上爬起来,呃,好像没死啊?他发现浑身上下除了衣服被撞得稀巴烂,此外一点伤都没有,来不及细想,直接逃回了家。

    对方再有能耐也不敢直接撕破脸冲撞楚家。

    楚江看到自己的儿子浑身是血:“你怎么了?又跟人打架了?我说你怎么就不学点好啊,成天不务正业,迟早有一天,会连累整个家庭。”

    楚武惊魂未定,下意识的往袋子里一摸,摸到一个碎裂的木牌,顿时骇然。

    原来不是他福大命大,而是这木牌救了他一命。

    刚才被车撞飞十几米,是木牌替他挡了伤害,不然他此刻恐怕已经是躺在医院的停尸间了。

    难道说叶凡真的是高人不成,他的一个木牌都可以挡住高速飞驰的汽车,楚武想到自己之前的举动,竟想要对付他,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了。

    他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倒把楚江给摸不着头脑了。

    “小武,你咋了?”他妈看见楚武的举动,吓得够呛。

    楚武双眼闪烁光芒:“爹,你看这个木牌。”

    楚江看到楚武手里四分五裂的木牌,勃然大怒:“楚武!你竟然把恩公的木牌给损坏了,逆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楚武不躲不避:“爹,要不是这块木牌,我刚才已经被车给撞死了。”

    楚武把刚才的事情一说,楚江惊颤莫名,扬起的手迟迟落不下去。

    “这么说,你的命也是恩公救的了,他一天之内救了我们两人,可以说是对我们家有再造之恩,这份恩情断然不能不报。”楚江说道。

    楚武点头:“恩公的事情,我已经有眉目了,他叫叶凡,也是饶城人。”

    楚江知道之后,便想要连夜去赶往叶凡家,被楚武拉住:“爹,现在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知道今天万家的狗崽子破天荒居然堵我,恐怕是有人指使。”

    楚江站起的身子又坐了下来:“我早上刚出事,你晚上便被人砍,两件事情太巧合,你说的对,不能把恩公一家牵扯进来,万家真是狗胆包天,莫非以为我楚江是吃素的不成。”

    楚家运作起来,两大家族开始在饶城相互角力,而叶凡则是悠哉悠哉的泡着澡,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是修炼。

    经过这些天的修炼,他已经把境界彻底稳固在了武者三重,武者境界共分为九重,一重一道劲,九劲合一是为武道大师,也被成为武师。

    叶凡可以感受到体内的那三道劲力,无比雄浑,普通武者几道内劲加在一起都没有叶凡一道粗。

    虚空炼体决果然霸道,光是这内劲的厚度就足够让其他人汗颜了,叶凡欣喜的看着自身的变化。

    除了楚家和万家两大家族的事情,郭睿失踪的事情在饶城传的沸沸扬扬,郭家不惜重金悬赏,找寻郭睿和郭海的下落,但一直都没有什么眉目。

    郭家家主郭德胜暴跳如雷,指着一群人破口大骂:“我养你们是做什么吃的,两个大活人都看不住,要是睿儿有什么好歹,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