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好孕成双:总裁别高冷 > 章节目录 第212章 一辈子有多长,爱就有多久
    佳音摇头:“你不要这么说,会好的。”

    他苦笑:“一个人,执意不想活,又怎么可能会好得了?”

    “你为什么不想活?”佳音惊问。

    “我是个有罪的人,我做了很多错事,卢明宣是个坏人,我想法子弄死了他还算是主持正义,但后来我多次试图弄死赫连正云,甚至还戕害自己的亲生女儿,故意让你的儿子摔下楼,对孩子都下手的我,已经禽-兽不如了。”

    他一口气说这么多,然后就脱力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佳音想要安慰他,但却发现他说的这些事没法给他安慰,确实是他错了,尤其是伤害爱嘉这件事,错得太离谱。

    “之前……我对你说那些话,只不过是破罐子破摔而已,那个时候心里还有执念,觉得不能让你爱我,让你恨我也好……但我终归还是……失败了……”

    “失败之后,我想了很多……回想我这一两年做过的事,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在错误的路上……走得太远了……我要赎罪,唯有一死而已……”

    他喘着气却坚持说完,佳音听了心里难过。

    “现在想要回头还来得及,你给爱嘉捐肾已经迈出了最宝贵的一步了!”她安慰他。

    他摇头:“爱嘉是我的亲生女儿这件事,我觉得是老天爷给我的报应,看我做错事太多,让我自食恶果。每每看到爱嘉痛苦的模样,我的心就像是被蚂蚁啃噬,钻心地难过……”

    “捐肾只是我必须做的,完全谈不上赎罪。”他边摇头,边露出悲戚的神色,轻轻低喃,“唯有一死而已……”

    听他口口声声都是“死”,佳音有点恨铁不成钢起来:“死很容易,背负着赎罪的心活着更难,你难道要选择逃避吗!你想过爱你的人吗,你的父母,爱嘉,还有薛眉!”

    提到爱他的人,他又是苦笑:“我……只是我父母的累赘而已,我也……不配做-爱嘉的爸爸……关于薛眉,我不爱她,她爱上我根本不值……”

    说到这里,他露出无比眷恋的目光深深看着佳音:“你走吧……让我爸和我妈进来。”

    佳音很怕他会离去,迟疑着没动。

    他轻轻的咳嗽起来,就连咳嗽都没有力气了:“我想让我爸妈陪着我,你去叫他们进来……”

    佳音这才起身出了重症监护室。

    许萧萧和何为政急匆匆地穿了无菌探视服进去了,薛眉上来握住她的手问:“佳音,他跟你说了什么?”

    佳音回答:“就是忏悔过去的事情。”

    “他……”薛眉咬着嘴唇,犹豫了下才问,“他有没有提到我?”

    很想说几句好话让她高兴,但佳音知道,给她希望是不道德的,只好说了实话:“他提到你了,但只是说,你爱上他根本不值……”

    薛眉一下子就满眼是泪,哽咽着说:“什么值不值的,爱了就是爱了,我爱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在感情这方面,薛眉与何亦彬同样执着,不同的是,薛眉懂得成全,何亦彬却做不到,所以,薛眉比何亦彬更加懂得爱的真谛。

    两个人说了会子话,许萧萧和何为政忽然就哭着出来了。

    佳音赶忙上前紧张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许萧萧扑在佳音的肩上,哭着说:“亦彬不行了,医生在抢救。”

    佳音轻轻拍她的后背给以安慰。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医生出来了,满脸沉痛地对许萧萧夫妻俩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们的儿子已经离开人世,你们准备后事吧。”

    许萧萧顿时嚎啕大哭瘫倒在地上,何为政忙着去扶她,佳音和薛眉赶忙过来帮忙,场面一片混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把许萧萧给安置好,佳音又帮着何为政准备何亦彬的后事。

    就这么没日没夜的忙碌了几天,一切才都妥当下来。

    佳音思来想去,想要带着爱嘉去纽约,但面对许萧萧夫妻俩却又开不了口。

    看到薛眉一直在何家忙碌,她打算从薛眉这里探探口风。

    将她叫到一边,佳音问:“你今后怎么打算,爱嘉怎么安排?”

    薛眉幽幽道:“我会留在何家照顾爱嘉,虽然我和何亦彬没有任何关系,但我愿意以两位老人儿媳妇的身份留下来照顾他们和爱嘉。”

    她这么一说,佳音想把爱嘉带走的心思也就说不出口了。

    她问薛眉:“我有空的时候可以来看看爱嘉吗?”

    “当然可以的!”薛眉立刻就回答,“你虽然和爱嘉没有法律上的关系,但你依然是她的妈妈,你随时可以看她,多个人疼她,爱嘉会更幸福的。”

    佳音笑起来。

    佳音陪着爱嘉在何家又住了几天,赫连正云那边就催她回去了,他在电话里说得暧昧:“我想你了……”

    在离开纽约半个月后,佳音终于回到了纽约。

    下了飞机,她就四处找赫连正云,这个家伙说要来接她的,但却不见人影。

    就在这时,忽然一辆超长的林肯车缓缓开过来,车子的前盖上装饰着一大捧心形的玫瑰花。

    玫瑰花中间有个漂亮的芭比娃娃站着,她的手腕上拴着一个小小的红色首饰袋。

    佳音愣愣地看着这辆车,一时没有反应。

    不知从哪里飞过来一只白鸽毫不认生地停在佳音的肩膀上,白鸽的嘴里叼着一张卡片,佳音不自觉地伸手拿过来。

    打开卡片,看见里面是赫连正云的字体,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两个单词:Merryme!

    车门打开,赫连正云从后里走出来,微笑着向她走来,他一身白色西装,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

    原来以为赫连正宇穿白西装是最白马王子的,谁知道,他比赫连正宇还要白马王子!

    他的手里捧着一束百合花,洁白的花瓣上甚至还带着露珠,他走近了,佳音甚至能闻见百合花上带着的新鲜的大自然的味道。

    他走到佳音面前停住了,不等她说话,就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佳音,嫁给我吧?”这次是用的中文。

    这一切是那么意外,佳音愣怔之后心里便涌上狂喜,激动得热泪盈眶竟说不出话来。

    旁边响起起哄的声音:“Merryhim,merryhim!”

    佳音转头,看见四周不知何时围满了围观的人群,原来外国人也喜欢围观呀!

    这样的情况下,佳音又怎么可能拒绝呢?

    她含着热泪,接过百合花,微笑着重重点了头,旁边一阵欢呼。

    在欢呼声中,赫连正云走到车前,把芭比娃娃手里的首饰袋拿下来,从里面拿出个首饰盒来,打开首饰盒,璀璨的光芒几乎刺了佳音的眼睛。

    围观人群中响起倒吸气的声音,大多是女人。

    戒指上的那颗钻石硕大得吓人,佳音觉得自己要是戴上那枚戒指,大概那只手什么事也做不了了!

    但,赫连正云还是把那只戒指戴到了佳音的右手无名指上,等着戴完,还往后一步,欣赏似的看了看,露出满意的神色。

    然后他俯身一把将佳音公主抱抱在了手上,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飘起了无数的氢气球,飘飘扬扬地飞上了天空,好像过什么节日似的热闹。

    围观的人惊呼的,赞叹的,议论的,什么声音都有,也很热闹。

    在这样热闹的气氛中,赫连正云将佳音抱进了车里。

    林肯车里就好像酒店的房间,豪华又舒适,车子发动之后,赫连就来扒佳音的衣服。

    佳音捂着领口“哎哎哎”的喊:“这是在车上,不要乱来!”

    赫连笑答:“你想多了,亲爱的,我只是给你换衣服而已!”

    佳音愣愣地看着他:“换衣服?”

    他指指自己身上:“去结婚难道不要穿礼服吗?”

    “结婚?”佳音呆头鹅似的,不是才刚刚求婚成功么,通常求婚之后还要准备准备才结婚吧……

    “你现在就坐在婚车上,你的新郎我穿着结婚穿的礼服,怎么着,你别告诉我,你还没准备好?”赫连正云眼睛一眯。

    佳音咽口唾沫:“哦哦,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准备好几年了……”

    他就过来继续扒她的衣服,她赶忙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赫连正云一笑,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件蓬蓬的白色婚纱来,协助她穿上了。

    佳音穿好婚纱,还有点窘:“我连妆都没化耶!”

    赫连正云笑笑,扭身摁住车上的对讲机,对驾驶室的人说:“让化妆师进来。”

    接着,驾驶室和后面的升降玻璃就缓缓地升起来,然后,化妆师拎着自己的工具箱猫腰走了进来。

    赫连正云将佳音按倒在车子的长真皮座椅上:“好了,现在,把你的脸交给她就好。”

    化妆师坐过来,先给佳音做了个简单的面膜,然后开始帮她化妆梳头,一切进行得非常快。

    佳音也不知道车子到底行驶了多久,当车门打开的时候,她已经“全副武装”了,被赫连正云扶着下了车,她看见了一个哥特式建筑的教堂。

    教堂是圣洁的白色,从教堂门口一条红毯直铺过来,一直延伸到她的脚下。

    一群可爱的孩子,穿着带着翅膀的天使裙子跑过来,跑到她的身后,帮她托起了拖曳在地的长长的婚纱裙摆。

    天儿穿着自己的小礼服站到了她的身旁。

    教堂外面还站着很多人,大家都在看着佳音,佳音竟然有点紧张起来,这个时刻,她是万众瞩目呢!

    下意识的想要去挽赫连正云的胳膊,但是他却让开了,笑说:“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挽我,待会让你挽个够!”

    佳音愕然,对于结婚这种事,她还是没什么经验的。

    赫连正云大步离开了,过了会,一个人走到了佳音的身边。

    佳音看见他,惊喜地唤出声:“永骏哥!”

    柯永骏今天西装笔挺,头发也仔细的梳理过,打扮得格外精神。

    他对佳音灿烂地笑起来:“佳音妹妹,哥哥我来送你去教堂结婚!”说着抬起一只胳膊来。

    佳音高高兴兴地挽住他的胳膊,缓缓地朝着教堂里面走去。

    婚礼进行曲响起来,在这样神圣的音乐声中,在众人的目光下,佳音挽着赫连勋的胳膊一步一步,缓缓而坚定地走进了教堂。

    柯永骏把佳音交到赫连正云手上的时候,绷着脸对他说:“我视如珍宝的东西,你一定要对她好!”

    赫连正云笑答:“当然,我对她如何,你们是看得见的。”

    牧师站在他们的面前,注视着赫连正云,开始了自己的提问:“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赫连正云转头,无比深情地望了佳音一眼,坚定地回答:“我愿意。”

    这个时候,佳音感觉自己的心都要高兴得炸裂开来了。

    牧师又看着她重复了刚才的问题,当佳音回答“我愿意”的时候,声音都颤抖起来。

    礼成,牧师宣布交换戒指。

    佳音傻眼,自己好像没有准备戒指耶。

    但随即她就看到,天儿和昊天,一人站一边,代表了自己的父母将戒指递了上来。

    赫连正云将之前那个大钻戒取下来,给她戴上婚戒,这个婚戒虽然钻石不大,但可以看出做工非常的精美。

    戴完之后,他伸出手指在佳音的面前,轻声说:“来,给我戴。”

    佳音朝他笑,接过天儿送上来的婚戒,缓缓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他低笑着说:“这个戒指,我从此不会再摘下来。”

    佳音低低回应:“我也不会。”

    牧师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底下响起一片喧闹声和起哄声。

    赫连正云缓缓走近佳音,低头凝视着她,看了一会,才俯身捧住她的脸庞,轻轻地吻下去。

    虽然是轻轻的吻,但当彼此的嘴唇相触的时候就仿佛产生了魔力,竟然无法分开了。

    他的手改成一只搂住她的腰,一只摁住她的后脑,将这个吻深入了下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毫不避讳地用灵巧的唇舌挑开她的贝齿,跟她来了个热烈缠-绵的深吻。

    佳音没有挣扎,因为在这样幸福的时刻,她不想做任何的压抑,一切随心就好。

    这个吻持续了大概有两分钟,底下观礼的人都沸腾起来,气氛十分热烈。

    等着赫连正云终于松开佳音之后,他就打横将佳音抱起,大步往外走去。

    佳音笑着,在他的臂膀上问:“你要抱我去哪里?”

    “抱你去度蜜月!”他高声笑着说。

    两个人走到教堂门口,正要上车,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喊:“佳音,你还没有抛绣球呢!”

    佳音回头,看见是柯雪晴在大喊,不由轻拍一下赫连正云的胳膊,说:“哎呀,我们差点忘了。”

    立刻有人将绣球送到佳音的手上,佳音背对着一干淑女们站好,猛的使力将绣球抛出。

    后面的声音乱成一团,众女孩叽叽喳喳的叫唤着抢那个绣球。

    佳音回身,看见最终是柯雪晴力敌众人将绣球抢到了手,邵飞扬在旁边笑着拍手:“看来,接下来该轮到我们了!”

    佳音哈哈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她的话才刚刚说完,就被赫连正云拦腰抱起扛到车上去了。

    车子缓缓行驶起来,佳音拍着脑袋问赫连正云:“你们这里不兴喝喜酒的吗?”

    “可以喝一喝,让他们去喝呗,天儿和昊天会招呼好他们的。”

    “我们干嘛?”

    “度蜜月。”赫连正云朝她挤挤眼睛,又开始扒她的衣服。

    她赶忙拍掉他的手:“在车上度啊!”

    他倾身过来对着她的耳朵吹气:“你要是想在车上来一次我不介意。”

    佳音将他推开,嗔:“别没正经。”

    他这才拿出一件小套裙来抖在她面前:“给你换衣服而已,难道你要穿着婚纱跟我周游世界?”

    佳音眼睛里冒出小心心,拍手笑:“欧耶,太好了,周游世界了!”

    衣服换好了车子走了一会,突然停下来。

    赫连正云脸色微敛,握住她的手:“周游世界之前,我们先去见个人。”

    佳音问:“是谁?”

    他没答话,拉着她下了车,下了车,佳音就知道是见谁了,因为车子停在玛利亚精神病院门口。

    五分钟后,他们见到了洗尽铅华的万雅冰,这辈子她大概都只能在这个精神病院度过了。

    她瘦得皮包骨头,但可以看出,似乎精神还不错。

    赫连正云与她对视了一会,才握住佳音的手说:“今天我结婚。”

    万雅冰似乎愣了下,微微一笑说:“祝福你。”

    佳音略略讶异,能从她的嘴里说出祝福的话来,真的很出乎她的意料啊!

    万雅冰打量了赫连正云,又打量她,最后说:“你们两个很般配。”说完站起身来。

    许多话不用多说,一句两句就好。

    赫连正云拉着佳音也站起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听见万雅冰在他们身后说:“你们好好过日子。”

    佳音停步,回头,对她一笑:“好的,妈妈!”

    他们离开玛利亚精神病院就直接去了机场,在机场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佳音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碧丝穿着一身运动装,背着个大的登山包混迹在一群人中间,他们也在办理登机手续。

    大概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碧丝猛的回头,与佳音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看了佳音几秒,她才露出笑容来。

    她转头跟身旁的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朝着佳音和赫连正云走了过来。

    “你们今天婚礼我没去成,不好意思。”她说。

    佳音没答话,赫连正云淡淡回一句:“无所谓。”

    碧丝沧桑一笑,仰面看着赫连正云:“我祝福你们,祝你们白头到老!”

    佳音意外,今天的意外还真多啊。

    大概是看出了佳音的意外,碧丝苦笑着说:“失败之后,何亦彬也死了,我大彻大悟了,什么公司,什么金钱,我都不在乎了,我要去挑战自己的身体,挑战极限,面对大自然,人才会觉得自己多么渺小,觉得自己当初做的事情是多么可笑。”

    说完这些,她朝着佳音伸出手来:“佳音,请你原谅我过去的种种行为!”

    佳音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她和佳音握了手,然后就返身朝着自己的伙伴走去,走了几步,她活泼地转身,笑着对佳音和赫连正云大声喊:“你们要好好的,相爱一辈子!”

    佳音握住赫连正云的手,看向机场外碧蓝的天空,高声回答:“我们会的!”

    一辈子有多长,她和赫连正云的爱就会有多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