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尽神域 > 《无尽神域》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名剑紫都,上
    旧事重现。

    当年,玄冥真渊中,尚是一名普通内宗弟子的厉寒,与内宗十大弟子之一的白木仙,以及另外三名内宗弟子,柳元白,风高俊,白木仙一起,执行任务,却被化身为‘踏花侯’衣轻欢的鹰钩鼻男子欺骗。

    他对厉寒等说,那处祭坛之上封印有一只远古邪魔,因封印松动,即将出世,请求厉寒等帮助,剿杀镇守祭坛的狮睛兽,让他将那只远古邪魔提前诛杀,扼杀在萌芽中。

    当时,厉寒等人实力尚低,而那头狮睛兽,赫然是一头绿阶妖兽,相当于人类当中的气穴境强者,可称是强大至极。

    在付出无穷努力,艰辛的快要将那头狮睛兽击杀的时候,异变突起!

    狮睛兽或知不敌,竟然硬抗五人一击,化为一团火光,朝鹰钩鼻男子带去的小女孩,衣可儿的方向疾奔而去,显然欲先击杀衣可儿,打开包围圈一角,然后逃跑。

    当时,衣可儿闪避不及,眼看就要陨落。

    是离她最近的伦音海阁内宗弟子之一风高俊,看到不好,和身扑上,直接用血肉之躯,挡在了小女孩衣可儿的面前,独对狮睛兽的恐怖攻击。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面对狮睛兽,并不是他这辈子遇上最可怕的事情。

    最可怕的是,他欲救的小女孩衣可儿,看到他挡在身前,背对自己,空门大露,忽然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料到的举动,手掌心多出一道水蓝短刃,一刺。

    “噗!”

    风高俊直接身亡,临死,都是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但这只是开始。

    随即。

    一直温和尔雅,伪装成‘踏花侯’衣轻欢的鹰钩鼻中年男子,却随之变脸,不攻击众人的大敌狮睛兽,却直接手中长剑猛然一递,刺穿了几人之首,伦音海阁内宗十大弟子之一白木仙的心脏。

    局面瞬变,随即,其才摘下了自己脸上伪装‘踏花侯’衣轻欢的人皮面具,厉寒,李成东分头逃走,饶幸留下一命。

    但这件事,却永远地留在了厉寒心中,一直想找这名鹰钩鼻男子报仇,但一直不得他的下落。

    而现在,没想到,却在此地重见。

    “你该死!”

    想到此处,厉寒脸上怒气陡现,再不犹豫,身形一个急纵,手掌心中的破气青芒剑,便化为一道无匹青芒,直接洞穿向鹰钩鼻金衣男子的心脏。

    “雕虫小技,凭你也是我的对……”

    鹰钩鼻金衣男子见到厉寒抢先对他发出攻击,还脸现不屑,根本不知道厉寒已经突破至法丹境的事实,左手斜挥,就想要侧身反击。

    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料到的一幕是,本以为根本不可能刺中他的长剑,却直接命中了他的心脏。

    他转身的动作似乎根本没有做出,而他的护身罡气,对面厉寒这威力无匹的含怒一剑,也如同不堪一击的纱纸,直接被洞穿击碎。

    一击,陨命!

    “你……”

    鹰钩鼻金衣男子满脸的不甘,怀疑表情,如同见了鬼一般,手指颤抖著指向厉寒,却终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下一刻,厉寒抽剑而退,鹰钩鼻金衣男子胸膛之中,顿时喷出一股滔天血箭,整个人直接仰面栽倒了下去,气息全无。

    厉寒低下头,冷冷看了鹰钩鼻金衣男子的尸身一眼,随即一脚将其踢开,淡淡道:“这一剑,是替我门内内宗弟子白木仙还你的,好走不送。”

    说声方落,他再不看那鹰钩鼻金衣男子,直接转身离开,继续朝著地下一层疾冲而去。

    而等他冲入地底,赫然见到,一群人排队列阵,似已经在等待他的到来。

    为首那人,一身宽袍,暗金为底,上绣银线,鬃间半见霜白,看似儒雅不群,狂放特殊,不似一名修道者,更似一名博学儒生。

    但浑身气息,却渊深如海,深不可测。

    厉寒瞳孔陡然一缩,随即,眼睛中露出一丝释然。

    “果然是你,踏花侯,衣轻欢!”

    他的话中,没有惊异,没有怀疑,似乎早有预料,而对面那宽袍霜鬃之人,看到厉寒进入,却目光微微一闪,露出一丝意外。

    “是你,如果我没有记错,你是伦音海阁顶峰弟子厉寒,年少成名,三尊六王之一,不输于我等昔日的成就,只是今日,怎么敢乱闯本侯的私坊,活得不耐烦了么?”

    “年轻人!”

    他看著厉寒,眼露异光:“虽然你也算博得大名,但是,当初本侯也是五君七侯之一,名声不在你之下,修炼时间更是比你多出十几年。就凭你一个乳臭小儿,得到一点实力,也敢妄自目中无人,本侯杀你,不用十招!”

    “十招,呵呵!”

    这一刻,厉寒大笑,笑声毕,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可怖的气势,直如垂天之云,冲天之瀑,一刹那,将整座地下赌坊内的近百神魔国度弟子,全部笼罩在其中。

    那些实力稍微低上一些的神魔国度弟子,顿时一个个如见鬼魁,脸上露出惊恐之色,还一声惊呼都没有发出,便口鼻流血,七窍生烟,直接“噗通,噗通……”连声的栽倒在地。

    就是实力稍强的,也只觉浑身如被禁锢,哪怕是气穴后期的顶尖强者,在这股气息在也瑟瑟发抖,不由一个个面露难以置信的恐惧神色。

    “怎么可能,这是?”

    ‘踏花侯’衣轻欢完全不可置信地望向对面的厉寒,神色大变:“法丹气势,这是,法丹境才有可能发出的恐怖气势!”

    他虽然实力高强,十数年前便已是五君七侯中的人物,那一代修道界最杰出的十几位年轻天才之一,如今的境界,更是高深莫测,赫然达到了中阶半步法丹初期境界。

    如此实力,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

    但是,在厉寒法丹境的实力面前,区区中阶半步法丹,却又似婴儿般柔弱,可笑,不堪一击。

    “不好,走!”

    完全没有预料到区区一个后辈,居然能这么快时间突破法丹境界,那可是他自己一生都在追寻,却死活无法踏入的至高之境。

    知道根本不可能是厉寒的对手,‘踏花侯’衣轻欢又是一位何等枭雄之辈,自然不会留在此地等死,身形一动,就欲撤离。

    但是,厉寒岂会给他机会?

    其实,早在离开玄冥真渊之前,厉寒就多有怀疑,那鹰钩鼻男子看假冒充,其实谁知真假?

    如果是真,故意戴个假面具,让人看见另一副面目,就能让厉寒等人麻痹大意,判断错误。

    如果是假,那这鹰钩鼻男子,只怕多少也与‘踏花侯’衣轻欢有点关联,甚至根本就是其所下的命令,那鹰钩鼻男子,不过是其一个手下,执行他下达的任务而已。

    之前一直找不到机会,但现在,在这神魔国度的分部之下,厉寒先见到了那位鹰钩鼻中年男子,确认了其为神魔国度的成员,又在这地底见到了‘踏花侯’衣轻欢,一切猜测全部成真,答案呼之欲出!

    果然没错,那冒充‘踏花侯’衣轻欢的鹰钩鼻男子,根本就是‘踏花侯’衣轻欢的手下,是他的一个化身。

    而‘踏花侯’衣轻欢本人,也是神魔国度的高层,而且至少是王爵一级的顶级人物,手上不知沾了多少斑斑血债,暗地中,除了玄冥真渊那件事,又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样的人,该杀!

    做这样的事,当诛!

    击杀伦音海阁内宗弟子白木仙之仇,玄冥真渊追杀厉寒之恨,蓬山之巅击伤‘妖相绮罗’周绮罗之怨……以及他身为人族精英子弟,却甘沦魔道,为域外之人牵马执鞭,甘当叛类,残害真龙大陆其他修道者……

    种种事迹,都让厉寒不可能让过此人离开。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