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倾城鬼医太嚣张 > 章节目录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不是幻觉
    纪青雪去了地牢,被侍卫拦在了门外,纪青雪出示令牌后才给让路。

    纪青雪刚到地牢就见到南宫炎端坐在牢房里,虽然几日没有梳洗过看起来有些狼狈,却依旧难掩天人之姿。

    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景纪青雪看起来格外觉得心酸。

    他原本应该是高高在上受人膜拜的,而不是被囚禁在这样的鬼地方。

    纪青雪对旁边的人说:“赶紧把门打开!”

    牢头拒绝了:“姑娘这令牌只能让你见到这个犯人,要打开房门除非皇上亲自来。”

    纪青雪眯着眼:“你的意思是打开房门,除了司马镜悬来这里,要不然谁来都不好使对吧?”

    牢头颔首:“姑娘说的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纪青雪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对着牢头招了招手,“那过来一下!”

    牢头皱眉:“姑娘这是何意?”

    纪青雪皮笑肉不笑地说:“有个好东西想给你看一下。”

    牢头依言走过去,纪青雪伸出手指:“你看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对不对?但是如果它们合起来的话……”

    纪青雪五指快速并拢,一记手刀直接将他给劈晕了。

    牢头软软的倒在地上,纪青雪赶紧拿下了他腰间的钥匙,打开了牢门。

    “阿炎?”纪青雪颤巍巍地叫着,眼睛也不知不觉的跟着红了。

    正在闭目养神的南宫炎听到有人叫自己阿炎,他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果然是太想阿雪了么?”

    不过有这样的幻觉也不错,起码还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药香味儿,南宫炎动了动鼻子,现在的幻觉都如此真实了吗?他都闻到了阿雪身上独特的味道。

    纪青雪双手轻轻捧着他的脸,她低声呢喃:“阿炎你为什么要闭着眼睛,难道是不想见到我吗?”

    犹如天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南宫炎这才猛地睁开了眼。

    他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真,真的是阿雪?不是幻觉!”

    纪青雪又哭又笑:“什么狗屁幻觉!我明明就站在你眼前,阿炎你不抱抱我吗?”

    想,当然想抱她。想得都快疯了。

    在纪青雪扑过来的时候,南宫炎却急忙的避开了她。

    纪青雪委委屈屈地说:“阿炎你干嘛躲我啊!”

    南宫炎苦笑:“阿雪我当然时时刻刻都想抱着你,可是我现在身上挺脏的。要是弄脏了你的衣物就不好了。”

    纪青雪咬着牙,霸道地放话:“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啊,我要你抱你就得抱!”

    说完,纪青雪直接飞扑进他的怀里,不停地蹭啊蹭。

    真好,满满都是阿炎的味道,很令人安心。

    南宫炎的双手僵在空中,看着怀里的人无比眷恋的模样,双手最后还是缓缓落在了她的背上,轻轻拍打起来。

    “阿雪不在外面好好待着,跑来这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做什么?”

    纪青雪瘪嘴,“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想你啊。”

    若是平常的话,纪青雪这句话能让南宫炎高兴好半天,可是此刻地点时机都不对。

    “阿雪你别担心,我在这里没事的。他也并没有苛待我。倒是你,就这样跑来见我,不怕司马镜悬又大发雷霆吗?”

    搁在平时南宫炎自然不会畏惧司马镜悬,可是现在他暂时身陷囹圄,司马镜悬要是想做什么伤害阿雪的事情,他根本就阻止不了。

    所以他现在只能蛰伏,静待最佳的反抗时机。

    纪青雪扬起小脸看他:“没事啊,今天就是他放我来见你的。”

    “什么?他让你来的?”这点南宫炎还真的没有想到。

    按着司马镜悬的性子,巴不得阿雪离自己远远的吧,居然还会让她来地牢里见自己,看来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几天我一直在他耳边烦他,让他放我来见你。我说他要是不让我见你的话,我就一直跟在他身边烦死他。”

    南宫炎眼里含了笑意,他大概能够想象得出这几天司马镜悬的耳朵受了怎样的折磨。

    毕竟阿雪烦人的功力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原本他打算一直都跟我这样耗着。”纪青雪指了指自己手腕的镯子,“可是他看看这个以后就把令牌给我了,准许我来见你一面。”

    南宫炎视线落在镯子上,随后看着她:“这不是母妃……”

    纪青雪点头:“嗯,这是母妃临走之前送给我的。”

    提到母妃,南宫炎的表情瞬间变得黯然无光。

    也许她现在正在某处地方,与蒙越谈笑风生。

    也许,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像是感受到了他低落的情绪,纪青雪抱他抱得更紧了:“阿炎你还有我,还有寻雪呢。”

    南宫炎脸上撑开一抹笑容:“嗯,我晓得。”

    纪青雪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阿炎你不知道,你不在我连觉都睡不好。”

    南宫炎嗅着从她发间传来的幽香,心疼地说:“辛苦你了。”

    这几天为了跟司马镜悬磨时间,你肯定都没休息好吧,眼底都有一圈儿青色了。

    纪青雪缓缓摇头:“不辛苦。只要可以见到你,我做什么都愿意。”

    “傻女人!”南宫炎道。

    纪青雪闭着眼睛回他:“不傻,我聪明着呢。”

    “阿炎我觉得司马镜悬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他对遗恨的尊敬和感情是认真的。”

    南宫炎嗯了一声,这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否则他也不会因为看见母妃留下的玉镯,就心软让阿雪来地牢见自己了。

    纪青雪跟只猫似的,不停地在他胸口蹭来蹭去,最终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阿炎我要救你出去,你要乖乖等我啊。”

    南宫炎温柔应声:“好,我等你。”

    “嗯,等我们出去就把那个司马镜悬打得满面桃花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玩儿阴招!”

    南宫炎勾起嘴角:“好,我们狠狠揍她一顿。”

    纪青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很快就在南宫炎的怀里睡着了。

    看来这些天她真的是累坏了。

    南宫炎啄了啄她的眉心,声音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阿雪,很快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