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王妃要出逃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番外之我们都爱过(3)
    “算了,你出去吧!”我挥挥手,有些无力的垂下了眼眸。

    我知道爱的苦,不能因为她爱我,就要求她为我付出,那这样对她,也许是残忍的。

    脚步声不是向外的,是向着我躺着的床边而来。我慢慢睁开眼睛,静静看向站在床边的她。

    这么安静的女子,这么忠心的女侍,她怎么会忤逆我的话,我是让她走啊!她为什么又回来?

    她居然这么大胆的坐在了床沿,那是龙床啊!可是谁想坐就能坐的?真是大胆!不过,大胆的好!我喜欢。

    我痛了,我累了,我不想再往谁的面前迈一步了,就让我也学会等待和接受吧?你若给予我爱,我也许无法回报以爱,可是,感情的世界里,不仅仅只有男女之爱,还有亲情和友情。

    宝儿,这样的感情,你也要吗?

    这样一个看起来乖巧柔顺的女子,有的时候,胆子大的让我惊讶。

    她执起我的手,轻轻放在她的掌心,紧紧握住,柔声说:“皇上,睡一会儿吧!睡一觉,睁开眼睛,您会发现,太阳依旧是灿烂的,星星依旧是闪亮的,每一个人都会是好好的。”

    我呆呆的望着她,她的眼角含着笑意,安静,又不是那么冷淡,眸光暖暖的,像春日的太阳,想要穿透重重阴霭,照进我的心底。

    笑语,我以为我心底的阴暗,只有你可以照进来,也许,我该试着打开心扉,去接受另外的阳光。

    只是,这样的也许,便只是也许…..心的某一个角落,无论遇到谁,都已经被尘封了,那里写着一个永生无法忘记的名字:云笑语!

    我将自己的手放在她温暖的掌心,她的手那么小,竟然不能完全掌握我的,可是,那从指尖透过的暖,依然让我觉得踏实。

    宝儿,你不是我最爱的,可是,也许,你会是这一生对我最好的,最合适的…..

    这一觉,我睡了很久,睡的很沉很香,手心里一直都有那还不是很熟悉的温暖。

    梦里栀子花又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那一片栀子花海深处,她的脸上带着笑意,却离我越来越远。漫天栀子花飞舞,天空湛蓝白云悠远,我曾经深爱的她,渐渐离开了我的视线,心还有些痛,却渐渐踏实了起来。

    笑语,你安好,我便安好,我安好,你便心安,对吗?那,我们都要好好的!

    一个月后,宝儿成为我的贤妃,接着,御医诊出了她的身孕。母后大喜,皇姐大喜,整个皇宫一片喜气洋洋。望着那一张张笑脸,我冷寂的心,突然就变得暖和了一些。

    一个小生命啊!我开始有些期待了。我不知道他(她)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也不知道(他)她会长的像谁,我只知道,(他)她的身上,流着我的血,从今以后,我的世界,除了国事,便多了家事。宝儿,这个善良的女子,她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心灵的温暖,还有一个完整的人生。

    孩子降生了,是个男孩,长得像极了我,不,比我更漂亮,更爱笑,胖乎乎白嫩嫩的,真好看!

    我的心热了起来,小心的托着他的小屁股,轻轻的蹭着他细滑的小脸蛋。

    这是我的儿子啊!我终于有了生命的传承!我会拿我的一切去爱他,给他一个幸福完美的人生!

    儿子,若是你将来遇上一个你喜欢的女子,若是你更想要自由,尽管去追寻吧!这个皇位,这把椅子,你若是不想要,我来继续替你坐着,你的人生,不要像你的爹爹一样,没有选择,没有快乐!儿子,我期盼着你赶快长大,去完成你的爹爹未曾享有过的自由和快乐!

    我封宝儿为皇贵妃,她眼底有着淡淡的欣喜,却又拒绝了,我也很惊讶,我以为她想要的是皇后的位置。

    可是,我给不了她。在我的心里,我早就有了自己的皇后,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了。我知道亏欠了宝儿的,可是,原谅我的执拗,我还是给不了。我曾经深爱过的那个女子,从未曾真的从我心里离开过。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

    谢宝琳的父亲辞官了,哥哥辞官了,他们回了家乡,转行经商了。

    我很震动。这个傻瓜啊!这个时时刻刻以我为中心的笨女子啊!她是看多了外戚干政的例子,不想让自己的家族重蹈覆辙,便拒绝了我封她为贵妃的旨意,而她的家族,又为了她,主动辞去了所有的官职,放弃了别人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荣华富贵无上荣耀。

    谁说世间没有真情?只是,我们常常因为自己的执着而错过最美的风景。

    我封了她为皇贵妃,又陆续遣散后宫。

    宝儿,我也许给不了你最多的爱,也许给不了你皇后的荣耀,可是,我会让你成为我身边,唯一的一个女人。一个可以携手走过一生的女人!

    她总是淡淡的笑,明明知道我心里有个别人,还是那么满足的笑,我真佩服她啊,如此的善良和宽容,宽容一个不完美的我,宽容一个偏执的我。无论发生什么,她总是那个毫无原则和底线,一直站在我身边支持我的人。我也相信,我遇到了,遇到了一个可以为我去死的女人!

    “皇上,有的人得到爱才幸福,有的人去爱才幸福,我爱了,我也陪在我爱的人身边了,夫君儿子我都有了,我很幸福,真的,真的很幸福!”她握着我的手,轻轻的说,眼中有泪光在闪动,可是我懂得,她是真心的。

    宝儿,尘世凄冷,你却带给我温暖,别问我爱过谁,也别问我心底藏着谁。现实和梦想,总是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会好好疼你好好陪着你,我们一样可以幸福的到白头。

    多年以后再见到云笑语,她胖了,也成熟了,从少女模样变成了饶有风韵的小妇人。可是,云笑语,为什么人家都是越来越温柔,比如我的宝儿,你怎么就越来越彪悍和小器了呢?

    瞧瞧吧,我带着儿子来做客,你居然什么都不准备,还要我请客?好吧,请客也就罢了吧,怎么还旧事重提悄悄说我当年给的金叶子太小太少了呢?

    来,先告诉我你的金叶子都做什么花了?我可听说陆子璃在南理经商这些年可赚了不少钱呢!

    什么?云笑语,真有你的!人家是把自己的地租出去收银子,你是把自己的地租出去送银子!好吧,我服了你了!再悄悄给你一袋子,这回可别再乱扔了!

    瞧瞧,多势利的女人,一给了钱笑的眼睛都没了!好吧,那咱坐下来说说儿女们的婚事吧!虽然孩子们还小,可你看他们那个亲密的劲头,你不觉得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吗?

    哎哎,这个死没良心的女人,你跑什么呀?怎么比兔子还快?放下!把我儿媳妇放下,你想藏到哪儿去?

    “陆子璃,她看起来很快乐,一如既往的洒脱天性,你很惯着她。”我扭头望向身边,一直凝望着那个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娇俏的身影的男人。

    他轻轻的笑,眉眼里写满了幸福和快乐,更多的是深深的宠溺。

    “她还像个孩子,怎么都长不大。当然,她也不需要长大,开心就好。”陆子璃一如既往的儒雅,一如既往的温润,岁月的风霜沉淀了他的清冷,只留下淡淡的暖意。

    “你又给她金叶子了?”他忽然扭头看向我。

    “嗯。”我早就料到,小丫头根本就瞒不住他。

    “得,回头我送你点别的好东西补偿吧!别让她知道我心里明白就成,只要她开心,爱花多少都成,女人嘛,就是用来疼的,咱们得比惯孩子更加娇惯着她们才行!”

    “我不要你的珠宝,把你闺女许给我儿子吧!”我笑了起来,那个漂亮的小笑语,真是可爱的让人不喜欢都不行。

    我没看错,那丫头,将来比她娘还要鬼,那大眼睛滴溜溜乱转着,都说我儿子聪明,也未必斗得过她!

    “做妾可不成,我闺女是要用来宠的!入赘的话可以考虑许给你儿子,要是做小妾,笑语非掐死你不可。”陆子璃笑的有些得意。

    我也笑了,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可以并肩站在一起,为同一个女人而开心。

    “皇上,夜凉多穿件衣裳。”一双温暖的手又将一件披风系在我身上。

    每个陷入回忆的夜里,总是有这么一双手,轻轻的为我系上披风,然后再静静的离去。我也从未挽留过,记忆,一个人回味就够了。

    她转身离去,我伸出手握住了她纤细的腕。

    “宝儿,看,今夜的星星多美,陪我一起看星星吧!”我指着浩瀚夜空,轻轻开口,淡淡的笑,第一次发出了邀请。

    一回头,却看到那个和我一样执着的傻女子,眼里含着泪,唇边却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