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度量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第127章结局

    两个分裂的世界, 如同不断贴近水面的倒影,缓缓交合。

    高悬在街道和楼房的红色灯笼,从外围开始, 一盏接一盏的熄灭,立在城市中央望去, 已有大半个城市,彻底陷入了黑暗。

    所有的黑影都隐匿在了角落里, 他们闻着浓郁的血腥味, 抬头看着天际只有一线的裂缝,脸上原有的狂热缓缓消散,只有满脸的惊恐和畏惧。

    天台的风起云涌,在翻天覆地之前戛然而止,那个煞气冲天的男人,离开了他发泄和镇压的战场。

    无数人像是意识到什么,纷纷开始溃逃,如同退却的潮汐, 刷的四散开去, 丢盔弃甲。

    他们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睁着眼睛, 疯狂的朝着来时的方向奔逃, 死死的咬着唇, 生怕自己溢出一丝惊恐的哀鸣。

    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

    只有“司度”的衣摆,在大风之中鼓动着, 猎猎作响。

    他眼底清明,眼神却很陌生,两人近在咫尺却像是陌生人一样对视:“他让我送你出去。”

    “-咳咳-咳咳——”木鱼被夜风灌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侧过身去,避开了司度的视线,咳嗽的几乎直不起腰来,“咳咳-咳咳-”

    直呛到眼眶有了涩意,她的咳嗽声才停止了下来。等再直起身子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已经一点点的收敛了起来,苍白的脸色因为剧烈的咳嗽而有了几分血色。

    她手捏着苍白的墨玉尺,对上对面的人:“他还说了什么?”

    “司度”摇摇头。

    站在一旁的的赤间眼底溢出了同情。

    木鱼却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将自己手中的破弓背好,将散落的纸张放进包里,对着对面的人说:“走吧。”

    赤间伸手拦了一下:“你抬头仔细看看这人。”

    “我知道。”木鱼露出一个笑来,“想必今天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城主大人处理,就不继续叨扰你了,我跟着他出去就行了。”

    赤间皱眉:“他——”

    他了半天,也没有吐出第二个字来。

    之前赤间还以为这丫头情根深种,心思又太深,说不定在紧要关头上失去理智,还思量过真遇到那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只是这位新上任的执量人,到了关头上,没哭哭啼啼,也没有愤怒绝望,就连脸上的表情和眼神,都恰到好处的克制住了。

    就好像,眼前这人不是每日相处搭档,而是隔壁打过照面的邻居而已。

    赤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太衡多是些感情细腻而坚定的人,这一代代的他也处习惯了,这冷不丁的冒出一个冷血的人,感觉并不是很好。

    木鱼仿佛没有看见赤间的脸色,甚至还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下次有机会,我过来看你。”

    说完,越过赤间走向了“司度”。

    “司度”转过身,走在前面领路,木鱼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两人中间隔着半米有余。

    赤间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半伸出的手收回袖子,赤红色的长袍随着夜风鼓动着,表情像是凝固在了脸上。

    久久之后,一声叹息被风的呼啸所淹没。

    ***

    路灯如同接触不良,明明灭灭,发出滋滋的电流声。

    红色的灯笼投下意味不明的光线,两人在狭窄的小巷子里穿过,宛若路人。

    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维持着恰到好处的步伐节奏,一前一后,前面的人不担心后面的人跟不上,后面的人不担心前面的人走远。

    两人保持着一种诡异的默契,从大街走到小巷,又从这条小巷走到另一条街。

    如同来时路一样,在街区和街区之间穿梭,两人所到之处,人迹消匿,安静的如同坟墓。

    两人约莫走了小半个小时,“司度”突然停了下:“前面路黑。”

    木鱼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见盯了前面人背影几秒,才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笑容妥帖恰到好处:“谢谢。”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踏进了黑暗。

    半个城市的街巷,都被黑暗笼罩,天际的裂缝已经完全消失,从南城的夜色中抬头,只能看见远处的另外一个世界,如同被纤绳拉起,一点点朝着这边靠拢。

    斜立的高楼,四溢的亮光,还有那透着的生机,与两人脚底踩着的世界,截然不同。

    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里,木鱼听着前面人的呼吸声,一步不错的跟着。

    跟着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穿越这半城黑暗,像是穿过了她并不漫长的半生。

    直到眼前有了光,木鱼才从回忆中抽出来,她又站在了来时的那条小巷前——这条巷子,一头接着对面世界,一头接着南城。

    “司度”回头看了一眼木鱼,见她半抬着头,表情平静,眼神深邃的不可见底,手指下意识的抖了抖,随即一扭头加快了步伐:“两个城市开始重合了,我们要走快点。”

    不远处,两座大楼如同虚影一样,缓慢的重叠。

    卡啦啦——

    最终交叠成一体。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木鱼走到巷口停下,下意识向身后看去。

    原本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长长小巷,只剩下几米,在视线那头的出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高墙。

    这是一条死巷。

    “叮铃铃——”

    自行车的扯铃响起,木鱼收回视线,朝着车铃的方向看去,“司度”一身黑衣,正坐在一辆老式凤凰自行车座上,一腿踩在脚踏上,一脚踩在地上。

    见木鱼看过来,他朝后车座瞄了一眼:“上来。”

    木鱼熟练的跳上后车座,一手抓着后座,另一只手却是悬空着:“这是渡车?”

    “只是临时凑数”

    解释完,“司度”踩着脚踏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骑行,压过一层层彩色的纸片和碎屑,卡卡卡响着。

    剩下的路,都被未熄的白色灯笼所照亮。

    一直走到最后一盏还亮着灯,“司度”骑着自行车停下,他一手握着车把,一手慢慢的触碰着前方的虚空。

    随着淡淡的罡风卷起,前方没有路的地方,慢慢的出现一条路来。

    “司度”摇了摇车铃:“就到这了。”

    木鱼坐在司度的后座上,没有动:“你呢。”

    她从司度没有留“遗言”就知道,一切都在他规划的范围内,但是就如同她毫不动摇的相信司度一样,司度也信着眼前这位。

    “我还是适合南城这样的地方。”“司度”声音有些淡,“我跟他不一样,我生性暴虐,七情归杀,掌控死却不知生,要不是他心性坚定,间接影响了我,可能我……”

    木鱼低垂着眼帘:“你们本就是一人。”

    “他以前也这么老这么说。”他先是一愣,随即轻笑起来,“你就是再给我灌迷糊汤,我也只能送你们到这了。”

    话音未落,一道黑色虚影从司度身体内冲出,长着和司度一致的眉眼,有着和司度一样的身量。

    他立在自行车旁,伸手摸了摸木鱼的头:“剩下的路程,你们只能自己走了。”

    木鱼半仰着头,看着他熟悉的下颔弧度,眼底发红:“好。”

    虚影停驻了几秒钟,不再留恋掌心的温暖,一转身,几个起伏就消失在了矮房的屋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行车前的人温和的声音响起:“坐稳了,我们要回去了。”

    木鱼双手抱着身前人的腰,将脸埋在他的后背上,嘟哝着有些不满:“是回家。”

    前面的人轻笑:“好,回家。”

    自行车压过了虚拟的路,如同穿过一道水帘,穿过了南城的屏障,一路朝前。

    “糟了!”

    “嗯?”

    “我们把小黑忘记了!”

    “喵喵喵?”

    “小黑,你从哪冒出来的?”

    “喵喵喵喵?”

    ……

    前方,有光从天际透出。

    天亮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还没想好写什么(脑洞太多),有兴趣的妹子可以先收藏专栏的周一见[不是文名],我会在那本下开新文。

    剩下的,我会先打算更几章妖兽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