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全能医妃:废物嫡小姐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章 全文完结
    第六百一十章 全文完结

    任承泽篇

    自古帝王多寂寞,说的便是任承泽。

    他站在摘星楼上仰望这漫天繁星,心却烦乱如麻。

    “皇上,贵妃娘娘要生了。”小太监匆匆赶来,满是汗水的脸庞也抑制不住他此刻的欣喜。

    “快,起驾鸾凤宫。”

    任承泽神色一怔,眼中喜色一闪而过。此刻的他早已失去了往昔的平和,满心都在挂念那一对母子。

    “皇上您担心龙体。”

    小太监哎哟了一声,连忙追了上去。可怜他双脚细弱,哪追的过武艺高强的任承泽。

    任承泽是第一次当父亲,此刻被关在鸾凤殿外,来来回回地走着,满是焦急之色。听着慕容痛苦的尖叫声,他心都疼麻了。

    “皇上,您别着急,贵妃娘娘吉人自有天相定会母子均安。”老嬷嬷出言安慰任承泽,对屋中的慕容露出几分羡慕之色。

    她从未见过像任承泽这么痴情的帝王。

    虽然慕容只是一个贵妃,六宫却只有她一人。虽然她不在凤位,但是他们早就将慕容当作皇后看待了。

    “都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生下来,御医呢,干什么吃的?”任承泽拳头紧紧地攥在了一起,若不是江子笙不在华都,他怎么会用这么些没用的奴才。他猛地推开众人,大步一跨,厉声道:“让朕进去。”

    “皇上万万不可啊。”嬷嬷连忙拦住了任承泽,满脸哀求之色,“皇上,这可是老祖宗的规矩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矩?朕是天子,朕说的话才是规矩。”任承泽阴鸷地看着那嬷嬷,声音急中带戾,“你想掉脑袋不成?”

    任承泽自从继承帝位之后,一向仁厚待人,哪时会像现在这么严厉。

    嬷嬷被他这一喝立即吓得跪在了地上,弯腰磕头道:“老奴不敢。”

    “让开。”

    任承泽一把挥开老嬷嬷,推开了鸾凤宫的大门。

    霎时一股血腥之气便扑了过来,任承泽不仅没有任何嫌弃,反而更加紧张地走了过去。

    他看着躺在床上痛苦万分地慕容,连忙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柔荑,“慕容,你感觉如何?”

    虚弱地慕容睁开眼睛,看到任承泽之后,心一暖,随即面色苍白地道:“皇上你怎么进来了。”

    “你都如此痛苦了,我怎能坐视不管。”任承泽心更加揪紧。

    慕容听到任承泽这一句,终是笑了,反握住了他的手。望着他英俊的眉眼,似有千言万语。她很想开口,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任承泽为了她都不惜闯进鸾凤宫了,得此夫婿她还有何可求?

    “你想说什么?”任承泽见慕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当即开口问道,声音很低,就怕扰了她。

    “我……”慕容看着如此柔情的任承泽,终是将心底的话问了出来,“我想问,除了子笙之外,你可有喜欢过我?”

    她目光真切地望着任承泽,眼中含着慢慢的期待。

    任承泽神色一抿,并没有放开慕容的手,反而更加握紧了慕容的手,无比认真地道:“子笙是我心中的执念,而你是涂抹心执念的那道灵药。”

    “你是说,你喜欢我了吗?”慕容眼睛忽地迸发了异样的神采。

    “自从你为我挡下那一剑之后,我心中便落下了你的影子。”任承泽低头吻住了慕容的唇。

    那一年,朗瑶光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成为了一个村姑慕容。他遇到了朗星云行刺,若不是慕容为他挡了那一剑,他早已魂归天外。

    虽然他心里一直避讳关于慕容的问题,但无可否认,她早已破开了他的心房,驻扎进了他的心底。

    “谢谢你,泽。”慕容流下了炙热的泪水,身子忽地一用力。

    “哇哇哇……”

    孩子落地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喜获龙子。”御医嬷嬷跪地拜礼。

    “请皇上赐名。”慕容脸色疲惫,却始终舍不得入睡。

    “他是容儿赐予朕最后的礼物,便叫他容礼吧。”任承泽低首吻住了慕容满是汗水的额头,“我爱你,慕容。”

    ……

    夙夜转世篇

    苍天有情,轮回不止。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世人称九尾狐也。

    在青丘山中,九尾狐一族贵不可言,掌握着青丘万物的生杀大权。即使是神兽也不敢在青丘之中放肆。

    至于弱小的人类,更是如此。

    但凡是总有例外。

    狐族的王一次入凡间,蛊惑了一名貌美如仙的女子,并将其带回山中,生下一子。

    其子正是昔日玄阁阁主夙夜的转世,名容清修。

    他拥有人狐血脉,亦是世人不容的半妖。虽贵为九尾狐族的王子,却因人类的血脉而受到族人歧视。

    他自生下来便是人身,却拥有着狐狸的耳朵和尾巴,更是拥有蛊惑苍生的容貌。

    容清修自由天赋异禀,更是拥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法术一学便会。

    狐王为了不让他受伤,自幼便将其带在身旁,直到他大限将至。那一天,容清修刚满十八。

    他接下了狐族的王位的试练,来到了人间,寻回狐族至宝,玄影宝衣。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一袭青衫,一支竹笛,一把竹伞,漫步在烟雨之中,朦胧似仙。

    他行步不疾不徐,经过匆忙的人流之时,却未发生任何一点碰撞。最后,他走到了一间茶寮,坐到了一张小几上,点上了一壶清茶。

    茶韵袅袅,众人却像没看见他似的,依旧在自说自话。

    “你知道吗,最近玄阁的阁主出来算卦了。”

    “玄阁阁主?夙夜消失之后,玄阁不一直群龙无首吗。”另一个茶客不以为然地道。

    “现在玄阁的阁主名夙离,是夙夜的儿子,自幼精通玄术天资聪颖,能知天下事。”

    “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这玄阁一向神秘的很,难得出世一次,你不去,我可去了。”那茶客说完便匆匆结账离开。

    ……

    容清修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在鼻尖轻轻闻了闻,而后放下,丢下一点碎银便跟了上去。

    玄阁可知天下事,他倒是要试试,那个小阁主知不知道玄影宝衣的下落。

    朱红色的漆门带着神秘莫测的气息,容清修刚想踏进一步,却被门上的金光给反弹出去,他一退倒后数十步,才稳稳停住。

    他放下竹伞,微抬起头,看着那扇大门,深邃的眸子暗下下,微微勾起唇角。

    上等的辟邪阵,这玄阁果然有些底蕴。

    他抽出手中的竹笛,对着大门画下了一个精妙的符文,轻轻一拂,便跨了进去。

    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站在玄阁门中,正直勾勾地看着他,脸上却无一丝意外之色……

    “玄阁阁主?”容清修步履沉稳地走到夙离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年轻有为。”

    夙离望着容清修,许久才回过神,道:“坐。”

    虽然夙夜死去的那一年他才三岁,却是将他的面孔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此时的容清修,不是夙夜还能是谁。

    “在下听闻玄阁善推演,天下无事不知,可当真?”容清修放下竹笛,不动声色地勾起了唇角。

    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地方格外的亲切,似乎来过千百遍一般。

    “不知公子欲问何事?”夙离知道夙夜已经忘记了前世的一切,很快便收拾好了情绪,平静如水地道。

    “玄影宝衣。”容清修深邃地眼眸如桃花般绽放,即使定力再强的人见到他的这双眼睛,也会不由自主的陷进去。

    夙离只恍神了一下便恢复了神情,看着荣清秀的时候更是浮现了一丝讶色。

    玄影宝衣是狐族至宝,曾被夙夜拾得放在了竹屋之中。

    难怪他之前觉得容清修身上有一丝若有似无的妖气,原来他真的是九尾狐。这气味太淡了,玄术不精的话根本无法闻到。

    “公子可是青丘山来的?”夙离面色平静地看着容清修,内心却起了惊天般的波澜。

    “正是。”容清修并没有隐瞒。

    “你要的宝衣在这个地方。”夙离将竹屋的位置告诉了容清修。

    “多谢。这是狐翎,今后你可以要我替你做一件事。”

    容清修说罢便拿起竹伞离开了,不染一尘的石桌上放着一根洁白如雪的狐翎,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寻着竹屋的路线,他穿过了一片竹林,最后站在了一所竹屋面前。

    "有人在家吗?"

    "有。"一个女子在屋内匆匆回答,随即推开门,望着他一怔,“请问你……”

    “在下,途经竹林,却突然下了起雨,不知可否暂避一阵?"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心情不知为何晴朗了许多。

    "可以,不知这位公子贵姓?"

    "免贵姓容,名清修。"容清修看着女子,皱了皱眉,"姑娘我们认识吗?"

    "容清修,很好听的名字。"女子有些怅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最后轻扬起唇角。“雨势暂时不会停,进来坐吧。”

    “好。”

    容清修踏进了竹屋,一下便感知到了玄影宝衣的位置。

    他随意地打量了下屋子,本想直接用法术取走宝衣,又怕太过唐突,便对江子笙说出了来这的实情。

    “不知姑娘可将玄影宝衣归还给在下?”容清修没有使用狐族的术法。

    “可以。”江子笙脚步顿了下,最后将玄影宝衣拿给了夙夜。

    “多谢。”容清修没想到江子笙会那么痛快就答应了自己,惊讶了下,才道:“叨扰了一会,还不曾问姑娘尊姓大名。”

    “我叫江子笙。”江子笙摆弄着手下的棋盘,头也不抬地道:“容清修,能陪我下一盘棋吗?就当了结今日的因果。”

    “好。”容清修没有推迟,来到棋盘边坐下,自然而然的执起了白子。

    时间缓缓流逝,这一次,江子笙赢了。

    最后,容清修带着他的玄影宝衣离开……

    他走出了竹林许久,才慢慢地停了下来,望着那所早已看不见的竹屋,如释重负地笑了。

    就好像了却一桩尘缘。

    他离开了大玄,回到了狐族,成为了正在的妖族之王,从此再未踏入大玄半步,更不曾见过那女子一面。岁月轮回,久而久之,他已将此事忘却。

    千年之后,平静终将逝去。

    他为万妖之王,天道不尊,万法不容。他不信苍穹,与天争命,差点身死道消,临死之际幸被一凡间女子所救。

    他望着女子绝艳的面容,万古不动的心,刹那化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