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家撩宠记. > 章节目录 第96章 同心锁(二)
    订阅<50%最新章系统防盗, 补足订阅或等几日可正常阅读,见谅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却都不敢上前, 一问才知道,男子是那母女的丈夫, 长得周正却是个狼心狗肺的,时常赌钱,好好的一个家被败得破落不堪, 输了便偷娘子的嫁妆,还逼着娘子去娘家拿银子,不去便打。小说

    是谢隽春令人拿住了那男人, 一掌拍在了韩宝葭的胸前,这才让当时只不过六七岁的小女娃缓过气来。知道了殷盈的身份后, 谢隽春感慨万千, 管了这档闲事, 几日后拿了那男子的把柄逼着写了放妻书,又替她做主改了韩宝葭的户籍, 这才让这对母女重新回到了娘家。

    殷盈对他千恩万谢, 还托人带了谢礼,不外乎一些特产,而谢隽春自然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随后几年世事跌宕,她经历了大起大落,又品尝了这世上的大喜大悲, 更是早把这对母女抛在了九霄云外。

    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的缘分在等着她。

    殷盈抱着女儿悲泣了一阵,被劝慰着这才止住了哭声,当下便要带着韩宝葭去谢府吊唁。

    殷家和谢府几乎隔着大半个冀城,殷盈要了辆马车,置办了几样花圈纸帛,一路晃晃悠悠地朝着谢府赶去。

    坐在马车上,殷盈的神思还有些恍惚,想着想着便落下泪来。

    这世上真心为谢隽春的离世而悲伤难过的,只怕也没有几个了。

    韩宝葭心中感念,轻晃着殷盈的手臂道:“娘,你别哭了,谢大人说不定如今在另一个世上过得很好。”

    “一定会的,”殷盈哽咽着重复,眼前掠过那个青年光风霁月的模样,“只是老天爷太不公了,为什么这么多坏人还活着,却把他给带走了。”

    “也许是为了让他们活着再多受些苦吧。”韩宝葭笑盈盈地道。

    “你呀,又胡说了。”殷盈叹了一口气,停了片刻,她好似又想起了什么,叮嘱道:“待会儿到了谢大人家里,你可千万不可多嘴多舌,少看少动,谢府里的东西都金贵着呢。”

    韩宝葭一一应了,心里却一阵冷笑。金贵什么?那只不过是一座精美的牢笼罢了。为了支撑谢府门楣,硬生生想出了这么一出李代桃僵女扮男装的戏码,弄得她男不男、女不女;她得宠于先帝时,一个个都与有荣焉,拼了命想从她身上刮下点金粉来修饰自己;当她找到被害多年的小殿下,决意辅佐小殿下复仇,又是这些亲人斥责她不忠不孝,要和她断绝关系;当小殿下横扫北周、荣归京师时,却又腆着脸凑了上来,细数当初的不得已;当她失宠于帝前稍露端倪时,又是他们撺掇着她去向小殿下谄媚示好,深怕损了他们一丝一毫的富贵。

    她无法和这些血脉亲人去计较,却早已被他们寒了心,准备趁着这次外出清剿叛逆撇下谢府三郎这张披了一辈子的皮,却没想到缜密的计划中途出了意外,原本应该趁着大火金蝉脱壳的她,被烧死在了驻地。

    也好,如今成了韩宝葭,倒也是一干二净,彻底和从前告了别。

    谢府到了,韩宝葭一下马车不由得愣了一下,原本以为谢府此时应当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却没想到居然还挺热闹的,来来往往好些马车,大门前的挽联、花圈一应俱全,门前伺候的门房、小厮都穿白戴孝,一派哀凄之色。

    殷盈上前递了名帖,门房进去通报,等了好一会儿出来了一名姓孙的管事,引着殷盈母女俩往里走去。

    “府里这几日忙乱得很,夫人她们都因悲痛病倒了,怠慢之处还请见谅。”管事虽然神色并无半分愧疚之处,言辞上却也还是客气的。

    殷盈连忙道:“不碍事,我们来看看谢大人就走。”

    管事看了韩宝葭一眼,忍不住道:“这丫头长得好俊,这双眼睛倒和我家三爷有八分相似。”

    殷盈与有荣焉:“是啊,当年谢大人也这么说,他还抱过我家女儿呢,可惜……”

    她哽咽了起来。

    管事叹了一口气,不再看韩宝葭,自顾自地在前头领路。

    不知怎的,韩宝葭的右眼皮跳了两下,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的确,当日揽镜自照时,她就觉得那双桃花眼漂亮得有些扎眼,此时听管家这么一说,才猛然想起,上辈子的谢隽春也有这么一双桃花眼,有人曾笑着对她说,她似笑非笑时眼眸轻挑,端的是丽色无双、雌雄莫辩,若生来是名女子,只怕要把人的魂魄都勾走了。

    今日在谢府万万要小心些,别碰到了什么不能见的熟人。

    她暗自警醒着,垂首跟着朝前而行。

    远远的,便听闻一阵一阵念经、木鱼声传来,夹杂着几声哭泣,灵堂就在眼前了。殷盈一下子便红了眼圈,拉着韩宝葭紧走几步,踉跄着扑进了灵堂,“扑通”一声跪在了棺木前。

    韩宝葭心中五味陈杂,也跟着悄无声息地跪了下来。

    可能,她是这世上第一个替自己上辈子的前身吊唁的人了。

    殷盈伏在地上哭泣,口中喃喃自语地诉说着对谢隽春的感念,韩宝葭很是认真地磕了三个头,随后悄悄环顾四周,只见周围跪着的几乎都是谢隽春那一房里的人,几个贴身随侍,几个丫鬟,她并没有子嗣,也没有侍妾,几个姐姐都出嫁了,唯一的妻子是当今的安南长公主卫婻,也是这世上唯一知道谢隽春女儿身的好友,不过此刻并不在灵堂。

    殷盈叩拜完了,旁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儿上前答礼,有气没力地哭了几声,那是谢隽春的十四弟,自她以后谢府又有了十来个姑娘,最后四房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自幼便宠得很,这次不得不被派来应对宾客,算是遭了罪了。

    韩宝葭扯了扯殷盈的衣袖,示意她赶紧可以走了,殷盈却还有些舍不得,看着那棺木哽咽着道:“不知道能否再让我瞧谢大人一眼?谢大人对我们母女恩同再造,我想……”

    “家兄未有遗体,棺木中只是衣冠罢了。”小孩儿显然有些不太高兴。

    殷盈一听愣了一下,忽然便有些气愤:“没找到遗体,那怎么就说谢大人死了?”

    “说得好。”门口有人接了一句,那声音阴冷,仿佛兵刃撞击在一起,带出一道灼人的锋芒,在脑中骤然划开了火花。

    韩宝葭原本挺起来的身子立刻跪了下来,把脸伏在了蒲团上,恨不得自己此时变成一只蚊蝇,从窗缝中钻出去。

    “陛下驾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唱道。

    殷盈本能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缓步跨进门槛,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一身玄色绣金龙袍,腰间坠着盘龙玉佩;那五官俨如刀削斧刻一般,俊眉朗目,薄唇微抿,一双眸子锐利地扫向殷盈,眼中掠过一层噬人的寒光。

    “大胆,怎敢目视陛下?”青年身旁的侍者朝着她喝了一声。

    殷盈这才回过神来,眼前这位气势夺人的青年,居然当今圣上元朔帝卫简怀,她本就是一个普通民妇,被这一喝吓得花容失色,慌忙跪下叩首。

    卫简怀并不在意,摆了摆手,神情淡漠地道:“你们都退下吧,朕和谢爱卿有些话要说。”

    韩宝葭脑中绷着的弦松了一半,等屋中的人鱼贯而出了快一半时,便悄悄地拽着殷盈的衣衫往后退去。刚退到门槛处,卫简怀的目光忽然便瞟了过来,略带厌恶地道:“你,站住,叫什么?”

    韩宝葭浑身一凛,这十多年来养成的本能让她几乎立刻停下了脚步,朝着卫简怀看了过去,却听到旁边有人哆哆嗦嗦地应道:“小子是……姓谢……名立春……是谢隽春……的十四弟……”

    卫简怀冷哼了一声:“没出息,你三哥看到朕可是能洋洋洒洒从早说教到晚的,谢逸之后,再无谢家三郎。”

    韩宝葭的喉中一哽,眼中几乎要滚下来泪来。

    上一辈子她几乎和这位曾经的小殿下密不可分。年少时受帝后之托陪着他读书习武,两人有着师徒之谊;因为一时疏忽导致了他流落异国、受尽磨难,对他饱含愧疚之心;归国后为他复仇夺位殚精竭虑,却因为无数原因导致两人渐生离心,以至于她最终决定离开……

    今日能听到卫简怀这样一句话,算是对她曾经的一生也有了个交代:这位乖戾狠辣的年轻帝王,对她终究还是心怀赞赏。

    “你又是谁?”卫简怀眉头一皱,看向这个泪汪汪的小女娃,只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却长得十分好看,唇红齿白,一双桃花眼中蕴着水光,怯生生地看了过来,仿佛欲语还休。

    殷盈吓得腿都软了,一把把韩宝葭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把她按倒一同跪下,颤声应道:“陛陛……陛下……她是……民妇的女儿……冲撞了陛下……”

    卫简怀索然无味,大步进了灵堂,门“吱呀”一声,在她们面前合上了。

    他慌忙解释道:“不是,我只是仰慕……”

    “你们这些男人……”殷盈忍着眼泪哽咽着道,“都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当面甜言蜜语,背后却薄情寡义,如此轻贱于我,我便是死了,也不会被你们这种人糟蹋!”

    说罢,殷盈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拉着韩宝葭进了门,殷家人慌忙都跟了进去,后门紧紧地合上了。

    叶齐宏被骂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疼地捡起卷轴,灰头土脸地回到了马车。

    “四爷,去明楼吗?”随从见他铩羽而归,随口问道。

    明楼是这冀城的一处歌妓馆,平常叶齐宏经常和好友约在那里喝酒听曲。

    “回府。”叶齐宏无精打采地道。

    一连几天,叶齐宏都有点仄仄的。

    北周多尚武,精于书画的并不多,他自诩风流不羁,时常出入楚馆秦楼,那些歌妓都以拿到他的诗作传唱为荣。而和冀城文人的切磋诗画,也总得一片赞誉。

    对殷盈惊艳,他并无狎戏之意,只是觉得脑中文思泉涌,便忍不住写诗作画想要和佳人共赏,却没想到被殷盈和他从前的那些红粉知己截然不同,并不会为了他的佳作欣喜若狂。

    作者有话要说:  卫简铎、何丽娘成为最大赢家,男主死,女主殉情,全剧终——

    小仙女们:刀片呢,寄刀片过去!

    卫简怀:抬出朕的九天霸海无敌龙头铡来!

    本章随机红包50个。

    -

    感谢土豪们包养的霸王票,扑倒么么哒~~

    丫丫就是丫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23 13:18:01

    丫丫就是丫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09-23 13: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