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将军威武 > 章节目录 第131章 将军威武 番外三
    天正皇帝是个好皇帝, 所有经历了乾康、天正两朝的人都这么说。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

    天正帝年幼登基,在叔父摄政王的辅佐下, 十四岁亲政,带领群臣建立了锦朝有史以来的第三个太平盛世。

    他力排众议, 大胆启用新兴士人, 在江南大兴水利,一举解决了春来尘湖、江南附近几条河流、几个湖泊的水患危机。

    他大胆革新,裁撤了朝廷内许多杂冗的机构, 整合六部官员, 将尚书府太傅取消,六部官员直接对皇帝负责, 削减了宰相的权力, 重新分了权。

    而他更一反锦朝面对戎狄时软弱的态度, 在亲政后没有多久,便任了从二品左金吾将军段无烟为定远将军, 带领四十万大军北上讨伐戎狄。

    其实在天正皇帝未亲政前,这位左金吾将军段无烟已经带领部众和玄甲铁骑统领李无章一起北上用十多年的时间收复了锦朝这么多年来失去的北地十八州。

    然而百姓没还没来得及高兴,这位小皇帝在休养生息三年后,竟然主动挑起战事。

    朝臣们群起反对, 甚至有人出言要去寻找已经离开朝堂的摄政王同威武将军江俊来劝说。可是小皇帝只用一句话就堵住了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他说,戎狄凶暴,大将军在时我们锦朝能守一方安宁,但若百年之后呢?若无虎将继承将军大业,又有何人能镇守锦朝河山?

    ——难道, 靠你们这帮只会耍嘴皮子的文人么?

    十四岁的小皇帝说话老实不客气,可是适时已经三十一岁的大将军段无烟却对此毫无异议,他只是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朝着金殿上还不算太高的皇帝道了一句:“末将领命。”

    “大将军先去收拾准备吧,三日后、三日后朕亲自为你践行。”

    段无烟点点头,再拜叩首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朝堂。

    少爷……不,应该说是威武大将军已经离开这个朝廷有三四年了,江俊一走,在京城中位高权重的武将,便也只剩下他一人。

    上官将军前几日抱病,干脆便辞去了一切实职回家含饴弄孙。曾经一同在威武军中并肩作战打下这盛世江山的,也只剩下了他、李无章和陈溪。

    白袍将军陈溪常年驻守在羽城,而李无章更是撒欢一般带着玄甲卫从玉门出关后直接打到了西北沙漠去,前儿还接到了他托人送来京城的葡萄酒。

    说不羡慕,是假的。

    段无烟不想待在京城,他喜欢沙场,喜欢那种竭尽全力拼杀的感觉,流血流汗后坐下来,兄弟们把酒言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如果可以选择,段无烟更希望离开京城出征,而不是守在这繁华富丽的皇城中。

    文官的勾心斗角他做不来,宦臣们的趋炎附势、阿谀奉承又叫他恶心,虽然天正朝是前所未有风清气正的好朝廷,但天正皇帝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关心着每一件事。

    功高震主,是每一个武将终会面对的尴尬境地。

    古往今来,多少文臣武将最终都败给了谄谀之臣和君主的猜忌。

    朝堂上不是有人进谏旁敲侧击地要天正皇帝削他兵权的,他的谋臣和将士们也有不少劝他防备的,总之,树欲静而风不止。

    段无烟摇了摇头,还是回了一趟将军府,收拾自己的行囊。

    自从江俊走后,整个京城对于段无烟来说,就更加的荒芜。就好像是一同生长的麦子,一茬茬被人割倒之后,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风中摇曳,不知去留。

    同嘉长公主倒是私底下和他谈过好几次,因为公主亲自给他赐姓的事儿,他的地位在京中也算是一日千里,上赶着来巴结的人不在少数。

    段氏虽为高门望族,但段无烟到底不是段家人。

    他同段家之间只有感恩,却没有更过的亲情羁绊。所以他更加向往这一次的军旅生活,远离京城,似乎就可以逃避开这些无聊的勾心斗角、权利争斗。

    岁月匆匆,时光荏苒。

    段无烟看着自己结实有力的双手,还有随身佩戴的那柄黑色的宝剑——这是摄政王还政皇帝之后要离开京城时送给他的,说是愿他能够为皇帝开疆拓土、保一方平安。

    漆黑的宝剑上并没有因为多年征战而留下太多的痕迹,擦拭之后反而更显得黢黑明亮,无烟拭剑的时候,府上的人一般不会打扰,可是今日,无烟却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

    想也不想,无烟便直接宝剑而上,但在看见那人的脸之后,手中的剑“叮——”地一声落地,然后无烟便直接跪下:“臣死罪。”

    “……”

    神色复杂看着无烟的,正是刚刚亲政没有多久的小皇帝凌延威。

    他一身外头书生公子常穿的常服,看上去是乔装改扮了一番,可是他叫上踩着的明黄色靴子,却怎么也掩饰不掉他身份的尊贵。

    “将军……”凌延威眉头紧锁,不知在思虑什么,开口却是软了声音不满的抱怨:“此处只有你同朕两人,将军却……还是要坚持叫朕皇上。”

    段无烟跪在地上,没有回答。

    “那……”凌延威捡起了地上的宝剑,顺手扶起了高出自己很多的段无烟:“那——老师就一定是在怪朕了,怪朕一直将老师拘在这京城之中。”

    他这话一出来,段无烟便又想要跪下,可是却被凌延威拦住。

    “老师当真是同我生分了,从前老师可不会这般两三句话间,跪我四五次的。”

    他挑着眉头,话说得揶揄,可是眼中却没有笑意,只是冷冰冰地盯着无烟看,像是到点了没有得到食物的猫咪,或者、只是一个答应了乖乖听话却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

    段无烟忍住了心中那股伸出手去摸摸对方头的冲动,叹了一口气道:“陛下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自然臣也不能失了君臣的规矩。”

    “可这里只有你我两人!”凌延威突然爆发出来,小孩儿凶巴巴地红着眼睛看向段无烟:“是老师你答应过的,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你不把我当皇帝看,我也只当你是我的朋友、兄长、老师!”

    皱了皱眉,段无烟坐回了桌边,沉默下来。

    是啊,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但是,正常的小孩怎会喜欢上自己的朋友、兄长和老师?正常的皇帝,怎会对一个比自己大十七岁的老男人产生兴趣?

    见段无烟不说话,凌延威终于再也绷不住,直接崩溃一般地爆发了出来:“老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就好像是叔父同江先生一样!”

    “……他们不是不要你,而是,你已经长大了,”段无烟捏了捏眉心,看向凌延威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若非你暗中培植自己的人手,妄图瞒着少爷和王爷恢复尚虞备用处,他们会离开么?”

    凌延威变了脸色。

    “陛下,收起你那套小心思吧,王爷从没想过要和你争这个天下。少爷也是一样,权谋朝堂他们把你养大懂的比你多太多了,他们离开——只是不和你撕破脸罢了。”

    段无烟略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收回自己的视线:“臣记得陛下小时候很少算计这些的,或许是……陛下真的长大了吧。”

    他不喜欢京城。

    不仅仅是因为京城里头各种各样灯花繁华下掩盖着肮脏和龌龊,而是京城里头将他曾经以为所有的美好都一点点撕碎,放在了他面前,被冷风一吹,便成了烟。

    他从前只是江俊的小厮,虽然有些小心思,可是从没在台面上与人争斗过。

    他从前只是江俊身边的小将,虽然懂得兵法策略,却也从没有在战场上与虎谋皮过。

    然而,

    小皇帝长大了,摄政王和威武将军功成身退,在小皇帝开始起疑心准备谋划自己的人马“清权臣”的时候辞官归隐、游历五湖四海而去。

    江俊走了,他的少爷走了。

    所有从前他不需要面对的事情,都一股脑地朝他涌来。

    更重要的是,那两位大人物走前,将这个小皇帝托付给了他,给了他这个半路出家的武夫。

    一则小皇帝年幼的时候,摄政王想要他文武双全,便找了他做他的武夫子;二则其他将领要么年龄大要么在京中待不住,所以江俊只有嘱咐于他。

    当这孩子的老师没什么,可无烟从没想过一来二去的教授,竟叫小皇帝对他生了旁的心思。从前软糯温和的孩子,如今在他的眼里——宛如冰冷的毒蛇,怎么捂、也捂不热。

    摄政王不是皇帝,也为今后找好了退路。

    所以他可以一走了之、可以给他和少爷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但是他无烟不可以。凌延威是锦朝高高在上的天子,是继承了凌威、凌武、同嘉公主甚至是段太后所有希望的人。

    无奈,摇摇头,段无烟道:“陛下若无其他事,臣还要准备,就不能招待陛下了。”

    这是明显的送客之语,可小皇帝并不想走。

    早知道陛下来容易,送走很难的段无烟只能摇摇头,吩咐管家去准备小皇帝爱吃的东西,自己站起身来继续收拾。

    只是收拾起来不太顺利——因为他走到哪里,小皇帝就跟到哪里——就像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七八岁的小萝卜头,躲在兵器架子后面歪着头看他,一脸审视。

    当时兵器架还不是太稳,跟着皇帝的几个小太监也没当回事。

    若非是无烟及时赶到,只怕小皇帝就要被那倒下来的兵器架子砸出个好歹。也就是因为这一遭的“相救”,让小皇帝对他生了越来越多的眷顾和不应有的恋慕。

    他,已经年逾三十了。

    早过了会因为一两句话脸红心跳,或者冲动的年纪了。

    小皇帝对他的感情,无烟并不认为是感情,不过是一件心爱的玩具不太顺心了,就总是不想放手罢了,等他长大了,选了皇后、妃子,自然就会忘记他。

    而那一天,必定就是他离开的时候,无论是辞官还是战死,总归是要走。

    无烟相信,等小皇帝长大后,他们二人,注定不能相容。

    而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在小皇帝还对他没有本事下手的时候。抓紧时间,对付大戎国的伯颜阿鲁浑,让他早些臣服,替这不省心的小皇帝,打下一个太平的江山。

    他,护不了他一生的平安,更回应不了他荒唐的感情,但是,他会尽力护他平安。

    正如他名字“无烟”那样,等平定了北方战局,他会还给小皇帝凌延威一个真正没有烽烟的北地,让天正朝,成为前所未有、后来难以超越的盛世朝廷。

    之后,这里头便真的没有他什么事儿了。

    愿不愿意给他一份哀荣或者留名,都在小皇帝一念之间,而那个时候,小皇帝肯定不小了,若为明君——他定然容不下他这个“年少时期的耻辱”。

    这么想着的无烟,其实并没有看见身后小皇帝眼中令人惊异的精光。

    里面蕴含了数千种感情,那样炽热又那样疯狂绝望。像是被逼到绝境的猛兽,隐忍着要爆发出最后的致命一击。

    如天正皇帝在朝堂上所说的那样,三日后,他亲自为段无烟大将军践行。

    并且,亲自将大军送到了城外。

    而段大将军也没有辜负皇帝的信任,带军而出之后,捷报频传,很快就打得大戎国节节败退,让大戎国君不得不忍辱求和。

    只不过,这场战争花费了六年的时间。

    当段无烟再次见到凌延威的时候,对方已经加冠,真正长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段无烟尚未来得及欣慰,便听见了对方冰冷的话语:

    “老师,他们在你的将军府中,发现了黄袍一件,还有伪造的玉玺,你——该如何向朕解释?”

    段无烟一愣,之后便明白了凌延威的意思。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时候到了,而已。

    天正二十一年四月,大将军段无烟因私造黄袍之罪为皇帝羁押,数罪并罚之下,叛了死罪。同年五月,天正皇帝传出了他当政以来唯一的一件“丑闻”,那便是他欲立一男子为后。

    朝堂混乱,而见过那名“男子”的宫人们说,这祸主的男人,相貌与死去的段将军——极为相似。

    然而无论如何,天正帝铁腕镇压了所有反对的人。

    更从宗嗣过继了德才兼备的一位小世子作为皇位的继承人,挑选了德高望重的臣子辅佐,让大臣们无话可说,更是得到了其姑母同嘉长公主的支持。

    郁闷的宰相大人曾经问过长公主为什么,长公主抱着小女儿无奈地摇摇头道:“老五和我能够给那个孩子一切,甚至是江山社稷天下,可是却没有人能够教会他去爱。”

    “如此也好,就算巧取豪夺——解铃还须系铃人,至少——这两个孩子,我瞧着都不错。”

    天正朝的宰相大人偏着头想了想,最终无奈一笑:

    “只盼着段大将军可不要想不开才好。”

    “无情人才会想不开,”同嘉公主笑得十分揶揄:“心中有情的大将军,只是放不下自己的固执。磨一磨,也好——朝廷后继有人就成,孩子们就让他们瞎折腾去吧。”

    裴君浩不置可否,却只是希望段将军在后宫里,能够让那位早慧的皇帝陛下染上一点感□□彩,不再是那么冷冰冰的模样。

    只是,

    或许要到很多年之后,冷着脸的天正小皇帝,才能勉强靠死缠烂打、软磨硬套地吃上一回肉羹吧。

    将军威武的故事,还在上演。

    作者有话要说:  将军威武的故事,还在上演。

    威武将军的故事,终归散场。

    ------------------------------------------

    各位久别重逢和初次见面的读者老爷们,《将军威武》这篇文就算是结束了,三个番外可能留白比较多,不过我觉得也就是这样了,删繁就简交代他们每个人的结局,哪怕是巧取豪夺的小皇帝,最后也一定会拥有自己的幸福。我毕竟是被气到吃哈密瓜的亲妈嘛~嘻~

    ------------------------

    感谢从开始追文到今天的你们,也感谢养肥到今天突然看完的大宝贝儿们,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的坚持。

    写文开心,就是因为一个故事,可以遇到你们。

    像是夜下旅人、围炉煮酒,启明天亮,大家又各奔西东。

    --------------------------

    最后的感谢:

    读者“l_淡蓝_”,灌溉营养液+12017-09-02 22:01:28

    读者“逝水流年”,灌溉营养液+17-09-02 21:40:31

    读者“琇山白”,灌溉营养液+12017-09-02 21:03:59

    读者“琇山白”,灌溉营养液+12017-09-02 13:24:28

    ------------------------

    新文期待重逢和初见,大约会在这个月底吧,家里的毛孩子们大病一场真是虚耗了很多精力。

    感恩~感谢~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