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归 > 章节目录 第379章 本
    沙沙沙。

    一半是雪粒子, 一半是雪花,淅淅沥沥的,从三更下到了晌午, 就没有停歇。

    一辆牛车缓缓的行在雪地里,停在一户人家, 守着门禁的阿松估摸着道:“是苏先生?”

    那家的仆人点头,放下马凳, 穿了一件蓑衣的苏延宗下了牛车, 闪身进去了。经过萧条的庭院,能听见两个男人在划拳,那声音,当真是雄浑狠厉。苏延宗推开了虚掩住的门板。

    划拳的徐厉和胡直秉停了下来,坐在一旁烤火的李勋站起来,顺手在火堆上添了一层炭, 称呼苏延宗‘姑父’。

    苏延宗脱了蓑衣,挂在门后, 接过李勋递上来的一碗烧刀子,抿了一口,看着有些眼熟的胡直秉。

    胡直秉也端着一碗烧刀子,道:“苏大夫, 我是六六他爹。去年那小子, 多亏了苏大夫医术了得,救了他一命。”说着,敬向苏延宗, 仰头就把一碗烧刀子一口闷了。

    苏延宗是大夫,你跟他说病患是谁,病患的家属,他也就记起来了。

    苏直秉的儿子是胡六六,和霍家兄妹……就是和赵忻然赵悠然交好,去年胡六六胃不舒服,过几天痛一阵的疼痛,他不当一回事,胡直秉这个当爹心粗,也没有在意,幸好是赵悠然重视起来,压着他来瞧的大夫,一瞧才知道得的是肠痈,那病早期是胃部不适,后来往两肋转移,直至盲肠的部位剧痛起来,基本上就药石无灵了。

    幸好及时发现,及时治疗,胡六六现在活泼乱跳的。

    “好说。”

    苏延宗淡淡谦逊了一句,也一口闷了一碗烧刀子,问徐厉道:“徐大哥,你们相识?”

    徐厉重重的拍了一下胡直秉的肩膀,笑道:“那是,老相识了。”

    一副兄弟的模样,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徐厉早年是衙门中人,胡直秉从小就是街头的小混混,两人是猫和老鼠的关系,不过,这些都是老黄历了,徐厉早离开了县衙,胡直秉从小混混变成了混混头目,今日同在此处,也算一笑泯恩仇了。

    苏延宗坐下还没有捂暖身子,把四人召集起来的赵忻然到了,他这一进来,四个人都站了起来,恭贺道:“小兄弟,大喜,大喜了。”

    就在昨天,国主周岳在福宁殿宣布了赵彦恒和六县主的婚事。

    广陵郡主之子娶国主之女,且这个女儿的养母出自曹氏,这桩婚事,从底层往上看,真是羡煞旁人了。

    赵忻然也做个欢喜的模样,又带着少年的纯情,道:“大婚之日,我请几位叔叔到郡主府喝酒。”

    胡直秉眼前一亮,带起了某种兴奋。

    按理,他们这四个人现在是庶民之身,郡主府门都进不去,更不用说参加郡主之子和国主之女的婚礼,但是赵彦恒那么说了,绝对不是场面的话。

    这意味着什么?

    似乎也不言而喻了。

    一向稳重的徐厉都搓了搓手,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赵忻然双手伸向炭炉,烤着火道:“殿下想插手海运之利,几位叔叔可有这份心,运作这件事。”

    徐厉和李勋相互看了一眼。

    一年前,徐厉,李勋,苏延宗,赵忻然有过那么一次合作,出海一趟,去了魏国走一遭,赚了翻倍回来,就歇了手。

    那么丰厚的利润,怎么就歇手不干了?

    因为形势不一样了。

    在出航之前,越国还是向宋国臣服的属国,越国的船只经过宋国的海域,交上一笔不菲的过路费,也还过得去。但是在回航的时候,越国改投了魏国,越国的船只,尤其是小规模的,发自于民间的船只,就频频遭到了海盗的劫持和袭击。

    说是海盗,其实,就是宋国的静海军在海面上洗劫船只。

    赵彦恒他们返航的时候,是不幸中的万幸,只是遭遇了小股人马的截杀,在徐厉和赵忻然等人奋勇搏杀之下,才冲出了那片海域。

    一件事,当它的风险到了一定的高度,就突破了心里可以承受的范围。

    但是再进一步想,一件事的风险越高,所能得到的回报,也是呈正比增长了,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自身的强大。

    而显然,身为庶民的李勋,徐厉,苏延宗,胡直秉是不够强大的,他们需要依附于某一种势力,才能更近一步。

    现在,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摆在面前,四个人,谁也没有拒接。

    胡直秉更是一拍大腿,朗声笑道:“小兄弟,真够义气。这叫怎么说来着……”胡直秉略想一想,就想到了戏文里的一句词,道:“苟富贵,勿相忘!”

    之后,就怎么运作这件事,五个人详谈了半天。

    比如船只和兵械,因为有广陵郡主府做依仗,这两点是不用愁的,这两样可以通过广陵郡主的关系,由朝廷的工坊所出,这比上一回,李勋等人租赁的船只兵械,那是不可同日而语。

    之后是贩什么货,如今赵彦恒身在军中没有这份精力,便全权交托给了李勋等四人,有过一次经验,各地方的买卖行市,他们心里都是有数的。

    说到最后,是最重要的,怎么分钱?

    广陵郡主早有言,与四家,五五分成。

    对于这样的分配,李勋等人也没有意见,因为上一次,他们用来打点各处官府的消耗,就不止这个数。

    所有的事情大致商量了一遍,诸位起身告辞,胡直秉刻意留在了最后,向赵忻然讪讪而笑,手上拿的是一小袋金子,道:“小兄弟,往日里叔叔多有冒犯之处,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

    和李家那种故交不一样,当年霍家买猪头肉饭,胡家作为地痞流氓,每隔半个月,就要来收一次保护费,而且收的保护费不少,现在,胡直秉还得仰仗赵忻然发大财,就把那几年从霍家收到的保护费都翻倍了退回来。

    赵忻然当然不会接过去,双手往后摆,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道:“胡叔说得哪里话,一码归一码,那几年,霍家承蒙了胡家的照管,些许花费,也是应该的。”

    这话说得真诚,做小买卖也有做小买卖的难处,当年赵忻然就和抢生意的人打过一架。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赵忻然也不能见一个抢生意就打一次,所以那些不太体面的事,就让胡家出手做了。还有,霍家女孩子多,长得又不俗,抛头露面的,总有遇到浑人犯浑的时候。

    有一回,霍五姐就被人拽着手调戏。

    事后,那个男人就被砍了手。

    胡家虽然收了保护费,事没有少干,而且,胡家的手下收足了保护费,也不会来你的摊位上吃白食,已经很公道了。

    胡直秉立在雪中,看着赵忻然跨上了一匹棕红色骏马远去,心里既是感佩,也有遗憾。

    想当初,胡家对待霍家,那绝对是从凶神恶煞开始的,赚的都是辛苦钱,你不凶神恶煞的,保护费也收不上来,但是霍家的人,尤其是那对兄妹,就是有左右逢源的本事,到后来他儿子六六,一口一个哥啊姐啊的,叫得极是亲近。

    胡直秉看中兄妹俩儿的一身灵秀,都动了结亲的心事,如今想来,那样的想法都是可笑了。

    掸掸身上的雪花,胡直秉也家去了。

    这厢赵忻然赶着回府,当着赵悠然,赵颐儿,赵破儿的面儿,把组织人力物力出海这件事又说了一遍。

    广陵郡主转头和赵悠然道:“以后这件事,由你盯着。”

    赵忻然再过一日,就要往军中去了,此事具体的细务,还得赵悠然接手。

    赵悠然站起来道了一声是。

    赵颐儿也站起来,道:“母亲,女儿也想跟在姐姐后面,学着做点儿事。”

    广陵郡主原就是要栽培他们,闻言颔首,道:“那你就给悠然打个下手。”

    之后,几个人都留在了广陵郡主的思宁堂用晚膳,饭毕四人告退,江大娘从外头走来,面对擦肩而过的赵忻然赵悠然有那么一分复杂之色,才进入室内,回了事。

    广陵郡主毫无异色,当即把赵忻然赵悠然传了回来,道:“你们本家姐夫在外等候,你们过去一见。”

    赵忻然和赵悠然都露出了不好的神色。

    霍家的人一向本分,既然把他们给了广陵郡主做假子,若是没要紧的事,也不会找来。

    如今大雪下了一整天,积雪有一尺厚,这样恶劣的天气进城,必然是有事。

    广陵郡主把事做全了,对江氏道:“今年新得的参,拿两支让孩子们带过去。”

    一想起霍恩和陈氏已经年过六旬,赵忻然和赵悠然没有推脱广陵郡主的这份好意。

    待到他们离开了思宁堂,江大娘是满腹的意见喷薄而出,道:“殿下,血亲何其难以割舍,您这样让他们频繁与本家往来,又如何……如何养得熟。”

    广陵郡主面对江大娘的担忧,一笑罢了。

    她收养的四个孩子,都是年过十岁的,她不是在养孩子,她是在培植自己的势力。

    所以广陵郡主要的不是孺慕之情,她要的是效忠。

    就这一点来说,赵忻然对自己的亲事也不加置喙,已经达成了广陵郡主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