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行记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章 丹鼎道传今正名
    昆仑道宫一经定议,诸位真人即刻便是拟了名单上来。弘掌教令其等前往玉虚宫外修行,这些人便是昆仑道宫培养的赤阳修士,只是因着那琅琊仙境未开,是故也不曾告知任何人。而后立刻传谕下去,命昆仑二十八真前往九州各处布置,设立道观,开创道学,广播道义,令天下之人都是向往大道,存有成仙之望。

    昆仑诸弟子也是不知此为何故,纷纷前去询问家主。然而那些便是大姓家主也是不知其所以然,只知这谕令乃是自玉虚宫而出,诸位元神真人都是全力支持的,甚至发下令谕,如有不从之辈立刻开革出门。若是将此事完成好了又有重赏。

    昆仑道宫为此特意颁下一部法令,昆仑门下由下至上设立观、道观、道院,分设观主、道正、道师,分别由筑基、金丹、元婴修士主管事务,其等都是由昆仑八景宫统领、任命,而昆仑真传弟子必须要从凡尘俗世中的道观中选拔。

    只是短短十数日,这一部法令虽是不曾完善,可是诸多昆仑弟子都是向门中请命前往各处建立道观,尤其是那等小族门。这是一个巨大机会,建立道观实际上就是意味着能够建立自身的势力,日后还可慢慢扩张。

    昆仑在九州建立道院、道观之事如火如荼,而次州此刻灵机煊天,清气如泉涌,仙山福地不外如是。

    大真殿中公孙掌教趺坐莲台,见他一身阳火光照,面上赤红,他将法力缓缓收起。便命左右两侧童子前去敲钟,未有多时,灵药宫中一应元婴修士,清一真人、洛琦琛、公孙青木、乐长生、言几道、越语空、章辞等人齐齐到来。而门中诸多金丹修士也是在大真殿外趺坐下来,听候谕令。

    诸人见得公孙掌教阳火之气煊赫,都有一股浩大正清之感,当下齐齐见礼。公孙掌教看过诸人,就正容道,“诸位真人,想来皆是明了我道脉正传,今日召集诸位真人来此就是有一要事要昭告天下。”

    诸位真人精神都是齐齐一震,人人都是明白灵药宫明面上乃是丹鼎道脉之传,可是实际上却是大逍遥道脉正传。而今日公孙掌教要宣告九州之时必然就是与此有关。

    公孙掌教缓缓道,“得道祖庇佑,我道脉之传复兴,只是若无丹鼎道脉便也无我大逍遥道脉之今日,凡我大逍遥弟子必定永远不可与丹鼎道脉为敌,立誓互帮互助,永结盟好。”

    诸位真人皆是起了身来,向天发誓,而后端坐下来。

    公孙掌教继续言道,“吾等乃是大逍遥弟子,今日既已复兴,便不当再借用丹鼎道脉之名,理应将道脉正传还与丹鼎道脉。今日贫道在此去位。”说罢,站起身来,往下殿走去,诸位真人也是纷纷起身。

    公孙掌教到得下殿,对着主座稽首一礼,随后行到乐长生面前,稽首作礼道,“乐真人,传习丹鼎道脉正法,深得道脉所传精髓,此道九州之内应是无人能与乐真人想较,丹鼎道脉掌教之位理应由乐真人你来承继。”

    乐长生跪了下来,道,“弟子惶恐,唯恐辜负师伯教诲、道祖期望。”说着就是三叩首,砰砰作响。

    公孙掌教轻叹一声,而后露出欣慰笑容,把手放在他头顶,慈爱道,“我也是看着你长大,已有这般成就,来日成就定然也是远在我之上,师弟若是有灵定然会欣喜万分。不论是云师侄还是你都是万里挑一之辈。”

    “这丹鼎道脉掌教之位由你来承继乃是最为合适的,别人便是愿意来做我也不愿。”公孙掌教将他扶了起来,正色道,“乐掌教,日后你掌丹鼎一脉,如需大逍遥道脉相助之处,大逍遥一派必定会倾尽全力。”

    “师伯殷殷栽培之心小侄铭感五内,请再受小侄一拜。”乐长生心有所感,他对诸位同门都是十分有感情,此刻确实有些不舍。只是灵药宫中若论丹鼎道脉之法便是公孙掌教领悟也不及他深刻,而且公孙掌教也是早有打算。

    他上了前来再是一拜。

    公孙掌教坦然受了一礼,而后将他扶了一扶,就道,“还请乐掌教登座。”

    乐长生点首应了,行到那主座上端坐下来,一应元婴修士齐齐恭贺。外间金丹修士也是知晓了这等消息,亦是发声贺喜。他看向众人,目光清清,便道,“此来昆仑大敌环视,诸多事宜都还需要公孙掌教掌持,人手更是少不得公孙掌教调派,便请公孙掌教主持。”

    说着便在主座一侧让出一位置来请公孙掌教入座。

    公孙掌教再三推辞,乐长生坚决不让,而后他才在座上坐了,他微微一笑,道,“今日便是为了此事而来,不过此事还需要请得归真观孟真人、至羽剑派萧真人、洞真派时真人、碧落剑派黄真人、崆峒派田真人、曲寰仙宫狄掌教等再行详议。”

    “此事乃是应当。”乐长生点了点头,这些人都是逍遥派盟友,此战之中,多有出力。而且自从诸位真人前往琅琊仙境之后,至羽剑派、洞真派都是举派迁移至次州。对于至羽剑派而言这实际上是一个良机,至羽剑派本就是九州道传,但是自从去得海外之后就是无有机会再回九州。这一次借了这机会一是要躲开避开东海之劫,而是可以在九州再寻一处道场。

    公孙掌教微微一笑,言道,“余鲲子真人自虚天回返,得一异宝,名作浑成天宫,有此宝便可隔绝内外,便是昆仑道宫在此设下棋子也可屏蔽。若是乐掌教无有意见,贫道以为可在浑成天宫与诸位真人商议此事。”

    乐掌教点首应下,“此事我并无异议。”

    公孙掌教看去问道,“那便定在明日如何?”

    乐掌教也是应下,当是时诸位真人再是谈论片刻都是散去。乐长生看着公孙掌教已是带领张真人等人出得外间,心有感伤,不过立刻就是将之抚平了。这时却见言几道三人都是不曾离去,即是笑道,“三位师侄,掌教真人欲带领弟子建立逍遥道宫,人手颇缺,三位师侄乃是栋梁,怎可在此处停留?快快去罢。”

    言几道听到这里哈哈大笑,就是一步抢了上前,大喇喇坐在主座下,偏过头来望着他嘻嘻笑道,“师伯是不是很是伤心?”

    “分分合合岂是不曾见过,虽是有些感伤却也算不得伤心。”乐长生笑了一笑,见他放荡不羁,又是心中欢喜,这师侄对自己却是并无多大改变。

    “师伯,我入得门中那时虽是有些年岁也有些道行,可是对于师伯小侄仍是感激万分,师伯对我等师兄弟处处照拂,我等都是铭感五内。”言几道收起笑容,正容道,“师伯,恩师也曾对我等弟子说过,师伯乃是恩师最为敬佩感激之人,此生都不可忘。师侄也是牢牢记得,师伯对我等师兄弟处处照顾,不下至亲。师父前往昆仑之时,留下谕令,若是师伯执掌灵药仙宫,我等也要留在此相助师伯,听从师伯安排。”

    乐长生目光温和看去,道,“师弟有心了,不过我这处并不繁杂,难处还是在公孙师伯,逍遥道宫初立,处处都是缺不得人,你等心意我领了。”

    言几道嘿嘿一笑,便就拿出一物,奉上道,“师侄在此恭贺师伯。”

    越语空、章辞二人也是上了前来,奉上一件贺仪。乐长生笑着收下,随后就道,“你等快快去罢,莫要教公孙师伯久等了。你等皆是师弟门下的好徒儿,日后要多多相助你们师父。”

    “师侄谨记师伯教诲,师侄告辞了。”三人再是一拜,随后就是化作数道虹芒出了大真殿。

    三人去后不久,乐掌教出了大真殿,目光看去,门下弟子都是来拜见。除此之外还有自家师兄秦灵、明崖二人。未有多时,他回得丹鼎观中,就见一明眸皓齿的丽人正自笑着看他。

    颜双华微微一礼,就嘻嘻道,“乐真人,你已是一派掌教,却是不知还能看得上小女子么?”

    乐长生瞥她一眼,还未多说,颜双华行了近前来,挽着他手臂深情言道,“如今你是一派执掌,与逍遥道宫不同了,门中并无多少可用之人,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日后小女子必定倾力相助,定会将丹鼎道脉发扬光大。”

    乐长生一把握住一双柔荑,呵呵笑着道,“自我修道以来便是修行丹鼎道脉最为玄妙高深之法,日日采药炼丹,我也是独独情钟于此。得此玄法也是我心中所愿,只是坐此大位却是非我所愿。然人人皆是有道,我若不从,却是有负天眷。”

    他说着望向颜双华,后者似是有些羞赧,螓首一偏,面带红晕。他朗声笑道,“明日乃是公孙师伯与诸派定议,你与我同去。”

    “这…”颜双华有些犹豫,她虽然是炼就人身,可是毕竟不是人道出身,这等大事自家前去实际上却是有些不好。她想要分说一二,目光触碰到一抹坚定神色,心中一软,又是欢喜,柔柔声应道,“但凭你安排,奴家绝不多说一字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