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男神好感不好刷[快穿]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脑洞卷:变成孩童的日子(三合一)
    变成孩童的日子1-叶君歌有记忆版

    叶逸明醒来一面懵逼, 他怀里躺着个小男孩, 大概五岁,长相精致, 最重要的是,这特么比他和叶君歌的儿子长得还像叶君歌。

    “唔...早...”男孩醒来迷迷糊糊地同叶逸明打了声招呼, 然后非常自然地抬头吻了吻对方的下巴。

    叶逸明顿了顿, 试探地问道:“宝贝儿?”

    “嗯?”男孩揉揉眼睛看向他, “怎么了?”

    叶逸明心里日了狗, 这特么都什么情况。

    叶君歌正准备爬起来,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

    “诶?我这怎么了?”叶君歌打量着自己肉嘟嘟带着小肉窝的手, 惊喜(?)地问道。

    叶逸明:“...不清楚。”

    “哦, 那回头去问问魂姬, 她懂的比较多。”

    对于各种突发情况,叶君歌已经适应良好了, 反正每次好像都跟魂姬有那么点关系。

    叶逸明见他那么淡定,也只好淡定下来, 但是,他忽然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叶君歌变成小孩了,他每天晚上的性福生活要怎么办?

    五岁的小叶君歌并没有理会自家男人的纠结,他光着身子坐起来,正想拿衣服穿,结果发现衣服太大了,不适合他穿,然而更糟糕的是, 他一伸手就看见自己手臂上的吻痕,低头看了看,果然身上很多青青紫紫的痕迹。

    “...我现在这样走出去,别人会不会以为你有虐童癖?”

    叶逸明无语:“没穿衣服你敢走出去试试,等你变回来我做得你三个月下不了床。”

    叶君歌瞪他一眼,用纯洁懵懂的表情控诉他:“怪蜀黍!不要脸!”

    叶逸明被萌得不行,一把将他捞回怀里,狠狠地亲了一口他肉肉的小脸。

    “放开我,怪叔叔。”叶君歌挣扎了一下,“快去给我找衣服,你个混蛋。”

    等叶君歌穿上自家儿子的衣服被叶逸明抱出来的时候,正在搭理花草的叶绯惊呆了。

    “...阿爹,这是爹爹新生的弟弟吗?和爹爹长得好像!”

    “...不...”

    “哥哥好。”叶君歌打断了叶逸明的话,十分不要脸地露出一个无邪的笑容,“哥哥抱。”

    叶逸明默默地咽下了嘴里的话,把叶君歌交给了大儿子。

    叶绯一脸幸福地抱着“弟弟”,还不晚问叶逸明:“爹爹呢?还没起床?”

    看着纯洁天真的儿子,叶逸明深深的忧郁了,他儿子怎么能这么好骗,说什么信什么,简直比当初叶君歌当双儿的时候还夸张。

    幸好天外境的人大都比较善良(?),要不然他儿子这样还不分分钟被人拐跑。

    “君歌有点事,出去了还没回来。”

    叶绯果然没有怀疑:“您和爹爹昨晚是不是又去万相梦镜度蜜月了?”不然哪能生出这么大的弟弟。

    “...是的。”

    “那阿爹您去忙吧,弟弟交给我就好了。”

    奶粉和凤妞小的时候叶绯正好到了出门游历的年纪,所以没能有机会一直带着他们,现在叶绯已经从轮回历练里出来了,时间充裕的很。

    叶绯把叶君歌放到地上:“宝宝在这里站一会儿哦,如果累了就跟大哥说,大哥先把小花小草弄好,然后给你做花瓣糕点。”

    叶君歌乖乖点头,伸手拽住了叶绯的衣服:“哥哥,你忙,宝宝乖。”

    叶绯摸了摸他的脑袋,继续忙活起来。

    自从叶绯长大了,家里基本上就用不着伺候的下人了,实在是叶绯太贤惠,什么都自己干,而且比下人更妥帖,再加上同样十分贤惠的叶逸明,叶君歌只需要享受就好了。

    叶逸明做好早饭端过来的时候,叶绯已经忙完了,正抱着叶君歌在屋子里玩积木。

    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放好了早餐之后,叶逸明把“一本正经”玩积木的叶君歌抱起来。

    “宝宝乖,阿爹喂你吃东西。”

    叶君歌伸手偷偷掐了他一下,敢占他便宜。

    叶绯毫无所觉,还抢着要喂叶君歌东西,叶君歌故意躲开了叶逸明的喂饭,缠着叶绯喂给他吃。

    “你差不多够了。”一整个上午叶君歌都缠着叶绯玩闹,吃过午饭之后叶逸明借口抱叶君歌去睡午觉支开了叶绯,无奈地看着他。

    叶君歌没搭理他。

    “怎么人变小了脾气也小孩子气了?”叶逸明戳了戳他的脸,“你现在耍你儿子玩耍的开心,回头等你变回来之后,我看你怎么跟他解释没多个弟弟的事情。”

    叶君歌顿了顿,这个...他还真没想过。

    “或者,我们可以再生一个。”

    “滚吧你。”叶君歌冷笑。

    叶逸明摸摸鼻子,乖乖闭嘴了,他也就是说着玩玩,其实在他心里有一对儿子女儿就够了,讲真,小孩多了真是让人恨不得从没生过他们。看看那个奶粉,再看看那个凤妞,就没有一个省事的,闹腾的没完。

    “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魂姬?”

    “不着急。”叶君歌打了个哈欠,“阿爹,说好陪我睡午觉的。”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还有,刚刚是谁说不让他占便宜当爹的?现在自己主动喊了。

    “好吧,睡午觉。”

    叶君歌眨眨眼,似乎看穿了叶逸明心里想的什么。

    “你别忘了,我以前当过你儿子的,你太无耻了,连儿子都下的去手!”叶君歌指责道。

    叶逸明心好累:“那不过是名义上的养父子。”

    “我不管。”

    “而且不是你先勾引我的?你还下春-药。”

    “呵。”

    “...好吧,我的错。”叶逸明乖乖道歉,低头吻了吻叶君歌的唇,“我们睡觉。”

    叶君歌没回答他,因为他发现自己在慢慢变大。不一会儿撑破了身上的衣服,整个人几乎赤-裸地坐在叶逸明怀里,身上就挂着几片破布。

    叶逸明见状眼眸一暗,瞬间低头封住他的唇,将人压在床上,狠狠地干了一通。

    叶君歌:...为什么要那么快变回来!而且还是他们谈论春-药的时候!

    变成孩童的日子2-叶君歌无记忆版

    午睡变成了午“睡”,叶君歌苦逼的要死,然而更苦逼的事情还在后面,不过这次轮到叶逸明头大了。

    午睡醒来,叶逸明发现自家爱人又变回小孩子了。

    叶逸明:手动再见,这简直无法好好玩耍了。

    “你又变回去了。”叶逸明对着刚醒的叶君歌说道。

    然而叶君歌只是懵逼地看着他:“你是何人?”

    叶逸明:...什么情况?

    “我为何在此处?”叶君歌有一瞬间的慌乱,然而又很快镇定了下来,他想到之前父亲将他交给人世叶家的时候,一脸郑重地跟他说的话,再看看眼前的男人和自己的情况,他若有所思。

    父亲被天道追杀,母亲又难产而亡一尸两命,父亲把妹妹的魂魄和父亲自创的功法温养在他的神魂中,然后将他托付给叶家人,自己离开了,估计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

    眼前这个男人他没有见过,可能是叶家某个之前没来得及见到的“叔父”,但是...

    叶君歌早慧,又有困天书在身,知道很多五岁孩子不该知道的事情,他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忍不住皱了皱眉。

    据说有些猥琐的男人就喜欢豢养年纪小的男孩当娈童,动辄抽打,以此寻求快感。没想到眼前的男人看上去挺正常的,内心却如此扭曲。

    目前看来,如果这个男人不是叶家人的话,那么就是他被叶家人卖或者是送给了这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肯定背景不俗,需要叶家送嫡出子孙来讨好。不管如何,叶君歌现下不过是个五岁孩童,他还未开始修仙,自然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能暂且乖乖听话,暗中修炼,寻找机会出逃或者伺机报复。

    叶君歌一瞬间想了很多,然后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懵懂地回望着叶逸明。

    “你是我爹爹吗?”

    叶逸明:...

    难道叶君歌又想到什么新的玩法要耍他了?但是看着真的不像装的,对方眼里的陌生和警惕是真的。

    “你是我爹爹吗?”叶君歌又问了一遍。

    叶逸明脸色复杂的很:“我是。”

    叶君歌心里冷笑,骗人。

    “咳,你可有哪里不适?”叶逸明关切地问道,他午睡的时候有点过于放纵了,估计这会儿叶君歌该腰酸了。

    叶君歌犹豫了一下,他眼中的关心不死作伪,便实话实说道:“腰酸,后面有点疼。”

    叶逸明连忙一手给他按摩腰,一手从床头的暗格里拿出药膏给他抹上。

    也许这个家伙在不上床的时候是个好人,一上床就变成禽兽了。叶君歌心里暗暗思衬。

    完全不知道自家宝贝儿脑子里在脑补什么,叶逸明殷勤地给他上药,又殷勤地询问他晚上想吃什么,然后拿出自家儿子小时候的衣服给他穿戴好。

    叶君歌全程装出一副正常五岁小孩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还颇为依赖地看着叶逸明,努力提升对方对他的信任,好让他有点个人空间去修炼。

    然而叶逸明并没有放过他,居然把他丢给了另一个男人,然后自己走了。

    “宝宝。”叶绯把叶君歌拢在怀里,“中午睡得好不好啊?”

    叶君歌看着这个人身形纤细柔弱的男人,乖巧地点头:“好。”

    这个人看上去估计也是那个禽兽的娈宠,看来禽兽养了不少他这样的小孩,而且看这个男人的样子,似乎颇得对方的信任,不过这个男人估计已经被对方洗脑成功了,早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对方一条路走到黑。说不得这个男人还帮着那禽兽一起忽悠小孩呢。

    果不其然:“宝宝,大哥带你去街上玩好不好?阿爹现在有事在忙,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叶君歌点头:“好的,大哥。”

    这里的娈宠都喊那人“阿爹”是么?真是禽兽不如!看来那人不仅喜欢小孩,还喜欢玩不伦之恋。

    叶绯为了逗弟弟开心,带着不停脑补的叶君歌上街了,想着得给弟弟买点喜欢的东西,奈何叶君歌好像并没有对什么东西很喜爱的样子。

    叶绯拿起一个精致的小玩具:“宝宝喜欢这个吗?”

    “喜欢。”叶君歌点头。

    叶绯结账买下,但是他总觉得弟弟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个。

    “宝宝喜欢什么就直说,大哥都给你买。”

    “好。”叶君歌根本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反正只要乖乖点头就好了。

    “叶绯!”远远地有人喊叶绯,叶君歌见那人跑过来打招呼,似乎跟他的“大哥”很熟的样子。

    原来大哥叫“叶绯”,难道也是叶家的孩子?这个叶家莫不是经常给那禽兽送孩子来吧?

    “叶绯,我刚回来正打算去看你们呢,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走走走,正好我在给你们挑礼物,你直接跟我去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来人是和叶绯同一轮的孩子,虽然不是叶君歌六人组生的,不过跟叶绯关系很不错。

    叶绯温婉地笑笑:“好啊,对了,这是我小弟。”叶绯把叶君歌抱起来。

    “啊!他跟你爹爹长得好像!”那人感叹了一句,“说起来我都好久没有见到君叔了,他和逸明叔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叶绯说道,“不过爹爹最近出门去了,不在家呢。”

    “这样啊...”他失望地叹了口气,然后又打起精神来,“走吧走吧,去挑礼物,你可别给我省钱,小爷不差钱。”

    叶君歌听着他们的话,暗自思量着。阿爹是那个禽兽,那爹爹又是谁?看样子应该是另外一个人。从这人的话里,好像那个“逸明叔”应该就是禽兽,这个爹爹估计和他关系不浅。要么就是禽兽的兄弟,跟禽兽同流合污的家伙;要么是所有娈宠里头的老大,或者就是帮那禽兽管理这些娈宠的大管事。

    叶君歌自己把自己编排了一顿,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叶绯连忙问道,“可是着凉了?”

    “没有...”叶君歌摇头,奇怪,为什么突然打喷嚏了?难道有人在骂他?

    选完礼物之后,叶绯带着朋友和叶君歌回了小院儿,那人和叶逸明见了礼之后就离开了,虽然叶逸明留他吃完饭,他却没答应,只说家里人还在等他。

    叶君歌默默地看着,总觉得那人像是有些畏惧这里,所以才要匆忙离开的,看来他也知道这禽兽的真面目。

    实际上这些不过是叶君歌的脑补,对方真的是家里两个爹等着他回家吃饭,完全没有畏惧什么的。

    用完晚饭,叶逸明抱着叶君歌回房,虽然叶君歌十分想要挣扎,但是一看到自己的小短腿和小胳膊,还是放弃了。大不了在忍辱负重一段时间吧!

    不过可恶的是,这个禽兽居然没有给他留一点修炼的时间!

    “我抱你去洗澡。”叶逸明解释道,“你自己不会洗的对吧?”五岁小孩应该不会洗澡。

    叶君歌:...我能说会吗?

    被禽兽系的香喷喷地抱上床,叶君歌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这人为啥要在洗澡盆里加、花、瓣!他又不是小女生!

    叶逸明却只看到精致的包子脸上叶君歌故意装出来的纯真笑容,还以为对方很满意呢。要知道叶绯小时候就非要洗澡水里加花瓣才肯洗,毕竟是十分在意自己姿容的双儿,很多地方和女孩子一样。再加上后来的奶粉基本上是叶缈带大的,所以叶逸明根本就不造五岁的小男孩心中已经形成了鲜明的性别观念。

    当叶逸明躺在叶君歌身边的时候,叶君歌简直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禽兽睡过来了!

    叶君歌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保卫自己的贞操,于是慢慢地往床里头挪。

    叶逸明长臂一伸就把他拉回了怀里:“宝贝儿别闹,乖乖睡觉。”

    “...谁是你的宝贝儿。”叶君歌忍不住道,

    叶逸明想起来对方失忆,于是连忙改口:“那我喊你君歌好了,乖,睡觉。”

    叶君歌仔细地盯着他,见他没有动手动脚的意思,放心地闭上了眼睛,看似是在睡觉,其实在根据脑海里的功法开始修炼。不过叶君歌目前毕竟是小孩子,炼了没多久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叶君歌又被丢给了叶绯,估计一整天都没机会修炼了。

    不过今天来了个不速之客,是昨天收到叶逸明消息的叶君雁和什么都不知道被拽来的004。

    “啊,长得跟君君好像!”004蹲下身来,摸了摸叶君歌的脑袋,“好萌啊。”

    叶君歌心中警铃大作,什么叫“长得跟君君好像”?难道他是因为和某个人很像才被弄来的?他是替身?

    忽然想到昨天提到的“爹爹”,叶君歌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阿爹”估计喜欢那个“爹爹”,但是那个人不喜欢他或者不能跟他在一起,又或者因为身体等原因不能跟他发生关系,所以养个长得像的孩子当替身。

    “是吧?他和爹爹长得可像了。”叶绯也蹲下来,摸了摸叶君歌的脑袋。

    果然。叶君歌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004点点头:“我原来还觉得君君生的孩子里面就你和他最像,没想到现在有一个更像的,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叶君歌微微一怔,这个叶绯居然不是娈宠吗?而是那个君君的孩子?看来是他想岔了,叶绯估计是那个君君和某个女人的孩子,而禽兽是叶绯的干爹并且心里爱慕那个君君,于是找了他来当替身。

    原来如此,看来禽兽并不是惯犯啊!

    叶君雁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把004拎了起来:“这个不是叶君歌的孩子,这家伙就是叶君歌。”

    004:诶?

    叶绯:“叶君歌?好像在哪里听过。”

    “...叶君歌就是你爹爹叶君。”叶君雁都不想吐槽了,居然连自家孩子都不知道他爹叫啥,叶君歌这个爹当得可真够糟糕的。

    “啊?”叶绯懵了,“可是阿爹告诉我这是弟弟...”

    比起叶绯,叶君歌更懵,这是什么情况?

    叶君雁:“...叶逸明没毛病吧?”

    004噗地笑了。

    “昨天叶逸明就给我发消息说你爹变成小孩子了,我还以为他开玩笑呢,没想到是真的。”叶君雁解释道。

    004恍然大悟:“君君变成小孩子啦?难怪呢...”

    “他变了两次。”叶逸明端着茶点过来,“早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他变成小孩子了,不过那个时候他还有记忆,我们本来商量着去找魂姬看看怎么回事的。中午午睡之前他又变回来了,我们就以为没事了,结果睡醒之后他又变成小孩了,这次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

    叶绯闻言焦急地看着他:“啊?这可怎么办?爹爹还能变回来吗?”

    “应该可以。”叶逸明倒不是很急,他把叶君歌抱起来,喂他吃糕点,“魂姬肯定有办法的。”

    叶绯这才放心下来。

    叶君雁也不怎么担心,她仔细打量了一下叶君歌,然后问道:“叶逸明,你干嘛跟你儿子说这是你小儿子?叶君歌居然任由你闹腾?”

    叶逸明嘴角抽了抽:“不是我说的,是他自己承认的,我再无聊也不会耍儿子玩。”

    “也是,只有叶君歌一直这么恶趣味。”叶君雁恶劣地笑了。

    004拈起一块糕点啃着,默默地盯着叶君歌不说话。好萌好萌啊,好想抢回家去养...

    等等,为什么要用抢?节操呢?

    “你还是赶快带他去找魂姬吧。”叶君雁幸灾乐祸,“说不定他明天又变成小婴儿了。”

    叶逸明:...

    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叶君歌:...

    不过叶逸明还是当场就带着叶君歌走人了,估计是真怕叶君歌变成小婴儿。一路上叶君歌都在思索这是什么情况。

    听他们的说法,他自己应该是变成小孩子了,而且失去了很多记忆,这人好像不像是骗人的,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话...那么那个“爹爹”和“君君”就是指他自己,也就是说,叶绯是他的儿子,而现在抱着他还对他做了不和谐事情的人,爱慕的也是他自己。

    现在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个男人和自己是两情相悦还是他单方面的喜欢自己。

    如果说两情相悦的话,为什么自己要跟别的女人生孩子?如果说单方面喜欢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不反抗对方对自己做那种亲密的事情?毕竟从蛛丝马迹来看,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应该是没变成小孩子的时候和这个男人做的。

    虽然叶君歌很想恶意地揣测对方对小孩子也下得去手,但是...算了,其实这个男人也没得罪过他。

    去了魂姬那儿,叶逸明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魂姬眨眨眼,第一个问题问的确是:“他昨天中午是怎么变回大人的?你们干了什么?”

    “...我吻了他的唇。”

    魂姬一副你居然是这种人的表情看着他:“对着一个五岁小孩你也下的去嘴?”

    叶逸明:...

    叶君歌:卧槽难道这个禽兽真的是对小孩子形态的他下手的?

    “别闹了,你先把他变回来。”叶逸明心累地说道。

    魂姬没再废话,解除了叶君歌身上的咒术。

    叶君歌瞬间变大,叶逸明忽然想到什么,连忙从系统背包里拿出一件披风给叶君歌裹起来。

    叶君歌恢复记忆了,然后他想起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各种脑补。

    把自己脑补成猥琐男人什么的...叶君歌决定忘记这段蛋疼的记忆。

    不过,心里有气还是要发泄出来比较好,比如:“我变小是不是你弄的?”叶君歌质问魂姬。

    “是的。”魂姬非常利落地承认了。

    “你太猥琐了。”叶君歌迁怒了。

    魂姬:...

    变成孩童的日子3-叶逸明版

    “风水轮流转啊,哈哈哈哈。”叶君歌非常没有同情心地笑了。

    叶逸明看着自己短腿短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啊,其实你这样也很可爱的嘛。”叶君歌捏着叶逸明肥嘟嘟的脸说道。

    叶逸明面无表情:“你那个时候也很可爱。”

    叶君歌哼了一声,狠狠地捏了一把。

    叶绯再次看到和自家爹长得很像的小孩时已经不惊讶了,他非常淡定地走过来抱走了叶逸明。

    “阿爹,你是跟我去做饭还是留在这里?”

    叶君歌伸了个懒腰:“让他去做饭。”

    叶绯听话地把人抱走了。

    叶逸明;...

    他都这样了还压榨他的剩余价值。

    不过叶逸明这样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只能站在旁边旁观。

    叶君歌在另一边思索着怎么让叶逸明也失忆一回。

    最后,叶君歌拿到了魂姬邮寄过来的药水,据说药效能持续一天左右。

    趁着吃饭的时候,叶君歌给叶逸明下药了。

    于是吃完饭,一只什么都不记得的叶逸明包子新鲜出炉。

    叶逸明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美得不似凡人的男人,然后:“师尊?”

    不错,还记得师尊。

    叶君歌捏着他的包子脸,笑得很开心:“嗯,逸明啊,你还记得什么吗?”

    叶逸明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不记得了。”

    “哦?你还认得我?”

    “认得的。”叶逸明点点头,“认得师尊的。”

    叶君歌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乖。”

    然后叶君歌就多了一个小尾巴,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看到叶绯的时候,叶逸明心里突然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他一把抱住了叶君歌的腿。

    “师尊是我的。”

    叶绯:???

    “乖啊,逸明松手。”叶君歌哄他,然后故意朝叶绯伸手,“绯儿过来。”

    “不要!”叶逸明死死搂着叶君歌的腿,“不要让他过来!师尊是我一人的!”

    叶绯:...

    “阿爹?”明明吃饭之前还好好的...

    叶逸明没有搭理叶绯,继续捍卫自己的主权:“师尊不要抱他。”

    叶君歌:“我不抱他。”

    “那抱我。”立刻蹬鼻子上脸。

    叶君歌气笑了,弯腰把他抱起来:“让你乖的呢?不听话!”

    叶逸明转身搂紧了叶君歌的脖子,打算死也不放手了,还不忘狠狠地瞪叶绯一眼。

    叶绯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爹爹,我和阿夏他们出去聚聚,中午不回来了。”

    叶君歌嗯了一声:“去玩吧,玩得开心点。”

    “哼!”叶逸明狠狠地打断了父子间的和谐气氛,师尊怎么能对其他人那么温柔呢?只能对他一个人好的!

    叶君歌伸手重重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这小子太闹心了,而且,真幼稚。

    想起自己五岁的时候那股子早熟劲,叶君歌就对叶逸明非常无力。本来他想看看叶逸明也跟他一样想太多然后等恢复记忆之后尴尬地要死的样子,结果这货变小了就真的小孩子一样,一点都不好玩。

    “放手。”叶君歌无奈地道。

    “我不。”叶逸明搂得更紧了。

    叶君歌:“...别闹,等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叶逸明略略放松了一点:“真的?”

    “真的。”叶君歌拍了拍他的手,“好了放开我,不然没法给你做点心。”

    叶逸明权衡利弊,放开了他。

    叶君歌哄着叶逸明自己去玩,但是叶逸明铁了心要跟着叶君歌跑,叶君歌没办法,只能一直带着他。

    吃到了心心念念的师尊亲手做的糕点,叶逸明满足地打了个哈欠。

    叶君歌立刻抓紧时机哄他去睡午觉,奈何叶逸明不上当,非扯着叶君歌不可。

    没办法,叶君歌只好陪他一起去睡午觉。

    哄睡着了叶逸明,叶君歌又联系上了魂姬:这次叶逸明变小是不是你干的?

    魂姬:不是我,一个招数我不会玩两次。

    她只会再同一时间玩两次而已。

    叶君歌微微皱眉,不是魂姬的话那会是谁?

    魂姬:我猜是你爹叶檩。

    想到叶檩对于叶逸明的偏见,叶君歌默了,还别说,真有可能呢。

    魂姬:不过你可以来找我,我能帮你把他变回来。

    叶君歌:那就多谢了。

    魂姬:不客气。

    看了看怀里的小屁孩,叶君歌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群准创世神吃饱了饭没事干,天天盯着他们干嘛。

    叶君歌倒是冤枉了魂姬,其实她平日里基本上送上门来的都会动点手脚,比如来万相梦镜度蜜月什么的,她不过是见到人就顺手做点什么罢了。实际上上次事情也不是她干的,但却是她徒弟干的,身为一个好师父,自然要帮徒弟擦屁股,所以她就一力背下了黑锅。

    说起来这还要怪叶君雁,上次叶君雁得罪了邵岐之后非但没有安分下来,反而时不时就去抢邵岐家狰的口粮,后来邵岐火了,回去找了他师父魂姬。从魂姬那儿知道了叶君雁的所有事情,自然就知道了叶君歌和叶君雁的关系。

    本着迁怒的原则,叶君歌就遭殃了。

    不过这件事不能告诉叶君歌,不然叶君歌和邵岐对上了,魂姬还得想办法从中调解。

    叶逸明午睡醒来之后又抱着叶君歌不撒手了,因为叶绯提前回来了。

    “不是让你多玩一会儿吗?”叶君歌看了看儿子,笑着问道。

    叶绯摇摇头:“他们临时有事,所以提前散了。”

    “那便罢了。”叶君歌拍拍叶逸明的脸,“下去。”

    “我不。”叶逸明死搂着叶君歌的脖子,继续怒视叶绯。

    叶绯无辜地回望:“我不跟你抢爹爹,你不用这样看着我。”

    叶逸明才不相信他的话。

    “行了你够了没?”叶君歌把他扯开,“热死了。”

    叶逸明立刻衣服可怜兮兮的样子:“师尊你嫌弃我。”

    叶君歌觉得有些胃疼,他实在看不习惯叶逸明那张脸做出这副表情,虽然这张脸比叶逸明的脸要嫩很多。

    “不准装可怜。”叶君歌捏着他的脸威胁道,“否则就不要你了。”

    叶逸明连忙收敛了表情,做出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

    “...走吧,我带你去找魂姬。”叶君歌实在受不了了,还是直接找魂姬把叶逸明变回来吧,不作不死,他就不该心血来潮让叶逸明失忆!

    叶逸明心中警铃大作:“我不去!”师尊一定是要把他丢给那个叫魂姬的人,然后不管他了!

    叶君歌:“...乖。”

    “我不去!”叶逸明死死抓着他的手臂,“师尊,你别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我带你去见见她,不会把你扔给她的。”

    “真的?”叶逸明迟疑地看着他。

    “少废话。”叶君歌照着他脑袋呼了一巴掌,然后抱起人就走。

    叶逸明没有再闹腾,乖乖地任由叶君歌抱着了。

    “师尊...”

    “嗯?”叶君歌不耐烦地应道。

    “我们去找她干什么呀?”

    “给你看病。”

    “...我病了?”

    “嗯。”而且还病的不轻。

    叶逸明疑惑地看着叶君歌:“是什么病?”

    叶君歌顿了顿:“神经病。”

    叶逸明:...

    感觉好像被师尊耍了。

    “好了别闹。”叶君歌让他闭嘴,因为快到了。

    幸好最近魂姬在附近开坛将佛法,不然一来一去还得要好多天。

    叶逸明没敢反驳,虽然他觉得在闹的是他的师尊。

    魂姬看到他们来了,二话没说就给叶逸明接触了咒术,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让我给你失忆的药,现在又后悔了,下次做事之前多想想,别想一出是一出。”

    叶君歌:...

    这个女人绝壁是故意拆穿他的!

    叶逸明一把搂过叶君歌:“宝贝儿,我们得好好谈谈人生了。”

    “不...”

    “走吧,回屋里谈,床上怎么样?还是你比较喜欢野外?或者...”

    叶君歌被叶逸明抱着慢慢走远了,魂姬莞尔一笑,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完结啦~\\(≧▽≦)/~啦啦啦

    如果喜欢作者君的作品的话,麻烦大家收藏一下作者,这个对我来说很有用哦~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