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贞观大才子 > 章节目录 第257章:以物换物(第二更~~~)
    然而事情还未完,正当薛延陀部穿过大漠与草原的交界之地时,吐蕃的三万大军忽然降至。

    双方甚至连话都为说便直接开打了……

    原本就是宿敌的两国,交兵之后便使出了吃奶的尽头,势要将另一方打到跪地求饶才肯罢休。

    ……

    此时的夏阳,李硕坐在正堂的门槛上,看着手中的战报啼笑皆非。看来自己真的是掉进李世民的算计里了。

    这吐蕃果然是没忍住啊!

    其实吐蕃的出手不是偶然,早在长安时李硕便已经向吐蕃国师禄东赞提及了此事,并且带着些威逼的意思,逼迫吐蕃出手阻击薛延陀部。

    当时看来,这好像只是大唐想借吐蕃之手解定襄之局。而且这个计策还是他亲口与李世民说的。

    如今李硕渐渐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没想到他无意中的献计,却将他自己也推进了这个局里面。

    这么说来,当日那一番话的本意并不是大唐逼吐蕃出兵,而是在引诱吐蕃出兵。

    ……

    正当这是,裴行俭跑了进来,一见到李硕便立即道:“启禀将军,薛延陀部中了吐蕃投石车的埋伏损失不小,几番下来也未能冲破吐蕃大军的封锁。如今以败退下来,原路返回定襄,看样子是准备再次借道我夏阳了。”

    “先拖住他们。”

    “是!”

    夜班子时,夏阳县城外轰鸣阵阵,李硕阴沉着脸蜷缩在榻上,骂了一句:“他娘的!睡个觉也不让小爷安生!”

    “林叔!”

    门外守护的林叔推门走了进来,与李硕一道直奔城楼而去。

    刚刚踏上城楼,便只见城下数万的薛延陀部将士灰头土脸的列阵与官道上,为首的贊布克鲁策马而来,看到城上的李硕立刻面露喜色。

    “见过李将军!还请李将军下令,让我等借道夏阳回云岭!”

    李硕站在城楼上,仍旧是那副维诺的笑容道:“克鲁将军这是攻破西突厥了?果真是猛将啊!”

    贊布克鲁大脸一红,不禁恼怒。夏阳离定襄就他娘的相差十几里地,打赢了没有你心里没数吗?这时赤裸裸的嘲笑啊!

    但输了就是输了,想想自己昨日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贊布克鲁更加羞愧难当,咬着后槽牙道:“没有!只因我大军人困马乏粮草匮乏,让吐蕃贼人有了可乘之机故而败北。还望将军能够施以援手,让我大军借道夏阳回城!”

    回城两个字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估计他此时才有些明白,为何那些大唐人总是喜欢说风水轮流转了……

    这回是真转了,转死人了快……

    未等李硕开口,只听得远处十里外忽然马蹄声阵阵,喊杀声不绝于耳,并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奔向夏阳。

    李硕暗笑,看样子吐蕃是准备将这只落水狗打到死了。不过这可不是他想看到,如今的局面才刚刚开始,可不能就这样让吐蕃灭了薛延陀部这几万人马。

    万一薛延陀部这次被打痛后不敢露头了,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当下李硕大声道:“将军两次借道我夏阳皆是毫无表示这是否有点不合规矩了?”

    贊布克鲁当时一愣,借道还有规矩?这明摆着就是想趁火打劫嘛。

    忍着骂街的冲动,贊布克鲁大声道:“将军有何条件还请明言!”

    若不是已经快要被吐蕃踢着屁股,贊布克鲁真相冲进城去将那个满脸呆萌的混蛋给胖揍一顿。

    “将军也知道,如今我大军初至夏阳,很多地方都已是捉襟见肘,不知将军可否能借我大唐两千头牛羊?”

    趁火打劫是事先相好的,牛羊也是李硕与周延商量过后共同决定的。

    如今夏阳百废待兴,畜牧这方面更是几乎为零。百姓们就算是有耕地,没有牛羊也是万万不行的,谁也不能一辈子只吃饭不是。

    然而贊布克鲁此时却气的脸色胀红,气极反笑道:“将军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

    他很想喊一句‘臭不要脸’,但看看城楼上那数千弓箭手已经蓄势待发。仅存的理智将他从发疯的边缘又给拉了回来。

    李硕自当没看道一般,仍旧呆萌的看着贊布克鲁道:“那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我薛延陀部连年征战,如今国内的牲畜依然不多,将军的条件,末将恕难从命,不过若是将军肯借道夏阳,末将愿以私人名义赠与将军牛羊各五百头,如何?!”

    贊布克鲁气愤之余也有些担心,生怕李硕会不答应。

    想想自己如今战败回国,还说不准要被怎样惩戒。若是再贸然答应了李硕的要求,那回去之后,就算是真珠可汗不治他罪,那些其余的大臣也会将他弹劾死的。

    无论是哪个国家,只要有官场,便一定会有纷争。

    李硕作势犹豫了一下道:“可以到是可以,但将军要以何作为凭证?说句不中听的话,万一将军回国后没有兑现承诺,那在下岂不是血本无归?”

    你他娘的有本钱吗?你这分明是空手套白狼好不好!贊布克鲁气的险些跳起来,忍着怒火道:“那不知将军想要如何?”

    假意想了片刻后,待到吐蕃大军的马蹄声以渐渐清晰时,李硕才道:“这样吧,既然将军没有凭证,那便留下一千匹战马作为凭证,待到将军回国后,便以牛羊来交换可好?”

    这番话说的十分慷慨,让人忍住想要骂起街来。

    ……

    待到薛延陀部留下一千头战马作为凭证后,李硕终于下令让道,数万的薛延陀部将士,狼狈的逃出夏阳,直奔云岭而去。

    此时的李硕正站在城楼上,美滋滋的看着那一千匹马被拉近了城里。

    后又有些后悔的看着周延,叹气道:“一千匹战马换一千头牛羊……唉!亏了!你说是不周大人?”

    “诶?周大人你怎么走了?”

    “周大人?你说这是不是亏了?”

    “小裴?那你说,这笔买卖是不是亏了?”

    裴行俭顿时语噎,忍着骂街的冲动,急忙道:“大人,末将还要去归置那些马匹,就先告退了。”

    李硕仍旧一脸后悔,又看了眼林叔道:“林叔,您说我这笔买卖是不是亏了?”

    林叔想了想,很认真的点点头道:“若是依着你那死要钱的性子,那确实是亏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