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超绝萌爸 > 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零五章:实力高深
    怕?

    彭嘉伟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害怕那个东北王?的确啊,一个江湖上的大英雄,叱咤东北的江湖大人物,可真是让人敬畏,可那都对普通人而言的!我彭家是什么地位,会怕一个江湖的草莽之辈?外界的传言我倒是听过,这个东北王是你们朱家的嫡系,可那又能怎么样,只要你们朱家不公开承认一天,我就算是把他废了又能如何,最多是不知者无罪么。

    彭嘉伟,你太张狂了!朱诗然道。

    朱小姐,你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太多的话我没必要与你说,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我们四大家族看似站在权利财富的顶层,可彼此间就是掣肘,如果你妄想用朱家这块大招牌,而让我感到害怕,或者是所谓的东北草莽之王,我彭嘉伟还真就不怕,八一聚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敢打朱正纲的脸,我就更不会把这个东北的匹夫放在眼里。

    你……

    朱诗然俏脸煞白,饶她是个女流之辈,当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轻蔑她的家族,她的兄长,她也是难掩心中怒火。

    你好大的口气!

    不等朱诗然继续说话,门外冰冷的一声传来,彭嘉伟神色微微一动,嘴角勾起一抹喜色,与此同时身后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踹开,余志坚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

    海南三怪马上盯紧了他,不过脸上没有什么紧张之色,反倒是一脸的轻蔑。

    武樾目光淡淡,一言不发。

    彭嘉伟慢慢地转过身,看向门口的余志坚,冷笑了一声道:你就是余志坚吧。

    余志坚道:就是我们,你们放了诗然!

    朱诗然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站起来,大喊道:志坚哥,你快走,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朱诗然话音刚落,毋尧突然一步绕在了她的身后,同时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了她的喉咙上,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朱小姐,我帮你测试一下,这个男人是否对你真心,如果是真心的,他肯定不会逃,如果不是真心的……

    放开她!

    不等毋尧将话说完,余志坚大吼一声,脚底下一步跃起,奔着毋尧就过来。

    如花和仝烈此时要动手,被老者武樾抬手拦住,你们两个都退下,交给我。

    说话的同时,武樾已经出手,他那看似干瘦的拳头,直接迎上了余志坚的铁拳,顿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余志坚身形一晃,被震退了三步,而武樾则是原地不动,单手摆出一个请的手势。

    年轻人,蛮力不错,我看过你的资料,当过兵,还是东北虎大队里的精英。武樾淡淡地笑道,目光里尽是不屑。

    MD!

    余志坚咬了咬牙,再次挥舞着拳头砸过来,这一次他的来势更凶,一连串攻击出了七八拳,全都被老者武樾轻描淡写的躲开。

    武樾淡淡地笑道:年轻人,你就这么点本事么?可是很让老夫失望,我还以为这东北虎大队里的精英有多强呢,可真是世风日下,也弱的太可怜了。

    彭嘉伟站在一旁,冷眼看着,道:武叔,不要跟他废话了,尽快结束了战斗,我还要去东山省看望我表弟呢。

    武樾笑道:好,既然少爷开口了,那我……目光陡然一冷,自当领命!

    武樾如光如刀,一双手化作拳掌,向着余志坚便是劈砍猛砸了过来,余志坚知道这老头儿是个高手,自然不敢大意,可即便他使出了浑身解数,结果硬是被逼得狼狈,三招过后,老者的一记重拳,直接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

    余志坚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直接踉跄倒退,而这武樾老者脚底下蹬地,猛的一个凌空翻跃,一记重脚踏在了余志坚的左肩上,顿时就听嘎嘣的一声骨头断裂错位的声响,余志坚口中一声痛叫,能看见他的胳膊严重扭曲,半边肩膀向后耷拉着。

    武樾老者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又是一记重拳砸在了余志坚另外的一个肩膀上,顿时余志坚的两个肩膀全都耷拉下来了,紧跟着又是向余志坚的两条大腿踹了过去,此时的余志坚就像是没了根的浮萍一般,要说他的一身刚硬功夫绝对是强者,可眼前的这个武樾老者的实力实在是太过高深莫测……

    等武樾老者收住了拳头,余志坚已经瘫软的躺在地上,两条胳膊、两条腿全都被废,只有眼底的目光依旧充满着愤怒、不甘。

    武樾老者转过身看向彭嘉伟,少爷,怎么样?

    彭嘉伟皱了下眉头,道:就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他了,他可是把沈钰打进了ICU。

    武樾老者笑道:少爷,你有所不知,我已经断了这小子两条胳膊和两条腿,除非能有妙手回春的神医,不然的话,他下半辈子就是废人一个了,一个年轻气盛的强者,让他就此坐在轮椅上熬过余生,这种命运的落差,岂不是比杀了他更惨烈。

    彭嘉伟哈哈大笑:武叔,还是你想的比较周到,不过我还是想要给他点教训。

    说着,彭嘉伟自兜里掏出了一把雪亮的小刀,来到了余志坚的近前,阴冷地笑道:你不是很威风么,以为自己会点拳脚就会横行无敌了,今天是你来了,即便是你一直仰仗的那个东北王来了,也会变成废人一个,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接下来你是死是活就要看老天的意思了。

    噗嗤……

    话音刚落,手中的小刀从余志坚的一只手腕上划过,一股热血马上就从伤口处渗了出来,迅速的在地面上染红开来……

    彭嘉伟从兜里抽出一节手帕,擦了擦匕首上沾染的一点血迹,又将那手帕放在鼻尖前嗅了嗅,一脸阴森的笑道:过去我学过几年外科医术,这种下刀的感觉尤其喜欢,你的动脉只被我切开了一点点,不至于快速的流血而亡,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发现你,你会捡回一条命,可如果没人发现,那就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