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点阴灯 > 章节目录 第466章 你好我叫姜小凡(大结局)
    随着先祖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的心中陡然一沉,封神技,这东西要是碾压下来,那么我就只能成为刀俎上的鱼肉了。不过此刻的打神技将我缠住,我根本没有余力,眼睁睁的看着打神鞭之上,另一股恐怖的气势升腾起来。然而,就在那打神鞭之上气势升腾的瞬间,一声龙吟瞬间响彻了整片空间。而一道金色的巨龙身形直接自打神鞭之中浮现了出来,直接缠绕在了那打神鞭之上。先祖的表情都是猛的一愣,似乎对面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没有反应过来,龙脉死死的缠住打神鞭,下一刻,打神鞭竟然是直接从先祖的手中脱手而出。看到这一幕的我眼睛猛然一睁,整个人身形暴起,手中印结开始快速的变换。“造化道印。”一声轻喝,恐怖的结印直接朝着先祖轰然砸了下去。反应过来的先祖姜尚猛然抵抗,而我的手也是猛然抓住了打神鞭,直接咬破了指尖,在打神鞭之上不断的晃动了起来。“封神技。”随着我喝声落下的瞬间,巨大的金色封字直接朝着面前的先祖掠去,而我直接将手中的打神鞭收了起来。随后,我直接一口精血喷出,精血喷出的瞬间,直接悬浮在了我的面前,而我的手指在精血之中不断的晃动。“以吾之名,血祭天道,以身合之,凝!”随着我口中喝声落下的瞬间,顿时我整个人的头顶,便是有着一道白光落下,而我整个人则是直接沐浴在了白光之中。看到这一幕,面前的先祖姜尚似乎急了,两道恐怖瞬间被先祖击溃,此刻的先祖姜尚竟然也是最后的爆发。而我丝毫没有理会,整个人依旧是在不断的融入我所领悟的天道之中。“混账,你想要借一丝天道灭了本座,你以为本座没有想到吗?”先祖姜尚面目狰狞,顿时间先祖姜尚整个人朝着空中一抓,而一道身影也是直接出现在了先祖的手中。鬼尊白灵!在我刚入修炼一途的时候,奶奶给我的本命小鬼。而他牵连着我的一切,这个时候,先祖姜尚大笑出声。“哈哈哈,认识吗?你的本命小鬼,只要我杀了他,现在的你合道境,虽说不至于让你境界后退,但让你重伤足以。”先祖姜尚的声音我并没有在意,而我深深的看着先祖身边的小白,他同样是看着我。下一刻,小白对着我淡淡出声:“姜小凡,我不欠你了。”看着小白脸上的笑容,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此刻的先祖姜尚却是冷喝了一声。“哼,装神弄鬼,死!”随着先祖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手掌猛然一捏,小白的身子轰然爆炸而开,消失在了空间。而我叹了一口气,微微闭上了眼睛,低声自语:“走好。”“嗯?怎么可能?你为何没有半点儿的受创?”先祖姜尚颇为震惊的看着我,满脸难以置信的出声,对着我喝道。而我笑了笑,手中已经出现了一物。一个细小的玉瓶,也是我和小白的媒介,这是之前袁允儿被我救下之后,交到我手中的,而从那一刻起,我便是知道,小白,也是爷爷计划之中的一环,只不过这一环是由奶奶去完成的罢了。为的,之上让先祖姜尚觉得自己掌控了一切,胜券在握的先祖,方才会忽略某些东西。而战斗的时间,足以让我解开我和小白之间的契约。“先祖,我说了,人算不如天算。”随着我话音落下的瞬间,我整个人也是彻底的和我能感应到的那一丝天道彻底融合在了一起。“不、不可能,我姜子牙怎么可能失算,不可能!”先祖的双目一片血红,此刻的他变得满脸的狰狞,头发瞬间散乱而开,整个人不要命的朝着我冲击了过来。而我微微一叹,顿时,手中的问天剑出现,天人合一。“斩!”一声几乎只有我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自我口中传出,手中的问天剑之上,携带者一道无匹的光柱,顿时间朝着面前的先祖姜尚瞬间爆斩而下。那光柱碾压在先祖姜尚身躯之上,顿时,先祖姜尚整个人便是化作一道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而我更是看到,先祖的气息,萎靡到了极致,鲜血不断的自先祖的口中喷出,我有些失神的看着这一幕。这?便是道的力量,本来天道封锁,我并没有很大的信心能够借道天道,但终究我还是成功了。我身形瞬间掠出,整个人出现在了先祖姜尚的面前。“先祖,你败了。”看着面前倒地的先祖,我沉喝出声,姜尚抬起头看着我,顿时露出那满是鲜血的牙齿,大笑了起来。“桀桀桀,你杀不死我的,我虽没有成神,但从新获取了天胎身躯,真灵不灭,这是师尊给我的真灵,最多沉睡数百年,我就会再次醒来,届时,我还要将这天下搅的天翻地覆。”“而你,天道封锁,你无法破空而去,就算合道,没有神力支撑,最多也就存活数百年,你死了,我还会苏醒的。”“哈哈哈!”说完,先祖姜尚放声大笑,而我心中一沉,看着先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难不成真的是像他所说的这样?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淡淡的声音传进了空间。“师兄,你为何还是如此执迷不悟?”随着声音落下的瞬间,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我和先祖的身边,此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血灵天胎。此刻的血灵天胎一脸的无奈,看着面前的先祖,而先祖显然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你是谁?”先祖沉喝出声,而我同样是震惊无比,这血灵天胎竟然叫先祖师兄?玉清元始天尊的弟子?血灵天胎此刻无奈的摇了摇头,顿时一挥手,一副景象浮现,却是一尊袖珍的人形石雕。“你是师尊最后送给我的石雕?”先祖姜尚无比震惊的看着血灵天胎,陡然惊呼出声,而血灵天胎也是点了点头。“当年封神,师尊看出了你的野心,所以才留下了我,师兄,你的心太大了,贪婪才使得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你知道吗?封神榜上,榜首的位置是留给你的,但是你看不中,封神榜上所有的位置你都看不中,最后当一个位置都没有的时候,你才发现,没有了自己的位置。才知道后悔,但是为时晚矣。”“不是天道对你不公,而是你太过贪婪了。”血灵天胎淡淡出声,对着先祖姜尚说道,然而,先祖姜尚此刻却是变得无比的狰狞。“混账,要是没有我,封神一役能成吗?那榜上的位置,哪一个配得上我?”随着二人的对话,我方才是彻底的明白了过来,当年的先祖并不是无法封神,竟然是因为太过贪婪,觉得封神榜上的位置配不上他,最后才造成了这样悲剧的结局。血灵天胎似乎没有理会先祖的嘶吼,紧接着说道:“师尊看出了你的心思,所以将我送给你,本来我体内就封印了一丝天道神力,等你悟透之后,他会接引你,但是你却在师尊离开之后,彻底将我丢弃。”“师尊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令我潜伏昆仑山底,说等我化人那一日,会用得着我,现在你明白了吗?师兄。”血灵天胎盯着面前的先祖姜尚,淡淡出声,而先祖的眼神之中一片黯淡。“师尊,又是师尊,他为何不直接告诉与我,为何?为何?”先祖嘶吼的声音响彻整片天地,而这个时候,血灵天胎再度无奈摇头,顿时一挥手,一副画卷出现在空间。看到这画卷,我陡然反应了过来,这画卷乃是茅草屋之内,血灵天胎供奉的那元始天尊画像。而就在这画卷出现的瞬间,先祖的神情瞬间变得有些不知所措,片刻之后,先祖还是爬起身来,对着那画像跪拜了下去。而就在先祖跪拜而下的瞬间,画像之上闪现出一道精光,直接将先祖吸了进去,顿时在那元始天尊的身边,却多了一名道童。此刻,血灵天胎转过身看着我:“这样的处理,你没意见吧?”我连忙对着血灵天胎行了一礼,顿时出声:“一切听前辈的。”血灵天胎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我说道:“那打神鞭终究是我师兄的东西,你将龙脉收去吧!”闻言的我连忙反应了过来。直接将打神鞭取出,而龙脉此刻也是直接钻进了我的丹田之中。“师兄会被封印在画中反思,悟透的时候,师尊回来接引我二人,届时,我会通知你,如果你愿意一同离去,可随我们一起前往天界。”“先别急着答应,你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此事由姜家之人而起,终究以姜家之人而终。”随着血灵天胎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直接转身,离开了此处,而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一切,终于都彻底的结束了。而当我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瞬间,沉寂了半息的时间,整个正一道盟的人都是发出了惊天般的欢呼。而暗天盟那边的许多人,开始疯狂的逃窜,我单手一挥,整个暗天盟所有人都是被定住。杀孽,不能在造了,我直接费去了所有人的修为,至于许多暗天盟的高层,他们的实力是被透支潜能强行提升的,根本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我出现在袁天罡的面前,随后沉喝出声:“现在的你乃是强弩之末,就连神魂都要散了,这强大的力量,来的不值。”袁天罡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苦涩,沉默不语,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袁胖子,再度出声。“我护住你魂魄,助你投胎,记住,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有一个后辈,是我姜小凡的兄弟。”随着我话音落下,袁天罡顿时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神色。而我一挥手,面前的袁天罡也是直接化作一道神魂残影,被我收了起来。我转过身,看着这片天地,下方,鲜血浸染,血雾弥漫,充满了一阵凄凉,我微微一叹:“浩劫虽过,但这些却永远也回不来了。”整个道门进入了善后的状态,而我直接带着爷爷奶奶,我爸我妈,所有人回到了老家。看着床上躺着的爷爷,我体内的道炁不断的灌输进入爷爷的体内。强忍着眼眶之中的泪水,不让爷爷看到这一幕:“爷爷,我们不会有事的。”而就在我说完,爷爷直接拉着我的手,露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此刻的爷爷,就好像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小凡,爷爷很高兴,爷爷够了,真的够了,只是这一辈子,没有足够的时间好好的陪一陪你奶奶。”一旁的奶奶身躯不断的颤抖,背对着爷爷,恐怕是不想让爷爷看到她流泪的样子。“阿莲,我要走了,转过来,让我再看你一眼。”随着爷爷话音落下的瞬间,奶奶颤抖着身躯转了过来,脸上的泪痕尤见,却露出了一抹淡笑。“老头子,我们高高兴兴的走,你看,你家小凡好本事,你都快见重孙了。”说着,奶奶将一旁的袁允儿拉到了爷爷的床前。整个房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流出了泪水,这个老人,为了苍生,牺牲了自己八世的寿元。也就是意味着他八世不如轮回,必须在九幽地狱被折磨八世,这便是违反天道的惩罚。“好,好,好啊!”笑容彻底的定格在了爷爷那苍老的面容之上。爷爷走了,走的很安详,这一役,走的人不计其数,有玲姐,夜莺,陈杨,陈老,袁胖子的父亲,还有很多很多。但天下,终究太平了,在各大宗门的相互扶持之下,道门恢复了平静,但终究受了重创,需要时间恢复。而我,则是在老家定居了下来,我们家的老房子变成了新房,而且还是小别墅。允儿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婷婷整天追着允儿问,肚子里面什么感觉?每次都弄得允儿一阵无语:“你让姜小凡给你种上不就知道了吗?”而刘婷婷每次都嘟着嘴,一脸的埋怨:“我也想啊,可凡哥说了,我体内的冰火之力太强了,必须要等到合道之后才能控制,我才能怀宝宝。”时间悄然度过,诸葛进成了天机门的新任门主,整天忙得要死,李彦君也是接了曾鸿源前辈的位置。我并没有给玲姐、夜莺她们立坟,因为我觉得,她们没有死。……终于,允儿临盆了。这一夜,我爸和我妈彻底的失了分寸,就连奶奶都是在房间里面徒步走来走去。当一声啼哭传遍我们家整个小别墅的时候,坐在客厅一脸焦急的袁胖子陡然站起身来。“哈哈哈,我特么当舅舅了,哈哈!”我紧握着的双手也是顿时松开,身边的刘婷婷死死抓着我胳膊的手也是微微松开。轻声说道:“没事儿了!”而此刻我看到大着肚子孙晓娟死死的抓着袁胖子的腰间,猛然一扭。“你小声点儿,别吵着允儿。”“对啊,老爸,你声音吵死了。”一旁的小丫头茵茵嘟着嘴说道。袁胖子丝毫没有觉悟。连忙摸着孙晓娟的肚子,自言自语:“儿子,你得赶紧出来给你爸帮忙啊,这日子没法过!”我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还是没个正经,而我此刻也是连忙朝着屋子走了进去。产婆抱着小家伙走了出来:“恭喜啊,是个公子。”而我听到房间内传来的一声轻微的声音:“给我看看孩子。”我连忙接过了小家伙,和刘婷婷一起走进了房间之中,将孩子放在了袁允儿的身边。“允儿姐,长得好像你啊,好可爱,不过以后别像某些人一样花心就好。”刘婷婷连忙出声,对着允儿说道,而允儿的脸上,也是洋溢着说不出的幸福。出声道:“我们叫他姜平吧?”我点了点头,抓着允儿的手出声说道:“好,就叫姜平。”……地府之中,我看着面前紧皱着眉头的酆都鬼帝,沉声说道:“考虑的怎么样?”我声音落下,顿时酆都鬼帝一砸面前的案板。“你大爷的,姜文渊的事儿刚完,你小子就来了,你们姜家人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面对酆都鬼帝的愤怒,我毫不在意,再度出声:“我有生之年,保证你鬼帝的位置无人窥视,你还要怎样?你别说这事第一次,做扰乱天道的事情,小心一点嘛!不会有事的。”酆都鬼帝死死的皱着眉头,片刻之后,直接出声:“妈的,我要是不答应,恐怕明天在这个府邸的就不是我了吧?”我笑而不语,最终我直接起身离开:“多谢了。”……某日,我和奶奶屹立于天空之上,看着下方土地之中劳作的两道身影,对着奶奶询问。“奶奶,真的不下去见一面吗?”奶奶摇了摇头,出声说道:“不了,上辈子他属于我,苦了阿玲,,这辈子就让他们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吧!”我转过头看了下去,下方的一男一女各自做这农活儿,但脸上去充满了笑容。“文渊,你累了就歇会儿吧?”“我累什么累,你赶紧斜着,前两天大夫不是说有了吗?让你别来你偏跟着来。”男子一脸担忧的出声。“哪有那么脆弱来的,我来帮你嘛!”奶奶脸上带着一抹淡笑,随后对着我出声:“此番回去,我就准备回尸林堡了常住了,那屋子,是你爷爷亲手给我建的。”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老家的别墅之中,我正看着报纸,身边的允儿扶着大肚子的刘婷婷走来。“婷婷,你听说了吗?贵大今天开学报到了,好像不少高才学子呢?”“是吗允儿姐,姜平好像大二了吧?以后我们家这小家伙也要去贵大上大学。”刘婷婷连忙一脸期望的说道。而我连忙站起身来,出声说道:“我出去一下。”话音落下的瞬间,我的身形瞬间消失。……黔贵大学,新生入学报道。我刚走进大学,顿时一道身影到了我的身边。“爸,您怎么来了?我可没惹事儿啊?”青年长相和我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我顿时皱了皱眉。“臭小子,去上你的课。”“我这不是感应到你的气息才来的吗?话说你来干嘛?我妈和婷姨知道吗?”姜平一脸好奇的看着我出声询问。“老子来泡妞要你管吗?赶紧去上课。”姜平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随后便是准备离去,而我连忙叫住了他:“对了,我跟你说的,让你照顾你们班的那个陈杨,怎么样?”闻言的姜平一脸得意的摸了摸鼻子:“现在已经是我小弟了,不过有点儿高冷。”我顿时无语:“赶紧滚。”……我坐在大学的教室,这辈子,终究还是圆了一次大学梦,片刻之后,教室之中传出了一片哗然之声。一道身穿白色连衣裙的身影走进了教室,而我抬头看去,惊艳,一如既往的那么惊艳。我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看着那道身影低着头走来,她在这么多目光的注释下有些紧张。最后,她坐在了我的身边。我笑了笑,连忙伸出手,出声说道:“你好,我叫姜小凡。”那毫无瑕疵的玉手伸出,在众多饿狼的眼神中,和我握在了一起:“你、你好,我叫叶莺。”(全书完)番外会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微信公众号搜索:午夜知音,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