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农妇:调教夫君养养娃 > 章节目录 第90章 掺和一脚
    鲁大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同意了,高兴的合不拢嘴,领着罂粟就走,“霸爷已经在等着您了。”这回去的不是酒楼,而是一家地下赌场,鲁大介绍道:“这里是霸爷的地盘。”罂粟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有不少人进出,可见这赌场的生意还是不错的,想来这王霸的势力在凤阳城还是十分了得的,王霸这人应当十分好赌。鲁大带着罂粟上了二楼,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敲了敲门:“霸爷,翠花小娘子来了!”门一下子被打开,王霸那个锃亮的光头一下子就映入人的眼帘,光头上面有一个碗大的疤,王霸其人长得十分粗矿,一脸的络腮胡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头发,全都长给胡子了!浓眉大眼,很是像坏和尚。“快请进,快请进!”王霸笑着道。罂粟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王霸果然一身王霸之气,连声音都如同雷声,大得吓人。屋子里面放了一张长桌,桌上放着骰子和骰盅。王霸迎着罂粟坐在了一旁的小桌上,鲁大十分有眼色赶紧上前倒了两杯热茶,站在了鲁大的身后。“不知王霸兄找我有何事?”罂粟坐下,端起茶水问道。王霸哈哈一笑,真是震耳欲聋,他道:“翠花小妹儿是个人物,我王霸喜欢,想要跟你交个朋友!”罂粟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王霸一张口就一股东北大茬子味道,前世的时候,她就十分喜欢听东北那边的方言,觉得十分有趣。王霸见她笑了,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就跟着也笑了。罂粟点了点头:“王霸兄这个朋友我交下了,黄六那件事小妹在这里谢过王霸兄出手相助!”王霸一摆手:“没得什么,我也没帮上啥忙!我老早就看他黄六不顺眼了!看他吃瘪,老子快活!”两人一时间无话说,整个屋子陷入安静,王霸哈哈一阵干笑。“我这里有一桩生意,不知道王霸兄愿不愿意做?”她罂粟点滴之恩都会记在心头,别人对它投之以木瓜,她就报之以琼瑶,何况她现在的确也需要一个靠山。王霸笑声止住,“小妹说来看看?”没有一口应下,罂粟暗中赞赏,赌自己半炷香将五人拿下,当时王霸说她之前单打那五人的时候,加起来的时间不到一炷香,可见他虽然长相粗矿,却粗中有细,绝对比那个黄六要强得多。罂粟点了点头:“是这样的,小妹这里有个方子能够做出一种可以清楚照出人的模样的镜子,你在镜子里面能够清清楚楚的照见自己的脸,它的材质类似于琉璃,还可以有很多用处,可以制作好看的桌子,还有窗户……等等东西。”王霸眼睛微微瞪大,虽然有些激动,但是情绪起伏却不是很大,“你说的镜子,比之黄铜如何?”罂粟勾唇一笑:“黄铜镜照出人脸只是模糊可辨,而我说的镜子,就像是面对面在看自己的脸!”鲁大在一旁吸了一口气,王霸很快冷静下来:“果真如此?”“当真如此。”罂粟勾唇道。王霸脸上再次浮现笑意,“若真是这样,这生意我就掺和一脚,妹妹的方子在哪?”罂粟笑了笑:“方子我今日没有携带,改天我带着镜子、玻璃还有方子再来找王霸兄。”王霸笑了笑: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妹子登门,妹子可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两人就这样定下了一桩生意,许多年之后,已经发迹的王霸,不得不赞叹,自己当初真是慧眼识珠!王霸见罂粟有心投诚,也便付诸了几分真心:“黄六那件事妹子不需要放在心上,那小子胆子不大,不敢将此事捅到青龙堂堂主面前,当初不认识妹子,鲁大做事鲁莽,砸了妹子的铺子,还请妹子不要放在心上。”王霸瞪了一眼身后的鲁大,大声道:“还不赶紧给妹子赔不是!”鲁大忙站了出来,弯腰毕恭毕敬的道:“翠花小娘子,当初鲁大有眼不识泰山,一家人冲撞了一家人,你别放在心里,以后在十里镇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鲁大!”王霸一脚踹了过去:“一边去,妹子有事只管来找我,你靠边站!”鲁大抓了抓头发,甚是不好意思的道:“霸爷说的是,有霸爷在我鲁大什么都不是!以后妹子在十里镇都能横着走!”罂粟倒是没有想到两人这般有意思,笑了笑:“那就谢谢王霸兄的好意了。”王霸摆了摆手,示意这些不过都是小事。罂粟忽然想起一事,出声道:“我有一事不明,想要问问鲁大。”鲁大忙道:“您想问什么只管问!”“那日你带人手砸了我的铺子,可曾放火?”罂粟问道。鲁大连连摇头:“没有放火,没有放火,我就带人将东西砸了……”说完好似生怕罂粟会不相信,一脸焦急的看着她。罂粟勾唇一笑:“我信你,那你们砸铺子的时候有没有遇见其他什么人?”鲁大见她信了才松了一口气,忙回想那日去砸铺子的情形,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未曾见过。”“砸完铺子你们走的时候有没有遇见什么人?”罂粟又问道。鲁大沉思了一会,忽然叫道:“我想到了,是遇见了一个人!”罂粟嘴角多了一丝笑:“那你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子吗?能帮我找出那人吗?”鲁大马上拍着胸脯道:“能!我一准给你找到。”他鲁大是干什么的?街头三教九流的混混全都认识,想要找出一个人还不简单,何况那日跟他一起去的兄弟里头就有认识那人的,到时候一问便知。罂粟站起身,笑道:“有了信儿你就去我那铺子里给我送个消息,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王霸笑道:“我送妹子下去。”三人一同下了楼,走到大厅里,罂粟往赌桌那边看了几眼,发现他们这赌坊里面的玩法十分大一,全都是在摇色子猜大小,扭头对王霸道:“我看这赌坊里面的玩法很是简单,只有这一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