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满心欢喜遇见你 > 章节目录 第593章 明月照红尘(112)
    第二天中午时分,傅明月接到了夏明朗的电话。之前高逸尘刚出事的时候,夏明朗就打过电话来,她那时候谁都不想搭理,直接关了机。直到高逸尘醒来之后,她的手机才开机的。

    喂?

    明月,是我。

    我知道。今天是除夕了,祝你新年快乐,平安顺利。

    你也一样。夏明朗沉默了一会儿,才犹豫着说,高先生怎么样了?我看到新闻里说,他已经醒了。

    提到这个,傅明月脸上立马就有了笑容。是的,已经醒过来了。

    那就好。

    又是一阵沉默。两个人明明彼此关心,却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很久不见了,你和你老婆都还好吧?最终,傅明月还是忍不住问了。

    挺好的。

    实在找不到话说了,就只好挂电话。

    傅明月捏着手机,望着远处的高楼林立,许久之后才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两个没有缘分的人,只盼将来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各自安好。

    各自安好。

    除夕如期而至。

    高逸尘伤得重,还得在医院躺着接受治疗,他们这个春节注定得在医院度过了。

    对傅明月来说,这倒是没什么,只要高逸尘人好好的,春节过不过都是小事儿。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只要日子过得幸福,天天都是节日么?

    当然,毕竟是传统的最重要的节日,庆祝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傅明月本想除夕那天去酒店订几个应景的菜,让人送到酒店来,也算是吃一顿团圆饭的。反正他们家就他们两个人,这顿团圆饭也就是换了个吃饭的地儿而已,没什么区别。

    结果还没下订单呢,向暖就早早打来电话,说是她傍晚的时候会送年夜饭过来,让他们不要自己准备了。

    挂了电话,傅明月就笑呵呵地跟高逸尘说:我觉得向暖不像你妹妹,更像你姐!

    那么爱操心还那么会照顾人,可不就是姐姐么?

    高逸尘听了挑了挑眉头,没发表意见。向暖确实是个老妈子性格,爱瞎操心。

    五点多的时候,向暖带着司机一起送饭菜过来。因为医院的桌子太小了,所以她只带了五菜一汤,凑了个六六大顺的好意头。因为赶着回去吃年夜饭,她也没多留,放下东西,说了几句就走了。

    傅明月将菜摆好,夫妻两一人一边,拿着果汁当酒碰了一杯,然后欢欢喜喜吃了顿特别的年夜饭。

    吃饱喝足,傅明月给高逸尘擦了身体,自己也洗了澡,然后夫妻两抱在一块儿聊天。病房里有电视,这会儿正在播放春晚。他们都不喜欢看,但需要那喜气洋洋的音乐,如今大城市不允许放鞭炮,得有喜庆的音乐才有过年的气氛。

    这个年就在病房里稳稳当当地过了。

    春节长假一结束,高逸尘的身体也好多了,起码不用整日卧床不起,下地走一走溜达几圈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当然,事儿也蜂拥而至,感觉每天都有堆积如山的事情需要处理。

    傅明月帮不上忙,只能盯着他吃吃喝喝方面的事情,然后不许他忙起来就不管不顾拿自己的身体不当一回事,说白了就跟保姆的工作差不多。

    至于龙腾策划部那边,她直接给自己请了半个月的长假。她一年到头有大半的时间都在请假,夏澤那边已经麻木了,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直接批准了。

    关于这一次的车祸事件,高逸尘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傅明月说个清楚明白的意思,她也闭口不提。只是盯人盯得很紧,他人一离开视线,她心里就会很不安。

    高逸尘开玩笑说:要不我让人设计一下,把你绑裤腰带上?

    傅明月对这种程度的调侃完全是不痛不痒,笑眯眯地应了一个好,颇有些反以为荣的意思。如果真有这种设计,她是很乐意这么干的。

    男人拿她没办法,只能屈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心里也知道这次自己受伤把她吓坏了,以至于她有些草木皆兵。这些天,她明明睡在他怀里,可夜里还是会做噩梦喊他的名字,可见心里有多恐惧。

    你已经对着电脑很久了,赶紧歇一歇。我陪你下楼去走走吧?怎么样?

    好。

    私人医院重的就是环境和服务,所以这家医院楼下的花草树木都是很不错的,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公园了。要是天暖的时候,病人和家属都喜欢到这里来。可如今寒冬腊月,冷风呼啸的,大家都不乐意出门来挨冻,倒是方便了傅明月和高逸尘。两个人牵着手走在风里,如果忽略掉旁边是一家医院,高逸尘大衣里还穿着病号服的话,这画面还是很美好的。

    过了元宵,高逸尘就被允许出院了,但医生一再叮嘱不能太过劳累,还是要注意休养。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这是在鬼门关兜了一圈回来,不好好养是绝对不行的。

    傅明月拿医生的话当圣旨来看待,严格执行,就怕高逸尘旧伤未好又累出新的毛病来。虽然逸飞现在形势严峻,很多地方都需要他亲力亲为,但再怎么样,这些死物也没人来得重要不是?

    这天夜里,傅明月是跟高逸尘一起睡下的。半夜的时候,她内急醒来,立马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下床跑出去一看,果然书房的灯亮着,男人正凑在灯下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呢。认真工作的男人性-感又迷人,可是想到他的身体情况,她就没什么心情欣赏这个了。

    哟,高总这是打算挑灯夜战、废寝忘食吗?

    高逸尘闻言转过视线,看到自己的女人倚在门框上,脸上笑盈盈的,眼里却有怒气,虽然不算严重。他心里一软,认命地关了电脑,起身朝她走去。习惯性地弯腰,想要将她抱起,却被她轻巧地躲开,还被瞪了一眼。

    乱动什么?你现在是伤患,生怕伤口不裂开是吗?

    高逸尘无奈,只得揽着她的腰,一起回到床上。两个人都躺好了,她突然呀的一声,随即坐了起来。怎么了?

    我还没去洗手间呢。傅明月掀开被子跳下床,跑进浴室。

    高逸尘躺在床上,望着浴室里的灯光,一时哭笑不得。

    从洗手间回到床上,傅明月一股脑地往他怀里钻,确定已经没有贴得更紧的可能了,这才乖乖地躺着不动,还不望撂下狠话。要是我醒来又看到你挑灯夜战,嗯哼……

    这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至少对高逸尘是这样,但他还是乖乖照做,搂着她一口气睡到了天光大亮。他醒来的时候,她都还跟一只小猪似的睡得很香。

    窗帘留了一道细缝没有拉上,冬日的阳光从缝隙里洒进来,在地上投落一片橘色的光圈,透着浓浓的暖意。

    高逸尘不是个喜欢偷懒的人,但看着这样的阳光晴好,感受着怀里温软的身子,也突然萌生出无边的懒意。也想这么在床上躺上半天,什么都不 干,哪里也不去。可他到底是个严于自律的人,躺了一会儿就忍不住起身了,只是他一动,怀里的人就跟着醒了,睡衣的衣襟随即被揪住。

    你去哪里?

    天亮了,我去做早餐,你继续睡。

    傅明月愣了一会儿,才慢慢地松开手,眯着眼睛看着他穿鞋出了卧室。她翻身平躺,舒展着四肢,冬天的被窝最舒服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就觉得一个人的被窝没意思,跟着起来了。端着杯子喝了半杯水,就趿拉着拖鞋一路摸进厨房去,然后跟往常一样黏到他背上做人形包袱。

    高逸尘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已经摸索出一套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继续保持效率的办法了。差不多把东西都做好了,才催促她去洗漱。

    傅明月哼哼两声,又在他背上蹭了蹭,这才不甘不愿地去洗漱,简直任性得跟个孩子似的。

    高逸尘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吃过早餐,他本来想去书房处理事情的,可是看着她清亮的眼眸,突然又改了主意。要不要去看电影?

    咦?你有时间吗?你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

    去,还是不去?反正事情永远也处理不完的。这些日子她天天陪着他,不是医院就是家里,估计也闷坏了。

    傅明月立马点头。去。

    每天春节期间都有很多影片上映,虽然有好有坏,可到底多了选择,就是矮子里也能挑出个高个儿来。

    影片是傅明月挑的,某知名导演拍的喜剧片。刚过完年,还是看些l让人乐呵的片子吧。

    故事其实没有太多心意,但胜在走心又逗趣,让人全程爆笑的同时又偶尔感动得想落泪。一部影片,能让人心情愉快,又能让人有所感悟,也算是一部好片了。

    傅明月在这方面是很容易满足的,她向来不喜欢鸡蛋里挑骨头,因为艺术这东西向来见仁见智,每个人的脑子都不一样,对有些东西的理解自然也不同,所以不能苛求。

    去吃饭吧。

    傅明月挽着他的胳膊,笑眯眯地征求他的意见。还去吃自助餐,好不好?

    嗯。

    还是上次那家店,还是那样座无虚席。只不过来这的人多半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角色,不说真实素质如何,起码明面上的礼仪是很到位的,所以不像一般的餐厅那样闹哄哄的。

    傅明月趁高逸尘吃东西的时候,眼疾手快拍了一张照片,喜滋滋地发到微博朋友圈。照片里高逸尘并没有露正脸,可是个人看了都知道这是一位气质上乘的帅哥,而且颇有身份。

    想当然,这样一张照片立马又要掀起一股轩然大波。

    傅明月的微博和朋友圈下更是瞬间冒出很多抗议她虐狗的评论,哀嚎阵阵。她一个人都没回复,就是盯着那些评论傻乐。再看看对面眉眼精致的男人,就更乐了。

    一会儿,要去看看岳父岳母吗?因为年前他在医院里重伤昏迷,她根本没时间也没心思去给父母扫墓,如今也该补上了。

    要。不过,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啊?傅明月眨巴眨巴眼睛,觉得很不可思议。

    高逸尘将剥出来的大虾沾了酱料,塞她嘴里。我这叫舍命陪夫人。怎么,不喜欢?

    傅明月瞪圆了眼睛看他,仿佛他脑袋上多出了几个犄角似的。半晌之后,她嚼碎大虾吞下去,然后凑过去问:高总,你今天怎么突然开窍了呀?昨晚梦里得到哪位高人的指点了吗?

    就当是吧。

    傅明月呵呵傻笑,心满意足地张嘴含住他再次塞过来的大虾。其实,她并不在意他是否懂浪漫有情调,她在意的是——

    刚刚发的那张照片,她配的文字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