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契约老公太缠人 > 章节目录 第594章 宝宝,我们离婚吧
    “干什么呢?跪什么跪?玩儿封建社会棒打鸳鸯啊?”

    见他们俩都跪下了,谭白冷笑了一声。

    “是你们俩真心相爱的事儿吗?小七你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没有半点理智!他跪,你也跪,被他迷成什么样儿了你瞧瞧……”

    谭白说着,那架势要多嫌弃有多嫌弃,他甚至恨不得拿手去戳谭璇脑门子,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泼得够彻底的啊,连水蒸气都飘不回来了。

    “四婶儿,他承认了,该干的事儿大概一样没少干,这小子身手也可以,手上铁定沾过人命。我的审问到此为止,您和爷爷做主吧。”谭白对林清婉说完,背过身去,不打算再插手。

    林清婉站在那,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迷惘和矛盾,她最后还是看向了谭老爷子,道:“爸,小璇从小在您身边长大,最听您的话,她做得对还是不对,请您教教她,她才二十多岁,走极端很正常,但是您教教她,她也就懂了。至于小江——”

    林清婉扫了一眼跪地的江彦丞:“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不赞同你们买卖婚姻这种做法,小璇不懂事就算了,小江你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作为母亲,这一次我不能站在你这边。”

    谭璇的心都凉了。她知道妈妈一直都很满意江彦丞这个女婿,他太懂事了,面面俱到,讨得了岳母的欢心,可此刻这些懂事也不过如此,江彦丞的品行已经遭到质疑。

    “对不起,妈,都是我不好。”江彦丞又认了,说什么,认什么。

    “小江,起来吧。”终于,谭老开口了,第一句就是让江彦丞起来。

    江彦丞和谭璇都看向了老爷子。

    “小七跪一跪由她去,你先起来。”谭老说,语气已经不容置疑,眼神锐利且威严。

    江彦丞的手一紧,捏得谭璇有点疼。他还是跪着,他不能起来。

    他跪着,代表他是孙女婿。

    他如果站起来,那他成了什么?

    见江彦丞固执不动,谭老摇了摇头:“谭家现在乱得很,家务事太多,小江你的事我们也只探讨这一回。你把我的孙女迷住了,是你的本事,她为了你跪下求我,也是史无前例。但你们的婚姻不作数,因为你的身份还不作数,这一点,你自己也明白。我现在只问你三个问题。”

    “……您问。”江彦丞嗓子一哽,不得不应。

    “第一,你能保证两个身份二选其一,将那边的身份断得干干净净,不会左右摇摆?”

    江彦丞说:“我……我保证。”

    谭老轻轻摇头,对他的答案不置可否,又问道:“第二,你能保证与永宁白家再无纠葛?”

    江彦丞:“我……能。”

    没有缓冲,谭老又问了第三个问题:“第三,你能确保小七的安全,不会让她因为你的身份而遭受半点伤害?”

    这次,江彦丞急道:“我不会,绝不会!她就是我命!”

    谭老听罢,再次摇了摇头。

    八十多岁的老人家看问题总是跟年轻人不同,他的摇头不是嘲讽,也不是刻意刁难,他从椅子上站起身,身体晃了一下。

    谭严忙上去扶他:“爷爷。”

    谭老叹息着,对面前的谭璇和江彦丞道:“以上三个问题,我已经清楚了。小江,承诺不是随口说说,是要做到,才算是承诺。在你没做到之前,我有三点要求——”

    “第一,你们俩把婚离了。双方都冷静一下。”

    “第二,在小江解决完他所有的历史遗留问题之前,你们不要再见面,小江也不必再来家里探望。”

    “第三,既然你们婚前有协议,那今天就另外起草离婚协议书,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和债务的处理都写清楚。小七不允许多拿一分钱的财产,之前已经接受的赠与,原物归还,或者折现还回去。”

    三点要求,条理清晰,将江彦丞钉死在了地上,他忽然什么都听不见了,明明他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却没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决然,而他甚至不能再开口祈求半句——

    因为,谭老先前的三个问题是“陷阱”,他承诺了可以做到,就必须遵从后三点要求,否则就是无理取闹。

    假如他有信心解决前三个问题,为什么怕离婚?

    假如他做不到前三个承诺,他迟早也会离婚。

    有钱有什么用呢?他妻子的家人丝毫不在意他的钱,他送的每一样礼物,她的家庭都有能力还给他,一分钱都不肯要他的。

    “谭白,这件事,你来办。”谭老点了名。

    谭白无奈叹气:“爷爷,坏人我来做是吧?小七,听见了吗?爷爷怎么说的……”

    “我不离婚。”谭璇忽然出声,声音很轻,像是自言自语。

    “哦,爷爷,小七说她不离婚。”谭白耳尖,轻描淡写传话。

    “爷爷,我不离婚。”谭璇仰头。

    “小七,你是对你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小江没信心?你是我的孙女,爷爷不允许有人将你推入危险的境地,哪怕是打着爱情和婚姻的名义。等小江解决好自己的事,你们怎么来往都可以。”谭老说,老人家好久没说这么多话了。

    “我……我……”谭璇急得说不出话,她对爷爷的话无力反驳,她只能去看她的妈妈,她想寻求哪怕一丁点的可能性:“妈妈……”

    林清婉的眼神带着悲悯:“小璇,有时候外来的阻碍越多,两个人反而越觉得分手艰难、依依不舍。有压迫,就有反抗,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小璇,你该长大了,这一次错的不是家里,也不是你,当然,小江也没错,只是可惜,我们不是在讲故事,人活着也不是只要爱情就可以,还有诸多责任。”

    谭璇握着江彦丞的手忽然紧了又松,她垂下的目光里一片黯淡,她明白妈妈的话——她不可能选择江彦丞而抛弃家人,哪怕她再爱他,也不可能。

    她的妈妈和家人,是她不能抛却的,尤其是知道妈妈为她作出的隐忍和遭受的委屈之后。

    她不能再让妈妈伤心了。

    腰上猛地一紧,身边的江彦丞将她揽进了怀里,他们都还保持着跪着的姿势,江彦丞笑着在她耳边说:“宝宝,别哭了……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