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契约老公太缠人 > 章节目录 第586章 江彦丞,请问你要跟我离婚吗?
    仁信医院。

    距离陆翊的手术已经过去了一天,重症监护室他们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等。

    而陆翊一直没有醒过来。

    “小七,这里有我们在,你跟小江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熬了一天一夜,你妈得多着急。”谭国军说道,他的双眼明明也熬红了。

    谭璇跟江彦丞坐在一起,她不走,江彦丞也不走,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也不表态,等她说话。

    谭国军揉着太阳穴,叹气:“不管是陆放的丧礼,还是对陆翊的照顾,我和你三伯母是不可能不管的,小七你守在这里也没用,这事儿怎么算也到不了你头上。三伯父替你六姐向你道歉,你有权利过你的日子……”

    谭国军说着,看了江彦丞一眼,淡淡道:“何况现在老爷子对小江的事比较在意,你们俩还是得回去一趟,该说清楚的说清楚。就这么耗着,对谁也不好。出了问题早点解决,这才对。”

    谭国军说话都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谭菲惹出的祸事,最后还是由父母来买单,哪怕陆放是因为要开车撞死谭菲,才导致他自己的脑死亡。

    事情已经发生,躲不过,就担着,逃避是不行的。

    谭璇废得差不多了,从八号她在颁奖典礼上遁逃、住院,到十二号爷爷的生日,昔日的一切都被打乱重来,她自以为明白的,其实全被蒙在鼓里,她自以为放下的种种过去,原来有着完全不同的注解。

    这一生,谁能活得轻松自在?当陆翊醒过来之后,他会不会……

    手上忽然传来力道,谭璇低头一看,是江彦丞握紧了她的手,这个男人明明已经自身难保,却还放任她去关切她的前任。

    昨晚从度假村的医务室出来,她就已经问过了江彦丞,她不省人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奶奶说江彦丞是“乱七八糟的人”,连妈妈都说他们得离婚。

    江彦丞当时跟她描述了休息室里的情况,还提了永宁白家,这是一个对谭璇来说完全陌生的名字。

    因为这个永宁白家,家人都觉得江彦丞不干不净,甚至会威胁到谭家自身,必须在她跟江彦丞结婚的事情没有闹大之前,趁早一刀两断。

    当时,谭璇苦笑:“我们家的状况你也已经看到了,其实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和谐,江十一你呢,被我的家人骂成那样,还要赔笑,笑得跟哭似的。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一而再地委曲求全。”

    江彦丞的声音沉下来:“宝宝……”

    “你先听我说完。”谭璇打断他,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阴云中,即便湖光山色如画,远山白雪皎洁,她也无心欣赏。

    “你一个人就算从前吃过很多苦,但也熬出头了,现在的你很有钱,有品位,懂生活,也会照顾人,长得也好看,你样样都不差,本可以拥有更好的、能让你更轻松愉悦的另一半,对吗?要是你的家人也那样骂我、让我滚,我恐怕已经放弃了,尊严这东西,对我来说,挺重要的。对你来说,也应该很重要啊。你为了回到锦城,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就为了今天站在这里挨我全家的骂?就为了我这样一个人?”谭璇整个人都很冷静,一句一句清清楚楚地分析着她和他之间的不平等。

    从头到尾,她从来不是情爱里自信的那一个。

    是江彦丞的偏爱,让她有了自信。

    她像个被陌生的手掌捧住的公主,总是充满怀疑地想,他会永远爱我吗?我值得被爱吗?我又有什么好?

    谭家又有什么了不起呢?还不是一日三餐、工作生活,但这是她的家庭、她的出身,即便经过了谭菲的种种算计和折腾,她依然无法抛却。

    她不可能跟家里一刀两断,但江彦丞可以和她一刀两断。

    “江彦丞,我们结婚是因为契约,我当时应该像个傻缺,把你拖下了水,你陪着我一直疯到了今天。现在,我想给你最后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当你的尊严因为我被踩在脚底下,你的所有长处我的家人都不在意,你过得又苦又累,还不敢开口反驳一句,请问,你要跟我离婚吗?”谭璇终于仰头看向江彦丞,她的眼神还带着笑,语气却很认真,不是开玩笑。

    冬夜的风刺骨,江彦丞斜倚在墙上,他整个人跟暗夜融为了一体,从谭璇不让他说话起,他便开始抽烟,眼眸低垂,不辨喜怒。

    等谭璇说出“离婚”两个字,江彦丞的手终于抖了一下,他抬眸看向她,声音是哑的:“江太太,我们说好的,永远不离婚。”

    他总是在这种时候充满戒备,像是被人攻击时的防备姿态,整个人都冷了下来,他说:“很遗憾,江太太,即便我们是夫妻,但我也不得不说明,你不是我,你不会知道我从你的身上得到的、远比我给你的多得多。说到底我是一个商人,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奸猾,这么多年,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所以,你不需要考虑我的尊严有没有扫地,更不需要考虑我是不是能拥有更好的、让我轻松愉悦的另一半。你怎么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样的另一半?我只希望你考虑,你爱不爱我……”

    江彦丞这个人骨子里其实很疏离,跟自己的妻子说话,谈及重要的事情时,也每每是这个调调,让人觉得他不可亲近,异常见外。

    他还喜欢用一些贬义词形容自己,比如说“奸猾”,再比如说,反问的口气让人很想打他。

    谭璇听他生硬地说完一大段话,忽然觉得头疼,不由地后退了一步,按住了自己的帽子。

    “怎么了?宝宝。”江彦丞的注意力极其敏锐,她一动,他立马发现,手里的烟都扔了,一气呵成地搂过她:“头疼?伤口裂了?老公看看。”

    “呵,”谭璇冷笑,仰头盯着江彦丞的脸,她都气笑了:“江彦丞,你刚才是在跟你老婆谈判是吗?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语气很像要吃人?”

    江彦丞抿唇,眉头深锁,没说话。

    谭璇抬手,圈着他的脖子,两个人呼吸相闻,感觉到江彦丞的身体僵着,她叹气道:“你拍了一条价值七个亿的项链送给前任,然后呢,就没有瓜葛了?”

    “嗯。”江彦丞点头:“这是我答应过她的,那条项链是他们家族的东西,对她来说很珍贵。”

    “那你送我的那条项链值多少钱?”谭璇冷不丁问道。

    “……”江彦丞明显愣了一下,弯起唇:“不是很值钱,就普通的一条钻石项链而已。”

    “哦,普通的东西送给我,珍贵的东西送给前任。江十一你还真是个奸、猾的商人。”谭璇踮起脚尖,猛地咬了一口江彦丞的唇,在江彦丞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退开,并且郑重其事地说:“江彦丞,既然你不要最后一次离婚的机会,那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陪你去跟爷爷他们说清楚,看看怎么解决。那个永宁白家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沾上就不允许脱身?我不信的!”

    谭家的七小姐哪怕再自诩一无是处,可是桀骜与不服输早就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她爱了一个人,不可能轻言放弃,她凭什么放弃?

    “谭璇……”江彦丞抱着她,念她的名字,眼神早就已经柔和了下来,他怀里的江太太在发着光,可惜她自己看不到。

    冬夜里,寒风刺骨,但爱真温柔。

    随后而来的又是巨变,陆放出事,陆翊出事,两个人根本连见家长的机会都没有,就像陀螺似的连轴转了一天一夜。

    直到此时此刻,被三伯父点破困境,谭璇才想起来,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绝不能轻易倒下。

    “走吧,我们回去。”谭璇站起身,反握住江彦丞的手。

    江彦丞到了这时候还面面俱到,临走前对谭国军道:“三伯父,等陆翊醒了,请您通知我们一声。要不然谭璇和我都不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