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你给的爱如长风 > 章节目录 第1174章 觉得想笑
    落入陌生人手里的念念开始放声大哭起来,嘹亮的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天空,回荡在静谧的空气里。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土鬼手里的幼婴,空气静谧的只剩下念念那揭斯底里的哭叫声,还有急剧的心跳声,

    土鬼见效果明显,于是,抓着念念的背后的衣服,将她高高的举起,愤然的威胁道:“让开……不然我就杀了她。”

    馆主看着摇摇欲坠的小孩,吓的冷汗直流,只好不情愿的举起了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绑架还有生存的希望,要是真的杀了她,馆主该怎么和屈梓楠交代,轻则要他以命偿命,重则让他全家陪葬。

    绑架也只能算他的失职,只要自己等下想办法跟踪上他们,知道他们的去处和动机,再想办法通知屈梓楠,应该就不会承担很大的责任了。

    见馆主投降,土鬼邪恶的一笑,土鬼侧头命令着自己的手下:“去把小少爷给我抱过来”

    “放开我……你这个坏女人的走狗,快放开我……”瑞瑞一边挣扎,一边憎恨的睨着土鬼。

    土鬼被瑞瑞骂的脸色大变,连一个小孩子都用这么暴戾的眼光来看自己,看来,自己真的做了太多的坏事了,一向高高扬起的脑袋,突然有些羞愧了垂低了。

    昨晚还说要好好保养自己干瘪、枯燥的双手,今天却突然又想要金盘洗手了,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了,干完这单生意,他打算讨个老婆结婚生子,过安稳、宁静的生活了。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是该有个家了。

    哑婆只是发出了沙哑的“啊啊啊……”声,只可惜她欲语却无声,谁都看得出来是求救声,她抵死的抱住了瑞瑞,却被土鬼的手下下了毒手,将她推开,撞到了墙上,以至于晕死过去。

    正在土鬼抱着一个哇哇大哭的念念,还有他手下强行抱着瑞瑞一起往外走去,迅速的离开了公寓。

    庆幸的是馆主两个还在楼下值班的人,看到这么冷血无情的抱着两个孩子的男人,心下想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于是,两人分工合作,一人去暗地里跟踪他们,好随时了解到他们的去向,另一个人则去了公寓,才发现公寓真的出事了。

    馆主和另一个人被他们用长刀抵住了脖子,动弹不得……过了将近五分钟后,才迅速的离开了。

    “她们现在在哪里?”屈梓楠声音有些颤抖、嘶哑。

    一向冷酷无情的他,听到关于瑞瑞和念念的消息,还是紧张的身体都在颤抖了,他也想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沉着应对,可是他满脑子都是瑞瑞和念念的哭声。

    一个是毫无反抗能力的六岁小孩,一个是连走路、求救、挣扎都还不会的小孩,叫他如何能够冷静下来?

    “还在公寓附近的巷子里,正往华西路的东西方向行驶”馆主将他手下告诉他的信息准确无误的告诉了屈梓楠,心也稍安了不少。

    屈梓楠睨了昏迷中的哑婆一眼,咬咬牙,然后愤然的转身离开公寓:“好,我马上过去……”

    相信哑婆也是希望他先去救他两个小孩的。

    不久之后,屈梓楠便追上了他们的车,跟踪了许久后,才发现,他们行驶的这条道路很熟悉。

    到了一个往山区方向拐去的路口,屈梓楠才猛然间断定,这条路就是上次土鬼绑架江枫,引诱江可欣上勾的地方。

    曾经让江可欣被人蹂/躏、糟蹋的地方,还让江可欣疯傻了许久,这笔帐,他要一起讨回来。

    于是,屈梓楠紧握方向盘,一个大转盘,猛踩油门,屈梓楠在从大道上拐往山区的路口堵住了。

    虽然土鬼的人已经大踩刹车了,但还是撞在了一起,后面的几辆车也迅速的追了尾,导致了连环撞的事故发生,堵塞了靠边的那条交通路线。

    索性没有发现伤亡人员,只听见一个个司机跑下车来,指着屈梓楠的车,大吼大叫着:“怎么回事啊?会不会开车的啊?”

    屈梓楠只是冷冷的坐在驾驶位上,一副冷酷嗜血的样子,任着他们大吼大叫,不到他出面时,他自然懒得去搅和。

    如屈梓楠所料,马路上突然传来一阵越来越响的轰鸣声,是十几辆警车的鸣叫声。

    其中带头的一辆警察有个人探出头颅来,拿着大喇叭对着事故现场的人呼叫道:“大家稍安勿躁……因为发现绑架事件,关系到两个小孩的生命安全,请大家回到车上等候,协助工作人员一起办案。”

    “警察?”土鬼的手下一听到是警察来了,都谈虎色变,开始心慌意乱、坐立不安了。

    况且车子正被先后夹击,根本无法逃离现场,躲过警察的追捕。

    “大哥,怎么办啊?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警察?怎么办……?”眼下之际,他们只能把自己的命都寄托在土鬼的身上了,仿佛只有土鬼才有办法救到他们。

    土鬼手下的人都脸色大变,惊慌失措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对,干这行的除了怕警察,还有什么好怕的。

    但土鬼却偏偏不为所惧,悠悠的从嘴角溢出了几个字:“警察怕什么?”土鬼宁愿怕路边的一只狗,也不会去怕警察,狗还可能是一条疯狗,胡乱咬人,但是警察,他敢乱开枪么?

    看到土鬼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土鬼的手下焦急的紧皱眉头,侧头睨着土鬼,“大哥,你当然是不怕了,后台这么硬,可是你小弟我们可怎么办啊?”

    “这不是有人质么?像刚才我在那公寓威胁他们那样做就可以了。”土鬼睨了眼后排座位上的两个孩子,冷面的笑着道。

    他的手下也睨了眼后排的瑞瑞抱着念念,双眸暴戾的等着他们,一副憎恨的神情,瑞瑞怀里的念念,已经哭的声音都沙哑了,刚停止哭泣不久。

    于是,土鬼手下冲土鬼竖起了大拇指,坏笑着奉承道:“还是大哥聪明啊!”

    “大哥,你不和我们一起么?”另一个手下迫切的问着,帮派一日不可无主,况且现在已经陷入危难的关头,没有人出来指挥,不是混乱一团了吗?

    土鬼一脸憧憬的笑了笑:“我都好久没去警察局了,想去喝杯茶,找我叔叔聊聊天,啃啃瓜子……”

    “可是……”一听到土鬼要投降,几个手下都心慌意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跟着老大可是他们又不想蹲监狱,也不甘心就这样被抓了进去,可是,不跟着老大,又没有把握自己真的能顺利逃脱。

    看到那十几辆闪着彩光的警车,他们的心里就没底了。

    土鬼抬眸睨了眼统统都下了车的警察,正朝着他们走来,于是,决绝的打断了他们的犹豫,提醒着他们道:“别可是了,他们已经过来了,快想个办法自救吧!”

    说完,土鬼打开了车门,钻了出来。

    身后,是他的兄弟们的叫唤:“大哥,别走啊,大哥……”

    警察发现有异常,迅速的将几十支手枪对准了土鬼,做好防范的准备。

    土鬼对着壮观的景象淡然一笑,然后,无所谓的举起双手,然后,故意往前走,绕到屈梓楠的车前,邪恶的睨着屈梓楠绕了一圈后,然后才邪笑着上了警车。

    突然,屈梓楠听见了后面那辆车传来了一阵瑞瑞挣扎的声音:“放开我,快放开我……”

    屈梓楠猛然的回过头去,才发现土鬼的手下正用一把匕首架在瑞瑞的脖子上,因为瑞瑞的奋力挣扎,导致了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匕首的划痕,鲜血红的刺眼。

    “瑞瑞……”屈梓楠惊恐的睁大眼眸,然后迅速的下了车。

    绑匪见屈梓楠冲了过来,于是,对着屈梓楠大吼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们。”

    是的,连念念的脖子上也被架上了一把匕首。

    屈梓楠猛然的止住了脚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而此刻,他却把目光投向了念念身上,她正用明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看。

    直到见到念念的这一刻,看到她和瑞瑞小时候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是,屈梓楠的愧疚之心瞬间浮出心头,他错怪江可欣了。

    不但玷污了她的清白,还没能好好的呆在她身边照顾她,陪着她一起把宝宝生下了。

    他有何颜面去做念念的父亲?他有什么资格让江可欣苦苦的等了自己整整一年,再她要准备忘记自己的时候,却又在她毫无心理防备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搅乱她的生活。

    “你不敢杀他们的,你杀了他们,你的祖宗十八代都会受到牵连”说话的是一个警察的头儿,语气里很有把握自己的说法,他看准了绑匪的紧张和烦躁、恐惧。

    现在还不是自责、愧疚的时候,他要先把孩子救出来,然后毫发无损的送到江可欣的跟前,然后乞求她原谅自己一年前的狠心和绝情。

    毫发无损,呵,屈梓楠看着瑞瑞脖子上的一段大拇指长的血痕,突然觉得想笑,笑自己的无能、笑自己可以坐拥江城,却连两个小孩都保护不了。